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120)美欧差异初探续析
2020-11-16
字号:

    《美欧差异初探》续析

    前天敝人作文时曾交代,思写拙文《美欧差异初探》起意于一名网友的《略说美国文化及其与欧洲的差别》。读他那篇文章感其突出特点便是有信息量(很值得寻味,勾吾思绪),不足处则是文思止于介绍,缺乏自己的看法研究表达。为此特不揣简陋摘录(下文引号内者)析之,以存其信息,发散思考,抛砖引玉,斩获新识。

    “陶行知曾在哥伦比亚大学师从约翰·杜威,但却说从未听懂过杜威的课。”“有学者终生翻译研究一个西方哲学家,在民国时已有声誉,晚年却对弟子说自己没有理解。”分析:这两条的共同点都是介绍中国知名学者在长期性地接触、译介、研究西方权威学术中“从未听懂”“没有理解”。由之我也联想到自己曾经攻读西方经典时的乏味。A、觉得读马克思不如读恩格斯清晰好懂。B、20来岁时翻读列宁那本厚厚的《哲学笔记》,自始至终不懂,全部看完没留下一点思想收获。C、即使过了50岁,已有较为深入的思想思考后,曾又努力钻读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仍是不明其妙(嫌文啰嗦),没有读完……为何如此,该何对待?一则应看到中西文化尤其是思想的差异极大。所以者,思想性越强的东东越难理解交流沟通。如此看去,自然科学思想性较浅显,沟通搬用便较顺当;社会科学、哲学、神学等,随着思想性愈加深邃,其沟通活用便越难。二则似可跳出就一篇或一本或一人来读来思的传统方式,而从本质从实际从整体来理解把握西学才好。本质是中西人等的共同属性所在。实际是一切思想学术必须围绕的根本所在。整体是以联系的动态的发展的创新的眼界看事想事。如此慢慢做下去应有改观。

    “美军面对日本神风突击队难以理解,于是政府动员各方专家来研究,以为对日决策提供意见参考,于是就出了《菊花与刀》。作者大学学英国文学,后从事人类学,她写此书没有去过日本,主要依赖于阅读和对一些日裔美国人的调查。”分析:还可将此状延续到战后至今,美国战胜日本对之进行和平改造以及目前美日联盟引领世界发展的情势。说明了什么?突出者应该是美国的研究有其求实、科学、长远等素性罢。从思想性角度看,日本变化最大者可能还是和平化改造。将以侵略成性的族群改变为不战求和的取向并非易事咯。

    “在十多年前美国的一个学术会上,有美国人对与会的中国代表说:‘你们中国人根本不理解美国’,据说在座的中国代表都点头称是。”分析:为何不理解美国,缘由上述已析。只是吊诡者在于,虽然“在美国学术会上”“在座的中国人都”表示“不理解美国人”,可在中国呢,在中国学界呢,大概率并非这样,而是相反的情况。遇见相关事宜,便有诸多人都会表示知道了解美国的。那些专事美国研究者自不用说,即是芸芸大众也会每每表达出鲜明的态度……可惜,仅从中美近几十年来关系演变状况看,未必真是看准看好了的。如何改进?专家层应跳出专业限制,老百姓要跳出世俗文化观的局限,尽量从精神信仰之不同思想意识或价值观取向上去观察分析对策才成呗。

    “从清末到今天,中国知识界一直在努力地去了解西方,每到读书节时就有一些高端教授在推荐那些西方的经典和书单,但实际上这些经典都是很难读懂的,不过少有人愿意承认而已。”分析:我对这条信息的大致分析思想已有上述。藉此我突然想到一句在学术上“政治正确”的经典句子“要读原著”。现在想来,它未必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箴言真理啊。据我自己几十年来的努力学习思考而觉得,弄清世事是非,读书学习当然必要,但更根本更关键的是取怎样的思想思考视角。我们不能仅用自己族群观念文化的视角或者人家某个专业知识范畴的视角来读解世事是非,而应尽量站上不同精神信仰观念文化的思想视角去看就通了顺了成了哟。

    “严复被蔡元培称为介绍西方哲学第一人,但当时的人从《天演论》中能找到对原书或英国自由主义的客观了解吗?据说严复译书的标准是信、达、雅,但此书在瞿秋白、贺麟、傅斯年等人看来却不能算作‘信’。”分析:是的,翻译一关是我们了解理解西方的重要关键。因为了解理解人家并非仅靠语言的沟通就行的(翻译者本身的眼界受限)。根本还得进行思想的沟通。而思想的沟通也未必仅仅是某个局部片段的信息掌握就成,还必须得尽量企高站远,还得从思想信仰观念意识角度观察诠解才有周延性。

    “五四时,陈独秀说法兰西文明是最先进的文明,但实际上法国在拿破仑战争后已开始衰落,在十九世纪已经在科学、文化和政治、军事上让位于英国和德国。今天有到处演讲的学人声称不喜欢美国而偏好欧洲,但欧洲在一次大战后已衰落并让位于美国。今天那些影响改变人类生活的技术发明出自美国的最多,或者说对技术发明的热情也是与美国的民族特点或民主相联系的”。分析:据我过往的阅读思考,法国人的科学理性思考似应弱于英国人。如17世纪英国光荣革命中,革命者胜利挺进皇宫后,便将国王请出坐下来共商分权治国大事,这样便调动了尽量多的人建设国家的积极性,也促成了其日不落帝国伟业之功。而100年后,法国大革命却有很大的感情冲动味份,革命者与保皇派相互残杀,致使国力受损,其革命领袖人物罗兰夫人留有名言曰:“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需要进一步思考的问题在于,英法还可推至美国等的族群性思想差异的根本来源是什么,具体在宗教信仰文化方面的那些不同造成呢?

    “欧洲对理论的兴趣则与其贵族传统有关。”分析:思考国家族群特征以及人类社会各种文明类属的演进规律时,仅以过去那种阶级阶层或经济基础、生产力等视角去观察诠释往往都有局限性。比如此处提到欧洲人的理论兴趣来源于其贵族传统的认知就是佐证。为什么贵族才有理论兴趣,或者非贵族就缺乏理论兴趣呢。显见的一条理由应是理论的非功利性,或者说理论不能给关注者造成者带来直接的经济收益,反而还需要长期的不小的经济耗费。而贵族在经济上往往就有这样的条件。鲁迅也曾这样讲过,操心国家大事只能是“有闲阶级”才能从事的。当然,更深层更根本的缘由可能还得追溯到欧洲人的精神信仰上去,应从中寻找那些促使信徒潜心思考超越个人(直至关注人类)事利的具体思想意识究竟是什么。

    “乔治·华盛顿是当时会议的主持者,他呼吁代表们不要仅仅‘为了取悦于人民’而制定出自己不同意的文件;汉密尔顿指责民众‘动乱多变’,‘他们的判断很少有正确的’,并提议设立一个永久性的政府机构来‘制约民主政治之鲁莽’。那位没有参与立宪的杰斐逊则深信‘人民的错误危害小于【国王、教士和贵族的自利政策】’。”分析:民主政治作为一种普世性的思想取向本质无疑是重视或看重人民群众的。但从思想角度以至实际的经验教训而言,任何既定的思想取向都有一分为二或两面性的可能存在。民主政治也不例外。寻其早例可考民主发源之初,便有古希腊首屈一指的大思想家大哲学家苏格拉底就是被他所在城堡那些误识糊涂的公民投票杀死的。这里的美国开国者们则是谆谆开言,警惕民众误识糊涂鲁莽的那一面,或者强调分析协调妥处好人民与国王、教士和贵族两者关系的重要。总的看,还是预则立,考虑复杂些才更好吧。

    “托克维尔:‘我一向认为,人要是没有信仰,就必然受人奴役,而要想有自由,就必须信仰宗教。’”“从杰斐逊到西奥多·罗斯福、杜威都忧心忡忡地预言:如果道德堕落了,美国的民主制度也就终结了。”分析:从思想角度来看,道德的来源既是个体的——人性亦即超强大脑的存在,必然促使每个人都有善恶两面性,道德即是人之善愿的实现体现;又是群体的——一定的宗教信仰或观念文化,都会存在一定的道德伦理之思想取向,它灌之于人,就呢支配人的行为方式,就表现为社会的道德状况(水平)。民主制度作为一种大众意志或思想取向的硬性展示,并非总是或者一直是社会良知的表现,如果缺乏一定先进性的思想引领,就有可能有时候也会呈现人性恶的一面。所以高尚的精神信仰尤其不可或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