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主席的这个比喻,有点尬啊
2020-10-22
字号:

    读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其二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以上,就是毛主席的著名诗词《七律·送瘟神》,送的是血吸虫病这个“瘟神”。

    血吸虫病,曾经在中国流行了2000多年,严重地危害着中国人民的身体健康。

    到新中国成立的前后,血吸虫疫区,遍及江南12个省市的350个县,患者达1000万人,受感染威胁的人口,达1亿以上。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主席的这个比喻,有点尬啊

    所以,解放后,毛主席和党中央,就非常重视血吸虫病的防治工作。

    1953年前后,毛主席和党中央,派出100多名医务人员,进驻重疫区余江县,治好了千余名血吸虫病人。

    1955年冬,毛主席又亲自到湖北疫区视察,在杭州制定规划,发出了“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和“限期消灭血吸虫病”的伟大号召。

    第二年,1956年2月27日,毛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强调“全党动员,全民动员,消灭血吸虫病”,并且,把消灭血吸虫病,写进了《农业发展纲要40条》。

    这一年,中共中央,成立了防治血吸虫病领导小组,派出大批医疗队,到疫区进行血吸虫病的防治工作。

    疫区余江县,籍此提出了“半年准备,一年战斗,半年扫尾”的口号,发挥冲天干劲,与瘟神作战。

    他们通过大力兴修水利,铲除血吸虫的滋生地,仅用了两年时间,就根绝了血吸虫病。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主席的这个比喻,有点尬啊

    1958年6月30日,《人民日报》用头版头条,报道了这个消息,并且,发表了题为《第一面红旗--记江西余江县根本消灭血吸虫病经过》的社论。

    毛主席看了这篇报道兼社论后,彻夜未眠,十分欣慰,第二天早晨,便写下了这两首诗。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主席的这个比喻,有点尬啊

    这两首诗,感情充沛、艺术生动,将我国劳动人民在党的领导下,战天斗地、改造山河、改造自己命运的英雄气概,表达得出神入化。

    然而,这里面的“六亿神州尽舜尧”一句,如果按照史实的话,却是值得商榷的。

    我们知道,艺术就是艺术,她有根据需要,而随心所欲的成份。

    比如,“华佗无奈小虫何”,历史上,有没有真实的,华佗治不好血吸虫病的记载呢?

    没有。

    这只不过是,一种艺术性的表达手法。

    还有,“牛郎欲问瘟神事”,“牛郎”,真的是为这件事情,上天去问过“瘟神”吗?

    没有。

    甚至,“牛郎”和“瘟神”本身,就是都不存在的。

    这只不过是,一种艺术性的表达手法。

    还有,毛主席在他的另一首诗中,曾经写道:“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图腾,在大部分情况下,它,应该是正面形象啊。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主席的这个比喻,有点尬啊

    可是,毛主席在这里,却是把龙,当成了反面形象来写的。

    因为,龙,确实是有善龙与恶龙之分,毛主席这里,是取其“恶龙”的一面。

    这就是艺术的随心所欲。

    所以,“六亿神州尽舜尧”,这是艺术,无关史实。

    其实,在历史上,舜帝和尧帝,确实是被当作“英明”、“伟大”的帝王来记载与歌颂的。

    比如,司马迁在《五帝本纪》中就写道:“帝尧者,放勋。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富而不骄,贵而不舒······”

    ——帝尧,就是放勋,他的仁德如天,他的才干如神,他的形象像太阳,他的崇拜者像漫天彩云,他富而不骄奢淫逸,贵而不张扬跋扈······

    对舜帝的描述,则是:“使舜慎和五典,五典能从。乃遍入百官,百官时序。宾于四门,四门穆穆,诸侯远方宾客皆敬。尧使舜入山林川泽,暴风雷雨,舜行不迷。尧以为圣······”

    ——尧帝让舜帝修编五典,舜帝能够完成五典的修编工作;让他去考察百官,百官都被他安排得顺顺当当;让他访问四方,四方诸侯不论远近,都对他恭敬如约;让他考察山林川泽,在暴风雨中,他也不会迷路;尧帝就以为他是圣人······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主席的这个比喻,有点尬啊

    但是,真实的历史上的尧帝和舜帝,是不是这么“贤能”,这么地“英明”、“伟大”呢?

    答案,可能是否定的啊。

    我们且看,司马迁另外的记载:“讙兜进言共工,尧曰不可而试之工师,共工果淫辟;四岳举鲧治鸿水,尧以为不可,岳强请试之,试之而无功。”

    ——讙兜推荐共工管理工师,尧帝认为共工淫辟不可用,但是,还是用了共工,结果,共工果然淫辟;四岳推荐鲧去治理鸿水,尧帝认为不行,但是,还是用了鲧去治理鸿水,结果,劳而无功。

    为什么,尧帝明知共工“淫辟”,却要强行“试之”呢?

    为什么,尧帝明知鲧治鸿水“不可”,却也要强行“试之”呢?

    而且,鲧治鸿水,是“九岁,功用不成”。

    这中间,长达九年的时间,为什么尧帝,没有派人去监督指导,或者,采取什么其它的掌控措施呢?

    很明显,这里面,尧帝自身,是有很大的问题的。

    那么,尧帝自身的问题,又是什么呢?

    尧帝自身的问题,其实,就是他的帝命,敌不过人家强权势力的抗命。

    就是他作为当时的天下帝王,实际上,根本就掌控不了当时的天下。

    他的帝王地位,实际上是虚的。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主席的这个比喻,有点尬啊

    因为,当时的天下实权,实际上是掌握在别的强权者手中,他,只不过是一个橡皮图章,是一个傀儡而已。

    五帝时代,就是五位帝王的时代,这五位帝王就是黄帝、颛顼帝、喾帝、尧帝、舜帝。

    而尧帝,在五帝之中,是处于第四位,是在最后之第五位的前一位。

    我们看,五帝时代,作为一个时代,她就相当于后来的一个朝代,那么,尧帝在五帝时代,相当于在后来的朝代之中,是处于一个什么位置呢?

    这个位置,是不是相当于夏朝的孔甲?

    是不是相当于商朝的帝乙?

    是不是相当于西周的周厉王?

    是不是相当于西汉的汉哀帝?

    是不是相当于东汉的汉灵帝?

    是不是相当于西晋的晋怀帝?

    是不是相当于唐朝的唐僖宗?

    是不是相当于北宋的宋徽宗?

    是不是相当于明朝的明熹宗?

    是不是相当于清朝的光绪帝?

    还有,神农氏时代,是有八任炎帝的,分别是帝魁、帝承、帝明、帝直、帝牦、帝哀、帝克、帝榆罔。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主席的这个比喻,有点尬啊

    那么,尧帝,和神农氏时代的炎帝们相比,是不是相当于其中的帝哀或帝克?

    那么,看看那前后,所有的和尧帝位置相当的帝王,哪一个,又是“英明”的、“伟大”的、“有所作为”的帝王呢?哪一个又不是“狗熊”一样的帝王呢?

    那就是一个“狗熊”样的帝王所处的位置啊。

    尧帝和舜帝,按照他们的历史位置,他们本来就是处在一个帝王应为“狗熊”的时代;他们,本来就应该是“狗熊”啊。

    这无关于他们的个人才能,而实在是属于——“时势造英雄”或“时势造狗熊”啊。

    但是,为什么尧帝和舜帝,他们本来应该是“狗熊”的,可历史记载,他们又不是“狗熊”,反倒是“英雄”,反倒是十分地“英明”、“伟大”呢?

    其实,这里的关键,恐怕还是在于他们,和大禹之间的关系。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主席的这个比喻,有点尬啊

    大禹,是五帝时代的终结者,也就是五帝时代之历史的叙述者。

    尧帝和舜帝的“白”与“黑”,不是在于他们自己是真的“白”,还是真的“黑”;而是在于大禹,想让他们为“白”,还是想让他们为“黑”。

    大禹要把他们描述成“白”的,那么,他们就是“白”的。

    大禹要把他们描述成“黑”的,那么,他们就是“黑”的。

    显然,尧帝和舜帝的“英明”、“伟大”,不是他们自己真的“英明”、“伟大”,而是大禹,要让他们“英明”、“伟大”。

    那么,为什么,大禹要让他们“英明”、“伟大”呢?

    我们再看司马迁的记载:“舜归而言于帝,请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驩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四罪而天下咸服。”

    ——舜帝回来,诉说于尧帝,请将共工氏流放于北方先祖们的陵墓附近,以应对北方白狄的入侵;将驩兜氏流放于南方的崇山峻岭,以应对南方蛮族的不服王化;将三苗族迁移到西方的三个危险之地,以应对西方的羌戎骚扰;将鲧氏驱逐到东方的羽山,以应对东方夷族的造反作乱;惩处了这“四大凶族”,天下,就都心服口服。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主席的这个比喻,有点尬啊

    那么,这个记载的历史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如果共工氏、驩兜氏、三苗族、鲧氏,果然是“四大凶族”,那么,尧帝和舜帝,敢于放心大胆地让他们,到四方去守卫国门吗?尧帝和舜帝,就不怕他们引狼入室吗?

    这个记载的历史真相,其实,就是这四个部落或部族,败落了,就受到了其他强权部落的威胁。

    其他的强权部落,想要兼并他们,就给他们罗织罪名,以便“师出有名”地去攻打他们。

    而尧帝和舜帝,作为天下秩序的维护者,他们不能保护这些弱小部落不被兼并,唯一的选择,就是想方设法避免战争。

    他们把这四个部落,以“罪犯”的名义,驱逐到四方边远地区。

    虽然,这是让他们失去了他们的祖先,给他们开辟出来的土地,但是,这至少,可以避免他们沦为战争的牺牲品。

    只要他们还有一个部落集体,或者部族集体保存着,他们,就可以继续奋斗。

    而如果发生战争,他们的部落或部族被消灭了,那么,他们就不是战死,也是沦为奴隶,那就永世不得翻身了。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主席的这个比喻,有点尬啊

    所以,尧帝和舜帝,表面是在治这“四大凶族”的“罪”,实际上,是在保护这四个部落或部族的主体地位,以给他们的东山再起,留一线希望。

    而大禹,就是鲧氏部落的后代,正是由于尧帝和舜帝,保护了鲧氏部落不被消灭,才有了大禹氏族的东山再起。

    所以,大禹就要为尧帝和舜帝歌功颂德,就要把他们吹捧成“英明”、“伟大”的帝王。

    这就像《水浒传》中的梁山泊好汉,“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这就像李自成打进北京,看到崇祯皇帝的女儿,被崇祯皇帝砍杀后的反应,是痛切地叫道:“上太忍”——“皇上也太狠心了!”

    其实,李自成恨崇祯皇帝吗?

    他不恨崇祯皇帝。

    他知道,天下大乱,底层人民水深火热、没有活路,那不是崇祯皇帝不好,而是那些官僚地主们太坏。

    所以,他恨的是那些官僚地主,而不是崇祯皇帝。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主席的这个比喻,有点尬啊

    可是,他如果不推翻明朝,不打倒崇祯皇帝,他又不可能打倒那些官僚地主。

    大禹父子,结束了五帝时代,那是因为,五帝时代的规章制度,不符合新的历史形势。

    但是,尧帝和舜帝,虽然在尽力地维护那个不符合新的历史形势的旧的规章制度,他们的理想与情怀,却还是令大禹父子,所感动的。

    所以,大禹父子,既要否定尧帝和舜帝,也要肯定尧帝和舜帝,就像李自成,既否定崇祯皇帝,也肯定崇祯皇帝一样。

    其实,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反复地构建和维护秩序,也反复地破坏和重建秩序的历史。

    在这里面,历朝历代的帝王,就是秩序的构建和维护者;历朝历代的强势者和弱势者,就是秩序的破坏者。

    帝王所构建的秩序,是当时的强势者和弱势者,通过对立统一,而取得了平衡的秩序。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主席的这个比喻,有点尬啊

    然而,秩序构建之后,强势者和弱势者,在这个秩序中的发展速度,并不是一致的。

    强势者发展得快,弱势者发展得慢。

    这就使得,强势者和弱势者之间的平衡,逐渐被打破。

    秩序,就逐渐地向着强势者一方倾斜。

    这就是强势者,打破了由帝王所构建和维护的秩序。

    强势者打破由帝王构建和维护的秩序,建立一个专属于强势者的秩序,这就必然会遭到弱势者的反抗。

    而为了对付弱势者的反抗,强势者,就将帝王作为傀儡,推到前面,由帝王去与弱势者发生联系。

    这就使得弱势者要反抗,就不只是要反抗强势者,也是要反抗帝王。

    “六亿神州尽舜尧”?毛主席的这个比喻,有点尬啊

    但是,帝王虽然还在,这时候的帝王,却只不过是一个傀儡。

    帝王所构建的秩序,其实是早已灭亡。

    帝王这时所维护的秩序,不是他们原来所构建的老秩序,而是强势者们悄悄地建立的、只属于强势者们的新秩序。

    而这个新秩序,是对弱势者们极为不利的新秩序。

    所以,即便是这个新秩序仍然顶着帝王的招牌,弱势者们,也还是要反抗这个新秩序,从而导致改朝换代。

    这就是几千年来中国历史的本质。

    当然,在这个历史的本质之外,还有中国社会,是存在和运动于环境之中的。

    这个环境,有地理、气候的环境,也有历史的环境——就是生产力发展水平的环境,还有中原民族与周边民族相互对立统一的环境。

    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

    中国的历史,就是这些内因与外因,相互作用的结果。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