包海山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东方老道 - 包海山首页
“构建与应用鄂尔多斯学”系列活动(19)
2021-03-28
字号:

    七十三、什么是地方学

    对地方学,可以先从“地方”和“学”两个方面来初步理解,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探讨“地方学”。

    (一)地方

    地方,一般是指地面的某一个特定地区,地点,各行政区等。例如,广州、粤港澳大湾区、岭南、中国、亚洲、全球等等,都是一个地方。

    每个地方的范围大小是相对而言的。无论根据行政区域还是地理单元来划分,每个地方都是地球自然村里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地球自然村本身也只是一个地方。

    地方学研究的地方,可以小到一个村落、一个地点,大到一座城市、一个地区乃至整个地球自然村,因为这些原本是彼此相连、密不可分的一个有机整体。

    地球本身不仅是一个有机整体,而且也是宇宙体的一个组成部分,有其产生和运行的内在本质规律。

    中国古代有天圆地方的地理观念,如《淮南子·天文训》:“天圆地方,道在中央”。

    老子认为“域中有四大”,即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道,“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道在天地之间,有天道、地道、人道,而天地人最终都道法自然,即“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总体而言,地方学研究的地方,有自然生态,有人文历史,有支配自然生态和人文历史的自然法则。

    (二)学

    学,作为动词,有学习、讲学、读书、效法、接受教育、钻研知识、获得知识等词义;作为名词,有教育机构(学校)、知识方面自成系统的主张、理论(学说)、某一门类系统的知识(学科)、同一门类系统的知识中由于见解等不同而形成的派别(学派)等词义。

    地方学之“学”,是指学科知识体系。

    目前很多学者对科学知识分为三大领域,即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思维科学。在此,据有关资料分别作简介并简要探讨科学融合的必然趋势。

    1.自然科学

    自然科学,是以定量作为手段,研究无机自然界和包括人的生物属性在内的有机自然界的各门科学的总称。自然科学是研究自然界的物质形态、结构、性质和运动规律的科学,包括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天文学、地球科学等基础科学和医学、农学、气象学、材料学等应用科学,它是人类改造自然的实践经验即生产斗争经验的总结。自然科学认识的对象是整个自然界,即自然界物质的各种类型、状态、属性及运动形式。认识的任务在于揭示自然界发生的现象以及自然现象发生过程的实质,进而把握这些现象和过程的规律性,以便解读它们,并预见新的现象和过程,为在社会实践中合理而有目的地利用自然界的规律开辟各种可能的途径。

    2.社会科学

    社会科学,是关于社会事物的本质及其规律的科学。广义“社会科学”是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统称。社会科学所涵盖的学科包括经济学、政治学、法学、伦理学、历史学、社会学、心理学、教育学、管理学、人类学、民俗学、新闻学、传播学等。一些学科,如人类学、心理学、考古学、生态学,是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交叉。社会规律是一种特殊的自然规律。社会规律的本原是自然规律。社会规律综合体现了多种自然规律的具体内容,它按照一定的时空顺序、逻辑结构、作用方式进行有机地配合,以产生某种相干效应,从而形成一种全新的客观规律。社会规律以更充分的主动性和创造性特征来体现自然规律的客观规定性特征,人类的主动性和创造性是以遵循自然规律为前提的,在本质上是自然规律的客观规定性在更高意义的体现。

    3.思维科学

    思维科学,是研究思维活动规律和形式的新兴科学。研究思维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思维的物质基础、语言及其对思维的作用、思维的历史发展及动物“思维”与机器“思维”等,还包括应用方面的研究。

    思维科学研究的主要内容有:1.思维的生理机制。2.个人思维、社会思维;抽象思维、形象思维及灵感思维的具体规律及其关系。3.思维规律的具体应用。思维科学理论体系包括基础科学、技术科学和应用科学3个部分,涉及哲学、逻辑学、心理学、思维生理学、脑科学、人工智能、计算机软件工程等广泛学科和领域。

    由于思维是大脑的功能,大脑思维功能发挥作用所获得的认识成果就是所有科学知识。因此,思维科学就明显地处于本源和根本的位置,认识与运用思维科学并最大限度地发挥其作用就是一个十分重要和迫切的问题。思维知识的学习可以优化个人知识结构。通过对自己所掌握的知识进行反思与评价,可以相应地改造、制作既有知识,形成具有内在一致性、系统性的知识结构,从而提高思维能力,使个人知识得到最有效地发挥。系统学习思维科学知识可以使人深刻认识与理解思维,达到思维的自觉、自由,能选择最佳思维方式展开自己的思维;会反思、评价自己的思维,不断发展自己的思维;会理解和评价他人的思维,明确其得失成败;能科学地指导、教育他人理解和展开思维;能更好地理解通过思维创造了的种种文化,并通过文化更深入具体地理解思维,同时能更好地学习和创造文化。

    4.科学融合

    科学融合,是指承认学科差异的基础上不断打破学科边界,促进学科间相互渗透、交叉、融合的活动。

    从科学发展的历史进程来看,所有学科最初都以混沌不分的形态包含于哲学范畴内。从15世纪末和19世纪初开始,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若干学科分别从哲学中分离出来。学科的分化是学术研究深入和细化的结果,而学科的融合是找到各学科细节的内在联系的必然。从20世纪后半叶开始,由于研究一些复杂的问题需要多个学科的知识,学科发展又出现了融合的趋势,传统经典学科间的界限被不断打破,一些交叉学科和多学科的研究领域开始大量出现。学科的融合需要学者经常性地在学科的边界开展交叉学科的研究,具有多种学科知识背景的学者更容易将知识融会贯通,产生创新的思想。

    也有学者提出超学科的概念,认为跨学科还是基于学科的基础之上,它难以超越学科的界限而进入共融状态。我们要去探索事物的深层规律而不是关心新学科的建立。事物的存在本身是以其内在规则而不是学科划分为据的,而我们的经济学、社会学等学科划分多是依据事物的表面现象进行的。这个意义上的跨学科,仍然是跨现象的学科,是表面事物的学科。其实,现象后面的探索(包括“问题”意识)才是超越性的、才可能是真正超学科的。超学科就是以普遍公理和新兴的认识论为基础,在教育或创新系统中对所有学科和交叉学科进行的协调,这样的协调是一种研究、创新和教育间多层次的系统化合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超学科” 做了这样的描述:“超学科”要在不同的学科之间,横跨这些不同的学科,取代并超越它们,从而发现一种新的视角和一种新的学习体验。

    总之,科学研究的对象和科学本身的发展,决定了科学的突飞猛进与融合发展。如恩格斯所言:历史的发展使“一种能够有计划地生产和分配的自己的社会生产组织”,“日益成为必要,也日益成为可能。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将从这种社会生产组织开始,在这个新的历史时期中,人们自身以及他们的活动的一切方面,包括自然科学在内,都将突飞猛进,使以往的一切都大大地相形见绌”。他说:“理论自然科学把自己的自然观尽可能地制成一个和谐的整体”,“而在任何时候都必须用思想的首尾一惯性去帮助还不充分的知识”;“一旦对每一门科学都提出了要求,要它弄清它在事物以及关于事物的知识的总联系中的地位,关于总联系的任何特殊科学就是多余的了”。

    科学文化所研究的对象原本是一个有机整体,而任何学科分类只是由于认识能力的局限性所划分的,因此一旦弄清每一门科学在事物以及关于事物的知识的总联系中的地位,那么关于总联系的任何特殊学科就是多余的了,科学将自然而然地融合发展。

    (三)地方学

    探讨地方学,一般容易联想到有关“地”和“方”的各种学科。

    1.有关“地”的学科很多,例如地貌学、地磁学、地热学、地震学、地名学、地图学、地史学等等。我们可以简单了解几个综合性的学科概念。

    地质学,是研究地球的物质组成、内部构造、外部特征、各层圈之间的相互作用和演变历史的知识体系。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人类活动对地球的影响越来越大,地质环境对人类的制约作用也越来越明显。如何合理有效的利用地球资源、维护人类生存的环境,已成为当今世界所共同关注的问题。因此,地质学研究领域进一步拓展到人地相互作用。

    地理学,是关于地球及其特征、居民和现象的学问,主要包括自然地理学和人文地理学两大部分。自然地理学调查自然环境及如何造成地形及气候、水、土壤、植被、生命的各种现象以及它们的相互关系。人文地理学专注于人类建造的环境和空间是如何被人类制造、看待及管理以及人类如何影响其占用的空间。因为以上两者的原因,使用不同的方法令第三领域出现,为环境地理学。环境地理学在自然地理学与人文地理学的研究成果上,评价人类与自然的相互关系。

    地球科学,是系统研究地球物质的组成、运动、时空演化、相互作用及其形成机制的科学。主要包括地质学、地理学、地球物理学、地球化学、大气科学、遥感科学、海洋科学和空间物理学以及新的交叉学科(地球系统科学、地球信息科学)等分支学科。地球科学是一个大题目,纵横几万里,上下数亿年,几乎辐射到自然科学的其他各个领域。对地球的认识同世界各民族的起源、历史、文化乃至这个世界文明的进展,都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在地球科学系统性研究方面,“地球系统科学”和“地球表层学”很有影响力,取得很多成果。

    “地球系统科学”,是美国等国家学者提出的科学概念。由于地球的空间广域性,形成它的时间悠久性和组成其要素的复杂性,分门别类的研究尽管有的学科已达定量、半定量化的研究水平,但仍不能完整地认识地球。于是研究人员提出用系统的、多要素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观点去研究、认识地球的“地球系统科学”的思想和概念。地球系统科学是把地球看成一个由相互作用的地核、地幔、岩石圈、水圈、大气圈、生物圈和人类社会等组成部分构成的统一系统,是一门重点研究地球各组成部分之间相互作用的科学。

    “地球表层学”,是中国科学家钱学森于1983年倡议创建的,他认为这“是门跨地理学、地质学、气象学、工农业生产技术、技术经济和国土经济的新学科”。地球表层学是在地理学、地质学、气象学、水文学、人类生态学、资源学、地震学、环境科学等基础之上的更高层次的综合与概括。地球表层学是沟通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交叉科学,有广阔的研究领域和丰富的研究内涵,主要研究地球表层各子系统之间能量、物质和信息的流动转化及动态规律;人和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外部空间环境及其物质能量流对地球表层及人类的影响;地球表层的结构、功能及历史演化。

    2.有关“方”的学科有方志学。方志学,是研究方志现象运动规律的科学,研究方志的产生和发展、类别和功能,以及编纂理论。方志是综合记述一个地方各种情况的著作,内容包括自然、经济、历史、文化、人物、风俗、灾害、文艺等,大多以行政区域为单位,也有以山、水等为单位的。在中国,方志有着悠久的历史,留传下浩翰的卷帙,如今仍在普遍进行修志工作,这在世界各国是无可相比的。

    3.地方学不同于地球科学和方志学,但是系统性研究地球科学和方志学研究的所有内容。

    相对而言,地球科学几乎包含了相关地球的所有自然科学,也包括人文社会科学,例如地质学研究领域进一步拓展到人地相互作用,环境地理学评价人类与自然的相互关系等。地方学与地球科学的主要差别在于研究地球和人类的角度和侧重点不同:地球科学侧重于自然科学,是从研究地球的角度研究地球上的人类出现和发展;而地方学侧重于人文社会科学,是从研究人类的角度研究其生存和发展的环境即地球自然村的演化规律。

    地方学与方志学的主要差别在于,方志学主要研究方志所记述的有形的事物和现象(所谓上记天、下记地、中间还记空气,就是不记思想和规律),而地方学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研究无形的思想和规律(认识和把握规律的思想能够穿越时空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方发挥作用)。方志有封闭性,只记述某个特定地方的事物和现象,而地方学有开放性,不仅立足某个特定地方,同时跳出地方看地方,以更开阔的视野、在更大的系统内研究各个地方之间的必然联系和互动关系。

    总之,地方学,是在地球自然村这个地方,研究地球科学、方志学,研究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思维科学,促进科学融合发展。从人类直觉、思维和认知的角度来讲,如果说“域中有四大”,即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那么“地方学”是以“人法地”为切入点,研究天地人共同道法自然的学科知识体系。

    七十四、地方学枝叶与内在联系

    所谓系统性是相对而言的,总有一个系统包含了所有的系统。就人类而言,是在同一片蓝天下,共同生活在大地母亲怀抱,天地人最终都道法自然。地方学,就是在这样一个框架和系统内,研究人类与自然界和谐共存的现象和规律的科学。

    文化与科学的概念不同。广义文化是人类思维和行为的总和,包括科学;而科学所揭示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科学研究是对人类认知去伪存真的过程,也是对文化的一种提炼。

    地方学,是在地方文化研究基础上创建新的学科知识体系;地方学,是“地方”文化特色与“学”科普遍原理的辩证统一。

    地方学研究不同于对地方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的分门别类的综合研究,而是作为一个整体系统性研究,突出其科学性,并且因为揭示和遵循科学的普遍原理而国际化融合发展。如台湾学者郑道聪在《探讨台湾地方学与社区营造的发展及影响》中所言:与传统地方研究最大之不同,在于地方学崛起时,台湾史开始受到重视,社区营造运动如火如荼,因此有许多社造精神注入地方学研究,环绕着生态环保、古迹保护、环境美化、文创产业的议题,也带来台湾地方文史研究的新面貌,并使之朝向学科化和国际化发展。在民众参与地方学的建构过程中,也营造出公共性格,社区也成为真正的公共领域,此时台湾各地的地方学工作已经是社会重建的途径,亦是一个全新转变地方发展的过程。

    地方学研究社区,也研究全球化。民众在参与地方学的建构过程中营造出公共性格和全球视野,社区也成为真正的公共领域而与世界相连,是社会重建的途径,也是一个全新转变地方发展的过程。由此可见地方学的作用、价值和魅力。

    目前全球各地有很多地方学,国外有“伦敦学”“巴黎学”“首尔学”“东京学”等,国内有“北京学”“上海学”“晋学”“桂学”“内蒙古学”等。对“北京学”“上海学”“内蒙古学”以及“中国地方学”“日本地方学”“韩国地方学”等,可以分别看作是不同层级上的平行并列的关系;而鄂尔多斯学、内蒙古学、中国地方学、亚洲地方学、全球地方学则是不断扩展的局部与整体的关系。然而,就像每个地方都是地球自然村的一个组成部分一样,每个地方学也都是全球地方学的一个组成部分。

    如果把全球地方学比作一颗参天大树,那么做一个剖面示意图来看,主要是由根基、主干以及枝叶这三个部分组成的跨学科、跨地域融合发展的学科知识体系。地方学的枝叶,是从全球地方学共同的根基和主干生成开来的各地方学。

    如果从地球仪的平面展开图来看,那么无论是根据行政区域划分还是地理单元来划分,都会看到每个地方学的小网格相互连接成为全球地方学的一个大网络。只有在全球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的大网络中,才能看到每个地方学小网格所处的方位、范围、地理、生态、人文、社会等特点以及小网格之间的内在必然联系,从而看清当地与整个世界的密切联系和互动关系中的动态画面。

    地方学是人类思维的产物,是对客观存在的包括人类自身自然在内的整个自然界的认知的提炼与系统化。就思维和存在的关系而言,客观存在是一个有机整体,对此的思维也可以形成一个有机整体,这便是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地方学的连接,一方面是研究对象即客观存在的自然生态和人文历史的连接;另一方面是地方学研究者思维的连接,是对客观存在的自然界的认知的连接。对这些连接,可以从侧重于空间的横向和侧重于时间的纵向两个方面来探讨。

    (一)横向连接

    地球自然村这个地方,是目前宇宙中人类已知存在生命的唯一天体,是包括人类在内上百万种生物的家园。作为宇宙中一个星球,地球是太阳系八大行星之一,它有一个天然卫星——月球,二者组成一个天体系统——地月系统。46亿年以前起源于原始太阳星云。地球表面积5.1亿平方公里,其中71%为海洋,29%为陆地,在太空上看地球呈蓝色。

    据有关资料,地球圈层分为地球外圈和地球内圈两大部分:地球外圈可进一步划分为大气圈、水圈、生物圈和岩石圈四个基本圈层;地球内圈可进一步划分为地幔圈、外核液体圈和固体内核圈三个基本圈层。在地球外圈即地球表层系统,由于存在地球大气圈、地球水圈和地表的矿物,在地球上这个合适的温度条件下,形成了适合于生物生存的自然环境。人们通常所说的生物,是指有生命的物体,包括植物、动物和微生物。现有生存的植物约有40万种,动物约有110多万种,微生物至少有10多万种。在地质历史上曾生存过的生物约有5-10亿种之多,然而,在地球漫长的演化过程中,绝大部分都已经灭绝了。现存的生物生活在岩石圈的上层部分、大气圈的下层部分和水圈的全部,构成了地球上一个独特的圈层,称为生物圈。生物圈是太阳系所有行星中仅在地球上存在的一个独特圈层。

    在地球表层上的生态环境,自然界的万物,彼此都有内在联系,地方学所研究的是“我们所面对着的整个自然界形成一个体系,即各种物体相互联系的总体”。

    自然生态和人文历史,是人们在其中生存和发展的环境的两个组成部分。

    地方学研究既立足当地,又放眼全球。从自然生态来看,立足当地,有草原、森林、沙漠、山川、江河、海洋(岛屿)等;放眼全球,是草原、森林、沙漠、山川、江河、海洋(岛屿)等相连组合的生态系统。

    在地域文化研究中,一般从生态环境角度划分为草原文化、森林文化、沙漠文化、山川文化、江河文化、海洋文化等。就各个地方与生态环境而言,有些地方有多种生态环境,例如内蒙古有草原、森林、沙漠、山川、江河等;而在同样的自然生态环境中,也会有很多地方,例如在中国长江流域有19个省、市、自治区,又如世界上有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粤港澳湾区四个大湾区。这些地方都在研究当地文化,而很多地方在研究当地文化基础上创建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例如内蒙古学、鄂尔多斯学、上海学、南京学、杭州学、温州学、武汉学、三峡学、成都学、重庆学以及广州学、香港学、澳门学、岭南学等等。地方学研究,就是在研究当地文化特色的基础上,探寻各个地方之间的内在必然联系,从而在全球地方学这颗参天大树中,各个地方学作为枝叶彼此相连;在全球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的大网络中,每个地方学作为小网格相互连接。如果把全球地方学比作巨幅图画,那么各地方学是各具特色的点或片。只有不同颜色、不同明度的点或片的连接组合,才能呈现自然生动本真的巨幅画面。

    (二)纵向连接

    横向连接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在同一个空间内自然生态和人文历史的联系、连接、融合等;而纵向连接是不同历史时期不同空间的自然生态和人文历史之间的联系、传承、演化等。

    在一个巨系统内,横向连接与纵向连接是一个有机整体。以鄂尔多斯为例,在现代社会,自然生态有草原、沙漠、河流等,人文历史上是多民族活动、生存、交往、交流、融合的地方;在十万年前,自然生态有草原、森林、河流等,人文历史上在萨拉乌苏流域已经出现“河套人”。看更久远的地球演化史,距今36亿年前,鄂尔多斯是地史上最原始的古陆之一即“鄂尔多斯古陆”;距今6亿年前,古陆下沉,海水漫浸,形成了著名的“鄂尔多斯古海”;到古生代末叶,在海西造山运动的影响下,海水退出,古陆再次隆起,经过中生代近2亿年的稳定上升,特别是在燕山运动的作用下,逐步形成了鄂尔多斯盆地的雏形;到新生代渐新世晚期,随着喜马拉雅运动的巨大影响,直到距今1万年前才形成了现代鄂尔多斯高原。与此相伴,鄂尔多斯已有6亿年之久的生命发展史:从古生代初期,距今6亿年前起,在鄂尔多斯古海中孕育并产生了最古老的生命——海生无脊椎动物;到古生代末期,出现了最初的陆生植物;中生代的鄂尔多斯是脊椎动物“爬行动物的时代”,新生代是“哺乳动物的时代”;植物界亦由“蕨类时代”、“裸子植物时代”发展到“被子植物的时代”。

    就人类的认知而言,在“人化的自然界”,在思维和存在的关系中,思维能够穿越时空,横向和纵向同时连接、融合;而存在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能够横向连接,而在纵向往往是不断产生、消亡、演化的过程。例如,在地质历史上曾经生存过的现在已经灭绝的5-10亿种生物,与现有生存的生物不能连接,而对曾经和现存生物的思维和认知可以连接、融合。

    外部世界和人类思维运动这两个系列的一般规律在本质上是同一的,而人的头脑可以自觉地发现、认识和应用这些规律。恩格斯说:“对整个外部世界的有系统的认识是可以一代一代地得到巨大进展的”;“正如可认识的物质的无限性,是由纯粹有限的东西所组成一样,绝对地进行认识的思维的无限性,是由无限多的有限的人?的人脑所组?成的,而人脑是一个挨一个地和一个跟一个地从事这种无限的认识”。其中,人脑一个挨一个是思维的横向连接,人脑一个跟一个是思维的纵向连接。

    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客观规律,它“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因此,无论什么地方、哪个时代的人,所研究探讨的客观规律的相同性,使人类在无限的思维空间横向和纵向连接,能够“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始者为友”。

    七十五、 地方学主干与知识增量

    在全球地方学这棵参天大树中,首先看到的是各具当地文化特色的茂盛的枝叶;而在此基础上深入研究,探寻普遍规律,就会意识到包括每个地方在内的自然生态和人文历史都“始终是受内部的隐蔽着的规律支配的”,需要每个地方学都发现、认识和把握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客观规律。正是各地方学共同深入研究而构建起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的主干部分,并且由此成为地方学最大的知识增量。

    (一)地方学主干

    地方学的主干,是由每个地方学共同研究普遍原理而形成的。

    在全球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中,例如北京学、首尔学、富士学等各地方学,既要立足当地,弄清当地事物的知识,又要放眼全球,弄清各地事物之间的内在联系,弄清各地方学在关于事物的知识的总联系中的地位,从而使各地方学成为全球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的组成部分,而不是独立的特殊科学。如恩格斯所言:“一旦对每一门科学都提出了要求,要它弄清它在事物以及关于事物的知识的总联系中的地位,关于总联系的任何特殊科学就是多余的了”。

    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历史时期,由于规律得以实现的形式不同而形成不同的文化。随着在原始封闭状态下,各民族、各地域文化的个性特征最鲜明,而随着生产方式的日益完善、活动范围的不断扩大和交流层次的不断深入,人类遵循同样规律的共性就会更加突出,不同地方历史会成为一个系统内的世界历史。

    如果说地方文化的个性特色主要反映的是静态的具有针对性局限性的各种现象,那么地方学的共性揭示的是动态的事物彼此联系的一体化发展的内在本质规律。例如人的五官和手脚等各有各的固定位置,而血液和神经系统又是全身循环流通的;各个地方的地理区位是相对固定的,而在地理区位上的各种事物都在不断发展变化,不仅在内部而且与外界也处于彼此联系、相互作用的流动状态。人本身作为促进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主体,不仅可以请进来、走出去,而且使不同地方人们的思想意识、文化艺术、科学技术以及各种产品的生产、流通和消费也都逐渐融入全球经济社会一体化。

    人类智慧具有不断有效整合的规律。一方面,科学文化所揭示和反映的是同样的客观规律,人类最终必然会共同道法自然,因此人类科学文化必然会一体化融合发展;另一方面,就像一个人身体的不同器官一样,不同文化群体会有各自不同特性,在一个系统内多元化和个性化发展。相对而言,每个地方的有形的地理位置不变,而科学文化能够以无形的信息形态穿越时空、按几何级数发展,从而使智慧能够不断有效整合,使科学文化能够一体化融合发展。

    地方学研究的终极目标是道法自然。对自然法则,称其为道,“从事于道者,同于道”;称其为真理,“合乎真理的探讨就是扩展了的真理,这种真理的各个分散环节最终都相互结合在一起”。地方学研究者是从事于道者,是合乎真理的探讨,因此能够把真理的各个分散环节最终都相互结合在一起,从而形成全球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的主干部分。

    (二)地方学知识增量

    全球各地的人们共同深入研究普遍规律而构建起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的主干部分,而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的知识能够成为地方学最大的知识增量。21世纪人类社会发展的最大的全局性变化,将是通过构建利益和命运共同体,从盲目资本主义向科学社会主义平稳和谐转型发展。因此,有关构建利益和命运共同体、实现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研究和社会实践的成果,将会成为全球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的主干部分,并且由此实现最大的知识增量。

    邓小平曾说:“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它运用历史唯物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

    马克思恩格斯著作是人类智慧结晶,他们揭示了包括每个地方在内的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在马克思使自己的名字永垂于科学史册的许多重要发现中”,有两个伟大的发现:一是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二是彻底弄清了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的资本和劳动的关系。“由于这些发现,社会主义变成了科学,现在首先要做是对这门科学的一切细节和联系作出进一步的探讨”。社会主义变成了科学,既需要理论研究,包括对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的资本和劳动关系的一切细节和联系作出进一步的探讨,也需要社会实践,在社会实践中系统性改变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最终使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所具有的资本属性的“外壳”寿终就寝、自然消失。

    地方学研究跨学科、融学科,必然会与揭示了包括每个地方在内的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的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相融合。笔者在“构建与应用鄂尔多斯学”系列活动百篇博文中,学习和研究马克思理论的有24篇。我确信,在人类共同从盲目资本主义向科学社会主义平稳和谐转型发展时期,马克思理论的全球化时代化大众化的创新发展,将会成为全球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中的最大知识增量。

    七十六、地方学根基与动力之源

    在思维和存在的关系中,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是思维的产物,是认识论层次上的表现形式;而地方学所研究探讨的对象,即自然生态、人文历史及其发展变化的内在本质规律是本体论层次上的客观存在。

    思维和存在“两者”,即一个事物的“概念”和它的“现实”,就像两条渐进线一样,一齐向前延伸,彼此不断接近。虽然概念并不无条件地直接就是现实,而现实也不直接就是它自己的概念,但是思维和存在这两个系列的运动规律在本质上是同一的,而且人的头脑可以自觉地应用这些规律。

    对于运动,恩格斯指出:“运动,就最一般的意义来说,就它被理解为存在的方式,被理解为物质的固有属性来说,它包括宇宙中发生的一切变化和过程,从单纯的位置移动直到思维”。

    由此可见,思维运动,与宇宙中发生的一切变化和过程一样,可以被理解为某种存在的方式,可以被理解为具有暗物质的固有属性,它能够汇集、整合、传导客观存在的信息和能量。也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应该深入研究探讨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的根基与动力之源。全球地方学只有形成一个有机整体,才能更接地气,吸纳更多的阳光雨露,汇集、整合、传导更多的客观存在的信息和能量,从而根深、干壮、枝繁、叶茂,充分发挥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的价值和魅力。

    地方学是思维的产物,思维是人脑的产物,人脑及人本身是自然界的产物,自然界的万物都有其产生、发展和演化的本原和规律。就人类与自然法则(天道)的关系而言,可谓“始生人者天也,人无事焉”。不是人类想成为人类才出现了人类,而是自然法则决定了在自然界必然会出现人类,而出现了人类之后自然法则即自然界的自我意识依然在无形中决定人类命运和社会事物的发展变化。

    那么,自然法则是什么?根据老子道学,我们可以把万物本原、自然规律、自然能量统称为“道”即自然法则。笔者在“构建与应用鄂尔多斯学”系列活动百篇博文中,学习和研究老子《道德经》的有24篇,例如“道为宇宙本原,先天地生,似万物之宗”“道为自然规律,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道为自然能量,绵绵若存,用之不勤”以及“自然法则是地方学学科体系的根基”“道法自然对地方学研究有普遍意义”“地方学研究的终极目标是道法自然”等。对于地方学来说,其根基与动力之源是一个有机整体,如同老子道学之万物本原、自然规律、自然能量是一个有机整体。只是为了便于研究探讨,可以把万物本原看作是地方学根基,把客观规律和自然能量看作是地方学动力之源。

    在人类与自然界的关系中,人类往往是以自我意识看待自然界的,整个自然界也只是“人化了的自然界”;而在本质意义上,人是自然界的产物,作为自然界产物的人具有了自我意识,也就意味着自然界具有了自我意识。如恩格斯所言,从最初的动物中发展出这样一种脊椎动物,“在它身上自然界达到了自我意识,这就是人”。由此可见,一方面,作为自然界的产物人具有了自我意识;另一方面,在人的身上自然界达到了自我意识。只有意识到这两方面的自我意识,才能深刻理解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的根基与动力之源。

    (一)人类的自我意识

    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的根基与动力原本客观存在。对它的意识和认知的成果的表现形式,可以成为个体性的形式、群体性的形式以及人脑和电脑结合的形式等。

    1.个体性的形式

    包含本原、规律、能量的自然法则客观存在,它寂兮寥兮,其中有精、有信,老子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由此形成了老子道学这种个体性的认知和表达形式;它像阳光一样普照大地,它占有每一个人而不是人占有它,马克思认为它是真理,由此形成了马克思理论这种个体性的认知和表达形式。

    在自然界与人类世界,有无穷无尽的事物及其运动规律需要人类不断探索和认知。“绝对地进行认识的思维的无限性,是由无限多的有限的人?的人脑所组?成的”。无论是老子感悟道、马克思探索真理,还是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爱因斯坦得知能量守恒定律等等,都是在有限的人脑中所形成的个体性的表现形式。

    2.群体性的形式

    地方学穿越时空跨地域、跨学科、融学科研究,就是努力把有限的个体思维汇集和融会为无限的群体思维即类主体思维。一方面,自然法则对任何时期、任何地方的人们来说都是相同的客观存在;另一方面,个体思维可以离开母体头脑,以信息形态穿越时空在社会公共大脑中得到世代传承与发展。对于构建全球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来说,有自然法则这个相同的根基与动力之源,思维有以信息形态穿越时空世代传承与发展的特性,才能把从事这种无限的认识的人脑一个挨一个地和一个跟一个地连接起来,形成类主体的系统性思维。

    3.人脑与电脑结合的形式

    思维主要感知和应用的是信息。思维科学研究生物“思维”与机器“思维”等,因为生物与机器都具有感知和应用信息的功能。

    相对来说,人脑感知和应用一定量的信息,电脑感知和应用海量信息,而且电脑与电脑之间可以形成全球互联网,极大地提高感知和应用信息的效率。

    信息的集成可以获得和形成知识,信息和知识的集成可以获得和形成智慧,而信息、知识、智慧的集成,可以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互联网等形成“全球脑”。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在网络世界,信息交流、互动、共享已经不再是最迫切的需求,而是在全球化的同一个互联网平台上,在“全球脑”中,对人类从古至今以及所能预测的未来即“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者为友”的所有信息、知识、智慧,进行规模化、专业化、系统化的分析、识别、分解、重组、融汇、整合、创新,将会成为最大的挑战、机遇和发展方向,可以促进人类科学文化在巨系统内一体化融合发展,而且由此将带来人类社会发展方式的根本性的巨大变革。

    (二)自然界的自我意识

    人类作为自然界的产物,对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会有一个逐渐深入而系统性认知的过程。

    对需要个体在思维能力、热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方面成为巨人的时代,恩格斯认为,“就一切可能看来,我们还差不多处在人类历史的开端”。也正是在人类历史的开端,“辩证法就归结为关于外部世界和人类思维的运动的一般规律的科学,这两个系列的规律在本质上是同一的,但是在表现上是不同的,这是因为人的头脑可以自觉地应用这些规律,而在自然界中这些规律是不自觉地、以外部必然性的形式、在无穷无尽的表面的偶然性中为自己开辟道路的,而且到现在为止在人类历史上大部分也是如此”。

    过了两个世纪,当时代需要把有限的个体思维汇集和融会为无限的群体思维即类主体思维,需要促进人类科学文化在巨系统内一体化融合发展时,对人与自然的关系会有新的认知。

    1.外部世界和人类思维运动的一般规律在本质上是同一的,而这个规律在人类出现之前就已经客观存在。

    据有关资料,如果把地球46亿年的时间压缩到一天24小时之中,在这个比例里,1秒相当于5.22万年;那么大约在早上4点钟地球出现第一个单细胞生命,但是在此后的16个小时中,几乎没有任何进化,这种单细胞的生命物质还不能称为严格意义上的生物。一直要到晚上20点半,也就是差不多40亿年过去了,第一批微生物才终于诞生,这是宇宙中的奇迹,此后生物的进化开始加快了脚步。到了这一天还剩下最后2个小时时,生物从海洋里爬上了陆地,在陆地上顽强地生存了下来。由于10分钟的好天气,地球的表面突然就布满了茂密的大森林,这些森林哺育出了恐龙,恐龙在23点刚过的时候诞生,支配了这个世界长达45分钟的时间。而智人在这一天结束前4秒时出现,在最后的0.1秒,智人发明了文字。

    在地球出现人类是自然法则所决定的,而在宇宙中出现地球也是自然法则所决定的,它先天地生、可以为天地母,它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正是道(自然法则)生天地万物的一般规律,对人类来说,是外部世界和人类思维运动在本质上是同一的规律。在差不多处在开端的人类历史阶段,人类感觉到在自然界中这些规律是不自觉地、以外部必然性的形式、在无穷无尽的表面的偶然性中为自己开辟道路的,而且到现在为止在人类历史上大部分也是如此。而人的头脑真正自觉地应用这些规律,“实际上是无止境的人类世代更迭中才能”实现。

    2.当研究和应用者普遍意识到自然法则是地方学根基与动力之源时,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将具备自我繁殖能力。

    学者认为,自然的野性是我们深刻认识活系统的主要信息来源。自然法则适用于所有大型活系统的统一原则,它是所有自我维持和自我完善系统共同遵循的基本原则。人类在创造复杂机械的进程中,一次又一次地回归自然去寻求指引。正如思维必须遵循认知规律及支配生命和自组织的定律一样,技术元素也必须服从思维、生命和自组织——包括人脑——的定律。技术元素包括人类发明所具有的“繁殖”动力,这种动力促进新工具的制作和新的科技发明,鼓励不同技术进行沟通以实现自我改进。这个系统开始具备某种自主性。人们越深入了解科技发明的整个系统,就越意识到它的强大和自我繁殖能力。因此,自然绝不仅仅是一个储量丰富的生物基因库,而且还是一个“文化基因库”,是一个创意工厂。变化本身是可以结构化的。当多个复杂系统构建成一个特大系统的时候,每个系统就开始影响直至最终改变其他系统的组织结构。当科技被生物激活之后,我们就得到了能够适应、学习和进化的人工制品,从而我们就拥有了一个崭新的生物文明。工业时代的标志是机械设计能力的登峰造极;而新生物文明的标志则是使设计再次回归自然,将工程技术和不羁的自然融合在一起。人造世界就像天然世界一样,很快就会具有自治力。

    地方学研究顺应这种自然规律,以“人法地”为切入点,努力转化和体现客观存在的自然法则的巨大能量。也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当研究和应用者普遍意识到自然法则是地方学根基与动力之源时,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将具备道法自然的自我繁殖能力,使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的构建与应用具有内在的生命活力。

    作者:包海山,地方学研究者、草野思想库副理事长、草根网地方学研究负责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蒙古族,1960年出生。现在是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没有党派,认为存在区别于老百姓的各种党派的历史条件下,没有党派就是最大的党派;认为无须什么人、什么党派来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因为人民群众自己可以代表自己的根本利益。学习马克思理论与政治和党派无关,它所揭示的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编、著出版《我们最喜爱的马克思恩格斯名言》、《包海山论文集》、《以人为本,实现全面而自由发展》(获鄂尔多斯市第六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书籍;发表《“现代马克思”或许出现在中国》、《灵气活化“资本论”——试让人类智慧最高结晶体现巨大经济价值》、《资本的信息结构及其功能研究——开发马克思主义经济价值的最佳途径》(获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颁发的第一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论文。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