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页
时空可有效辨别理论真伪
2020-11-16
字号:

    通过对近现代科学进行考察,充分证实唯有我们中华古代理论才能如实阐释宇宙的绝对运动,并具有“太极→阴阳→五行八卦”系统论的基本结构,从而真实地反映宇宙的诞生、存在和运动,由此,它仍然可以作为我们中华理论现代化重构的模板予以运用。

    根据我们中华理论构建的基本模式进行审理,既需要对近现代科学发展进行考察,也需要我们古老理论的与时俱进,同时也需要对一些既有理论的真伪给出一些基本的辨别。

    而依据我们中华文明理论和思维辨别理论的真伪,其基本依据不外三种:

    1)太极:宇宙观(能量)与人类观(劳动)。这属于宇宙学与人类学的立论基础,也属于它们各自的理论之根和大本大源所在,其属于辨别理论真伪的最重要依据,请参见《试谈“从0到1”与宇宙本原和人类本原》。

    2)阴阳:基本矛盾或绝对运动。这属于理论的基本根脉,只要掌握了宇宙观与人类观,也就基本能够理清宇宙学与人类学的基本矛盾或绝对运动,并以此为基础,区分其各自的特殊矛盾与相对运动,请参见《续谈中华宇宙学与人类学(讨论稿)》。

    太极与阴阳,根脉相联,这属于我们中华古老理论的总纲,其概念的现代化,也属于我们古老理论现代化的基础,由此才能重构我们的理论体系。

    3)时空。详细探究请参见正文。不同的矛盾运动必然会产生不同的时空,其属于矛盾运动所体现的一种自然特征。根据矛盾运动对时空予以划分有助于理论的简单化,也最能使人一目了然,它在区分无神论与有神论,以及中西方理论等问题上会使人产生拨云见日之功,有助于普通百姓的观感。同时,它也会补充完善我们古老理论的一些缺欠与不足,有助于其现代化,并为其对西方近现代科学的消化吸收创造条件。所以,本文也是在为下篇《试谈五行八卦与物理学》进行铺垫,并摆脱主观臆断之嫌,力争更为顺利些。

    然而在网络讨论中发现,有些自认为精通古典的“大拿”们难以克服“两个凡是”思维,只知道照本宣科一遍遍“念经”,顽固地阻碍着我们传统理论的现代化;也有些将佛学作为我们的本土理论,致使西方宗教文化以此为由向我国进行明目张胆的渗透;而有些自认为既精通古典又能“理论创新”者,不但缺少“太极”立论基础,而且也难以搞清“阴阳”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更没有时空概念,将理论探索园地搞得乌烟瘴气,所以也不得不就时空问题继续谈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一、近现代科学所反映的时空

    对于近现代科学的学习与考察,作为科学素人来讲并非易事,曾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困难与曲折。原本是在对营养学和生物学进行学习考察时,欲将其写成稿子的初衷,是想将一些复杂问题简单化,使普通百姓也能看懂(老百姓有些看不懂那些专家们写的东西),没成想一些矛盾吸引并启发着自己继续一步步追踪,一直追到宇宙观与人类观,并对理论问题产生了兴趣。也许正是由于自己属于科学素人,所以才没有被这样那样的“本本”所束缚,并敢于质疑,从而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之路,并对我国的古老理论也得出了一些新的解读。

    经考察证实,还是我们古代先人的理论和思维最为简洁明了,也最为正确,即通过时空概括宇宙的基本轮廓(如“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经纬学非常明确),其与近现代科学考察结果非常一致。对于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以及中华经纬学等的解读,主要就是从科学考察中得出的,据其再对照我国的古典理论,由此才恍然大悟,并对我国的古籍得出了新的理解。为避免冗繁,在此也就删繁就简,直接将结果(运用现代语言)阐述如下:

    (一)近现代科学所反映的宇宙时空

    在整个科学理论体系中,宇宙时空是最基本的时空,也是最为明确的时空。这本来属于困惑西方科学与哲学发展的难点所在,但随着科学的发展,它使得这一问题逐步明朗了起来。

    1、绝对运动时空(宇宙运动时空)。根据近现代科学发现和大爆炸理论,以及暗物质与暗能量的运动,宇宙目前正处于膨胀运动之中,由此便窥探到了宇宙绝对运动的奥秘,宇宙中的任何事物都从属于这种膨胀运动,无一例外,它属于研究相对运动的前提,也属于万有引力之外所存在的一种更大的膨胀之“力”。

    但这种绝对运动并不是无限的,而是有限的,其时间约为137亿年,而对于宇宙空间范围的确定目前仍处于探测中。据介绍,我国的FAST有可能会探测到宇宙的边缘,让我们拭目以待。

    再重复一遍,现代科学已经充分证实,绝对运动属于一种不容否认的客观实在,它存在于整个宇宙时空之中,并与其联系为一个整体,弥漫于各种大小空间和各个角落,所有可见与不可见事物都处于其包围并裹挟之中,任何理论探索与阐释都不能无视它基础性的存在和运动,其不但统御着宇宙存在和运动的历史,而且也统御着其现在与未来。

    在研讨中也发现,许多学者对我国的阴阳仍然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与阐释,并由此而产生一些争论,而根据考察,它实质上就是现代的正负能,而正负能始终是联系在一起的,并不是像排兵布阵那样列队两旁,比如一杯热水,其中间最高温处为90℃,外围为80℃,在这种由热到冷的扩散交流中它们便构成了正负能关系。再比如其更外围则降为70℃,在能量扩散中80℃相对于70℃又成为了正能(彼时的负能变成了此时的正能),由此,阴阳或正负能的关系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始终联系为一体并一直处于运动中,并存在着由热到冷递减的一个梯度。所以,理解了阴阳或正负能的运动关系,不但会对我们的古老科学给予正确的理解,也会对绝对运动时空以及近现代科学产生正确的解读。

    至于中医药学所涉及的阴阳,其既包含着宇宙的阴阳,也包含着太阳系的阴阳,但基本涉及的是太阳与地球之间的关系,而这种关系实质上应该属于相对运动范畴。所以,欲想通过中医药学这种应用性很强的理论直接阐释清楚整个宇宙的存在和运动,那就有些强人所难了,这一问题还有赖于中医药学理论家们去具体区别并予以解决。

    2、相对运动时空。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中,这种时空被称为“相对论时空”。通过考察会发现,“相对论时空”属于目前各星体相互影响和作用的一种时空,也属于照相机镜头所能拍摄到的那种“长宽高三维”的平面几何时空,并不包括宇宙运动的历史及其绝对运动,其只是属于宇宙历史运动的一个片段或横截面,难以阐释宇宙诞生、存在和运动的全部事实。

    相对运动时空是复杂的,其并不仅仅局限于星际之间,而是与绝对运动时空和下面所说的物质内部运动时空重叠在一起,所以它存在着两类:

    (1)星际运动时空(相对论时空)。这种星际运动时空也是复杂的,比如超星系团、星系团、星系、恒星、行星、卫星等,它们之间都存在着相互影响和作用,并构成了多种时空重叠在一起,这都属于相对运动研究范围。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显然并不包括全部这些星际运动时空,其只是局限于易于观察并对人类科研易于产生影响的范围,这说明仅在星际运动时空的相对运动领域,我们人类对其的探索和研究还应继续。

    (2)物质内部运动时空。可见物质内部也存在着自己的时空,比如原子核与电子,分子与分子等,它们之间也存在着自己的时空,并在这个时空中发挥着它们相互的作用力。对于这些,目前科学界研究得比较到位。

    3、运用时空基本结构反观中西方理论。根据以上考察得出,宇宙中共存在着两种(三类)时空,其客观性无可置疑,并且轮廓鲜明,非常便于人们了解与掌握,这也属于本文要探究的动因所在,它会为我们审理并整合各种理论提供方便。

    时空的基本结构存在着两种划分,1)笼统划分:可划分为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时空,这样便于阐释“基本矛盾+特殊矛盾”或“绝对运动+相对运动”;2)细致划分:按照科学实际可细分为如上三类,在此就根据这三类时空,用以反观中西方理论:

    (1)宇宙时空反观。这属于宇宙大爆炸理论所反映的时空,也属于我国古代理论所阐释的时空。虽然大爆炸理论非常明确地反映出这一客观存在,但西方的理论物理学事实上则缺失这一基本时空,目前其正处于这一问题的煎熬之中。如果认可这一客观存在,便会否定其物理学的基础地位(这属于西方科学吃饭的饭碗和本钱),而如果否认其存在,则又与大爆炸所反映的基本事实不符,其目前正处于左右两难之中。

    (2)星际运动时空反观。这属于《相对论》所反映的时空,我国的“五行八卦”类似于此,但其存在着偏差。

    在此也不得不提及一下有些学者所热衷的河图洛书研究,它们都属于古人目力所及范围内的天体运动(如银河系和太阳系),而现代则已通过仪器可探测到100多亿年之前的存在,我们的理论视域自然也应作出相应的调整和修订,那本老黄历也应该翻篇了(如有合理成分,自然需要继承)。

    (3)物质内部运动时空反观。这属于物理学“原子论”后所反映的时空,它在向物质内部发展,其也属于我们古老理论中所缺失的一种时空。

    由此,通过对近现代科学考察证实,宇宙时空存在着三层基本结构,它们套在一起,很难分辨,但又实实在在地客观存在着,科学与理论研究不能对其无视。(为便于探讨,下面会将其合并为两层,以便说明“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和“绝对运动+相对运动”)

    当然,随着地球有机界的诞生,它又会产生出各种生命现象所具有的时空,但那属于后话,需要在宇宙三类时空基础上继续予以细分,由此那就属于各专业学者与科学家们的研究范围了。

    运用科学考察所得出的基本事实进行反观,既放飞了思维,也放飞了思想,它不偏袒任何一方,更不会让宇宙自然“削足适履”服从于自己所执着的某种理论,而是使我们能够从宇宙自然高度反观目前存在的所有理论,并突破因某些顽固执念(如神学与哲学思维)所造成的禁锢,从而保障我们思维的客观公正性。

    顺从自然还是坚守(既有)理论执念,事实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近现代科学提供了更为翔实的研究资料),与其钻研并偏执于各种既有理论和学说,不如直接进行科学考察,直接钻研事实的本身,这样既可以节约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并能够解疑释惑,也不至于钻牛角尖,而且也可以对各种既有理论中所存在的不足予以补充完善,对其一些偏差会自然给予修正。

    以上两种(三类)时空是客观存在的,它们既是“形而上”看不见的,也是重叠的,并且都属于近现代科学所证实的事实。最为重要的是它可以确证,宇宙的绝对运动时空一直存在着,它既体现着宇宙存在和运动的历史(宙),也体现着其现在(宇)和未来,而相对运动时空是以其为基础的,理论研究不能对其予以漠视或视而不见。

    根据以上考察也就基本能够得出中西方科学理论各自的优长与不足所在,为我们对其进行审理,并怎样整合它们以及使其各安其位提供了方便和基本的依据。

    (二)近现代科学所反映的人类社会时空

    “人类社会时空”这一概念,是由宇宙时空借鉴并延伸而来,通过这一概念,可以将马克思主义的劳动原理系统而完整地展现出来,并使其成为基本矛盾和基础理论,从而统合古今中外各种各样的社会科学理论与学说(这一意义非常重大)。

    1、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时空。人类社会的时空也是随人类“从0到1”的诞生而诞生的,人类进化史充分说明,它是由普通动物进化而来,人与自然的矛盾永远属于第一性矛盾,人类改造自然的劳动永远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由劳动创造的。这既属于一个基本事实,也属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所在,任何社会活动都必须要以劳动为基础,而如果脱离这一基础,人类就会返祖回到普通动物界,那样就只会利用自然而不会改造自然,从而与普通动物或野兽无异。

    所以,人与自然的矛盾永远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改造自然的劳动便毫无疑问属于人类社会的绝对运动,由此便形成了一种绝对运动时空,从而自始至终笼罩着人类社会运动的一切,它是切实存在的,不容否认。

    尤其需要重视的是,在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基础上所形成的“人性(劳动)+动物性(寄生)”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不但可以统合各种各样的社会科学理论与学说,而且通过它对社会的普遍教化,可以使整个社会的思想和意识形态得到质的提升,除现在的24字“价值观”内容外,人们的勤劳、智慧、创新、廉洁,以及思维的深沉、厚重、博大、成熟等都会得到相应提升,甚至能够提高部队的战斗力,并瓦解敌军,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2、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时空。如果按照宇宙学时空的分类,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时空也可以划分为两类:1)国与国相互之间的运动时空,2)国家内部运动时空,在此我们主要探讨国家内部运动时空。

    在《资本论》中解释得很清楚,它是以劳动为基础,主要在探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属于人类社会的相对运动,这种关系不管其表现得如何复杂并如何演变,其都属于相对运动范畴。所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商品与商品之间的关系、商品与货币之间的关系等,都类属于相对运动范畴,并构成了它们的相对运动时空。

    由此,研究《资本论》等马列著作,需要与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结合起来,只有如此才能解读出其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或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从而做到全面系统地理解马克思主义原理。

    通过以上宇宙学时空的反观,也就基本将中西方人类学理论的优长与不足审理清楚了,所以在此从略。

    (三)中外理论体系判别的基本依据

    经过以上介绍大家应该看出来了,它既属于对近现代科学的考察,也属于对我国古典理论的解读与补充完善,并且都有根有据,非常明确,不容置辩。

    据观察,在网络讨论中一说到宇宙观与人类观、经纬学、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绝对运动与相对运动、三维时空与四维时空等,不只是那些西学者和“本本主义”马列秀才们看不懂,即便我国那些学究们也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他们只会照本宣科“念经”,并不了解我们中华理论的基本结构,更不了解无神论与有神论的根本区别究竟在哪里。

    1、无神论与有神论的判别。就古今中外所有理论体系来讲,其在大类上无非区分为无神论与有神论,而在此也毫不夸张地讲,唯有我们中华的太极理论体系才属于最纯正也最系统完备的无神论(马恩理论需要我们的本土化)。正如前言中所讲,运用我们中华理论思维判别无神论与有神论,通过“太极、阴阳、时空”可非常清晰明确地反映出来。

    (1)太极判别。通过这一追究便会反映出,我们中华无神论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分别属于能量和劳动,而有神论的宇宙观与人类观则都属于上帝,所以它们两者在立论基础或大本大源上首先就产生了严格的区别。

    (2)阴阳判别。由于立论基础的不同,所以我们中华无神论的宇宙学与人类学,其基本矛盾便分别属于“正能+负能”和“人性(劳动)+ 动物性(寄生)”,由这一基本矛盾而推动绝对运动,而有神论则没有基本矛盾可谈,这已经由西方牛、爱、霍等科学巨匠反映得非常清楚,他们都将宇宙和人类社会的“第一推动力”归属于上帝。

    (3)时空判别。由于中华无神论本质属于“太极(能量)”,而“阴阳”属于其基本矛盾的绝对运动,并由其衍生了各种各样的特殊矛盾运动,所以它便构成了“基本矛盾+特殊矛盾”或“绝对运动+相对运动”的四维运动时空,具有着“历史维+长宽高三维时空”的基本结构和鲜明特征,由此也就产生了“经向运动+纬向运动”的经纬学。而有神论的时空则明确划分为上、下两层,上层居住着上帝与神佛,而下层才属于宇宙与人类,所以其时空属于由上下两层结构而构成的“长宽高三维时空”。

    通过时空对中西方理论予以判别通过两问便可以明确地反映出来:1)其理论究竟类属于四维运动时空还是类属于上下两层结构的三维运动时空?2)它们究竟各是什么在这两种(三类)时空中运动?由此就可以很轻松地对其做出基本的定性分析,并且能够使人一目了然。

    非但如此,西方哲学也属于由上下两层结构而构成的“长宽高三维时空”,其在上层中始终存在着人的思维在作祟(概念、判断、推理),与有神论同气连枝,它虽然一直号称能“透过现象看本质”,但数千年来却一直都没能搞清楚宇宙与人类社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更没能搞清楚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

    所以,运用我们中华理论判别无神论与有神论,其通过对照各自的理论时空就反映得异常清晰,可以说是一针见血,也能对“唯心论”一剑封喉,它将中西方文明理论的本质阐释得淋漓尽致,无所遁形。

    2、中华文化中的无神论与有神论。我们中华文化中也存在着无神论与有神论两种成分,我们的本土理论属于无神论(如易学、道学与儒学),而外来的佛学则属于有神论。即便唐朝曾极力推崇从印度舶来的佛学,但也没敢将其超过我国的《易经》,没敢将神学置于宇宙之上,而是使其居于宇宙之内的“天堂”,服从于《易经》的统帅,迫使它们不得不披着袈裟讲国学。所以,我们的中华文化不属于单一的无神论,而是以无神论为主,而有神论为辅的一种文化,这样定性较为妥当和符合实际。

    在我们中华文明史上,没人敢将《易经》篡改为宗教,因为其“太极与阴阳”非常明确,任何理论与思维都无法撼动其根基,但对于道学与儒学就不同了,有些后人竟多事将其搞成了宗教,使老子与孔子非常难堪。比如老子本来是将“道”作为研究宇宙的大本大源,并“道法自然”,而道教则将老子本人作为了其始祖,将其奉为“太上老君”而无所不能,严重矮化了老子所创立的道学原理。严格说来,将道学与儒学搞成宗教,这是对其的篡逆,因为它不但将其无神论降格为有神论,而且将道学从原本的“四维运动时空”拉入了“三维运动时空”之中,从而将其从高雅贬为了平庸。

    历史也记载得很清楚,马克思曾多次说过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而毛泽东也反对人们对其顶礼膜拜,即他们都反对将自己当成神来崇拜,并反对将自己的学说立为宗教,但“两个凡是”的好事者就是禁而不绝,将其学说看成了顶点而阻碍其继续向前发展,

    在我国传统的儒道释三大宗教中,前两者好办,只要使其知晓其与我们本土理论的区别,它们会自觉地皈依于我们的本土理论,而有些难办的是佛学,因为它属于舶来品,其理论之根和基本矛盾较我们的本土宗教存在着难以改造之处。

    3、我国的“半成品”佛学目前有些死灰复燃之势。通过以上中西方文明理论的辨析说明,作为舶来品的佛学事实上还没能彻底实现我们中华理论的“本土化”,对这一点一定要认识明确。对此,还是我国高层看得透彻,曾强调【无论我们吸收了什么有益的东西,最后都要本土化。】由此也说明,佛学虽然引入我国后经过了一番加工改造,但其仍然属于“半成品”,仍然属于那种有待于我们本土理论予以深加工的学问。

    尽管佛学处于我国《易经》的统御之下,但由于其属于舶来品,所以便为西方有神论向我国的宗教渗透打开了一扇方便之门,西方一些宗教传播者便利用“信仰自由”这一空隙向我国进行大面积宗教文化渗透,并且与我们国内一些佛学崇信者形成了合力,对我们传统的本土理论进行着侵袭与“蚕食”,将我们的国学理解并阐释得不中不西,不俗不神,不伦不类,失去了我们国学“太极→阴阳→五行八卦”那种鲜明的四维时空结构和基本特征,从而在世界理论论丛中沦为了一名“凡夫俗子”,并几遭被扼杀的危险境地。

    改革开放后,由于放松了意识形态教育,我国的宗教势力又有些沉渣泛起,死灰复燃,西方也借机加紧了对我国的宗教文化渗透,由此在网络中便出现了滑稽的一幕,佛学崇信者在运用其阐释中华之道,而基督徒则趁机运用《圣经》欲要改造中华之道,将我们的中华之道搞成了某种不伦不类的学问,使其具有了某种“二混子”性质。

    所以,希望那些真正想要中华文明复兴,但对我们本土理论认识还有些模糊的学者,能够尽快掌握我们中华文明系统论的基本结构与特征,运用好自己的佛学功底对其进行进一步改造,将其更为彻底地消化吸收进我们本土理论体系中来。

    二、中华古老理论应该与时俱进

    根据我们中华理论基本结构和思维予以梳理,西方神学与哲学属于我们在借鉴中予以扬弃的范畴,而其物理学(科学)则属于我们要消化吸收的内容,它实质上就属于我们中华系统论中的应用科学,其与我国古代的基础科学正好可以形成“能理学+物理学”或“本质学+现象学”的基本结构,从而实现其优势互补,并相得益彰,对我们中华系统论具有很好的补充完善作用。而其一些具体问题留待下文探讨,在此先对有些指导原则问题谈点看法。

    通过以上考察已经将我们古老理论需要与时俱进的基本状况反映出来了,它既反映出了我们古老理论的优长,也反映出了其缺欠与不足。

    (一)对西学先“囫囵吞枣”再消化吸收的自然进程

    “民主与科学”,这是我国1919年五四运动时期所提出的口号,说得坦白一点,其理念就是要全盘接受西方的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也由此使我国走上了西化之路。这对于当时急于变革的中国来讲,虽然其有些矫枉过正,但也反映出我国学界的迫切心情。

    爱国首先要强国,广大青年的爱国热情拉开了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对于这段历史,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总结得非常到位,后来也有学者对引进“新学(即西学)”进行了概括:【不启蒙:亡国,启蒙:忘本】,一语便道出了当时我国所面临的处境及其与我们国学的矛盾。

    客观地讲,西方科学文化虽然促进了我国科学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但对我们中华文明的冲击,也应该属于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不管我们愿意承认与否,它已经渗入到了我国文化、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而我国对其也一直经历着一个由囫囵吞枣到逐步消化吸收的过程,这也属于一种自然过渡。

    在怎样对待西学的问题上,我国始终存在着一些重大原则分歧(曾出现过数百个政党),但实践证明,唯有中共所坚持的既向西方虚心学习又坚持其“中国化”的指导思想才取得了成功。

    然而西学的中国化主要是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局限于社会科学,并且主要体现于社会变革与实践(理论上则西化与中化并行),但自然科学则仍处于全盘西化状态。

    (二)试谈由量变到质变的“中国化”与“本土化”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本土化”,仅从字面看来,其似乎有些大同小异,但实质上它们则代表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中所处的两个不同发展阶段,它们既一脉相承又相互区别,并且其牵涉到整个中西方科学的相融相通问题。所以,下面所谈如有不妥,希望大家给予批评指正。

    1、“中国化”偏重理论的量变。向西方学习,这对当时的中国来讲,也的确是非常需要的(否则就要亡国),它需要一个先囫囵吞枣然后再消化吸收的过程。但怎样消化吸收并使其为我所用,这也属于我国近现代以来一个长期未能彻底解决好的大课题。

    这一问题首先便在社会科学领域体现了出来,比如马列秀才们主张的那种照本宣科的“本本主义”,使我国的社会变革一次次遭遇了严重的失败,几近断送了我国的革命。有鉴于此,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及时地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问题,从而使我国的革命才转危为安,并取得了最后的成功建立了新中国。

    对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问题,它事实上并不那样简单,而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比如自然科学的发展那时还有些跟不上趟,当时的暗物质与暗能量之说还没能在科学界明确反映出来并形成共识,人们仍普遍奉行哲学的“唯物主义”原理等,所以,只有少数对马克思主义精通者才能掌握其原理(毛泽东曾说真懂马列的人不多),绝大多数人仍然难窥其要。一个明显的例子便是,我国的教科书至今仍然只普及西方哲学教育,反而将我们的本土理论给抛弃了。这种情况所导致的结果是,其不但没能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反而导致我们的传统文化和思维越来越西方化。这固然有其历史原因,但也与我国理论研究缺乏主动性和自主性有关。而从历史发展的纵向上来看,它也使我国对西方科学文化的广泛吸收发挥了积极的垫底作用,并为我们对其予以本土化打下了更为充实的基础。

    2、“本土化”将催生理论的质变。对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本土化问题,仔细推敲便会发现,“中国化”基本属于边引进边吸收的量变,虽然其也曾促使我国产生了重大的历史变革建立了新中国,但还不够彻底,毛泽东的“继续革命”仍需要继续,而“本土化”的内涵则是要竟全功,促使其发生质变,使我国的发展进入一个“新时代”,不但要完成毛泽东的夙愿,而且要为我国及整个人类发展的百年甚至千年大计擘划蓝图。

    对于这个问题,可以说没有比我国高层更清醒并更重视的了,十八大以来反复强调要加强我国的文化自信和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并对学术理论界步步引导与推进,

    “本土化”的首要问题,就是要重构我们的本土理论体系,改变教科书一直缺失我们本土理论教学的硬伤,从这个方面看,就充分显示出中国化和本土化的联系与区别了,它们既属于一种递进关系,但又存在着由量变到质变的区别,对马克思主义不再是那种照本宣科,而是要将其转化为我们中华自己的理论了。

    中国化与本土化的区别,尤为明显的不同则体现在中西医学上,比如原来我国主张“中西医结合”,但结果却导致中医药学西医化,而“本土化”则明确属于西医药学要中医化,这就体现出它们两者既一脉相承,又区分为不同的两个发展阶段。虽然西医药学中医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其已经开始起步。

    这个问题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它并不只是社会科学和医药学的问题,而是会带动西方自然科学以及其整个理论体系一起发生深刻的质变,从而形成我们中国“特色、风格、气派”系统而完备的理论体系。而通过这轮中华文明理论的现代化,我们的古老理论必定会绽放出一朵朵更加灿烂的文明之花。

    (三)中华文明整合各种理论势在必行

    从整个世界思想理论界来讲,目前也正处于“大变局”之中,由此其也正处于乱世之秋,而这种混乱必然同样会在我们国内反映出来。

    深究起来,世界思想理论界的混乱实质在深层上属于无神论与有神论之间的矛盾:1)东西方无神论之间的矛盾,主要存在于我们中华无神论与马列无神论之中,虽然它们同属于无神论,但其理论基本结构与阐释则存在着区别,需要整合;2)有神论内部之间的矛盾,这属于各宗教内部之间的矛盾,其实质属于各种上帝或神佛之间的矛盾,它们都需要无神论对其予以深层改造;3)无神论与有神论之间的矛盾,这在我国属于目前主要的矛盾,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的矛盾就属于此类,也属于中西方文明(文化)之争,但其表现形式多种多样,现在就举几例如下:

    1、环球时报新媒体 2020-11-03报道:《美媒:五角大楼悄悄撤兵改变美军部署,集中兵力对抗中俄》,其正在运用军事手段向我施压,其中说道:【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五角大楼已经悄悄地开始撤回美国驻非洲国家大使馆的高级武官,并降低在全球的其他类似职位的级别。五角大楼在一份回应声明中说,“将继续使美军和相关人员与国防战略保持一致。”这里的“国防战略”指的是美国军方将与中国和俄罗斯开展竞争列为首要任务的战略。一名知情的美国官员表示,在亚太国家的一些美国武官级别可能会升级,美国希望加强与这些国家的关系,以抗衡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文明和地缘政治之争正在向军事化方向发展,它会使我国面临更加严峻的局面。

    2、乌有之乡2020-11-01登载:《谁能明白马云的野心?!》。通过这篇文章可以看出,我国的资本势力已经强大到要与我们社会主义的金融监管相抗衡,并欲另建“生态系统”的程度。

    3、中国网2020-11-3推荐:《承包商收花生时遭数百村民哄抢》。村民这种行为已不属于个别现象,也并不是直接的资本问题,而其深层原因则属于社会文化问题(网友反映,其有可能是基督教文化作祟)。

    4、大道中华明道研讨团微信群:正如官科压制民科一样,研讨团中有个别人完全继承了西方科学文化衣钵,依靠前些年在西学风生水起中混起来的名头耍大牌,继续著书立说宣扬西方的“神学、哲学、科学”理论体系,企图削弱我们的文化自信,阻挠民间学者对我国《易经》和中华之道的深入研究,以维持其“神、哲、科”的文化统治,并且气焰非常嚣张。

    5、大道中华明道研讨团微信群:某基督徒目前也正在裹着神学的外衣,巧妙地利用我国法律中的“信仰自由”与领导人倡导“和谐与文明平等”的空隙,千方百计混淆并抹杀中西方“道与神”的区别,努力拉拢聚集一些不明真相者与其“合奏”,从而为西方神学与哲学等理论思维洗地并负隅顽抗,这也是它们搞乱我们中华文明理论与思维的一种现象。

    6、各理论之间时常产生争论。从表面看,中西理论之间的争论似乎不那么激烈了,这属于几年来双方博弈在我们国内所取得的一种进展,应该予以充分肯定。但是在儒道释以及马列理论之间,其内部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争论。这些理论有我们本土的,也有专门“进口”的,但由于我国进行了多年的哲学和西化教育,人们的思维基本都处于神学与哲学或明或暗的掌控之中,一个明显的证据就是始终缺席绝对运动(这才属于我们中华理论的基本特色),从而导致辩来辩去,越辩越乱,始终理不出头绪。

    将以上各方面信息予以简单汇总,从中可以看出,其都与我国的本土理论缺位和文化建设深度相关,所以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仍需要继续加强,尤其需要通过我国“阴阳(正负能)”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予以整合,在其现代化解读基础上,它不但可以对我国的《易经》、《道德经》和“气一元论”等予以统合,而且也可以对西方无神论和有神论予以整合,从而做到对宇宙和人类社会认知的统一。

    而怎样加强我国的文化建设,则需要正视其所存在的优长与不足,从而首先需要解决继承与扬弃哪些内容的问题,否则难以实现其现代化。

    (四)中华古老理论现代化的优长与不足

    关于我国《易经》的优长,在上面已结合近现代科学考察基本交代清楚了,虽然有些“老易新传”,但也确实符合其基本特征和实际,这说明我们的古老理论在大节问题上没什么可挑剔的,无论其“身条”还是“身段”都没问题。但我国也有句俗话,叫“白璧微瑕”,其小毛病还是有的,所以在此就专门再谈谈我们中华古老理论的优长与不足。

    1、中华古老理论现代化的优长。对此,上面已将其基本谈出来了,这属于我们需要继承与发扬的方面,所以在此也需要进一步明确一下。

    (1)宇宙观和人类观为理论重构确准了定盘星。近现代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分类,已经再次将这两大根本性问题推上了风口浪尖,因为它们是这两大学科的立论基础,属于这两大理论体系重构所需的顶顶重要的两大根基,而缺失这两大根基所构建起来的理论体系无疑属于空中楼阁(唯心论),搭眼一看便可发现其真伪。

    好在我们中华思维一直非常重视这两大问题,并顺利得以解决:1)早已将“气(能量)”作为宇宙本原或本质,我们古老理论中的《易经》、《道德经》和“气一元论”等都是以其为基础而构建的,使其早已具备了坚实的宇宙观和立论基础;2)通过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已经将其消化吸收进我们中华理论体系中来,并理出了人类诞生、存在和运动的大本大源-劳动,从而使其为我们构建中华人类学理论体系打下了坚实的立论基础。为此,可参见前文《试谈“从0到1”与宇宙本原和人类本原》,其主题就是在专门探究这两大问题。

    (2)基本矛盾和顺序运动逻辑为理论重构确定了基本的根脉。由于具备了宇宙观和人类观立论基础,所以由其所区分的宇宙学和人类学所必需的基本矛盾便应运而生,并由其阐释它们各自的绝对运动。纵观古今中外所有理论,唯有我们中华古老理论在通过基本矛盾“阴阳”阐释宇宙的绝对运动,并将宇宙实际的矛盾运动状况展示了出来,这属于最为真实的“唯物论”,而其它理论都是在宇宙之上制造了一个上帝“创世”,并由其漂浮在宇宙之上阐释着绝对运动,其在根子上就属于典型的“唯心论”,这属于它们共同的硬伤。

    通过宇宙观及其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它使得我们中华理论在古今中外所有理论体系中能够鹤立鸡群,独占鳌头,并能够在理论论辩中所向披靡,无可匹敌。

    由于各种外来文明都属于神学,所以都被我国的太极和阴阳给挡驾了,并且对各种神学进行了或正在进行着同化,可见太极和阴阳在我国文化传承中的中流砥柱作用。

    非但如此,由于我们中华理论是以“太极(宇宙观与人类观)”作为立论基础并衍生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它自然构成了“从0到1”顺序运动逻辑和思维,其不但彻底否定了有神论,而且也彻底否定了西方的“形式逻辑(概念、判断、推理)”,从而否定了由其而产生并赖以存活的哲学。我们中华理论具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论构建和思维逻辑,由此便进一步与西方理论和思维划清了界限。

    (3)“五行八卦”应用理论也是在阐释能量运动。由于我们的《易经》属于“能量运动之经”,其基本矛盾“阴阳”不但是在阐释宇宙的绝对运动,而且其应用理论“五行八卦”也是在阐释能量运动,由此而形成了以阐释宇宙能量运动为主的“能理学”,所以它才在其现代化后能够提纲契领,产生了近现代科学所需的《大统一理论》。

    有关五行八卦的现代化解读问题,请继续关注下文《试谈五行八卦与物理学》,因篇幅和探究主题所限,在此不予展开。

    (4)中华理论层次的基本结构构成了独特的理论时空。由于我们中华理论具备“基本矛盾+特殊矛盾”或“绝对运动+相对运动”基本结构,所以它便构成了独特的理论时空,这也就是本文所探讨的主题。

    在世界所有理论体系中,我们中华这一理论时空是独特的,绝无仅有,并且能够使人一目了然,非常便于普通百姓的认知与理解,这也属于本文专门予以立论的初衷。

    通过列出以上中华理论的4条优长可以看出,它实质上属于我们中华系统论的理论基本结构,其属于理论构建和生存的大节,说明我们的古老理论在大节上没毛病,也无可挑剔。但其虽然“大错误不犯”,并不代表没有“小错误”,所以对其有些小毛病我们也不能予以无视。

    2、中华古老理论现代化的不足。在此就让我们根据近现代科学发展,一起来挑剔一下我们中华古老理论中的小毛病。

    (1)缺失宇宙学与人类学基本分类。正如中华文明属于一种早熟的文明一样,所以我们的古老理论也属于一种早熟的理论。由于其成熟太早,理论构建所需的素材不足,既缺失无机界与有机界分类的科学依据,也缺失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分类的充足素材,所以其一直都没有对宇宙学与人类学进行明确的分类。虽然存在着《易经》宇宙学与儒学等的人文科学之分,但其分类仍存在着一定的模糊空间,比如虽然许多朝代都推重“独尊儒术”,但也通过“钦天监”的“夜观天象”来左右社会运动,明显带有宇宙学与人类学区分不清的明显证据。即便现在,有些学者还在企图通过天象研究人类社会,没能将自己的研究与近现代科学很好的结合在一起。

    (2)儒道释等各成体系,有待统合。我国的儒道释三大理论体系由来已久,其虽然都受《易经》所统帅,但也经常是各说各话,互不统属。从社会科学角度讲,儒道释都有自己的一套说法,虽然学者们也在努力将它们联系在一起,但也经常会出现“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的状况发生,许多概念搅在一起,说着说着就会偏到某一种理论中去,甚至出现相互之间的论辩,难以统一。

    由于近现代引入了马克思主义,我国儒道释自成一家的派系之争可以通过马恩的人类起源论将它们整合在一起,从而形成一个统一的中华人类学理论体系,但为了照顾下文“中华人类学应该先行”课题,故留待下文予以阐述。

    (五)中华理论的“守正创新”问题

    对此,也有学者称其为“返本开新”,其与守正创新概念大同小异。

    中华理论的守正创新,个人认为应把握如下两个基本面和发展方向:

    1、“守正创新”应守《易经》之正。我们的《易经》本来就一直属于“诸经之首大道之源”,它属于我们中华文化的总纲领,以其为我们中华理论的守正创新之本是最为恰当的,其它无以替代。

    有鉴于我国古代理论有些驳杂(如儒道释等)和目前科学理论界的混乱现象,根据对近现代科学的考察,并结合我国的古代理论,个人认为还是应该以守《易经》之正并以其为创新之本为好,因为它主要是在阐释宇宙自然的“能量运动”,由此既可以阐释宇宙“形而上”的绝对运动,也可以阐释“形而下”中各种事物之间的相对运动,从而一起带动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等基本概念的运用(含经纬学等),并将《道德经》和“气一元论”等理论统合起来,使其与近现代物理学等接轨,从而做到海纳百川,有力促进我们古老理论的现代化和中华文明伟大复兴。

    2、“守正创新”应守无神论之正。上面已对我们中华传统文化进行过定性分析,其应该属于以世俗为主而神学为辅的俗神同参,这样较为符合实际。但我国文化和理论的主流属于无神论,世界文化发展的大势也是无神论,尤其是根据近现代科学考察,已经将宇宙观与人类观确定为能量和劳动,并已经彻底否定了上帝和神佛的存在,所以我国理论的守正创新必然属于守无神论之正,必然属于在无神论基础上的创新。这属于我国文化发展的既定方向,不能偏离。

    由此,我们中华理论和文化中的宗教成分应予以逐步剔除,在理论创新中任何引入宗教理论的企图都不符合我们守正创新的基本原则,都应予以坚决抵制,否则便会偏离我们中华文化发展的方向。

    有鉴于我们古老理论中所存在的以上这些问题,我们应该在继承、发扬与扬弃问题上做出更加符合实际的取舍,再去像以前那样一味地照本宣科“之乎者也”已经不合时宜了,对我们的传统理论也应该治愈“两个凡是”那种顽疾,并给予实事求是地解读与阐释,否则就是食古不化了。

    相信通过前文和以上对我们中华理论所产生的现代化解读,大家便会得出我们古老理论中哪些方面需要继承与发扬,而哪些则需要补充完善,哪些又需要矫正或扬弃,由此本文通过抛砖引玉所谈出一些看法供大家参考。但由于自己才疏学浅,浅陋之处在所难免,所以恳请大家给予批评指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5年生于山东惠民县,1971年高中退学在农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农民和3个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过在职学习获取部队“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大专学历,1992年转业到“滨州外贸食品公司”,1997年下岗四处打工,2004年创办企业,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间没能掌握相应的基础知识,所以在养病期间便自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想搞懂搞通一些问题,由此发现一系列矛盾,便顺着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观与方法论。由于是自学,从未在正规杂志发表过文章。所以,在草根网开博(或许是不知深浅)也算是自己拜师学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