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150)哲学边界的含糊性
2020-12-25
字号:

    哲学边界的含糊性

    王照远东:哲学一个是对科学的概括及抽象理论,另一个是对认知方向、方法的探索。应该是整个科学思维探索的前沿,更是为科学研究装上人心,互相搀扶前进。所谓以心驭道,究天观人。

    吴青萍:是这样。人类认识认知的领域实在太宏阔太精微太复杂了。偏偏为了表达传承交流它们,人类又还能创造出各种各样的词语来作表征,而恰好如此词语就是极其丰富的。比如即以科学的、方向的、方法的词语而言,便有与之相对而存在的非科学的、非方向的、非方法的(词语)。由之便凸现出了一个问题,于其两面,谁属哲学?或者说,哲学便仅及其一面么?如此界限也未必就很清晰。因为毕竟自古至今就有相当多的族群中人并不涉猎科学,社会发展也似缺方向感,方法更非健全(如作为形式逻辑的科学思维方法就存在大面上的空白)。可即使这样,他们依然有着统括自己各门知识经验的学问。此况可能揭示了哲学之广义与狭义间的含糊性。另外,就个体的认识认知看,可能也有哲学性与非哲学性的混杂存在以及两者之间渗透交叉转换的情况。

    所以,从哲学概念的广义与狭义这个角度来考其含糊性应是较好上手的思辨视角。所谓狭义的哲学即可追溯其哲学概念产生之来源。比如古希腊“爱智慧”哲学的萌发。其演进蘖生扩展,几乎都是围绕着科学性、方向性(创新性)和方法性的核心内容而转换向前。而广义哲学则可以视作是除此之外其他人类族群文化学问中所有提纲挈领的那个部分之总称。具体考察其中各方的哲学特质,无疑还是有关乎各自基本性思想特点的学问。从价值评估上看,这里当然也有它的爱智慧或者讲聪明的主观愿景,且也大都能够在其特定的时空条件下引导社会获得某些既定的管治功效。或者也可这样归结,任何哲学的存在总有其一定的社会文化及管治的指导功效。

    比如,我们可以具体剖析儒家思想这个广义哲学的样本。总的讲,儒学并无狭义哲学那种科学性方向性方法性。由之治下的社会大抵就属于传统农业经济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循环停滞周期性状态。怎么从哲学的基本性思想学问层次上对其进行概括?似应集中于世俗功利及其具体内涵的三纲五常为焦点。世俗功利是被其西周礼制理想的非超脱性非信仰性或现实性现存性体现的。三纲五常则为其世俗功利价值取向下全部知识学问的思想总揽。虽然相比着狭义哲学儒学有其薄弱,但可能也存其“寸有所长”之处。比如扶持了幅员巨大的中国文明长久存续。再比如在当下国际竞争激烈以至新冠疫情爆发之际,儒学饱含的等级秩序以及家国精神也对集中统一的管治有着基础性的文化助益性。

    从新加坡民主想开去

    国家治理是很复杂的事。新加坡的往治一般说是很出色的,这与其独特的威权式民主很有关联。当然也有不少反对意见,认其压制了自由。可问题在于假设新自始便搞非威权的一般性民主(如像菲律宾样),新的发展情况会怎样呢?此文讲到新政翘楚李光耀第三代李绳武如何反对其家族式的威权民主,呼吁建立非李氏的一般民主,其说道无论从主观愿望,还是从西方式既有的民主自由理论看,都是好的出发点或占理的辨说,但实际究竞怎样才好却很难讲。假如真搞一般性多党民主,也可能更好,也可能现乱局。问题是出了后者结局再望有李光耀式人物来力挽狂澜便难啰。

    抛开如此巨细的实事推理不说(也无法说清),我们旁观思考者的关注点应该集中于透过民主政治如此不同的方式而导致不同治效之背景东东思考。比如为何同是实行多党民主国家(为世界众数罢)中良治者并不多(仅十多个发达国家),其它大多尚不出色,这中间的根本差异究竟在哪?不断演绎事例可得,是不同的精神信仰!此异本质异在思想!如契约异于关系,平等异于等级,奉献(赎罪)异于索取,独立异于依附等等,从中不难推出一条,思想信仰是比政治方式更基础更具决定性的方面。可惜这是现代主流的西方政治学说之盲区。还有相关系列的新思考暂不赘析了。

    中国会议模式再思考

    左岸桥西:中国式会议哲学!要这样看会议。 一、人多的会议不重要,重要的会议人不多。 二、解決小问题开大会,解決大问题开小会,解决重大问题不开会。 三、上会的事不一定要真干,真干的事不一定要上会。 四、会上发表的意见不要太当真,会下交换的意见一定要认真。 五、开会的人基本不干事,干事的人基本不开会。 您的公司是这样吗?

    吴青萍:蛮有意思。能否再拓展到前因后果,如果与人家的罗伯特议事规则对比着系统研思,可能更有意义吧。

    金灿荣公知说置疑

    从概念清晰上看,公知即公众拥趸的知识分子。由此而析,金灿荣也应在公知之列。再析,金说“最肯定中国崛起者是美国精英层,最否定中国崛起者是中国公知”,即可推论,作为公知的金也应持否定派观点;可是如此具结显然不合金文所持的肯定态度,这样便引出了明显的矛盾悖论。怎么办,只能回到金所用的公知概念本身去析。显然,金所指的"公知"是特指的另外那部分知识分子,应该就是被许多人指斥为汉奸的贬义上的公众拥趸之知识分子。这样扭过来分析才好诠释金说的公知议题。 然则,问题并没从学理上真正更深入一点地弄清楚。主要是真的就存在那么一批汉奸公知么?进一步还可推问,那些拥趸如此公知的公众群体也属涉嫌汉奸么(或者为什么是,或者为什么不是)?我看很难如此结论的。根本理由在于如此公知和如此公众的所在表现说到底,大都只是一种思想认识认知上的不同,均无什么不良的实际作为(如卖国行为)发生,又如何能够划入"汉奸"属类呢。 再从金说的中国是否真正崛起命题的思想思考性上看,肯定与否定中国崛起未必就注定于中国有利或有害。比如从乐观性看,肯定者有助否定者有损;但从忧患性看,恰好便反过来了,肯定者有损否定者有益。如果细析深挖进去,还可剖见问题的多方面……总之,突兀觉得金灿荣此判流于浮浅随意哟,不大好。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