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思想随感(86)“中华科学落花250年”的疑窦
2020-10-14
字号:

    “中华科学落后250年”之疑窦

    清华大学科学史系主任吴国盛在一个微信讲课视频里赫然提出说“中华科学落后250年”,此立论或归结太缺乏相关概念推理上的逻辑性。1,难道中华科学在此250年前并不落后(于西方)吗?2,250年前科学不落后的表现是什么?由什么原因造成的?3,仅仅就因为西方的《几何原理》迟翻译成中文书拖延了250年,就造成了中华科学的落后吗?如果当时翻译出版了中文的几何原理,就必然导致中华科学崛起了吗?4,既然如此,为什么"五四″高举科学,民主大旗100余年了,像几何原理诸类的西方重要科学民主论说的中文译本也都全集性地出版了不少,为何我们的民主科学依然步履维艰难入佳境呢?诸如此种,不知道该位吴教授如何一一清楚解答(我想这些问题是很复杂纠缠的,以至还内涵着相互矛盾的方面,真要比较彻底地弄清楚全部问题的答案,势必导致其视频结论的整个推翻)。总之,由着如此系统深入整体的思考视角之下,再想想吴教授等公知类相关的高谈阔论(集中在中国科学近代才落后,或者中国科学落后是由于一些非精神性因素造成之类的认识认知),且我们的高教名嘴尽然充斥着他(她)们的身影话权,便禁不住疑窦丛生殷忧不已而索然哑然憾然万分啰。

    为何中国产生不了民主平等思想

    《今日头条》出了个好思考题目:“中国古代为什么一直没有产生出民主、平等的思想?”我想,解答它还得从一定的宗教信仰有无上进行剖析才能说清楚。因为宗教信仰的文化本质说穿了就在于确立并推行一种超越世俗功利(看得见摸得着的器物性价值)的精神性价值。其人化或文化(或精神社会化物化)的结果便有助于促使治下之人们更偏好于那种虚无缥缈的精神世界的追求生活,于是便有益于人们更趋向于抽象思考,跳出日常琐事的羁绊,将思维的视角打得更开更广更高一些。反之,传统中国观念文化的非宗教信仰属性,或者说是世俗功利属性,则会促成人们更加沉湎于现实表象的问题,而更务实更物性或更贴切地说则是就事论事的时务主义思维特点。

    当然,上述分析并不就能逻辑自洽地导引出但凡宗教信仰的文化治下便一定能产生出民主、平等思想的。事实上追溯人类历史,民主平等思想还只是某个特定的宗教信仰(占比其总数很小呢)治下才能产生一一如古希腊。这又是为什么呢?还得从其宗教信仰(思想文化)中所包含的独特性超越性思想意识去辨析才行。比如古希腊的多神教中就特树了一位让人无限景仰心仪的智慧女神,她就应是促动人们像追逐漂亮女性那样去努力不懈(将追求真善美当做最高最终价值的意识),甚至一代人又一代人接替着不惜生命去争取,于是才终至其“爱智慧”哲学的诞生,其中也包括了她众多空前绝后的自然科学理论、民主平等思想、社会治理科学、形式逻辑思维等现代高端文化的萌发。

    阴谋与阴谋论

    陈志武所写的《阴谋论是一种知识鸦片》说出了一定道理,但觉得还可从语言分析的基础性角度进行剖析才更深入。阴谋是不可公开且立足于损人利己目标而思虑推行的计谋。阴谋论则是以此计谋为标签来统称竞争对手所作所为的思想视角。批判阴谋论,首先要看到阴谋本质是人性的一个消极面,亦即是说人性的本质从人脑这个角度(思想决定行为决定人性)去看,无非就是由无数多两两对立对应的消极面和积极面之观念(取向、想法)组成的。有阴谋的消极(为什么判定其消极性?缘由在于总体上不符合或有损于竞争双方乃及更多人的利益或福祉的增长)一面,也就有与阴谋对立的光明磊落,公开阳谋的积极(有利于竞争双方和更多人)另一面。所以,阴谋的存在于人类社会是客观普遍的现象。直至在国际(国与国的)竞争中存在一定的搞阴谋情况也不足为怪。

    同时又还要看到,如将这种单个人性中的阴谋现象上升到族群的文化的理论(以阴谋论来统称自己竞争受挫受害的事件)的总括性层面,实际情况就有了强弱区分之必要。概言之阴谋论则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换句话就是说,人类各个族群崇奉阴谋或阳谋并非都是相同相等的,应该联系其历史上的客观表现再作辨析界定。而族群的特点又往往是被其长期主流的思想信仰或观念文化的诚实诚信程度高下所决定的,这应是我们判断一个族群是否奉行阴谋论的基本标准。此外,像本文陈志武揭示批评的什么"华尔街金融"大鳄操纵了我国肉价暴涨的阴谋论则是牵扯到了对现代市场经济理论的无知,而又懒于去学习探索新知的愚昧思潮。它本身就来源于传统落后观念文化的思维碎片,对我们的现代化进程害多益少,必须进行有力的批驳,以正大方以利后效才是。

    导致中国现代文明的学说在哪里?

    很显然,杉石的微文《驳斥"包括儒学在内,中国没有一种学说能够导致现代文明"的谬论》缺少较深的自洽性道理逻辑,因而很难让人赞同。因为看人家所说的观点只要稍微联系实际一想就感觉确是那么一回事的。比如我们可以假设中国没有近代以来国外的现代化环境逼迫以及开放引入,而是“继续”闭关锁国一直听任儒学等传统中国的思想学说来治管,中国就将势必很难出现器物上的蒸汽机等现代性工业产业事物,精神上当然也绝对出现不了现代性的科学理论和普世的伦理价值观念,那样如何会走向现代文明呢。即使现在眼下,中国业已通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在经济总量上有了空前绝后的迅速发展,但如果不继续深化改革加大开放,以借鉴吸收国外各种各样有利于现代文明发展的经验办法和思想学说,而是倒退到保守自大狭隘世俗的儒家学说来治国,未必就能顺利搞好中国的现代文明发展呀。其结果极大可能的情况仍然可能还是陷落在黄炎培所高度概括的中国历史性宿命——即在不同强弱官僚的人治性社会管理模式下,“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循环停滞怪圈”里打圏圈罢——人说何错何谬之有呢?!

    不过万事万物皆需一分为二。我看人说中归结有"中国沒有一种学说能导向现代文明"之判定也有明显的疏漏而不完全对。为什么?比如曾经的革命文化一一当然是扬弃了诸如阶级斗争为纲学说等错愚部份以外的祟高精神信仰文化(还包括实事求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科学思维方式)就是能够引导中国走向现代文明的,将其堪称为带引中国走向现代文明的不二法门之优秀思想文化学说也毫不为过。 为何这样定性?因为她在大体上是符合西方优秀文化的总体根源性东东(崇高精神信仰)的。且彼之总源头应该就是犹太教孽生下的基督教信仰,而其中最杰出最精粹者应该还是古希腊的多神教和新教信仰。现在后者更为占主。于此,我们应该努力透过其多神教、新教的外衣去透析其具体内涵的富有现代灵性活力的系列性超越性思想观念,比如求真意识、平等意识、谦虚意识、独立意识、检朴意识、拼搏意识、奉献意识、博爱意识,等等,稍加演绎分析,就能得到正是在这样的精神意识基础上,才促成了西方世界所屡屡推动的世界现代化进程。再比着它们按图索骥来看我们自己,就不难在上述我们革命思想文化中都一一能找到她们创建丰功伟绩的芳踪。难怪斯洛当年在延安看到那样一群生机勃勃蒸蒸日上团结奉献的革命者时,都要感慨他们身上充满了"一股子清教徒的精神"的。就此看来,你如何能够那样武断地否认革命文化的现代性价值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