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149)文化改革范论(二)
2020-12-18
字号:

    文化改革范论(二)

    二、传统观念文化的属性分析

    传统观念文化即族群的历史的主流的思想及其方法。人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根据自己的所思所想所求而成的,而族群特征的形成说到底则是与其观念文化之所在内涵息息相关的。因此弄清楚传统观念文化的优劣进退,从而明确文化改革的方向则显得尤为重要。总体地看来,我们的传统观念文化主要可分两个部分,一个是儒家文化。一个是革命文化。儒家文化是以孔子学说为核心思想的农业性文化。由于它的最终追求停留于现实器物层面的世俗功利上,亦即个人的功名利禄范畴,因此儒家文化不具备超脱的精神追求,不能培育和提升人们的抽象思考及理论思维能力。所以,几千年来,儒家思想都不能促使治下的中国人民发生发育发展科学以及先进的社会管理方式,社会由此则只能长期停滞在传统型农业社会以完成“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自然性循环。

    在儒家思想长期性濡染下,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形成了三个特点。一是狭私性。狭私即狭隘私利,是指那种残缺不全(或自私自利)的私利,与其对应,则有完整私利。前者一般表现为眼前的、局部的、器物层面的私利;而后者则表现为长远的、全局的、精神层面的私利。人类趋利避害的本性无可非议;但是人们趋避怎样的利害却应有十分的讲究。从无穷实际事例抽象来看,狭隘私利并不必然等于完整私利,甚至往往还会有害完整私利;反过来,完整私利却必然包括了狭隘私利,她常常既表征着狭隘私利主观效用的归结,也暗合其理性发展的目标。完整私利既是利己的,又是利他的,包含了一种双赢、共赢的精神价值,其本质即人类的根本利益。儒家思想缺乏一种对人类长远利益(完整私利)的追求观念,而处处总在教导人们谋取狭隘私利。如其经典语录中就有“学而优则仕”、“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等不诲教导。其追求眼界显然十分狭小。

    二是崇圣性。“崇圣”就是崇拜圣人。“圣人”就是过往已成名或可能成名的伟人,且爱屋及乌,这些伟人的观点言论自在崇拜之列,甚至包括那些势大主流的思想学说,比如时行的“全盘西化”论者。中国人虽在根本上缺少宗教,但这种崇拜却是深入骨髓的,对思维方式的切入程度比之宗教似乎也无逊色。其在认识论层面的表征,就是彻底卸却人之主体性的本能:人在世却不入世,天天碰面无数“实际”,却不屑一顾;现实问题层出不穷,却视若无睹,总在子曰君言,谁怎么说过,哪本书有什么观点,历史是怎样的……,似乎只有拿着圣(别)人的观点,找着过去的东西,自己才有站得住的脚跟,才理直气壮,才可能找到真理。“崇圣”思维经常穿着眩目的正统外衣,具有很大欺骗性,其错误在于认识方法出了偏差,症结是“脱离实际”,游离在过往知识的苦海,不能与时俱进。在当前知识爆炸,实际变化迅猛异常,现实问题的增速大大超过过往知识增速的时空条件下,“崇圣”思维愈显愚钝,它无异于自宫人类宝贵的主观能动本性,终致误己误人误国的恶果。

    三是情感性。情感性突出,逻辑性先天不足。2000多年前的古希腊即闪现了以形式逻辑为代表的现代科学思维之光,而古老的中华文明及其思维科学却与这一科学文明失之交臂。于是乎,国人自古至今,从雅到俗,由上及下,自思想学术界到民风民俗方面,普遍都停留在一种粗浅的情感性思维上,鲜有精深的逻辑性思维。从中国历来的思想名人来看,虽然在思想乃至思维的某些方面有所造诣,但基本没有一个人进入到思维的形式(形而上)科学,因而总体上仍是粗浅的情感性思维。比如孔子,其思想确实就集中在维护某种既定的等级社会秩序上;鲁迅虽然揭露传统文化及其社会的伪善方面深有揭示,但也仅处多予呐喊而已;胡适很实在,特别看到了中西差距的实质,但其“西化”的愿望毕竟笼统,终究行不了,搞不好;毛泽东算是对思想和认识问题曾有过人的认知观,但其独特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却蚕噬着理智,致使晚年出了反右、大跃进、文革等错漏。特别是他发动的文革之难,很多人认为是玩弄权术排除异己,说明就是如斯伟人也终难逃脱传统狭私文化的困扰;从另个角度看,即使毛泽东搞文革完全是关乎反官僚主义的宏旨,但其粗狂为害的做派更证实他晚年因情感贲张而理智褪失的思维状态。

    革命文化主要指自五四运动以来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和建设事业形成的思想及其方法。它比之儒家文化的优长主要是在最终的追求理念和思维方式上实现了伟大的精神超越。粗略可归纳六个方面仅作提示。1、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的抱负精神。就是搞什么事处在什么位置任何时候眼光都要宽大。长期地做事情都要有一个远大的目标。2、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生观念。她要求人们尽心竭力一生一世地为别人着想,为别人做事,而不是只想只做在一时一处。这个要求确实很高,但在信仰问题上,不能将眼光只放在究竟有没有或者有多少人做到了这点,而应该从在目标的鼓励引导下,社会道德的全面和长期上升趋向是否确立了。3、“都是人民勤务员”的平等意识。平等意识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我看比自由还重要)现代社会之思想基础。中国至今为什么落后积习难改,是与渊源深厚的等级意识及官本位价值取向紧紧相联的。西班牙、葡萄牙所殖民的地方既早又大,为什么发展不如后来英国殖民的地方好,当然更不能像英国那样首创工业革命的大善,根子还是其信奉的天主教不如基督教富有平等精神。4、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士品格。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雷锋、王进喜、张志新,等等,为什么让我们感动不已,根本还是他们超脱了追求个人狭私利益的传统,树立了为大多数人的利益,为真理为正义为理想等精神利益而无悔奋斗的品质。必须指出,这里并不是否定追求个人利益(包括经济方面)的社会价值,而是讲不能将这种利益当成最终追求。比如中国传统观念就是要将这种经济利益世代相传的。而人家的世界首富盖茨却立下遗嘱,死后将全部财产赠给慈善机构。5、为美好共产主义奋斗的终极思想。共产主义当然是一个极其遥远的想象存在。可是远大理想信仰的意义不在于是否能够完全实现,而在于人们不断地向其努力,向其发展,向其进步。这样的社会才能实现超越性发展。所以,只有确立了高尚信仰,才有美好未来的思想基础。6、实事求是的思维方式。实事求是是我党的思想路线。党在历史上能够取得的各种胜利和进步都是与这样的思考方式紧密联系着的。这种思维方式是对传统的那种崇拜圣人,搞什么先师至圣,实质为本本主义、教条主义、经验主义等愚昧落后僵化的思想特征的根本性革命。

    可是,革命文化中存在一个重大误区,其集中体现就是阶级斗争学说。其危害至少有五。1、强化狭隘的人际利益观。传统文化有个核心的封建糟粕,即缺乏对人之主体精神的最终关怀,将人限制在狭隘的眼前(经济)利益范畴。阶级学说与之沆瀣一气,促人短视、偏视,以一种时髦理论强化了中国人狭隘的价值观念,其最直接的恶果之一就是桎梏了中国人自身的全面发展。2、助长“窝里斗”的劣习。(人际间的)斗争与博爱对立。讲斗争,则在和平也离不开“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困境,斗争至上,则有手段无择,这无疑与中国人“窝里斗”的积习一拍即合。可以考虑,现今国人性情深处那种漠视诚信、奚落诚信、丧失诚信的思想根源是不就发轫在此。3、僵化政治改革的理念。当前,中国改革的关键在政治改革(根本在文化改革或观念文化转型),而政治改革的关键又在党的改革。但如按阶级斗争的逻辑,党的阶级性是无可更改或否认的,姓社姓资的梦魇就一直尾随大家,使党的改革永远无法走上实事求是的科学道路。事实上,从国内看,现在的党已不是某个阶级的党;从世界看,现代的政党也不都是代表某个阶级利益的。4、恶化国际关系。这里争议肯定极大。阶级学说里狭隘的人际利益观用诸于世,就免不了对什么事都有那么些“鸡肠小肚”或者惯于“夷夏之别”,当然,我们常常会把他称作战略或策略(只是我们似乎并不很清楚究竟得到和失去了什么)。这使得我们总难得那么理直气壮、光明磊落…… 5、酝酿“新一轮”内乱。讲阶级斗争,就必须讲对立面,就必须讲斗争。而这种对立,往往是很粗糙的阶级(人群)性对立,这种斗争,最终的逻辑结局也脱不开“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实际上,在当前改革受阻,流弊丛生之际,很多人正在依据阶级学说,有意无意地将整个领导阶层敌对化……它将给中国带来什么?他能给中国带来什么呢?我希望诸君考虑有加。

    就两种传统文化比较而言,儒家文化是一个封闭大国源远流长的思想所在,势力异常强大;而革命文化源自外域,普及的时间和程度都远不及前者,以至于在几十年的两相争斗中后者就常常处在弱势地位。仅有建国不久的50~60年代革命文化凭借着执政集团的崇高社会威望而风行过一时。但即使在那个时候,儒家世俗功利思想对革命文化及其队伍人员的影响侵蚀也仍在不断发生着。市场经济改革以来,片面理解和刻意追求经济发展经济利益经济产值等器物目标的确立,致使儒家文化全面回潮,革命文化中着意于精神层面的理想信仰文化更显式微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