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中华学士们,已到夺回中国话语主导权的时候了
2020-09-24
字号:

    亲们:你是否长期郁闷于西学、西化思维对中国整个意识形态的全面侵蚀与固化控制?你是否铭心刻骨地感受到,或以一己之力、或以学派团体努力,终究难以取得趾高气扬盛气凌人之学阀的正眼相待?

    感谢美国上来了个直白的特朗普总统,才让中国人彻底看清了西方殖民法则与世界话语之主导者的真面目!托这次新冠疫情的强力冲击,让中美之争、特别是舆论战,越来越杀声阵阵、火星四溅了!

    否则,太多的人,无法意识到我国意识形态出现了多么大的严重偏失;不少的当权者,还不会检讨当今中国学术体制、思想理论领域内的根本问题所在;而照此下去,我们这些据中华文明大道以治学的半老学人,或许此生再也没有机会亲身参与、乃至主力推动这场必将燃遍中华大地的旷日持久的话语革命了!

    现今,对中华大道之学的强烈需求,被这样一个虽说不幸、却也十分难得的百年巨变转机,终于给一下子催生了出来。由此,令我们欣喜地看到:能让中华大道的学士们一显身手、大展宏图的日子,来了!

    首先,中华大道学士的立足之本是什么?不就是基于中华之道路的大道学问之所见、所学、所明、所成吗?但对19世纪末以来,失去了正统学术地位、被打入冷宫草野地步的我们本土学士群体来说,空有一肚子的中华学识、乃至成果成就,谁会正眼看你、把你的学术成果,当做所谓的“科学研究”呢?

    问题出在哪儿了?国家,有太多太多的现实难事要处理、顾不上,毋容置疑,的确是一个原因。可更主要原因,还在于西化、尤其是整个西式思维与西学知识体系,早在民国时期,就已攫取了对中国国家与社会的百年垄断地位。就连不承认一切不平等条约、把世界上所有列强统统挡在门外的新中国,也在长期的西化教育、西毒熏陶下,从各式各样的大学研究机构、到政界体制内的大多数人、再到社会上的三教九流,也都被这套思维与这一体系给污染、甚至洗脑了。所以,即便是在第一个原因中,其贡献出的有毒成分和侵蚀性,也是巨大的、高浓度的!

    关于西式偏狭、割裂、极端对立的二分思维以及呆化、瘫痪中国“大脑”的整个学术主导体系,大家最有深刻认识与切身体会,咱就不多说了。这里主要说的是,由于其长期以来、至少是近百年来(改革开放后达到嚣张的顶峰),全面掌控了中国时代思想、学术理论、社会舆论、甚至我们原生汉字语言释义的主导权(用所谓改良后的现代汉语甚至拼音化汉字体系),将数千年甚至更长时间以来所传承的、大道文明学统意义上的、几乎一切中华学问或大道之学,总体性地关在了一道沉重的铁幕之外。

    虽说,从当年“新文化运动”至今的一代代大道学士们,曾经做过万分艰辛、甚至饱含屈辱的长期努力,但结果如何呢?就像毛主席当年形容的资产阶级司令部一样,照样“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百年的盘踞经营,百年的专业洗脑,百年体系性的所谓“学术规范”,百年精心培植起的一代代黄皮白心“精英人才”,哪是说动摇、就能动摇得了的?!

    可以说,若没有老天帮忙;若不是中美迅速地从“夫妻”合作走向脱钩、对抗;若不是由之前被有意无意淡化着的所谓中西“价值观分歧”,滑入到了今日不得不打的舆论战、文化战、意识形态战、争取国内外民心之全面攻心战;若不是中国社会与政治的大环境,已经再也不允许跪倒在美西脚下的整个社科学术霸主体系,居高临下地指手画脚了,中华大道学士们久久期盼的好日子,能够这么快就到来吗?!

    当然,即便在今天新的国际大环境、国内大背景下,也必须十分清醒地认识到:以西式思维与西学长久盘踞、侵蚀中国国家和全社会的情景看,中华大道学士们,要想一下子从其老根盘踞的大本营------哲学社科学术体系领域内,得到较大的斩获、乃至突破性的胜利,恐怕依然是不现实的。至少,在花费出长期且艰辛的努力后,得到的成效,也是事倍功半、令人齿冷的。

    然而,在另一个西学教科书上很少传授的和更加理论联系实际的重要阵地、广大战场上,也就是本人在文章标题中所指出的-------新时代中国话语之厘清与建设的领域、战线上,则正是中华大道学士们可以广泛聚合、携手共进、集团作战、放开拳脚、大展宏图的地方。这里,不仅“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而且,是中华之学与大道话语,最有可能经过一番努力和战斗、实现力量对比逆转及一举取得绝对主导地位的地方。

    因为,这里是西式思维与西学之势力,相对更为薄弱的地方;这里是大道中华学人们,最能将自身经世致用所学所明转化为时代话语的地方;更为重要的是,这里的成果验收者与“终审判官”,主要或在主体意义上,不是脑子未必能很快转过弯来的官方机构,更不是带着“有色眼镜”、甚至酸臭恶臭气息的所谓专家教授们,而是最少受到西化毒素侵染、根性最为质朴端方、一路走来“眼睛雪亮”的亿万民众!

    必须明确地看到,正在随外部环境改变而改变、受网络经年累月多方启迪而自觉、乃至历经后浪推前浪的不断更新后,日益惊醒和自醒过来的中国社会各阶层大众,用不了多久,必将越来越多地站在中华大道与中华学士们的这一边来!------这乃是一种人民性天生与大道自然之结合!这是我们最终必将赢得最后胜利的最大基本面!

    积极地抢占话语阵地、赢得话语体系建设的主动权与主导权,其重要性,一点儿也不亚于学术理论上的攻城拔寨和一线舆论战中的拼杀立功。

    在我等看来,当今中国整个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作战,其实乃是在“三条战线”上同时展开的。一条是,最直接、最前沿、最瞬息万变的舆论战;一条是,最隐秘、最体系化、最艰辛持久的学术理论或学统主导权之争;第三条便是,往往不被各界学人与广大民众所注意、所重视的新时代国家社会话语及这套话语生成机制体制的广阔战线。

    长期以来,一切正直且敏感的中国人、尤其是熟稔传统学问之道的大道学士们,为何总是会在西方学界、知识精英、国际與论谈论中国时,感到一种莫名的别扭、憋屈呢?说到底,就是无论现在的中国,还是历史上的中国,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来,始终被一种系统的、极度扭曲的西式话语,摁倒在地、严严实实地覆罩着。甚至,连我们自己,也天天用着各种各样自黑的“毒话语”发文、讲话,如此一来,如何能够在国内外與论阵地上争得话语权呢?!

    在我看来,当今中国一切西化中最严重的西化,不是别的,就是我们今天中国人所用的这一整套话语,早已被西式思维与概念话语,全面地与彻底地给西化、毒化了!以至于,但凡从西式哲学社科“正规”知识体系里一路学出来的人,几乎每个人一张嘴、一写文章,便会不由自主和毫不自醒地带出着、传播着侵蚀中国人文明自信与精神挺立的“毒话语”!……包括本人在内(尤其是早年如饥似渴攻读西方哲学社科著作的时候),没有一个不受其侵染、影响和在客观上充当起了传毒、放毒的一分子。只是在程度上,有所不同和对此有没有觉察到的区别而已。

    我们说,中国人自身精神文化的非正常塌陷、以及中国声音在全球学术理论及国际舆论中抬不起头,都根本地跟百年来这样的一种客观现实局面,是有着直接而密切的关系。

    100年前,由于中华道统的全面崩坏和科举制的废除,能够真正为大道中华以及现实中国提供思想理论、生成主体话语的传统学士阵营与原生“心脑”力量,早已不成组织体系、散落于民间草野了。

    这样一来,必然的结果便是:当我们在内外社会舆论场上被人步步紧逼、只能吃力招架之时,靠体系内的那套学术思想理论,只能帮倒忙而已!即便有取向和理路相近、相同的,也隔着太多的中间层,远水解不了近渴啊。而中华学士们呢,毕竟大多都是治学者、文化人、文人,要让他们置身舆论的漩涡,直接上阵亮肌肉、抵近进行异常残酷的厮杀,又不是这个群体自己的所能与所长。

    如此一来,中国国内、乃至海外关乎中国问题的国际舆论,在长期没有正确的学术思想理论、或更深厚大道中华话语作支撑的情景下,任咱中国怎样地国力大增或愤愤不平,终究也很难成什么大气候、赢得更多人的心悦诚服。到头来,顶多只能极其被动地采取一些“战狼”式的反抗、怒怼罢了。

    以中华大道思维的站位与道路看,这一尴尬被动局面的出现,根本地,是由我们长期忽视中域、不善谋中、偏离中合之道、难成统合之势的战略失误所造成的。很多人不把“话语战线”的话语生成与话语体系建设,太当回事。其实呢,没有大道中华话语生成体系,是中国长期处于内外舆论被动的总根源。它才是整个国家与文明之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建设的核心枢纽工程,是连接、贯通甚至调控学术理论与内外舆论“两大阵地”一切重大事项的“中军大帐”。是全局中的核心关键,关键中的主力抓手。

    对学术理论研究、特别是经世致用的中华大道学问与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理论体系建设而言,话语生成与体系机制建设,这才是那牵引着其为人民服务、为国家服务、为时代服务、为大道文明服务的“定向仪”、“指挥棒”、“调控闸”、甚至“检验官”!

    对前方日益白热化的舆论战、尤其是一批批冲锋陷阵、拼命厮杀的战士们来说,这才是那威猛精良、用起来得心应手的武器和弹药,甚至整师整团装备部队的“兵工厂”、“军工设计院”、“兵员补充站”以及担负全方位全天候保障支援任务的国防动员与平战转换系统!

    在我等看来,长生而辉煌的中华文明,是有自己一整套的中华之道的。其既有道、扼守着人类文明的大道,也有自己的一套道理、一套基于大道的文明发展学问体系!目前,之所以给现当代的自己人和外国人讲不清,根本不是原有的道与理、或“思想理论”不正确以及有什么大的问题;而是我们压根就没用心去做古今大道话语的系统转换工作,没有将原先建立在古代文言基础上的一套天下文明道统话语、成功转换为我们今天中国社会乃至对外话语的主体构造!

    正因为如此,长期以来,搞学术理论研究的,没能切换到自身固有的主体话语“频道”上来。甚至所用字词、语句,都是近现代以来割裂、扭曲了的黄皮白心“香蕉词汇”!怎么能长出有大道之根、中华之魂和服务于当下今后中国现实的伟大学问(学的体系上,中华之学乃大学问、学的“道”;西方之学也即学术,乃学的“术”、细枝末学)成果呢?!

    而在血雨腥风、刀光剑影的国内外舆论阵地上,话语使用与话语建设,就更是直接关系着每一场战役的胜负、长期决战的成败了。在老百姓看来的“打嘴仗”,其实就跟战场上打仗一样。凭什么能够取得胜利?凭什么能令普天下内外的民众心悦诚服地信服你呢?除了敢打、善打硬仗之外,你自己也要具备基本的学问素养优势啊!

    什么是才是我们在这场中美舆论战、乃至中西“三观大战”中的根本性优势呢?很简单,我们有自己一套久经考验的中华大道思想理论啊!我们有一整套成体系的大道文明话语啊(只需要全面系统地古今“对译”出来即可)!我们有自己汉文字语言、乃至汉字思维与汉字系统所塑造着中国人思维式法的“整生罗緝”(薛英俊先生提出的范畴)啊!-----这种千年、万年磨砺出的大道话语,比整个西方所有的一切思想理论更有根、更恢弘博大、更具有生生不息生命力,从而也就必然地更具全人类之感召力和说服力!

    放着最经得起时间考验、最体现文明高度、最拥有民族认同之群众基础的“大宝库”不用,是不是傻,且脑子生锈了?

    话语建设,不仅要有思想理论为依托,而且最直接的是要讲好中国中华文明的历史-现实及未来的事实表现和发展理路。如此一来,便能一手连通、托起学术理论与社会舆论的两大领域、两条战线来。如果干得好,不仅可以在官方为大道之学赢得可贵的话语权,甚至还可以就建设起聚合广大中华学士的“根据地”来,为最终完成中华学统重建,彻底颠覆、整合西式哲学社科体系,做出划时代贡献。

    所以,为了应对和改变国内外舆论的不利局面,为了早日复兴、匡正中国人自己的大道学,我们必须下定决心、集中力量来推进一场话语变革、彻底推翻西方话语垄断霸权!

    解决学术与舆论这一揽子问题的主攻方向与引领龙头,必然地只能是自身的话语体系建设问题。而在全面分析当前中国话语建设所面临的诸多问题与混乱形势之后,我们自愿聚集起来的网上“大道中华明道研讨团”,确立了一条通过“大破”与“大立”助力、乃至引领这次话语变革、话语革命的路子。

    有破有立、大立之前先大破,是我们根据所面对的严酷现实所决定的,也可以说是我们这个时代中华大道学士们不得已的被动选择。若不能系统清理西方中心主义施加于我们的有“毒话语”、污名概念及模糊认识,若不能立起一套基于自身汉文字语言本义的独有话语系统来,不要说终究难以实现舆论上的独立自主,就是想要做好中华主体性的大道学问也将比登天还难。这就像要想排练、上演一出优美的舞蹈,总得要先将那年久失修、堆满废铜烂铁和玻璃碴的库房,彻彻底底地打扫和清理一番吧?

    为此,我们向每一位活跃在网上的思想者、文章撰写人发出倡议:以我们自己的话语自觉与分辨努力,在国家、学界、社会、乃至百姓日常生活的全部话语战线上,开展一次深入持久的“清算毒话语行动”,为早日实现古今大道中华文明话语的全盘转换及系统重建贡献应有的力量!

    现在,我们已制定了具体行动方案、并开始行动了。不管是积极加入我们、聚合一道致力于清算“毒话语”的,还是在各式各样的公开传播平台与自媒体上做种种“清污”、“正名”的,我们都视为一个战壕里共同战斗的战友,并设立汇集专门搜集、甄别毒话语的《毒言榜》,为各种有质量的网上清算毒话语文章开辟“绿色无障碍通道”。

    振兴大道中华话语,清除污染精神文化的“毒话语”,让网络和话语文章中再无思维病菌的藏身之处,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