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106)文明究竟是什么?
2020-11-02
字号:

    文明究竟是什么?

    摩尔根将文明定格在“声音字母及文字记录的出现”上,邹衡的文明标志则是“文字、铸造,使用青铜器和城市的形成发展”。两者比较,相同点都有文字,前者还突出提到“声音字母”,后者则提出了“铸造、青铜器及城市”的条件。但与各地样本来比较,前者讲到的声音字母在古汉语中是缺乏的,后者讲到的铸造、青铜器、城市也在古代美洲一些地方缺乏,所以看来两种文明定格方式都有问题。是什么问题呢?是不是眼界窄了?

    其实,就文明这个概念的本质含义来讲,无非就是一种文化进步后的社会表现状态的总和。文化是什么,文化无非就是人化,即人(类)通过思想(思考)后所造成的一切。文化的进步又是什么呢,文化的进步本质是新的文化能够给人们带来更大的福祉。声音字母的出现也好,文字的出现也好,铸造的出现也好,青铜器的出现也好,城市的出现也好,他们为什么是一种文明的象征,就是因为它们能够给人们带来更大的福祉了。

    所以,判定文明与否,似乎是不能站在具体的某个文明类型中的某些特定事物的出现来做标准的,而应该以某种文化治下人们福祉的增加为标准来判定才行。问题是如何判别福祉是否增加了?早期文明里,由于人类能力有限,人们福祉的增加主要应该放在大家生产生活的便捷性效率性提高上面。后来随着人类思维创造能力的加强,人们福祉的增加应该归结到族群性平均寿命的增长上去。这对判断一些复杂性文明或者非文明事物更有意义。

    古希腊文明比较基督教文明要早几百年。前者的宗教信仰确实不是一神教,而是信奉许多神灵的多神教。至于古希腊地区后来在文化上的衰落究竟是什么造成的,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我看过一些资料,可能主要还是战乱的因素。还有讲到后来的罗马帝国更有思想法制意识上的平等性宽容性等,都是胜出古希腊的地方。如著名者古希腊三杰的苏格拉底就是被其暴民民主制度投票杀死的,这也反映了古希腊民主法治思想意识相对的一种落后性吧。

    由此看来,铸成文明的基础在于其思想信仰的真善美程度。文明其实是一个弹性很强的名词概念。换句话即是说,文明里还有更文明的比较存在。文明的强度是不是跟其主流思想的真善美强度具有正比关系。追求真善美思想的本质说到底无疑还是为了更多人增长的福祉。所谓公平法制、信仰自由、尊重自然、利用自然、科學進步完善、尊重平等人權、集體利益與個人利益並重、和平友愛等大都是一定程度上追求真善美的体现。仅信仰自由可能例外。

    民主当然也是文明的产物,或者也可以说民主即是文明的一种代表。需要沉思的是这种语式其实是可以广泛挪用到其他各种文明事物身上的。如青铜器、城市、蒸汽机等,我们可以这么说,青铜器、城市、蒸汽机等都是文明的产物,还可以说,青铜器、城市、蒸汽机等代表了文明。进一步需要思考的问题在于,使用这些文明东西的地方是不是就都一样的文明了?为什么他们的文明程度还有差异?其差异又是什么造成的?

    如果我们这样追根溯源的分析下去,就应该不难找到各地各种文明肇成的根源其实还是各地各种起始的思想不同罢了。如此思想是怎么来的,它蕴藏在什么地方呢?就在其精神信仰里面。所以,即可将上面的叙述简化为,不同的文明是由不同的精神信仰所牵引所造成的。民主、青铜器、城市、蒸汽机等既然都是文明的事物,它们也一定是既有思想下的产物,也一定从属于一定精神信仰,或者一定观念文化的产物了。

    还可以进一步分析下去。既然不同的思想,或者不同的精神信仰不同的观念文化缔造了不同的文明事物,那么,是不是不同思想不同信仰不同观念文化之间,则会存在不同的文明?答案是肯定的。事实上,不仅不同文明之间会有不同的文明事物出现,甚至不同的文明还会因为各自基因于不同的思想而发生冲突,即是所谓的文明冲突。同时,不同文明相互借用各自不同的文明事物也可能会出现一些水土不适的南橘北枳的情况的。比如你列举的民主政治的实行情况就是这样。总体来看,在基督教精神信仰思想的治下地区情况比较好,其他精神信仰或者观念文化治下的情况则比较差一些。当然具体情况也并不完全都这样。比如新加坡虽然建基于东方性的观念文化,但其民主治理状态却表现较好。原因是什么呢?应该还是其民主的方式有所改造变化,使其比较适宜于当地那种东方性的观念文化所致。其主要特征可以概括为集权性的民主政治,本质是一种嫁接改造罢。

    文明种类的划分是建立在一定事物有无标准上的。摩尔根拿出了拼音字母和文字记录的有无标准,邹衡拿出了文字、铸造、青铜器和城市形成的有无标准,虽然两者标准单独看,均无世界性的普适情况,但其核心思想却比较明确,特别是都有文字记载这个根本性标准,使人对应人类历史全面考察后感觉还是周延性的概括,那是人类的早期文明,或者是有了文字的文明。这从文明的字面理解也是便捷的。

    你的文明划分作了三大阶段:原始文明、古代文明和现代文明,乍看好像尚可,细酌却可置疑,总的还是嫌粗略了。里面的标准牵涉到很多,既有经济的又有政治的还有思想的,不过综合起来看,事实上还是政治标准为根本性决定性的,这样便自然会造成与事实的不合。特别在古代文明与现代文明的区别上仅拿有没有(现代)民主政治为标准更是显得拘束,并得出中国49年后由现代文明倒退于古代文明,新加坡至今还是古代文明的耸人听闻咯。

    在文明的划分上,我的观点比较靠近亨廷顿“文明的冲突”思想里所蕴含的文明概念。即是一种不同的主流思想长期性在某族群某地区流布,就会形成其独具特色的人类文明。这种文明概念具有两大特点,一是讲文明的终极原因是思想。二是讲造成不同文明的不同思想是长期占主流地位的。那么,这个思想是什么,它来自哪里呢。这个思想就是宗教信仰或者观念文化。它来自古远先驱者的创造及其随后相关人们的坚守、推崇和向人们的灌输。

    既然思想决定文明,思想造成文明,思想也必然会决定政治,造成政治的。反过来即可以说,没有一定的思想基础,既定的政治方式在实行中都会变味。或者更进一步的说,只有将既定的政治方式创新改造成适宜于既有思想基础的模式,新的政治形态才会是有效的理性的科学的。上面反复用逻辑推出的这段话其实内涵是很丰富的。如果不嫌麻烦,大可拿去演绎映证于各式各样近代和现代以来人类的文明历史进展情况,看看是不是合乎周延于事实呢。

    台湾的政治目前确实比较大陆更为民主。这是一种文明的情况。但是不是台湾就那么先进了,是不是大陆自49年以后便一直比较台湾而像古代一样的落后着呢?我看并不见得的。还是思想决定论的逻辑最好说明问题。虽然台湾的土著近代以来有上百年时间是被外族统领,接受了更多的外来思想(这也是台湾能够推行现有民主政治的重要基础),但台湾历经近六十多年的归化,思想便更趋近世俗,听说陈水扁贪污数额巨大,是不是由此造成?

    并没弄清楚你对一神教为何如此愤恨的原因。你认为多神教怎么样呢?其实,从现代文明的缘起来看,一神教治下是极具历史渊源的呀。比如你说到的现代民主法治,就最先来自多神教治下的古希腊。但那个时候并没有现在这么完善,譬如那位古希腊三杰之首的苏格拉底就是被其暴民的多数投票服毒而杀死的。而民主法治的现代化却是一神教的英国首创而来的。需要思考认可的是,如果没有那种多神教和一神教所蕴含的求真求善求美精神,民主法治这样的事物能不能创造出来,能够由哪种观念文化缔造出来呢?

    我觉得,摩尔根过分看重拼音的文明性作用,这只是其视角过分限制于他考察的人类文明范本范畴之结果,这与一神教并无什么大的瓜葛。准确地讲,摩尔根只是一位现代坯胎遗传学家,其自然科学项目研究的经历局限促使他产生如此比较窄狭的文明文化概念是可以理解的呀。而我们作为后来的思考者,作为尽量将视角提高来观察全部人类文明历史的社会科学的思考命题,就应该尽量避免他的这种局限性,尽量将所考察问题的来龙去脉和相关联系都要弄清楚,尽量不要堕入人云亦云的表面化肤浅化的认识中去。

    比如你所全力推举的民主法治问题,其实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所在。上面我们的相关讨论中列举了新加坡和台湾这方面的情况。按着你的发言,似乎非常不齿新加坡,而对台湾却有赞美之意。我倒并不这样看。我认为,在促成国家管理的现代化上看,民主法治只是一个相互促进的手段,而当然也是绝非唯一实现形式的手段。换句话即是说,只有创造一种适宜于所在观念文化特点的民主法治形式,能够促使权力被科学制约,达到国家管理的强化,这样的民主法治才是好的有益的,反之,则可能是坏的有害的了。

    所以,我觉得在民主法治问题上,并不是要不要这样简单化的取向就行的,而是要怎样的,为什么要那样的,不那样则很可能事与愿违的问题了。世界总共不到200个国家,其中实行民主法治的国家占了大多数,但真正国家管理搞得好,人民福祉得得多的却是很少的。新加坡则是其中的姣姣者之一。当然,台湾也不错。但在社会管理上,在人民福祉上,未必比得过新加坡。比如陈水扁的巨贪案在新加坡就可能很难发生的。这是什么原因呢?是不是后者的精英作用更突出呢。如是,则就应该将视野超越一般性的民主法治去分析了哟。

    一神教的概念是西方提出的,它是针对西方宗教信仰中崇奉一位神祇或者多位神祇来区分其类别,我们界外之人并不能由此就得出孰好孰坏的信息。反而从人类现代文明的发展来看,不管是一神教(如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还是多神教(如古希腊),都是其思想文化渊源的主流或者根子所在(所以我们今天要努力周延性思考的话,就不得不透过一神教和多神教的表面情况深入其内在的思想观念之优劣进退上分析缘由哦)。你说到一神教制造战争的危害情况似乎还是有点片面性。事实上,我们知道人类历史上的战争总是比较多的,并非只是一神教的问题所在。从最近的二战来看,其主要发动者无非德国日本。但制止战争和助力战后的大恢复大发展,却是一神教治下美国的首功。

    新加坡的严管重罚确实是很奏效的。以前我看过资料,讲到一位部长级领导,就是因为公开讲话中为某家商业公司说了好,导致其得到商业利益,被人举报查实后,该部长便被开除了公职,其辛勤积累一辈子的大几十万公积金也被没收。你讲到新加坡最高领导贪腐比陈水扁更为厉害许多倍,可能只是一种推测吧?思考论证理论观点如果仅靠推测难免被自己的情绪影响所以并非一种好的取向吧。另外,英国对于世界现代化的积极作用是非常突出的,其原因绝非什么因为它“势力弱”,根子还是其思想文化里的理性科学和人文道德精神特别强造成的,所以才有其伟大的宪章运动伟大的光荣革命和以诞生第一台蒸汽机为代表的产业革命以及分蘖出的基督教新教教徒开辟的伟大美国的出现。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