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开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悬壶济世 - 黄开泰首页
把人当人·呼吁公平
2020-11-11
字号:

    关键词: 粗守形 生命尊严 西化管制 不公平 活人事实

    西方主导的文化世界,文化之术突飞猛进,却把现世之人推进了污泥浊水、战争动乱、市场竞争之中。

    现世之人没有了干净自然的饮食,干净自然的空气,还被对抗式、替代式、补充式、拆卸式的医疗方法,伤害了“阴平阳秘”的自和力,削弱了我命的抗邪力、愈病力。

    以白箱方法的感知得到的东西为实际对象,形态之象为疾病本质,临床医疗弃命守形,舍本逐末,活生生的人不存在了。人们走进医院,就失去了生命的尊严。

    什么是生命尊严?我命在我的主导性、真实性,自然完整的客观性,多维联系的因应协调性。

    临床指南否定了我命在我的主导性、真实性,医疗仪器肢解了我命的自然完整性,标准规范割裂了多维联系的因应协调性,我变成了实验室里的标本,显微镜下的组织,人的生命尊严荡然无存。

    以活生生的人为客观,本来中医与西医的优劣,20世纪初就已经很清楚了。但西方文化野性十足,偏执自是,容不下与之不同的文化,对人有着极为强大的掌控力。人们折服西方文化,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污蔑、歪曲中国文化,消灭、压制中医,就是在党和国家大力扶持中医,明确要求中医“守正创新”的现实中,阻扰、否定中医的事情也很常见。

    由于对中国文化和中医学的人文精神认识不清,没有把以人为本的文化和以物为本的文化区分开,搞不清人类发明创造文化的意义和目的是什么,用西方物质之道的文化去汇通中国文化,用形态肉体医学去结合中医学,振兴中医、复兴中国文化的主观愿望,一出发就走到了西方文化的道路上。

    在临床医疗活动之中,人们用显微镜逻辑的生理病理给中医设置重重障碍,有资格的真中医,辨证论治处处碰壁,而欲成为真中医的后来人,不是望而却步,就是无路可走。

    铁杆中医呼声很高,但也仅仅是呼声,没有铁杆中医的文化条件、临床条件,缺乏与西医平等的法律法规的保护,振兴中医的口号喊了四十年,铁杆中医在哪里?

    不治之症,西医装满了太平间,大家认为很正常;中医有一个人没有治好,就会搬出这样法那样法,加以制裁,甚至关进监狱。

    有毒之药,西医有法规保护,病人签字,医生没有责任;用了数千年的中药,只要实验室认为有毒,则要医生签字,哪怕出现了与药物无关的情况,也要医生承担责任。

    经典国学堂赵伟民,“不公平竞争,让中医走向衰亡”一文,比较详细地论说了这个问题。(见附)

    附:2020年10月19日,赵伟民 经典国学堂

    不公平竞争,让中医走向衰亡

    中医和西医本来是两种医学体系,它们各有优缺点,但现实当中,中医却被当成是伪科学,不断遭到主流科学界的打压。客观地说,中医并不怕打压,疗效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因为中医能够在疗效上战胜西医。可问题是,西医从来不给你这样的机会,你想和我公平竞争,没门!正是这种不公平竞争,使中医不断走向衰亡。

    在民国时期,其实也出现这样的事情,主流的科学界要废除中医,可中医却提出和西医公平竞争,用疗效来证明中医比西医好。民国政府答应了,于是政府挑选12个病人,中西医各挑选6个病人,进行医治,最终,以孔伯华为首的中医代表取得了非常好的疗效,使这场废除中医的运动无疾而终。

    当然,这种公平竞争在以前出现过多次,比如,在1907年,上海滩就出现过中西医打擂,打擂的双方是名医丁甘仁和一位洋西医约翰,担任裁判的则是上海第一家西医院的洋人院长。院长取出两份伤寒病历,翻过来背面朝上供二人挑选,丁甘仁与约翰各抽一个病例。依规则,丁甘仁只能用中药,约翰则用西药,治疗期限为20天,治疗标准为病人恢复健康或朝康复的方向发展,理化数据则以检测结果为凭。结果,丁甘仁治疗的病人疗效显著,而约翰大夫的病人,依旧发热不止,病不见好。这场擂台用事实证明了中医一点不比西医差。

    可我们现在呢?中医如果提出和西医打擂,从来都是拒不应战,说什么西医治不好病也科学,中医治好病也不科学。如果某个中医在治疗某些疾病方面疗效显著,就会遭到中医黑们的群起围攻。比如,胡万林,过去治好了大量病情严重的病人,结果中医黑们就拿着一个治不好死亡的病人把胡万林关判刑十年。事实上,西医治不好的病人多的是,比如癌症病人,在西医院经过西医治疗死亡的人不计其数,可他们却没有一点责任。而中医如果在他们这里死亡一个病人那罪过就大了,轻则赚钱,重则被关进监狱。再如,浙江金华的倪海清,用自己的偏方治疗癌症,效果显著,结果影响了周围西医肿瘤医院的生意,被他们以非法制药罪判刑十年,罚款一百万。

    事实上,这一次新冠疫情中西医也是另一种擂台,一开始治疗在西医主导下,武汉感染新冠的病人死亡率高达13.6%,而其它各省用中医治疗新冠病人死亡率只有0.99%。更重要的是,用西医治疗副作用极大,治疗过后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而中医却是真正的痊愈,几乎没有丝毫副作用。在治疗费用上,中医治疗花钱只有数百元,即使严重的病人也就是万元左右,可用西医治疗呢?轻的病人需要数万元,重的病人则需要几十万元。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政府能够让中医和西医公开打擂台,中医就能够通过比西医更好的疗效让全国人民认可,那样,就会有更多的国民选择中医,中医的发展就有了基础。可事实上,中医从来没有这样的公平竞争机会,无论中医们怎样提出,从来就没有人搭理过你。因为西医害怕中医抢了他们的风头,害怕中医真的振兴起来,造成西医院的破产。而中医呢?大量中医院活不下去,却没有人为他们发声,只有被迫走向了西医化。

    打擂只是中西医不公平竞争的一个缩影,真正体现不公平的是法律,中国一直就是用西医来管理中医的,比如《执业医师法》,这本来是一个管理西医的法律,却拿来管理中医,结果大量民间中医被打为非法行医,而他们掌握了大量中医绝技无人继承,给中医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再如《医药管理法》,这本来是一个管理西药的法律,却拿来管理中药,让中药削足适履,结果,中药产业长期发展不起来,而让日本后来居上。还有,目前的《民间中医确有专长法》,中医从来都是全科,却用西医专科的思维来管理中医,让民间中医苦不堪言。不公平的还有医疗保险制度,中医治疗是个性化的,它只适合于个体行医,而不适合于规模化的医院。可现在,如果你要找个体中医治病,根本就没有办法享受医疗报销,这其实是逼着国民找西医治病。

    不公平的还有国家对中西医资源的分配,由于中医一直是被西医管着的,近水楼台先得月,西医获得了国家在医疗上的绝大多数资源,而中医连汤就难喝上。缺乏资源,缺乏适合中医的政策,缺乏公平竞争的机会,中医在这种重压之下谈发展,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如果国家真的要发展中医,那就是把让中医和西医公平竞争。此时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中西医打擂,拿出一百个病人,让中西医各挑五十个治疗,最后看疗效。这样的打擂应该面对全国直播,面对全世界直播,让人民看看到底是中医好还是西医好。中医不害怕竞争,只害怕不公平竞争。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3年出生,主任中医师,四川省科学城医院退休。16岁跟师学中医,通过函授获得本科学历,从事临床四十余年,获得病人广泛赞誉,每天门诊量50人次左右,发表中医学术论文四十余篇,出版《中医之和-辨证论治的生命哲学》专著一部。个人邮箱:huangkaitai@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