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卫东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可续发展 - 黄卫东首页
纸币的本质是什么?评赵建:美国能用印钞机买下中国吗?
2020-10-20
字号:

    西泽研究院院长,济南大学商学院的赵建教授在这篇文章[1]中抛出了一个学术观点,声称直到现在理论界都还没有说清楚货币的本质是什么?以此为基点,展开自己文章。确实,在学术界总是有人对货币本质提出新的观点。

    但是,现代各国都使用纸币,就现实问题来看,我们只需要讨论纸币的本质就可以了,以美元纸币为例,在美国金融界,以培养金融人才的金融学教科书为例,对这个问题都有很清楚的回答。例如,美国常用金融教科书,金融专家米什金教授所著《货币金融学》[2]一书中,清楚地写道:“联邦储备银行券(参见原书,就是指美元)是美联储向持有人开具的借据,也是一项负债。但是,和大多数债务不同,这些借据承诺用联邦储备银行券偿还持有人。”(米什金,中文第6版第368页,英文第七版第358页,中文第九版在第324页)也就是说,货币是政府开出的不兑现欠条。在Stephen G. Cecchetti著《货币、银行与金融市场》[3],第2.2.1节商品货币与不兑现纸币,指美元是不兑换欠条;17.1.2节明确指出,央行发行的现钞是央行负债。第15.2.1节低而稳定的通货膨胀--中央银行的主要目标之一,指美联储实行通货膨胀政策,美元每年贬值,等于自动赖帐。

    这些金融学教科书所介绍的关于美元本质的观念,是有法律依据的,其根据是美国联邦储备法[4]。该法第16条第1款的题目就是,联邦储备券的发行;债务本质;还明确指出,联邦储备券是美国政府的债务,是法定货币。因此,美元是美国政府开出的自动赖账的不兑现欠条,由政府强制规定的交换工具,是法定货币。

    赵教授在文章中列举了很多经济学大家,文章说,“甚至到现在,理论界都还没有说清楚货币的本质是什么?从马克思、克纳普的国家法币学说,凯恩斯的货币需求理论,MMT,到货币主义、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新货币经济学等,理论界依然没有定论“。暗示这些学术大家在货币本质问题上,至少观点不一致。也许赵教授所说的是对的,但它与今天讨论的当代货币问题并无直接关联。其实这些学术大家对现代社会使用的纸币,其观点是相当一致的,都是将纸币当成一种债务。这里可以一一列举如下:

    1、马克思在其名著《资本论》[5]p454第三卷第25章中指出,“银行券无非是向银行家签发的,持票人随时可以兑现的、由银行家用来代替私人汇票的一种汇票。这种债券形式在外行人看来特别令人注目和重要,首先因为这种债务货币会有单纯的商业流通进入一般的流通,并在那里作为货币执行职能,还因为在大多数国家,发行银行券的主要银行,作为国家银行和私人银行之间的奇特的混合物,事实上有国家债权作为后盾,他们的银行券在不同程度上是合法的支付手段”。需要指出的,此段是根据原文翻译的,国内常常将代表债券的credit翻译为信用,也就无法理解马克思的观点了。这段话,清楚地表明,在马克思看来,当时常用的银行券作为纸币,是银行依据国家债券发行的欠条。

    2、克纳普则在其著作《国家货币理论》中指出[6],银行券是一种纸质文件,它规定了一笔有价货币;法律保证发行银行接受该金额的付款;也就是说,银行券是一种法律规定的债券。还进一步指出[6],银行券不能自动成为国家货币,但是只要政府宣布接受银行券作为向中央的支付方式(对国家的支付),它们就立即变成国家货币。

    3、凯恩斯则在《货币论》[7]中指出,“私人发行的债务-如由银行发行的-可以在交易结算中使用,尽管它并没有被政府宣告为货币。但是,它可以和国家货币同时并存于流通之中。而且国家可以运用其制定货币的特权,宣布该债务证券本身可作为清除债务的手段被接受。因此,银行纸币就成为货币”。当时西方各国法定货币都是铸币,因此,凯恩斯明确认为,纸币是一种债务货币,可以用作国家货币。

    4、关于现代货币理论MMT,Wray在其著作《现代货币理论》[8]一书中明确指出,“美国的货币是政府的负债,是一种可以兑换为纳税义务的借据”;在另外一本专著《解读现代货币》[9]中指出,“所有现代的资本主义经济都在不兑换货币体系下运转。不兑换货币直接由财政部或由中央银行发行,它们成为不可兑换的政府负债。不兑换货币通常具有法定货币的功能,即被国家法律部门认定为能够偿付所有公共和私人债务的货币”。

    5、货币主义,通常是指弗里德曼建立的货币学派。弗里德曼在其著作《货币的祸害》[10]中第二章指出,美元纸币过去在票面上印有“可兑换”,现在则取消了可兑换;在第十章中则指出,纸币不仅仅是承诺支付,而是在金本位下代表金币,如今则代表联邦储备银行的纸币或存款单。就是指美元在过去金本位时代是可兑换金币的欠条;而在现在法定纸币时代,则是不可兑换的欠条,只能换另外一些美元或者美元存款单了。弗里德曼作为美国最重要的意识形态推手,显然不愿清楚地揭示美元纸币的本质,但也不好胡说八道,降低说服力,因而说得比较含糊。了解金融常识的人,都应该理解这段话的含义。

    6、哈耶克在《货币非国家化》[11]一书中主张私人银行发行可赎回的纸币,原文指出,“我将宣布发行无息流通券或钞票,我要承担的唯一法定义务是在持有人提出的时候赎回这些钞票”。也就是主张发行的纸币是可兑换的欠条。

    7、新货币经济学讨论的是设想的未来无货币经济体系[12],基本没有涉及当代纸币的本质。例如,设想的BFH支付体系包括五种形式,1)直接物物交换;2)以普通股票为交换媒介;3)以公司债务为交换媒介;4)以银行确认的公司债券为交换媒介;5)以纯粹的银行负债为交换媒介。

    赵教授在文章说,“贾教授简单的将货币供给看作是印钞机“印钞”,没有探讨全球经久不衰的美元需求机理,看不到或有意忽视世界货币体系背后的历史形成过程和复杂的信念共识网络,显然是缺乏专业说服力的“。显然赵教授反对贾根良教授介绍的,“货币供给是印钞机印出来的”的现实,但在整篇文章中,却未能举一例介绍,现实中供给的货币有不采用印钞机印钞的。赵教授长篇大论所说的货币需求等影响因素,它们仅仅影响货币供给的数量,而不是影响货币供给的方式。事实上,在过去几十年,由于人类技术的进步,人类的货币供给方式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过去全部印制在纸上的货币,现在大部分都印在芯片上了,但这并没有改变印钞机印钞的现实。

    两位教授在各自文章中讨论的最重要问题也许是,美国能不能用印钞机买下中国或抄人民币的“老窝”。其实市场经济,任何交易都是双方自愿的,没有中方的自愿,美国当然不可能买下中国。问题在于,中国主流经济界和金融界就有一大帮精英,将美元欠条看成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财富,甚至是唯一的财富了。贾根良教授担心的就是这些人主导中国金融和经济,要把中国的一切都拿去换美元,中国主流金融界尤其严重。例如,自1995年以来,我国央行开始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13],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美元欧元等西方货币,将增发的人民币交给西方,而换来的西方货币,则储备在央行,作为人民币发行依据。人民币也就成了外汇代用券,人民币发行主权和发行收益,都完全交给了西方,给西方免费提供了20多万亿元,从而控制了大量中国经济资源。

    当然,很多人无法相信,也无法理解这一事实,显然从赵教授文章也可以看到,赵教授也不认为存在这样的事实。这里补充几句解释一下,其实央行不事生产,主要的工作就是印制和发行人民币现钞。央行储备高达3万亿美元的西方钞票,得到这些西方货币的唯一方法,就是拿印制的人民币现钞换来的,不可能有其他可能性。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当然,西方资本家换来人民币,是不会愿意长期持有人民币的,而是拿换来的人民币在中国境内买走商品,买走工厂,甚至买走了中国的很多银行和银行股份。也许具体交易过程有很大不同,但最终结果总是如此,央行获得了外汇,西方资本家获得了中国的工厂以及生产的产品等各种经济资源,而人民币进入了国内市场。未来西方能不能拿美元换取中国的一切,不取决于西方,而取决于国内的主管精英,取决于他们头脑中的观念。当然,中国的广大老百姓也许不会无动于衷,允许他们这样做。

    本来货币的供应量应随着市场需求量变化而变化,才能维持货币系统的稳定。今年新冠疫情影响,我国货币需求量下降,推动央行减少基础货币,5-8月份人民币基础货币减少了1万多亿元。外汇作为货币发行依据,就应当随着发行货币数量减少而减少,但央行分毫都不愿动用外汇来回收基础货币,而是发行央票,也就是债券,收回基础货币。显然他们宁愿借钱支付利息,也不愿减少持有他们心目中唯一的“美元财富”。

    就历史和现实来看,美元本是自动贬值赖账的欠条,过去美国政府承诺,35美元可兑换1盎司黄金,但1971年8月15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停止兑换,美元就常常大贬值,如今需要1890美元才能换来1盎司黄金了。如果当初选择储备1盎司黄金,如今价值就高达1890美元了。当然,很多人会想,选择储备美元,可以购买美国国债和商业债券获得利息。其实美国的国债利率,几乎总是低于通货膨胀率,最近十余年,更是接近0. 而选择商业债券,很可能变成废纸。2008年美国发生的金融危机,实际上是美国精英让很多美国投资银行倒闭,使得欧洲很多银行和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商业债券变成废纸,有人估计损失高达10万亿美元。中国的主流经济界和金融界似乎没人敢冒险,使用中国的外汇大量购买美国的商业债券(不包括购买美国政府担保的两房债券数千亿美元;本人不了解内情,也许这个说法是错的)。不管怎么说,央行持有美元欧元等西方货币都是非常明显的糟糕选择,也是贾教授所反对和担心的选择。

    相反,1995年以来,央行印钞从不购买我们的国债,将发行的人民币交给自己的政府。由此可见人类历史上最荒谬的一件事实,中国政府设立的央行,在最近的25年,发行了接近30万亿元钞票,却从不购买本国国债,支持本国政府;反而主要购买美国国债,支持中国的战略对手。这实在是匪夷所思的一件事。贾教授形容央行的精英代表陆局长,他公开写文章支持央行这样做,是里应外合的第五纵队,实在是很好的比喻。

    本来很想写篇文章支持贾根良教授,还和多位学者讨论,但贾教授文章(附后)写得很好,实在难以锦上添花,也就不好意思献丑了。本文是借评论赵教授文章机会,顺便表达对贾教授观点的支持。其实本文所说,都是老生常谈的金融学常识,实在不好意思专门去谈。问题是,赵教授似乎对这些金融常识是一无所知啊。也许赵教授不屑了解这些金融学常识吧?

    赵教授在文章中,总是以专家们的理论为依据,问题是这些理论与当今的现实毫无关系,有的讨论过去,有的讨论未来,就是不涉及当代人类社会的现实,这种讨论,又有什么意义?下笔千言,离题万里啊。再说,赵教授所推销的很多理论,其实都是美国的意识形态理论,为美国的意识形态服务的。在这些意识形态理论统治下的思想,就是将美元当成了财富,甚至是唯一的财富,无视美元实际是美国政府发行的,却不负责兑现的,而且还不断自动贬值赖账的欠条。赵教授花了如此大的篇幅,不就是用这样一些意识形态化理论,给人们描绘一个高大上的美元,让人们相信,美元就是财富吗?要人们支持主流精英们所推动的,拿国内财富换美元等西方货币欠条吗?

    中国主流金融界和经济界,很大程度上,就是当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的传声筒,更令国人痛恨的是,他们干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将中国的财富不断奉送给西方。他们从不介绍美国金融界的常识,却天天推销传播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就是要洗脑中国老百姓,让中国老百姓相信,他们做的都是对的。他们干净了卖国勾当,却不准他人评说,还如此理直气壮,可谓荒唐透顶。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5年生于安徽。高校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研究方向是污水处理和水体修复技术。本博客探讨解决我国环境和经济问题的对策,欢迎朋友们指教。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