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宏智库 - 张二寅首页
新宏观之货币循环:月度公式统一了货币乘数、投资乘数、费雪公式
2020-11-06
字号:

    ——新宏观连载三十三

    编者按:经济周期、经济增长、系统稳定性是经济学研究的核心,解决经济周期是经济学家的使命所在;在令人失望的经济世界中,我们需要反思经济流派的是非得失,呼唤经济学革命。

    新宏观主义吸取斯密、李嘉图、马克思、凯恩斯、明斯基等经济大师的合理内核,扬弃其偏颇,弥合供给主义与需求主义的裂痕,最终统一于市场经济为基础、公益经济为补充的二元经济。作者提出的储备需求方案既保留了市场经济的竞争活力,又摆脱了其周期性倒退的重大弊病,获得了可持续增长的可能性;2020年新冠肺炎肆虐,个体被隔离,产出下降,储备体系短板暴露,口罩、疫苗、高速成为免费公共品的呼声尤为强烈,而这正是储备需求的核心要义,它凸显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优越性。

    新年伊始,第1经济融媒体矩阵启动了第一经济首席宏观经济学家张二寅先生著作“新宏观--债务长周期与经济的可持续增长”的连载,此为2014年7月出版的《新宏观主义》的升级版,它建立了完整的概念体系与公式体系,完成了经济范式的变革;提高了经济学的科学性;必将是未来的教科书,适用于大企业领导人、宏观经济管理者、经济理论研究者。

    让我们一起期待!

    本文连载的是第五章(新宏观之货币循环)的第四节,让我们一起阅读!

    第四节  月度公式统一了货币乘数、投资乘数、费雪公式

    根据月度GDP公式=M*(1一S*D)^(N一1),

    当S=1时,月度GDP=M*(1一D)^(N一1),则周期GDP=M/D,也即货币乘数;

    当D=1时,月度GDP=M*(1一S)^(N一1),则周期GDP=M/S,也即投资乘数;

    当S=0或D=0时,月度GDP=M,则周期GDP=M*N,也即费雪公式;

    因此,月度GDP公式将三者统一起来了。

    但是,S=0、1,D=1都是不符合现实的假设,故月度GDP公式使经济学接近了现实。

    货币乘数脱离现实的假设--贷款人将贷款又存入银行。由于存款利息低于贷款利息,贷款人获得贷款后再次存款而非投资属于非理性行为。实际的理性人为将贷款直接投资,购买设备,招聘员工,从而形成中间加工商利润收入与工资收入,即总收入,它进一步分解成消费支出与储蓄,储蓄扣除准备金后被借贷,与消费支出一起形成下一轮的总投资。也就是说,货币乘数的衰减系数应为(1-SD),即央行提取的法定准备金是基于储蓄,剔除消费。

    投资乘数的逻辑缺陷有两点:漏掉了储蓄;没有货币循环的视角核算初始总投资的收益性。实际上,储蓄扣除法准外的部分仍回到了实体经济,也就是衰减系数应为(1-SD)。不去比较初始总投资的收益性,就无法得出关于垄断投资必然亏损的论断,也就不能正确解释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导致的国债累积。

    修正后的投资--货币乘数推理为:

    假设基础货币为100,储蓄率20%,准备金率10%,则:

    第一轮,投资100,消费80,储蓄20,法定准备金2,贷款18;

    第二轮, 投资(80+18),消费98*80%,储蓄98*20%,法定准备金98*20%*10%,贷款98*20%*90%;

    ……

    第n轮:

    投资100*(1-20%*10%)∧(n-1);

    消费100*(1-20%)*(1-20%*10%)∧(n-1);

    储蓄100*20%*(1-20%*10%)∧(n-1);

    法定准备金100*20%*10%*(1-20%*10%)∧(n-1);

    贷款100*20%*(1-10%)*(1-20%*10%)∧(n-1);

    加总得,投资总额=100/(20%*10%)=5000,消费总额=5000*80%=4000,储蓄总额=5000*20%=1000,法定准备金总额=1000*10%=100,贷款总额=1000*(1-10%)=900。这里的投资总额形成了名义GDP。

    可见,投资收益=投资收入-投资成本=消费总额-投资总额=4000-5000=-1000,即发生了货币性亏损。

    投资--货币乘数=100/(0.2*0.1)=5000,而非教科书上的投资乘数=100/0.2=500,亦非教科书上的货币乘数=100/0.1=1000,即教科书上的两乘数推理既是不严谨的,也是非现实的。

    注意这里有一个误区,即教科书上误导为货币总在银行内,因此贷款会立刻形成存款而被贷出,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一是上面讲的理由,贷款利率高于存款利率;二是要有贷款对象,而这里的贷款对象只有投资者本人,它刚得到贷款,没必要继续贷款,只有在消费收入不足时,才会向商业银行申请贷款,此刻,恰恰有储蓄存入。

    另外一个误区是,有人认为任何时刻存款余额-贷款余额=基础货币,实际上,根据上面的模拟过程,存款余额-贷款余额=法定准备金,而基础货币=法定准备金+超额准备金,因此基础货币=存款余额-贷款余额+超额准备金,只有超额准备金为零时,此刻存款余额与贷款余额均为最大,那么基础货币=存款最大额-贷款最大额才成立。

    当超额准备金被耗光时,就是流动性短缺降临的时刻,而在基础投放之初,超额准备金充裕,就是流动性过剩的时刻,因此它是货币当局需要监控的重要指标,一般在流动性充裕时,采取发行央行票据的方式加以吸收流动性,而在流动性短缺时,央行对商业银行再贷款。

    可见,费雪公式的缺陷在于没有债权债务的位置,仅适用于储蓄率为零、货币流量不变的简单再生产情形,M是同质的货币流量,而M2是非同质的债权存量,故M2不适用于费雪公式。

    弗里德曼认为流通速度V基本不变,同时认为实际产出Q达到最大,即潜在产出余额为零,根据费雪公式MV=PQ,如果货币供应量M增加,那么物价P必然增加,因此,货币仅仅起到了一个定价基准的作用,或者说,货币只是一层面纱,故货币中性。这属于对费雪公式的滥用。

    因为实际产出Q并未达到最大,实际产出低于潜在产出的情形比比皆是。根据陈平的研究,美国1972年-2013年钢铁设备的产能利用率在40%-105%之间震荡,平均约为80%,汽车制造业设备利用率在36%-95%之间震荡,制造业平均设备利用率在64%-89%。余永定认为中国的实际经济增长率比潜在增长率低。现代经济的主要问题并非产出不够多,技术不够先进,效率不够高,恰恰相反,而是过剩、通缩、效益下降。那么,制约因素只有从M端寻找。

    张军,张晏,王永钦在《经济研究》2019年第9期的论文《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宏观经济学:新问题、新范式与中国学者的探索》中指出:在“大衰退”之前,金融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基本上是隔离的;在对风险的处理方面,它们恰好是两个极端:内生的风险一直是金融经济学研究的核心问题,而宏观经济学则只将风险当作某种外生的冲击。“大衰退”之后,宏观经济学与金融经济学相互交融,产生了一个崭新的研究领域:宏观金融学。月度GDP公式打断了这种隔离,走向融合。

    (未完待续,更多精彩敬请期待!)

    作者简介

    张二寅,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中国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第一经济首席宏观经济学家。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四大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

    专著《新宏观主义》,中国经济出版社,2014年7月。合著《草野集--中国经济再出发》,新华出版社,2016年12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1992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自动化专业,中国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主义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二大最终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需求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著有《新宏观主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