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历史上还有我们这样的长征吗?
2020-10-12
字号:

    笔者昨天发布的《鹳鸟叼青鱼,好有情趣感,竟然惹出巨大的历史风波?》一文,到今天发此文时,点击率达到了13.3%,粉丝增长了14位,另外,有12人点赞,7人分享,14人收藏,觉得效果还不错,所以,决定再接再厉,加写此文。

    昨天的文章,是就“鹳鱼钺”图的创作背景与性质,与韩建业先生展开争鸣。

    今天,我想就韩建业先生文中的另一观点,与先生进行商榷。

    韩建业先生的《从史前遗存中寻找文化上的早期中国》一文中提到:“在属于兴隆洼文化的辽宁阜新查海遗址,发现有一条长达20多米的用石头堆成的龙,位于一个中央广场上,周围围绕着许多房子。最近又在附近的塔尺营子遗址发现了一块有獠牙兽面纹的石牌,和湖南高庙的兽面飞龙纹很相似。湖南和辽宁相距遥远,它们之间如何发生联系,仍是一个未解之谜。”

    讲到长征,请问历史上还有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别说,还真有

    笔者今天的此文,就试图来解开这个谜。

    在昨天的文章中,笔者就论述了“在兴隆洼文化于距今7200年转变成了赵宝沟文化之后······他们南下中原,在中原地区称王了,时间,是在距今6400年之前”的观点。

    那么,我们今天就先来讨论一下,兴隆洼文化,为什么会转变成赵宝沟文化呢?

    要解答这个疑问,我们首先就要了解兴隆洼文化和赵宝沟文化的区别。

    也许,许多考古工作者,很敏感兴隆洼文化和赵宝沟文化之间的形而下的变化,就是她们的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之间的变化。

    然而,决定一个文化与另一个文化之间的不同的,绝不是她们的形而下的变化,而是他们的形而上的变化,是她们的意识形态与价值观的变化。

    那么,兴隆洼文化与赵宝沟文化的意识形态与价值观,有什么不同呢?

    我们先看兴隆洼文化遗址中的龙。

    讲到长征,请问历史上还有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别说,还真有

    再看赵宝沟文化遗址中的龙。

    讲到长征,请问历史上还有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别说,还真有

    再看濮阳西水坡遗址中的龙。

    讲到长征,请问历史上还有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别说,还真有

    在从兴隆洼文化到赵宝沟文化,再到庖犧氏入主中原的这三个阶段,庖犧氏部族的图腾——龙的形象,发生了三次显著的变化。

    兴隆洼文化的龙,是一副恐龙的形象。

    赵宝沟文化的龙,是“猪首蛇身”的形象。

    到了濮阳西水坡遗址“天盖墓”中,龙的形象,就又是扬子鳄与马的结合,谓之“龙马”。

    那么,这三个不同形象的龙,分别代表什么不同的意义呢?

    兴隆洼文化的龙,就是恐龙。

    讲到长征,请问历史上还有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别说,还真有

    但是,兴隆洼文化的人们,不可能见识到真正的恐龙,他们只可能见识到恐龙的骨架,他们只能是从恐龙的骨架的巨大中,想象到恐龙的庞大。

    所以,他们对于恐龙的崇拜,也就是崇拜恐龙的“身大力不亏”。

    而这个“身大力不亏”的思维意识,就很适合农业生产早期的、部落内部的大集体化生产。

    当农业生产继续发展,人们的劳动,可以产生相对的剩余价值的时候,奴隶化的大生产,就会逐步地取代部落内部的大集体化生产。

    这个时候,战争,就频繁起来。

    而且,这时候的战争,不是像过去游牧时代的战争,仅仅是为了争夺牧场,双方是突然相遇,只要一方逃跑,分出胜负,战争就结束了。

    这个时候的战争,是为了掠夺对方的土地、人口、和财产,双方都是有预谋和防备的、你死我活的斗争,所以,这时候的战争,是长期的,反复的。

    这样,智慧就显得尤为重要。

    而《三皇本纪》记载:“太皞庖犧氏,风姓······蛇身人首······女娲氏亦风姓,蛇身人首。”

    讲到长征,请问历史上还有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别说,还真有

    为什么庖犧氏和女娲氏都是“风姓,蛇身人首”呢?

    那是因为,他们曾经共同为宓犧氏,而“风姓”,就是宓犧氏之姓,“蛇身人首”,就是宓犧氏之图腾。

    其中,“蛇身人首”为图腾,就是由于蛇的“盘曲据守、能屈能伸”体现了一种智慧。

    所以,兴隆洼文化之所以变为赵宝沟文化,龙的形象之所以由恐龙变为猪首蛇身之龙,就是由于,赵宝沟文化重新重视智慧。

    而到濮阳西水坡遗址,龙又变成“龙马”,这又是因为,这时候,他们不需要智慧了,他们只需要霸道。

    “龙马”,就是代表霸道。

    那么,东北辽西地区塔尺营子遗址和湖南高庙遗址所发现的“獠牙兽面纹”,又是怎么回事呢?

    “獠牙兽面纹”,其实就是代表在兴隆洼文化和赵宝沟文化之间的一种过渡性意识。

    它的含意,就是凶猛。

    这个“獠牙兽面纹”中的“兽面”,可能就是对于恐龙形象的继承。

    人们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恐龙,就把恐龙想象成一种凶猛吓人的样子。

    而其中的“獠牙”,就是公猪的獠牙。

    讲到长征,请问历史上还有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别说,还真有

    因为,在当时来说,公猪,是一种很常见的动物,它的性情很凶猛,人们对于这一点是很了解的。

    当人们需要凶猛起来的时候,人们就自然会想到崇拜公猪,特别是崇拜公猪的那一对、代表着它的凶猛的獠牙。

    所以说,“獠牙兽面纹”的出现,就是代表着中国奴隶社会的开始。

    但是,仅仅有了凶猛,能不能够赢得战争呢?

    现实是残酷的。

    庖犧氏最初对外发动战争的效果,其实是很不理想的。

    他们常常遭遇失败,甚至是遭遇非常惨重的失败。

    就在东北辽西地区的兴隆洼文化兴盛起来的同时,河北地区同时也兴起了一种磁山文化。

    磁山文化遗址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遗址呢?

    就是在战争年代,用于坚壁清野的一个经常性的仓库性遗址。

    也就是说,这个遗址,离它的主人们居住的地方比较远,而且,上面也会有一些伪装,使其不容易被外人发现。

    当侵略者来到的时候,遗址的主人们,毫无后顾之忧,或战或逃,就非常自由。

    而这个遗址中的一块玉,就不仅证明了遗址主人们的敌人,是来自辽西地区的兴隆洼文化的主人,而且,还证明遗址的主人们,曾经在反侵略战争中,大获全胜,缴获了敌人的最珍贵的东西。

    讲到长征,请问历史上还有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别说,还真有

    因为,从现有的考古发现来说,玉文化,是起源于距今9000多年的东北黑龙江省饶河县的小南山遗址,然后,转移到辽西地区的兴隆洼文化遗址,再然后,才开始南下中原,甚至到达华南。

    而磁山文化遗址的这块玉,却具有10300年的历史,比饶河小南山遗址还要早1000多年,但是,它又在磁山文化乃至于整个中原文化中,是一件孤品。

    磁山文化遗址,本身是因应兴隆洼文化的侵略战争而产生,具有8000多年的历史,在这之前,中原地区,没有玉文化。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块玉,是磁山文化的主人们,在和兴隆洼文化的主人们的交战中,所缴获的战利品。

    而且,这块玉的历史之长,长过了兴隆洼文化本身,这说明,这块玉,在兴隆洼文化的主人们当中,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传家之宝。

    这块玉,只能是归他们部族的最高领袖所有。

    而他们部族最高领袖的物品,被敌人缴获了,可见他们,是遭遇了惨重的失败。

    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战争模式之下,兴隆洼文化的主人们,有没有因为战争失败,无法回到老家,只好向南逃窜,从而到达湖南呢?

    在《三皇本纪·索隐》中,就有“伏犧葬南郡,或曰,冢在山阳高平之西”的记载。

    不过,这个记载,可能不是记载的兴隆洼文化时期的“伏犧葬南郡”,而是记载的赵宝沟文化时期的“伏犧葬南郡”。

    因为,“或曰,冢在山阳高平之西”,说明他们是有前后两个王,第一个王在中原地区战死后,埋葬在山阳高平之西,第二个王,才到达湖南,死后葬在湖南。

    考古发现,在山阳高平之西,甚至于整个中原,也只发现了一座庖犧氏部族的王墓,就是濮阳西水坡的那座“天盖墓”。

    讲到长征,请问历史上还有我们这样的长征吗?别说,还真有

    而那座“天盖墓”,年代为距今6400年,是赵宝沟文化正在向红山文化转化的时候。

    所以,那座“天盖墓”,就是赵宝沟文化时期的庖犧氏部族之王墓。

    史籍所记载的“伏犧葬南郡,或曰,冢在山阳高平之西”,是赵宝沟文化之末年的故事。

    但是,虽然史籍没有记载,兴隆洼文化时期的庖犧氏也有部队战败后逃到湖南,赵宝沟文化时期的庖犧氏战败后,却逃到了湖南,这不仅有史籍记载,也有考古发现来证明,而赵宝沟文化时期的庖犧氏能够逃到湖南,那么,兴隆洼文化时期的庖犧氏,就也可以逃到湖南。

    所以,东北辽西地区塔尺营子遗址的“獠牙兽面纹”,和湖南高庙的“兽面飞龙纹”很相似,其实,就是兴隆洼文化时期的庖犧氏部族在中原战败,其残部逃到了湖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