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高歌猛进的资本主义,为何突然栽倒在小小的病毒面前?
2021-01-27
字号: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苏联解体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仰仗着自工业革命以来篡夺的工业成果和掠取的自然资源,怀揣着黄金、美元、英镑,高举着“普世价值”的大旗,骑着“航空母舰”这匹战马,挥舞着“自由民主”这把马刀,在全世界纵横捭阖、攻城拔寨,大有一举踏平世界之势。以至于他们的政治学家就此预言,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进程因此而最终走向终结。

    特别是自从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美国就真的好像已经成了这个世界的霸主一样,满世界的收税、收保护费。用美国的利益梳理全世界的条约和协议,拿美国的法律规范全世界的国家、组织和个人。不符合美国利益的,要么退群,要么解散。违反美国法律的,不是制裁就是抓人,不行就拿先进的武器装备去吓唬你。真的不听话的,大有一举荡平之势。就连他们以前的小兄弟、小跟班,都不例外。

    但是,非常戏剧性的是,在2020年,他们却突然栽倒在一个叫“新冠”的小小病毒面前。也正是这个叫“新冠”的小小病毒,搞的他们阵脚大乱,暂时停止了占领世界的进攻。而不忘探索建立共产主义社会这个初心,艰难进行社会主义道路探索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却在初步取得抗击疫情战斗的胜利中收获了自信。不再迷信资本主义,正在制定十四五规划,再次喊出了建设社会主义伟大强国的口号。

    以美国为首的发达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占有并掌握着全世界最先进的科学技术,有着庞大的医疗资源和先进的技术装备水平,怎么会在高歌猛进的时候,突然栽倒在一个小小的病毒面前?这会是真的吗?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或者是有什么高人给他们使了什么法术?面对这样一个突然到来的情况,不仅搞的那些力主搞社会主义的人感到疑惑,就连在中国替资本主义极力推销“普世价值”的那些精英和公知们,都是一脸茫然,再也没有以前说话的底气。

    我认为是真的,他们确实栽了,而且载得不轻。不会有什么阴谋,也不可能有什么高人给他们施什么法术。看一看现在的数据就很清楚,不论是感染病毒的人数,还是因病毒感染死亡的人数,排名在前的都是那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或者是跟着他们搞资本主义的发展中国家,而不仅仅是美国一个国家。而世界上仅存的还在搞社会主义道路探索的几个国家,抗击疫情的效果都非常好,社会的政治经济秩序都非常稳定。水平再低,搞阴谋也不会把自己搞的阵脚大乱,把别人搞的信心爆棚。至于法术,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也不可能。要说我们搞了什么阴谋,就更不符合我们韬光养晦、和平发展的国情和国策,更是子虚乌有了。

    那又是为什么?既然抗疫结果在两个对立的阵营上出现了清晰的分野,当然还是要从社会制度和结构本身找原因了。我们平常看到的,仅仅是资本主义国家技术和装备水平上的先进,包括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都承认资本主义技术和装备水平先进。所以,我们就看不到他们在其它方面的落后和反动,也就开始称他们为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在一些买办公知的误导下,想当然的就会相信,他们在任何方面都应该很强大而不可战胜了。就好像我们看一个人长得漂亮,就想当然地认为,这个人一定是什么都好,娶回家做老婆,就一定可以过上幸福美满的小日子一样。不知道一个人长的漂亮,只是愉悦你心情的一个方面,还有很多的方面你不知道,过日子也不只是看着她这个人愉悦就能过好。如果你是抱着占有欲这样想,那就可能会更糟。

    实际上,生产力决定下的判断,是一个错误的概念下的错误的判断。正确的判断应该是劳动力决定下的判断,也就是人的决定下的判断。一个国家的强大,一定是这个国家文化和文明的强大,是人的文明的强大,而不仅仅是技术和装备水平的强大,不是靠先进的技术和装备掠夺资源、占有更先进技术和装备的强大。所以,毛主席才会把那些在全世界从事掠夺的帝国主义、殖民主义、资本主义国家称为纸老虎。当这样的纸老虎,碰到用最先进的人类文明武装起来的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时候,就会现出原形。当这些纸老虎,碰到了对他们落后的文化、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结构进行精准打击的“新冠”病毒的时候,也会露出原形。当然,用先进的技术装备武装起来的这些纸老虎,也还是老虎,还是有牙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战胜的,必须是用最先进的人类文明武装和组织起来的人民群众,和那些对他们进行精准打击的他们认识不到的事物。

    因此,一个国家的先进与落后,并不能仅仅用技术装备水平、也就是生产力水平来衡量,而是要做全面的衡量。除了技术和装备水平,还包括社会制度结构和文化,社会制度结构和文化肯定不是生产力。一个落后的社会制度结构和文化,如果他们先积累起来先进的技术装备,就可以利用这些先进的技术装备来掠夺其它国家,进而把所有资源、先进的技术装备和技术人才都欺骗和掠夺过去,自然就会在一个阶段长期保持他们在资源占有上的垄断和技术装备占有上的先进。就好像上面说的,一个漂亮的女人被你占有后,你的心术不正,不好好过日子,首先不行。如果她也心术不正,也没有好好过日子的心思,那你们就不可能有好日子过了。报应早晚会找上门来的。

    即便有了先进的技术装备水平,甚至是可以继续掠夺全世界先进的技术装备,社会制度结构和文化的落后,还是继续落后。甚至在掠夺过程中,在不断提升着他们技术和装备水平先进自信的同时,也在不断强化着他们制度和结构的这个落后。到了一定程度和一定时候,出现了一些对他们落后的社会制度结构和文化进行不可抗拒的精准打击事件的时候,他们的由社会制度结构和文化形成的整体落后就体现了出来。而相对于他们落后的社会制度结构和文化进化变异的、致死率高、快速广泛传播的“新冠”病毒的出现,就是趁他们的技术和装备水平还跟不上,他们的社会制度结构和文化的落后,而对他们进行精准打击,导致他们不可抗拒,又因社会制度结构和文化落后不知道如何抗击的时候,把他们打倒,让他们在2020年大出洋相、颜面扫地的。

    那些技术装备水平尽管还相对落后,但社会制度结构和文化先进,正在探索建立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社会主义的国家,在和面对病毒去开发治疗药物和防疫疫苗这样同样有一个时间差问题的资本主义国家比,尽管技术装备水平相对落后,治疗药物和防疫疫苗开发的会慢一些,甚至可能就根本开发不出来,由于其社会制度结构和文化的先进,就可以很好地抵御病毒的攻击,用先进的社会制度结构和文化来抗击病毒,最终先把疫情控制住,争取时间来开发治疗药物和防疫疫苗。特别是我们中国,由于社会制度结构和文化的先进,特别是进行了文化革命,人们更具有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先进的社会公共意识,形成了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先进的先公后私的社会文化,又有一个大公无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先进的政党来组织领导,上下同心,协调配合,组织有序,收放自如,就可以首先把病毒和人隔离,控制住病毒的传播途径,然后把病毒“饿死”,使疫情首先得到控制,再同步进行治疗药物和防疫疫苗的开发,最后实现消灭病毒、灭活病毒和对病毒相对人体实现无害化处理的目的。

    而资本主义社会尽管占有着先进的工业技术和装备,但在社会制度和结构上,同传统的农业社会一样,都是落后的农业社会体制。实际上,由于文化和意识形态的不同,在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方面,工业革命后,演化成了一个本质上和农业社会完全一样的全面私有的商业社会,也就是资本主义社会。他们的文化和农业社会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都是先私后公,个人的极端自由不受限制,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尽管他们不同于传统的农业社会,把社会公权力看做是不能私有的社会公共资源。但由于其它主要的社会公共资源,比如土地、货币、市场、传媒、法律、教育、医疗卫生,乃至作为劳动力的人等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社会公共资源都是私有的,也就是说都是允许私人占有的,都不被看做是社会公共资源,也就导致社会公权力这个所谓的自由民主选举下的社会公共资源,实际上也不是真正的实现了公有而不能私有,同样变成了为少数人服务的私有财富。

    在他们的社会里,没有社会公共资源,自然也就没有社会公共意识。或者说没有先进的社会公共意识和文化,也就形不成社会公共资源和社会公共利益这样的概念和意识,自然也就形不成一种先公后私、一心为公的先进文化。他们的那些主要公务人员,尽管是由他们绞尽脑汁设计出的一个所谓的自由民主选举模式产生的,其岗位和职务的设定也是为社会公共事业服务的,但绝大多数公共资源都是私有的,他们个人也还是在为他们个人的私利而工作,社会政治经济结构形成的财富全面私有这个社会现实,也就决定了他们是一定要为某一部分私人占有者服务,不可能为全社会服务,更不可能为社会公共利益服务了。对公共事业有利,对私人或他们个人也有利的事,他们可以有选择的去做。但对社会公共事业有利,对私人不利,或者危害他们个人私利的事,他们是不会去做的。而在一个全面私有的社会,哪里还有什么同时对社会公共事业有利而又对所有私人和他们个人都有利的事?能有的就是对外掠夺。剩下的,就只能是放弃社会公共事业,去为资源垄断者服务,进而为他们个人服务,实现他们个人利益最大化了。所以,资本主义国家里的政治精英,国内的事他们一般很少去做,也做不成什么事,主要的任务就是配合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进行世界性的扩张。特别是那些小国的政治精英,上台后他们最喜欢做的,就是跟着一些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参与国际事务,来为他们的国家赚取一些蝇头小利,也算是为他们的国家做点贡献,作为他们上台执政的政绩加以炫耀,希望得到他们国家的选民承认,好继续他们的政治投机。

    因此,面对病毒,既没有经过文化革命后具有先公后私先进文化的百姓的配合,也没有经过文化革命后一心为公没有个人私利的国家公务人员的组织领导,也没有一个该公有的必须公有不能私有的社会政治经济结构,他们能做的,就只能靠“群体免疫”,只能消极地等待着治疗药物和防疫疫苗的开发了。最可悲的是,面对这样的局面,他们贫苦的百姓面对高企的感染和死亡数字并不敏感,或者说无可奈何,表现的麻木不仁。他们的所谓的中产,由于文化落后,尽管面对数字不论在经济和政治上都会感到尴尬,极大地打击着他们的自信,但还是感觉是一个正常的事物发展过程。甚至还是盲目自信地认为,当他们的人都感染一遍,然后都有了抗体的时候,或者等他们的治疗药物和防疫疫苗开发出来的时候,他们还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民族和人群。那些惧怕病毒而躲避的国家、民族、人群,则是懦弱的,在自然进化面前,一定会被淘汰的。即便不能被自然进化淘汰,也会等着由他们占领并控制着市场去淘汰。而他们的那些由他们选出来的社会政治精英能做的,就只能是推卸责任、嫁祸于人,转移国内社会矛盾了。而我们的一些受了资本主义落后文化毒害的精英和公知,包括一部分群众,也在我们的国家帮助他们传播这样愚昧落后的思想和文化,在帮助他们宣传“群体免疫”的好处,继续鼓吹他们治疗药物和疫苗开发能力的强大,甚至帮助他们嫁祸于人、甩锅中国。

    拒绝了诞生在他们国家或族群中的马克思主义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他们不会知道,人类文明的演化,并不是他们机械地理解的和动物一样被动地适应自然的缓慢演化,也不是他们的适者生存、强者恒强、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而是一种在主动劳动创造的基础上,超越自然适应人类社会向前发展,超越人类自身的动物属性,向逐渐社会化的人类文明进行演化的过程。而且这个演化过程的速度,会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人类超越自身动物属性成分的积累,会变的越来越快。一个文明的人,首先是一个智人,而要成为一个智人,就不仅仅是机械地适应自然,靠被动地自然演化来战胜自然,而是在适应自然的同时、在自然演化的基础上、通过社会劳动实践不断去战胜自然适应社会,并通过适应社会逐渐超越自身的动物属性,逐渐变成一个具有社会属性的人。一个真正的人,不仅有知识、有技术、有智慧,还要有组织、有纪律、有爱心。特别是爱心,也就是无私奉献的精神。只有这样,才是人类真正的文明演化,才是一个人真正的形成过程。就像毛主席说的那样,成为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有道德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什么是有益于人民,就是有益于公平正义,有益于社会公共利益。

    因此,脱离社会属性去谈人性,就不可能建立真正的人的概念,也就不是真正的人性,是在谈遗留在人身上的动物属性。加之西方人的宗教特质,和农业文化下庸俗的主观效用意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世界观、价值观、人性观及人生观,都是和马克思给他们建立的科学的世界观、价值观、人性观、人生观相反的,或者说是颠倒的,他们继承的完全是落后的农业文化意识。不经过文化革命,是不可能具有先进的工业文化,也不可能建立起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工业社会的制度结构,也就不可能知道怎么去战胜不断演化变异、广泛传播的现代病毒。甚至他们思想中落后的农业社会的文化病毒,还会和现实中的生物病毒联合起来,毁掉他们的生命而不可知的。这是他们在病毒和疫情面前,表现的消极保守、愚昧麻木,丧失自信、自由散乱,推卸责任、嫁祸于人的根本原因。而在这样错误的“四观”,和在这样落后的文化和意识形态决定下建立起来的社会制度结构,也一定是一个落后的制度结构,更不会在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方面,督导、支持他们的精英和百姓结合起来去和病毒进行有效的抗争,这是他们在高歌猛进时,在一个小小的病毒面前栽倒,在那些他们平时看不起的、探索建立社会主义的“乌托邦”国家和社会面前大丢脸面,让那些在技术和装备水平方面相对弱小的社会主义国家唤起制度自信的主要原因。

    实际上,即便是他们引以为傲的所谓自由民主,由于“四观”颠倒、文化落后,意识形态自私,也一定是一个建立在农业社会意识形态下,和全面私有的社会制度结构下的产物,不可能是适应工业社会该公有的必须公有、公有共享的科学的自由民主制度,而是名不符实的虚假的、欺骗群众的自由民主的外壳和包装,在这个外壳和包装的里面,还是垄断独裁,不过是不同于旧的封建地主和封建官僚的新的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垄断独裁。因为他们这个全面私有的制度结构下的自由民主,并不是人的自由民主,而是金钱的自由民主。有多少金钱,就可以获得多少的自由民主。因此,他们选出的那些政治精英们,在没有金钱的资助下,是不可能违背他们国家的社会文化和意识形态,对抗他们的社会政治经济制度和结构,站出来像中国那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治精英那样,组织领导全国人民进行抗疫,能做的就只能是相互指责、推卸责任、欺骗群众、嫁祸于人。最多是向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借点钱给百姓发发,就像过去的封建地主和官僚,搭个粥棚给灾民施舍稀粥一样,替那些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表示一下他们的善心来欺骗群众,其它的就什么都做不了。如果他们像中国的政治精英那样去规范各级公务人员和大众的行为,必然要触碰到他们国家的价值观和文化,他们不仅做不成,还一定会失去选票而结束自己的职业政治生命,进而失去他们实现个人价值,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政治投机机会。

    所以,在2020年,在他们高歌猛进的时候,他们在一个突如其来的、神秘的小小病毒面前栽倒了。而那些在黑暗中苦苦探索挣扎的社会主义国家,则在这场疫情中找到了自信。但病毒就是病毒,疫情就是疫情,病毒和疫情的惩罚,代替不了文明的启蒙、拯救和征服。不论是“群体免疫”,还是有效隔离,还是治疗药物和防疫疫苗的开发,随着时间的推移,终究都要过去。那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在疫情过去以后,还会再次重整旗鼓向共产党领导的、探索建立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社会主义国家发起新的围剿和进攻。这是由他们落后的意识形态和文化,以及他们占有掠夺世界主要资源而获取垄断利润的既得利益这个制度结构所决定的,这也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更不会因为病毒和疫情的惩罚而改变。我们必须做好准备,迎接他们的再次挑战和进攻。特别是在眼前,必须继续做好疫情防治工作,防止他们给我们转嫁疫情,并借助疫情对我们就地发起反击。

    我们中国作为一个共产党领导的、探索建立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社会主义的主要大国,绝不能盲目自信、掉以轻心。而是应该看到,在四十多年改革开放的实践中,由于左右倾各类机会主义分子的投机捣乱破坏,资本主义社会文化和意识形态的渗透,特别是国际国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全面进攻,买办公知的积极配合,腐败官僚的无耻出卖,导致我们在政治、经济、法律、社会文化、意识形态,以及宏观的社会政治经济结构和制度层面的所谓改革、微观的思想认识层面上的改变等,都出现了在资本主义思想影响下所形成的严重的腐败倒退和错构错配。在大的目标层面,严重影响和拖累着我们建立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社会主义强国的探索。在具体的社会层面,也会导致我国在疫情开始出现时,给我们造成了一定程度不必要的混乱和损失,为我们有效组织领导全国人民进行抗疫造成了一定的麻烦和阻力,甚至是形成了一定程度的混乱和破坏,给人民群众的物质和生命财产造成了一定程度不应该有的损失。

    比如:少数人在西方极端自由自私文化影响下的不接受、不配合等;各级各类公务人员在错构的体制和错误的西方政治意识影响下所形成的腐败涣散、效率低下、谎报瞒报、推卸责任,乃至政治争斗下的相互倾轧等;公共资源私人占有下造成的资源紧缺,左右倾极端机会主义分子在社会舆论层面的惑乱和捣乱破坏,人们在错误的西方文化影响下所造成的思想混乱、恐惧异动,错误的生产力决定下恢复生产、发展经济的急躁冒进,等等。这些问题都在影响着我们的国民,影响着我们社会主义强国的建设事业,必须在未来的进一步深化改革中加以纠偏纠错。否则,资本主义世界的今天,就是我们中国的明天。而且只能比他们更差、更坏、更烂,不可能比他们更好。因为作为一个后来者,人家绝对是不可能让你比他们活的更好,甚至人家天生就有权对你进行控制和奴役,这是他们信奉的自然演化法则决定的。我们只能用人类社会的文明演化法则,去战胜他们的自然演化法则。否则,没有别的生存途径可以选择。

    所以,下一步这个深化改革的任务,就像我们认识到和我们所面对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一样,是复杂的、艰巨的,也是繁重的、充满挑战性的。甚至是具有创造性和牺牲性的,需要我们拿出十二分的勇气和魄力,牺牲我们巨大的一部分既得利益,去进行第二次长征,进入前人没有进入过的领域,干前人没有干过的事情,来摆脱过分依赖西方政治经济学给我们带来的、错误的经济观决定下投资拉动GDP、由投资利润拉动所谓的社会经济增长、进而形成不合理的社会分配所造成的各方面的巨大压力。使我们发展经济的方式转向适应我们国家社会主义体制建设需要的、以人为本、按需分配和按劳分配结合、注重人的发展和人民群众不断发展变化的需求满足的经济发展方式,带动其它方面的深化改革同步走向适应我们建设社会主义强国需要的方向和节奏。要做到这些,非进行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不进行艰苦卓绝的不懈抗争和斗争,不敢牺牲一部分既得利益,不打掉一部分既得利益集团,逼迫他们转入适应我们社会主义强国建设的领域而不行的。特别是在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文化革命和意识形态的创建上,我们同样也要在两个互不否定的基础上继续深化,把文化革命和改革开放进行到底,这也是需要我们具有牺牲和自我革命及创新精神的。否则,我们引领人类社会率先进入工业社会,建立繁荣富强的社会主义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可能变成一个真正的梦而无法实现。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工业时代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两种文明的竞逐。是背离工业社会、退回到农业社会,和放弃农业社会、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两种不同社会制度结构的竞逐。是落后的自给自足、自私自利、自然统御、封建迷信的农业封建文化,和先进的互联互通、公平交换、公有共享、自由民主的工业社会先进文化的竞逐。我们承认资本主义推动了工业革命的发展,但资本主义绝不是工业革命的动因,更不是资本主义催生了工业革命,而是在工业革命后,在农业社会封建私有意识和封建迷信文化,以及社会财富私人占有这样一个现实基础上,所形成的工业时代最后一个、也是最高级的一个全面私有的农业分封的社会形态,是工业革命、农业文化及私人占有意识在工业时代共同作用下结出的一个怪胎。

    因此,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的关系,也不是先有前者,并且在前者发展完善的基础上,由后者逐渐取代的关系。而是在工业时代随着工业革命和发展而相互竞逐的关系,是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私人占有利益的维护,和劳动者最终彻底实现资源共享及实现自己的劳动价值自由掌握的关系。所以,社会主义同样是工业革命的结果,并不受制于资本主义的发展程度而决定,而是决定于一个国家工业革命和工业文明的发展程度。而一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在工业革命和工业文明的发展基础上,根据其觉悟程度,可以选择资本主义,也可以选择社会主义,都是由这个国家的人的劳动程度、认知方法和认识水平、以及文化水平决定的。中国有着五千年的文化,并且中国的文化脉络,一直是延续着人类社会发展的脉络而发展的。所以,中国人更愿意、也更容易接受先进的工业文化。这是中国的一些政治精英,能够在资本主义发展的高潮时期,选择接受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进行社会和文化革命,领导中国人民探索建设社会主义的主要原因。

    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之所以会代表最广大的劳动者和无产阶级,同资本主义形成竞逐式的斗争,是因为共产党人和社会主义者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为广大的劳动者和无产阶级争取权利的动机需要,提供了科学的世界观、价值观、人性观、人生观,以及科学的认识论和方法论,给出了科学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预判,为人类的公平正义,为劳动者的价值实现所决定的。而资本主义则是在私人占有的前提下,由一些资本主义的辩护士,根据资本家私人占有合理的需要所杜撰出的一套理论所解释,由资产阶级篡夺社会革命果实后形成的一个既成事实。因此,资本主义占有自然资源和先进的技术装备,而社会主义占有先进的理论、文化和制度结构。当病毒和疫情出现的时候,先进的技术装备不能解决问题,而偏偏先进的文化和制度结构可以解决的时候,资本主义马失前蹄栽倒在病毒面前,而社会主义则正好用先进的文化和制度结构暂时制服了病毒,为利用技术装备最后战胜病毒争取了时间和空间,资本主义只能付出巨大的代价来等待技术的进步。这正好说明资本主义不是工业革命的因,而是工业革命的另一个果。

    因此,资本主义没有资格垄断工业革命的一切成果,而应该由所有人类共享工业革命的一切成果。工业革命也并没有完成,还在继续深化。因此,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社会主义社会,也不可能有一个清晰的图像,也需要根据工业革命的进一步深化,不断去探索完善。但一个主线已经显现出来,那就是劳动创造和公有共享。这和私人占有和垄断分封是完全相悖的。所以,资本主义一定是反动的、腐朽的、没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预言是成立的。而所谓的腐而不朽、垂而不死,甚至在走向繁荣、走向强大,不过是一种表象,不过是仅仅从技术和装备水平上去看的结果,而没有从文化和制度结构、没有从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规律上看,是一些人世界观、价值观、人性观、人生观错乱后,像瞎子摸象一样,所看到的局部、表面、一个阶段、一部分内容的结果。这次“新冠”病毒,就彻底揭穿了这样一个错误的认识和理论设计。

    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是人类资本主义力量和社会主义力量的代表。由于中国比较美国至少要晚二百年进行工业革命进入工业时代,所以,相比较美国,在自然资源的占有及技术和装备水平上,中国一定是比美国要落后很多年的。而在社会制度结构设计和构筑上,由于美国是遵循自然法则来进行设计和构筑的,而中国是根据马克思主义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根据科学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也就是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来设计的,在总体的制度结构设计和构筑上,就一定要比美国先进。特别是中国又有着五千年的历史文化,同时又在毛主席的领导下,进行了社会主义教育和文化革命,不仅继承了中国文化的优秀传统,也初步建立起了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新文化,也就是先公后私、大公无私、尊重劳动、尊重科学的新文化,其文化也要比美国先进,也就使得中国相比于美国,在这场疫情面前,其成绩就表现的更加优异。而代表资本主义世界的美国,则在这场疫情面前马失前蹄,栽了个大跟头也就实属自然了。

    今天的世界,美国正在聚集世界一切力量对中国进行围剿,而中国也正在文化革命和改革开放的成果下迅速发展。中美两国,一方面是两国和两个阶级利益的竞争,同时更是两种制度结构的竞逐,而归根结底还是两种文化的博弈。所以,毛主席高瞻远瞩,大公无私,不怕牺牲,冒着极大的风险,领导中国人民进行了一场伟大的文化革命,为中美两国两种制度结构和两个阶级利益的博弈争取到了先机。特别是为中国能够继续保持和美国进行博弈的资格,防止中国在美国强大的自然资源占有和先进的技术装备面前过早地举手投降,甘愿成为美国的殖民地或附属国,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但仅有一个文化是不够的,还必须在资源占有和技术装备上实现赶超,才能真正体现出社会主义制度结构和文化的先进性。所以,邓小平同志又领导中国人民开启了改革开放。习近平同志高瞻远瞩,提出两个阶段互不否定的观点,为我们开启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了良好的思想认识基础,是有着科学依据和战略眼光的。我们每个人都不应该在文革和改开的问题上过于保守,而是必须放开眼界,争取跟上我们国家的发展脚步,同心协力,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强国建设贡献我们的力量,而不是消耗在内斗中。

    中美是世界上两个重要的大国,中美关系的博弈,决定着世界的安全与稳定,也决定着世界的走向,同时也影响着世界上许多各式各样的国家。因此,一方面是中美两国必然要进行博弈,另一方面要维护世界的和平与安全,就必须把博弈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不能威胁世界的和平与安全。所以,中国要想在这场引起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或者说由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决定和引起的,也即将决定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走向的博弈中取得胜利,就必须利用好我们制度结构和文化上的优势,规避自然资源占有和技术装备水平落后的劣势,积极发展我们的技术装备水平,在自然资源占有一定的基础上,扩大我们的社会资源占有,力争在整体资源占有上取得优势,在中美竞争的财富占有上取得决定性的优势,为人类的和平与安全,为人类文明的发展,贡献我们中国的力量和智慧。

    要做到这些,就不能过于贪婪既得利益,就不能过于在利益上纠结,而是要站得高看得远,特别是不能受一些国内买办们的蛊惑,把中美博弈限定在狭隘的两国利益上,而是一定要在制度结构、文化、社会资源、技术装备水平上进行全面斗争。而要在全面斗争中取得胜利,就必须创新理论,特别是科学的理论经济学和在科学的理论经济学指导下的科学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发展,都必须有所突破。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由于既得利益的需要,并没有真正发展出科学的理论经济学,只是在一些基本的经济学概念的基础上,建立了适应资本主义社会发展需要的西方政治经济学。因此,科学的理论经济学和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既是一个空白区,又是一个创新区。有难度,也大有可为。

    思想决定行动,而理论决定着思想。要有好的行动,必须要有好的思想。而思想又是由文化和理论共同决定的。经济学理论是一切社会科学理论的集大成,也是一切社会科学理论的基础,对一切社会科学理论具有着巨大的决定和影响作用。因此,要让中国有一个好的、正确的思想,就必须要有一个好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毛主席领导我们进行了伟大的文化革命,为我们初步建立了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先进文化,也给我们留下了一套好的思想--毛泽东思想。我们今天缺的就是一个先进的理论,去丰富完善这套思想。相信我们在先进文化和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在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中,一定会发展出先进的、科学的经济学理论,并同时开发出一个先进的、科学的、适应中国、也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政治经济学理论,来指引我们进行深化改革开放,去探索建立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

    最后,还是要给大家广告一下,不感兴趣的可以不看。由我们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开发的,建立在创新解释的新的劳动价值论下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已经趋于完善。只是还不便公开发表,正在进行相关的应用成果转化,并开发出了一些比较成熟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应用成果。比如,我们开发了“复兴企业治理模式”、“复兴社会治理模式”、“复兴乡村治理模式”等治理结构设计成果,开发了“公有民租的房地产制度模式”和“公有收入取代税收的新财政模式”等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应用成果。

    对于创新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及转化的应用成果,欢迎感兴趣的朋友们和我们联系,提出你们在从事经济活动中所遇到的问题,我们来共同协商寻求解决。我们也欢迎在大学和科研单位从事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朋友,和我们联系,进行学术上的交流,共同实现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上的理论创新,为改革开放取得成功贡献我们的智慧。为经济学的伟大复兴,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