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颂楣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乐道老叟 - 刘颂楣首页
“天下为公”,人民才能共同富裕
2021-01-26
字号:

    天、地、万物包括植物和动物,通常叫做“自然界”。人类是自然界域中的另一世界,叫做“人类社会”。人类依赖于自然界提供的物质条件而生存,又相互发生关系而组成人类社会。

    自然界的物质如太阳、空气、水、土地、植物、动物等无偿地提供给人类享用,可谓“公有制”。完全靠“公有制”条件下而生存的人类,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实施“私有制”,使得人类两极分化,社会不得安宁。

    自然界的一切都和谐相处,既相互依赖又独立自主,既互不干扰又取长补短;而人类社会极不和谐,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互相倾轧;尔虞我诈,弱肉强食;为什么自然界中物与物之间的关系和人类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相脖呢?用现代的观点来讲是“公有制”和“私有制”的区别,用古代哲学家的观点来讲是“天之道”和“人之道”的区别。什么是“天之道”呢?又什么是“人之道”呢?《道德经》七十七章就讲这个问题。

    【原文】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之,下者举之;

    有餘者损之,不足者补之。

    天之道,损有餘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

    损不足以奉有餘。

    孰能有餘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人为

    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

    【解读】

    (1)“天之道,其犹张弓与?”这句话很好懂,它是说:天之道,打个比方就像射箭时拉弓那个道理一样啊!

    我们都知道射箭在古代是一种武器,现在列为一体育项目。箭要靠拉弓的张力把箭射出去,所以叫做弓箭。

    张弓就是拉弓,把箭尾搭在弦上向后拉动,因为弓有弹性使弓的两端向内压缩而移位,这就是原文中说的“髙者抑之,下者举之”。这样动作后使弦连同箭尾向后拉动移位,这个增加的距离就是弓的两端向内压缩后的距离之和,即是弓的富餘损出来的距离补给了弦向后拉动移位的距离。这就是原文中讲的:”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这样?损之后,使弓具有了张力,手一松,箭就射出去了。

    这一段用“张弓”一例,说明自然界存在“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是一普遍规律。除“张弓”之外,太阳的阳光是有余者吧,空气是有余者吧,水是有余者吧,植物、动物也是有余者吧等等,都补给了谁呢?毫无疑问都补给了人类之需。

    (2)“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这一段是说人类社会有两种对社会物质资料进行分配的方式,一种是“天之道”,就是按照自然规律的原则分配社会物质资料,方式是“损有余而补不足”,损和补同时进行,实现共同富裕。另一种是“人之道”,则相反,就是以人为的意志,损不足以供奉有余者为目的。

    (3)“孰能有餘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

    在这一段话中有几个词需要解释一下:

    “孰”,谁的意思;“餘”富裕;“以”是连词,“以”的后项“奉天下”是前项“有餘”的目的;“道者”就是圣人;“见”视为表现、显示;“贤”,才能、才干。所以,这一段话意思应为:

    谁能将社会拥有的富裕物质资料以供奉天下人为己任?唯有圣人。所以圣人做事不依赖死教条而实事求是,功成业就不停留,继续奋斗。圣人不贪欲,却表现出超高的才干和能力。

    【解析】

    (一)“天之道,其犹张弓与?”这是用射箭拉弓这个实例来解释什么是损有餘,补不足的“天之道”。这个“射箭拉弓”怎么就有“损有餘,补不足”的喻义呢?历代解读者对这句话的解释不尽相同,具有代表性的有两种:一是《说文》的解释,曰“张,施弓弦也。盖施弦于弓时,弦之位高则抑之,弦之位下则举之。弦之长有餘则损之,弦之长不足则补之。天道正如是耳。”这种解释文不对题。原文说的是“张弓”,手揑住弦的中点用力向后拉,即拉弓使弓上抑下举向内移位。而《说文》的解释是把弦拴牢在弓的两端,这是制作、装配弓箭,不是“张弓”,所以答非所问,不可取。另一个解释,曰“拉开弓射箭瞄准目标,高了就把它压低些,低了就把它升高一些;过满了就减少一些,夠满就补足一些。”此种解释是说瞄准目标时的上下移动,是射箭人在控制的上下移动;这“过满”、“不夠满”决定于射箭人的力气大少,这怎么能体现“有餘损、补不足”的内在规律呢?所以说古今传统的这两种解释是不符合原文的本义的。

    “天之道,其犹张弓与”的正确解释,只要见到上面的图示就可完全明白,无须过多言说。张弓,其弓的富餘,就同时补给了弦向后拉动移位的距离,这就叫“有餘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如果没有弓的上端下抑和下端的上举,就没有弦的中心向后拉伸。

    为什么说“张弓”就可以用来说明“天之道”的道理?张弓,射箭手拉弓时使弓两端向内压抑和上举,才有弦的向后拉伸,人的拉伸只是被看成是一个条件。在这个条件下,弓的两端向内移动就产生了张力。这个张力是弓本身所具有的特性使然,不是人为的,如果制弓的材料不具备弹性就不会用来制弓。所以,“张弓”应属于客观事物所具有的内在规律性所决定的,而弓的两端向内压缩所腾出来的距离,补给了弦的不足,使弦有了向后拉动的可能,这才有“有餘者损之,不足者补之”的说法。

    (二)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到现代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并存的社会,总共只有两种社会物质财富分配的方式,一种是公有制的社会物质财富分配,另一种是私有制的社会物质财富分配。

    老子所处的那个时代是奴隶社会末期、快要进入封建社会的那个时代,老子认为他所处的社会是私有制社会,而结绳时代的社会是原始社会的公有制社会。所以,老子对这两种社会的社会物质分配方式界定为:“天之道,损有餘而?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餘”。很显然“天之道”的分配方式是指原始社会的公有制,“人之道”的分配方式是指奴隶社会或封建社会的私有制。

    “天之道,损有餘而补不足;

    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餘。”

    从这两句的语法结构来看,“损有餘”和“补不足”之间用的是连词“而”,这个“而”连接的前项和后项是并列关系,“损有餘”和“补不足”这两者是自然而然的同时发生,无为之为,所以称之为“天之道”。而“损不足以奉有餘”这一句的“以”也是连词,但是“以”连接的前后两项是目的关系,“奉有餘”是“损不足”的目的。这是有人有意识的为之,从本来就很贫穷的老百姓身上搜刮钱财,来奉养统治者,这是有为之为,所以老子把它称之为“人之道”。敢于搜刮民脂民膏者都是有权有势的少数人,“人之道”就是指这个少数人的专制之道,也就是他们操控的私有制。

    “天之道,损有餘而补不足”,不能理解为损富人的餘补穷人的不足,而应该理解为社会生产的物质生活资料,均衡地分配给社会所有成员,一次分配到位,即使是有餘也归全民所有,不存在私分而个人占有。

    “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餘”,句子中用“则不然”特别強调“人之道”的分配方式跟“天之道”的分配方式是决然不同的。“人之道”的分配方式是社会物质生活资料被少数有权有势的人占有,社会就产生了奴隶与奴隶主或农民和地主的两个对立阶级,压迫、剥削阶级与被压迫、被剥削阶级产生贫富两极分化,所以自然就产生了“损不足以奉有餘”的不平等的分配方式了。这种“私有制”的社会制度是依靠专政手段来维护统治阶级的阶级利益的。

    (三)“孰能有餘以奉天下?唯有道者”,这一句的意思是:谁能将社会财富供奉给天下的老百姓?唯有圣人。“孰能有餘”之“有餘”不是指富人的“有餘”,而是指社会全体成员创造的是物质财富,可以直接供人们生活使用的物质资料,均衡的分配给天下人,只有圣人才能做到“有餘以奉天下”。圣人是什么人?圣人是“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的人民的领袖。圣人就是“道者”,因为圣人是严格按照客观规律办事的人,是功成不名就、不贪功、不占有,继续艰苦奋斗的人。圣人没有贪欲之心,“圣人常无心,以百姓心为心”;“圣人在天下歙歙焉,为天下浑其心(圣人就处在人民中间,和人民紧紧相连;为了社会安定和谐,圣人和百姓心连心);“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所以,圣人才能发挥聰明才智,以高超,顽强拼搏的精神,为老百姓办好事。这就是原文结尾“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的意思。

    (四)人类社会怎样才能达到“圣人之治”呢?

    “圣人之治”才能使人类社会“有餘以奉天下”,但是当人类社会处于“损不足以奉有餘”的“人之道”专政统治下怎么办?原文中没有谈及这方面的问题。纵观《道德经》全文就可以发现,作者有所暗示。

    比如:“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这就是讲事物矛盾的斗争性,老子承认人世间的“美与丑”、“善与恶”是存在的,对立的双方经过斗争才能挫其锐气,只有挫其锐气才能解决纷争,继而在一定的条件下,代表光明、正义的“美与善”取得统治地位,社会就实现新的和谐和统一;代表阴暗面的“丑与恶”虽被压制,但仍存在,社会永远包含着矛盾与斗争存在下去。老子主张社会矛盾通过斗争而达到和谐统一,因此“圣人之治”只能通过斗争才能实现。

    七十四章经文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这一段文字很明确,用现代语言来讲,就是对社会丑恶势力实行人民民主专政,“圣人之治”才能顺利进行。

    七十五经文曰“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

    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

    民之轻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轻死。

    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

    这一章直接说出了私有制社会,老百姓的苦难生活。怎么办?民众为了求生存,冒着生死危险进行反抗,所以说“以其求生之厚”不怕死(轻死)。由此看来,唯有把生命置之度外干事的人,才是胜过贪生怕死的人。

    以上列举的几段话,充分说明人类社会要达到和谐统一,必须实现“圣人之治”,而“圣人之治”不是和平过渡来的,必须经过一定的社会斗争,促进社会矛盾的转化,以美善代替丑恶、光明正义代替阴暗邪恶,社会才能安定团结、和谐统一,圣人有餘以奉天下才能实现,天之道才能发扬光大。

    “  天下为公”,人民才能共同富裕

    刘颂楣

    天、地、万物包括植物和动物,通常叫做“自然界”。人类是自然界域中的另一世界,叫做“人类社会”。人类依赖于自然界提供的物质条件而生存,又相互发生关系而组成人类社会。

    自然界的物质如太阳、空气、水、土地、植物、动物等无偿地提供给人类享用,可谓“公有制”。完全靠“公有制”条件下而生存的人类,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实施“私有制”,使得人类两极分化,社会不得安宁。

    自然界的一切都和谐相处,既相互依赖又独立自主,既互不干扰又取长补短;而人类社会极不和谐,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互相倾轧;尔虞我诈,弱肉强食;为什么自然界中物与物之间的关系和人类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相脖呢?用现代的观点来讲是“公有制”和“私有制”的区别,用古代哲学家的观点来讲是“天之道”和“人之道”的区别。什么是“天之道”呢?又什么是“人之道”呢?《道德经》七十七章就讲这个问题。

    【原文】      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之,下者举之;

    有餘者损之,不足者补之。

    天之道,损有餘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

    损不足以奉有餘。

    孰能有餘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人为

    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

    【解读】

    (1)“天之道,其犹张弓与?”这句话很好懂,它是说:天之道,打个比方就像射箭时拉弓那个道理一样啊!

    我们都知道射箭在古代是一种武器,现在列为一体育项目。箭要靠拉弓的张力把箭射出去,所以叫做弓箭。

    张弓就是拉弓,把箭尾搭在弦上向后拉动,因为弓有弹性使弓的两端向内压缩而移位,这就是原文中说的“髙者抑之,下者举之”。这样动作后使弦连同箭尾向后拉动移位,这个增加的距离就是弓的两端向内压缩后的距离之和,即是弓的富餘损出来的距离补给了弦向后拉动移位的距离。这就是原文中讲的:”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这样?损之后,使弓具有了张力,手一松,箭就射出去了。

    这一段用“张弓”一例,说明自然界存在“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是一普遍规律。除“张弓”之外,太阳的阳光是有余者吧,空气是有余者吧,水是有余者吧,植物、动物也是有余者吧等等,都补给了谁呢?毫无疑问都补给了人类之需。

    (2)“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这一段是说人类社会有两种对社会物质资料进行分配的方式,一种是“天之道”,就是按照自然规律的原则分配社会物质资料,方式是“损有余而补不足”,损和补同时进行,实现共同富裕。另一种是“人之道”,则相反,就是以人为的意志,损不足以供奉有余者为目的。

    (3)“孰能有餘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

    在这一段话中有几个词需要解释一下:

    “孰”,谁的意思;“餘”富裕;“以”是连词,“以”的后项“奉天下”是前项“有餘”的目的;“道者”就是圣人;“见”视为表现、显示;“贤”,才能、才干。所以,这一段话意思应为:

    谁能将社会拥有的富裕物质资料以供奉天下人为己任?唯有圣人。所以圣人做事不依赖死教条而实事求是,功成业就不停留,继续奋斗。圣人不贪欲,却表现出超高的才干和能力。

    【解析】

    (一)“天之道,其犹张弓与?”这是用射箭拉弓这个实例来解释什么是损有餘,补不足的“天之道”。这个“射箭拉弓”怎么就有“损有餘,补不足”的喻义呢?历代解读者对这句话的解释不尽相同,具有代表性的有两种:一是《说文》的解释,曰“张,施弓弦也。盖施弦于弓时,弦之位高则抑之,弦之位下则举之。弦之长有餘则损之,弦之长不足则补之。天道正如是耳。”这种解释文不对题。原文说的是“张弓”,手揑住弦的中点用力向后拉,即拉弓使弓上抑下举向内移位。而《说文》的解释是把弦拴牢在弓的两端,这是制作、装配弓箭,不是“张弓”,所以答非所问,不可取。另一个解释,曰“拉开弓射箭瞄准目标,高了就把它压低些,低了就把它升高一些;过满了就减少一些,夠满就补足一些。”此种解释是说瞄准目标时的上下移动,是射箭人在控制的上下移动;这“过满”、“不夠满”决定于射箭人的力气大少,这怎么能体现“有餘损、补不足”的内在规律呢?所以说古今传统的这两种解释是不符合原文的本义的。

    “天之道,其犹张弓与”的正确解释,只要见到上面的图示就可完全明白,无须过多言说。张弓,其弓的富餘,就同时补给了弦向后拉动移位的距离,这就叫“有餘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如果没有弓的上端下抑和下端的上举,就没有弦的中心向后拉伸。

    为什么说“张弓”就可以用来说明“天之道”的道理?张弓,射箭手拉弓时使弓两端向内压抑和上举,才有弦的向后拉伸,人的拉伸只是被看成是一个条件。在这个条件下,弓的两端向内移动就产生了张力。这个张力是弓本身所具有的特性使然,不是人为的,如果制弓的材料不具备弹性就不会用来制弓。所以,“张弓”应属于客观事物所具有的内在规律性所决定的,而弓的两端向内压缩所腾出来的距离,补给了弦的不足,使弦有了向后拉动的可能,这才有“有餘者损之,不足者补之”的说法。

    (二)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到现代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并存的社会,总共只有两种社会物质财富分配的方式,一种是公有制的社会物质财富分配,另一种是私有制的社会物质财富分配。

    老子所处的那个时代是奴隶社会末期、快要进入封建社会的那个时代,老子认为他所处的社会是私有制社会,而结绳时代的社会是原始社会的公有制社会。所以,老子对这两种社会的社会物质分配方式界定为:“天之道,损有餘而?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餘”。很显然“天之道”的分配方式是指原始社会的公有制,“人之道”的分配方式是指奴隶社会或封建社会的私有制。

    “天之道,损有餘而补不足;

    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餘。”

    从这两句的语法结构来看,“损有餘”和“补不足”之间用的是连词“而”,这个“而”连接的前项和后项是并列关系,“损有餘”和“补不足”这两者是自然而然的同时发生,无为之为,所以称之为“天之道”。而“损不足以奉有餘”这一句的“以”也是连词,但是“以”连接的前后两项是目的关系,“奉有餘”是“损不足”的目的。这是有人有意识的为之,从本来就很贫穷的老百姓身上搜刮钱财,来奉养统治者,这是有为之为,所以老子把它称之为“人之道”。敢于搜刮民脂民膏者都是有权有势的少数人,“人之道”就是指这个少数人的专制之道,也就是他们操控的私有制。

    “天之道,损有餘而补不足”,不能理解为损富人的餘补穷人的不足,而应该理解为社会生产的物质生活资料,均衡地分配给社会所有成员,一次分配到位,即使是有餘也归全民所有,不存在私分而个人占有。

    “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餘”,句子中用“则不然”特别強调“人之道”的分配方式跟“天之道”的分配方式是决然不同的。“人之道”的分配方式是社会物质生活资料被少数有权有势的人占有,社会就产生了奴隶与奴隶主或农民和地主的两个对立阶级,压迫、剥削阶级与被压迫、被剥削阶级产生贫富两极分化,所以自然就产生了“损不足以奉有餘”的不平等的分配方式了。这种“私有制”的社会制度是依靠专政手段来维护统治阶级的阶级利益的。

    (三)“孰能有餘以奉天下?唯有道者”,这一句的意思是:谁能将社会财富供奉给天下的老百姓?唯有圣人。“孰能有餘”之“有餘”不是指富人的“有餘”,而是指社会全体成员创造的是物质财富,可以直接供人们生活使用的物质资料,均衡的分配给天下人,只有圣人才能做到“有餘以奉天下”。圣人是什么人?圣人是“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的人民的领袖。圣人就是“道者”,因为圣人是严格按照客观规律办事的人,是功成不名就、不贪功、不占有,继续艰苦奋斗的人。圣人没有贪欲之心,“圣人常无心,以百姓心为心”;“圣人在天下歙歙焉,为天下浑其心(圣人就处在人民中间,和人民紧紧相连;为了社会安定和谐,圣人和百姓心连心);“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所以,圣人才能发挥聰明才智,以高超,顽强拼搏的精神,为老百姓办好事。这就是原文结尾“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其不欲见贤”的意思。

    (四)人类社会怎样才能达到“圣人之治”呢?

    “圣人之治”才能使人类社会“有餘以奉天下”,但是当人类社会处于“损不足以奉有餘”的“人之道”专政统治下怎么办?原文中没有谈及这方面的问题。纵观《道德经》全文就可以发现,作者有所暗示。

    比如:“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这就是讲事物矛盾的斗争性,老子承认人世间的“美与丑”、“善与恶”是存在的,对立的双方经过斗争才能挫其锐气,只有挫其锐气才能解决纷争,继而在一定的条件下,代表光明、正义的“美与善”取得统治地位,社会就实现新的和谐和统一;代表阴暗面的“丑与恶”虽被压制,但仍存在,社会永远包含着矛盾与斗争存在下去。老子主张社会矛盾通过斗争而达到和谐统一,因此“圣人之治”只能通过斗争才能实现。

    七十四章经文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这一段文字很明确,用现代语言来讲,就是对社会丑恶势力实行人民民主专政,“圣人之治”才能顺利进行。

    七十五经文曰“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

    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

    民之轻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轻死。

    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

    这一章直接说出了私有制社会,老百姓的苦难生活。怎么办?民众为了求生存,冒着生死危险进行反抗,所以说“以其求生之厚”不怕死(轻死)。由此看来,唯有把生命置之度外干事的人,才是胜过贪生怕死的人。

    以上列举的几段话,充分说明人类社会要达到和谐统一,必须实现“圣人之治”,而“圣人之治”不是和平过渡来的,必须经过一定的社会斗争,促进社会矛盾的转化,以美善代替丑恶、光明正义代替阴暗邪恶,社会才能安定团结、和谐统一,圣人有餘以奉天下才能实现,天之道才能发扬光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武汉市人,中专文化程度,1959.10参加工作,在"湖北省水利厅工程三团"从事水利水电工程施工,至1999.11退休。历任技术员、助理工程师、工程师,副高级工程师。本人无手机,用苹果ipad上网,邮箱:liousongmei@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