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94)量子力学与精神意识(三)
2020-10-21
字号:

    量子力学与精神意识(三)

    需要指出的是,从物质分析手段上科学研究意识命题虽然非常难,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从词性界清上准确使用意识概念的努力。因为自从意识这个词语产生后,人们就在各自所指的含义上使用它,而我们为了讨论交流与意识相关问题的效率,就必须按照实际使用意识概念的规范来统一限定其范畴。

    究竟如何才能较好地做出意识的定义,或者如何才能判断一个意识定义的好坏呢?还是要(只能)从实际出发,即无穷无尽的择取实际事例进行验证,只要发现有一个事例与定义不合就有解释修改的必要。反过来说,也就是要尽量多的从各种各样的实际事例里抽象出来意识的规范定义了。上面对意识的初步性讨论中,已经例举了狗识红灯、豹捕猎物以及联系人类的精神活动情况而提出“意识是大脑认知下的一种反应活动”之定义,当否可批。

    概念清晰是保证讨论效率的基础。而要达到概念清晰就必须讲究概念的定义。一般的闲拉海扯侃大山,当然无须概念定义,但一当真正想把某个事情说清楚,把某个问题分析清楚,把某个命题研究清楚,没有对其关键词的规范性定义就很难达到目的。

    概念定义当然是外来的文化(规定),且此规矩还是牵涉到人们最深层次的思维领域的,而思维习惯一经养成便很难更改的。中国人大都是在这种含糊笼统感性的观念文化中生长起来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概念定义的习惯,所以我们的探讨论说大都是低效无效的。

    我读了不少同胞的文章,参与了不少讨论,可即使是严格的学术文章,即使是那些名气很高的哲学大家的文章,即使在讨论中大家都在强调定义的重要必须,但规范的概念定义仍然十万分的少!楼主陈定学(蓬莱)先生倒是一个例外,读他多篇文章就有规范定义出现。

    当然,也正是有了规范定义,我在《爱思想》上读到他那篇《究竟什么是规律》,便清晰了解了他的规律概念(定义),也清楚知道了自己联系实际全面思考规律后与他的商榷之处,于是写了那篇《规律是什么》于《爱思想》发表(后被推荐)。我觉得这样才是效率的。

    g网友提到论域限定,似乎就可不定义了。我却觉得这还是无定义遗憾的托词。其实从实质性上看,论域中的讨论往往专业性很强,其概念的界定似乎更加严谨狭义——也应有其规范定义,但其牵涉域外问题联系变化时,往往还会产生诸多需要注解和视角变换,岂不影响讨论效率?

    其实,说来说去,就是希望“拿出定义来”;即使就一个论域而言,也得先拿出定义来。只有看到定义,才可能让读者思辨作者究竟在说个什么东西,他说的与我想的,大家讨论的有什么差异,是否应该做什么修正的必要,等等,这样的讨论才可能有点实质性的共同性思考内容,才可能往提高效率上努力。更重要的是,限定某个论域的定义还是一种狭义的概念,这样似乎先定了一个不求全面整体的视角,一旦遇到超出论域专业的事例(恰好更多的事例映证才是科学性增强的途径)就得重新注释转换视角多费手脚,终究对清晰讨论追究答案的效率提高产生不利影响。

    我这么反复啰嗦不厌其烦的强调定义在概念清晰提高效率上的前提性作用,其实也就有点自以为本人是重视了定义、做出了定义并做到了概念清晰的。比如我对意识的把握就是上述定义:“意识是大脑认知下的一种反应活动”。从这里自然可以推出动物都是有意识有思维的,因为动物都有大脑,所以我举例的狼狗和豹子也不会例外。

    至于你质疑豹子选择性的捕猎和蠖虫选择性啃食树叶时有没有意识,从我的意识定义看是囊括在内的,但若从科学实验验证上看却很难落实。问题是现在随着科学家们借用愈益便捷的视屏工具,数年如一日地跟踪各种各样动物的生活(生产!),便发现了越来越多动物们依靠大脑功能来谋划对策提高生存质量的事实。

    一只小鸟在河边看小孩们用面包屑喂鱼,少顷,飞到河边衔起一块面包屑再飞到一处僻静的河边,将面包屑投入水中引来鱼儿,并且调整距离后,终于捕食到了鱼儿。一只犹猴将坚果摘下后放于野地风晒,数天后再来逐一翻看(是否够干燥?),然后选一坚果放置地上一凹陷处,再用选择大小适中的石块砸破后取食到了果仁……

    “认知”应该比“意识”好理解把握些,无非就是认识和知道呗。“认知下”则在强调大脑即刻的状态,肯定不是睡着了,也不是刚刚苏醒恢复知觉时,而是清醒的开动脑筋的,此时此刻的大脑针对外界(乃至任何)特定事物的思维反应活动,就是意识的一种情况。想想这个定义的不足可能还是局限于大脑活体内的意识,并没有包括那些遗传在观念文化中的精神意识。这种精神意识又该如何定义呢(这里的意识概念大致上等同于观念的内涵罢,因为在可以预见的使用意识词语之情况下,将观念置换意识似乎均可)?

    管吹网友问的东东有些确实是我没有考虑过的。如动物是不是都有大脑?但是不是有的动物虽然无人类那样的大脑器官(如你举例的蠖虫),但却有像人类大脑器官那样生理职能的器官(部分)呢?而此器官的运作功能也能起到指挥全身(或者部分)行为、运动的作用?那么蠖虫也就应有意识。

    我觉得,按上述意识的定义范畴来推,关于蠖虫那种非脑器官的其他部分能够单独保持不错的刺激反射应该不属于大脑活动的部分,而属于动物一般的神经反射性(如青蛙死后抽动脊椎一根白色腺体就那个使得青蛙身体弯曲一样)活动,所以是无意识的。

    巡航导弹避开打击的动作怎样做可能都不能类同于小鸟猴子觅食技能的。因为前者的全部动作原理始终是设计者考虑到了的,而万千世界的复杂情况设计者不可能都考虑到,遗漏的情况巡航导弹就会应付不了,但小鸟猴子却在发展演进中可慢慢逐渐适应。

    原始细胞类的水中类菌体没有大脑,但有没有类似大脑功能的器官,如果没有,它靠什么做出堪称完美的觅食、规避动作?这使我想起了南美洲一种捕蚊草,它虽是植物,没有大脑,却能够利用草叶中分泌的蜜汁,引来蚊蝇,并让其精确长成距离恰到好处的两个倒刺同时碰触蚊蝇腿部而关闭荷包状草叶,最终将蚊蝇缚住烂死在草叶里做了捕蝇草的动物性营养。这个事例在意识问题的讨论中究竟具有什么意义呢(难道植物也有大脑或者类同于大脑功能的肢体部分)?我暂时还无答案。

    人作为被观察对象后还可细分成两种情况,一是还没开始观察,二是正在观察。如果人的察觉注意力是用在第一种情况会有怎样的脑电波微粒子运动状态,在第二种情况又会怎样?量子力学所及的物质坍塌和测不准是不是被人(或非人?)的意念(运动)影响所造成的呢?没有意念运动(如察觉)就不会产生坍塌和测不准吗?

    量子力学的测不准、纠缠、坍塌运用到一般人性的分析中似乎也很有理论概括性的意义。人性的最本质特点是什么,无非是独占相对于一般动物所没有的超强大脑了。所以,我曾在拙文《论人性》中给人性下的定义为:人性是具有超强大脑的动物(生命体),由不同思想观念支配所产生出的不同的情感、思考和行为方式特征。

    由上可见,人性高于动物性强在其超强大脑。人性的复杂多变在其思想观念的复杂多样。所以可界定普遍的现实的具体的人性总会是由善与恶、真与假、爱与恨等无数个两两对应的思想欲望取向构成的,而届时哪个方向的思想占了上风,人性的表现便呈现出那种思想的特点。且对于人类大脑深处的这种微粒子物质运动如何从定量的科学角度解释得清楚呢。

    量子力学的理论倒是为人类这种大脑运动提供了比较逻辑周延的解释基础。所谓测不准,是讲思想活动的复杂多变很难准确预测。所谓纠缠,是讲思想的变化过程。所谓坍塌,是讲思想从一种模式嬗变到了另外的模式。在既定条件下,思想观念总是可分上下优劣的(一定民族的观念文化也是可分上下优劣的),理性的改革应该着力于思想先进这种根本性的转变上。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