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不能从所有制结构上进行反思,就不能解决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
2020-09-08
字号:

     和一些所谓的企业家、实际上的资本家朋友聊天,我看到的今天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是结构性问题。而他们看到的,则是钱的问题。好像是不矛盾,结构不合理,就会导致市场扭曲,钱的配置就不合理,就都往虚拟经济那里跑,而不是往实体经济里进。所以造成实体经济缺钱,虚拟经济繁荣。

    但问题总是要有个先后,有个主要次要,有个根源,有个表里。之所以导致经济出现问题,首先应该是结构上的问题,这是错在先的问题,是主要的问题,是根源性的问题,是体现在本质上的问题。至于实体经济缺钱,是由于结构性问题造成的一个结果。对于这个问题,如果每个经济组织,包括我们的企业,乃至我们的国家,都能够调整自己的经济结构,也是可以把缺钱的问题化解掉的。

    不会吧?听你的,调整所有制结构,就会有钱了?那倒不是,不能掉钱眼里,老是忘不了钱。实际上,如果结构做好了,也不需要那么多的钱,因为现在的钱已经不再是货币,而是一个经济游戏的道具了。真正的货币,是价值尺度,是不能随便增减的,更不能随便乱印乱发的。所以,如果你能调整所有制结构,就不需要那么多钱,也就不会老是感觉钱不够了。同时,把所有制结构调整好了,企业的技术含量上去了,价值创造的能力增强了,可以从市场上挣到更多的钱,也就不会感觉缺钱了。

    实际上,我们的企业有时候弄那么多钱都是没用的,都是给别人弄的。想想看,弄那么多钱,付那么多利息和工资,表面上看体量是上去了,如果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你弄那么多钱搞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产品,搞出来了又能咋样?就算多挣几个钱又能咋样?到了经济周期的低谷,形成过剩产能,挣的那点钱,不知够不够赔进去的?对钱的无限追求,就可以使企业不断成长,完全是一种幻觉,别人给你投,说明你还有点价值。别人不给你投,就不应该勉强,更不应该抱怨,而是要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企业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大的投资价值。

    做企业是做什么?做产品。做产品是做什么?做技术。能够用买来的设备做出来的产品,你能买能做,别人也能买能做。而用技术做出来的产品,就未必什么人都能做了。所以,做产品一定要做技术。而做技术做什么?做人。技术是人做出来的,没有人不可能做出技术出来。做人怎么做?让他做主人。他在你的企业成为主人了,才会是真正的你的企业的人和你的企业的技术。怎样才能让他做主人?调整所有制结构,开放资源,让他的劳动能够由他自己拥有,并且愿意和你共享。这样的人和企业的关系,才是真正的工业时代的人和企业的关系,才可以有机的融为一体,大家的所有劳动投入,才可以往做技术上集中,而不是用来进行投机。

    有人说,有了钱,我可以去买人、买技术的。还是那句话,能够买到的人和技术,都不是人才和技术。美国的技术你能买到吗?华为的技术你能买到吗?有些东西能买卖,有些东西是不能买卖的,也是不会随便买卖的。而且你在市场上买到的技术,实际上已经不是最好的技术,而是过时的技术了。这些技术如果你真的需要拥有,把人组织起来进行学习模仿,很快就能掌握的,根本就不需要买。如果做企业,对于一些开放了的、在市场上可以公开买卖的技术都学不来、模仿不到,就真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企业做的不到家的问题了。

    所以,做企业、做技术的真正意义,是做人。而做人的本质就是做结构。你如果能够建立一个好的企业治理结构,就能做出好的人,这些好的人就能给你做出好的、甚至更好的技术出来。即便是买,买来的人和技术也能够真正变成你的企业的人和技术。那么,怎么做结构?做成什么样的结构?开放,共享,能够做成开放共享的结构,而不是独裁专制的结构,就能做出适合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人,也就一定可以做出你企业需要的人和技术。当你和企业的所有员工,也就是所有劳动者共享资源和共享劳动成果的时候,大家能做的,就一定是去主动做好技术,而不是彼此之间相互猜忌和相互倾轧。

    实际上,对于一个经济组织来说,特别是实体经济组织来说,企业归谁所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否在企业内部实行开放共享。不论是国企还是私企,只要能够做到在企业内部开放共享,这个企业就一定是有效的。而如果不能做到开放共享,不论是国企还是私企,就都是无效或低效的。这时的企业能做的,就只能是依赖钱、进而依赖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分封、在市场上进行投机和垄断投机。所以,我们今天的绝大多数企业,在企业内部治理结构的选择上,都不是实行开放共享的模式,而是根据经合组织给我们推荐的所谓法人治理模式,也就是投资人独裁模式,自然是不会有效或高效,只能依赖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生存了。所以,我们的绝大多数所谓的企业家,都对钱有着非常大的依赖,都是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挣钱工具。这是我说我们的大多数所谓的企业家,实际上不是企业家,而是资本家的根本原因。

    像华为这样的企业,像任正非这样真正的企业家,之所以少,也之所以能在短短三十几年的时间里,变成一个世界领先的企业,而其它绝大多数企业做不到,究其根本原因,就是任正非说的,把分配问题做好了。实际上本质性的原因,还是把企业内部的结构做好了。如果能把一个企业内部的结构做成开放共享的结构,就一定可以把分配问题做好。反之,如果不能把一个企业内部的结构做成开放共享的结构,而是一个集权式的逐级垄断分封结构,即便你的绩效考核做的再完美,也一定不可能把分配做好,只能是越做越投机,越做越依赖钱,越做越依赖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的。之所以大多数企业都做不出华为的效果,而是反过来越来越依赖钱,其根本原因就在这里,就在企业内部的开放共享上。想想看,我们有几个企业老板,真的能像任正非那样,在企业内部想着搞过开放共享?哪个企业老板能够舍得放弃因投资所带来的,在企业内部所享有的至高无上的权力,特别是进行资源配置和利润分配的权力?

    这就好比让一个人吸上了毒,而不是去好好劳动和生活,完全需要靠毒品来维持,你如果不能给他不断输送毒品,他就很难活了。而人类的经济活动,就是因为中了西方政治经济学的毒,把人类的经济活动变成了一种错误的金钱刺激,而不是有效的劳动。最后形成对金钱的依赖,失去金钱的输送,也就失去了参与经济活动的意义,最后导致经济活动本身,也跟着没有了意义,变成了追逐金钱的游戏。在这里,钱之所以变成了毒品,是因为钱被一些人改变了,变的越来越不是货币,而是变成了可以刺激人类进行错误的不经济或反经济活动的工具,变成了大家进行争夺的一个不经济或反经济的经济游戏的道具。人类的经济活动是劳动、是创造,而不是追逐金钱,特别是不是去追逐可以随便创造的金钱。这样的追逐金钱的游戏,和那些歌迷、影迷追星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是层次高一点罢了。

    可能有些人不好理解,离开了追逐更多的金钱,还去创办企业干啥?谁又会有兴趣去创办企业?实际上这些人是不明白,企业是工业时代进行劳动组织的一种形式。离开了这样的组织形式,人类的经济活动,也就是人类的劳动,就无法实现和完成,或者说就无法体现工业时代应有的效率和意义。做企业不是由金钱驱动形成的结果,而是工业时代组织劳动的一种必然形式。不这样做就不可能形成工业时代有序的、高效的经济活动,而只能回到无序、低效的农业时代。而挣钱,实际上是工业时代继续沿用农业时代的思维所形成的一种认识。工业时代做企业真正的意义不是挣钱,而是在市场中兑现自己的劳动。而做企业挣钱实际上是农业思维意识下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一个副产。劳动组织好了,不仅可以兑现劳动,还可以挣钱。劳动组织不好,不仅兑现不了劳动,还会赔钱,实际上是给别人送钱,让别人挣你的钱。组织劳动和挣钱之所以出现了颠倒,挣钱变成了主要的目的,一个是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垄断分封的需要,一个就是西方政治经济学理论的错误,把人故意往这样一个错误的方向和境遇里带。

    因此,你如果能够跳出这样一个追逐金钱的游戏活动,而是专注于组织劳动进行价值创造,就不会对金钱形成依赖。大不了你少投入点,少养活几个人,把组织劳动的规模做的小一点,把劳动创造的面收缩一点,不去搞的那么高大尚,而是集中于一点,专注于经济内部的自我循环,起码不至于把你搞的离开了钱的不断输送,就不能活了。如果你不能专注于一点,不能专注于劳动创造,不能专注于自己内部的经济循环,过分依赖外部,那就一定会形成对钱的依赖。而大家如果都这么做,这时的钱本身已经不再是货币,而是回归了等价物的属性,没有那么多物来支撑,这个时候的钱就变成了毒品,注射的越多,就越没有养分,只能是一种神经麻醉剂,给你带来短时的刺激,最后导致经济体衰竭而亡也就是一种必然。

    所以,不论是哪一级的经济体,都不能忘了经济活动本身的劳动创造意义,而去盲目地追求钱,什么事情都用钱去进行衡量,都用钱去解决,以钱的占有多少来判定强弱胜负。这实际上是篡改了人类经济活动的本质意义,把人类经济活动导向了一个错误的方向和境地。特别是在人类已经进入工业时代以后,由于劳动生产率大幅提升,导致钱的赚钱效率也会跟着大幅提升,使得钱变成了一种赚钱工具,变成了一种垄断人类经济活动的工具,而不是衡量人类劳动的价值标准,就更导致人们对钱形成越来越大的依赖,也就更导致人类经济活动的周期越来越短,使人类的经济活动时刻处在经济周期的震荡中,给人类的经济活动造成破坏和浪费,使人类的经济活动变的具有高效率的同时,丧失应有的效益,特别是稳定的长期效益。说白了,我们的经济政策,不是不让人们挣钱,而是指导人们怎么挣钱的问题。

    如果要改变这种状态,解决存在的各种问题,不论是哪一级的经济体,包括整个国家在内,都需要来调整经济结构,也就是所有制结构,而不是不断地用印钱来进行刺激。科斯的经济研究是有意义的,但人们对科斯的研究成果用农业社会的意识形态去进行总结,也就导致出现了相反的结论。变成了一个错误的结论,指导人们从事经济活动,就一定会朝着反方向走了。凯恩斯和哈耶克的争论,不过是瞎子摸象的一种表现,真正解决经济周期问题的根本,还是在于解决经济结构问题,也就是所有制结构问题,而不是钱、市场、政府的关系问题。因为他们进行争论的对象的货币,这时实际上已经不再是货币,而是变成了刺激经济的钱,不过是在争论怎么使用和挣这个钱罢了。专注于在钱上进行争论,是无助于解决周期性问题的。还有,也必须明确,马克思给出的解决办法,不过是给人们指出了一个方向。具体的办法,还需要结合实际不断地进行摸索和完善,而不是把一个方向性的指导,用一个改变现实的政治手段,去代替具体的经济办法,并作为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这也是解决不了问题,而最后把问题搞复杂化的。

    四十多年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开放,一方面改出了很多成绩,另一方面也放出了很多问题。一方面放出了更多的钱,另一方面也改出了很多解决现实问题,特别是解决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存在的现实问题的思路和办法。只是人们由于受到钱的影响,忙于去占有更多的钱,没有更多给予关注罢了。比如华为的成功和所遭受的打压,这里面就体现出很多问题,也蕴含着很多解决问题的思路和办法,就看人们怎么去看、怎么去总结了。现在之所以没有人去关注,或者说把对华为的关注都集中在华为的挣钱和被打压上,而不是关注华为真正给企业治理带来的积极的探索,还是因为人们的出发点都是在钱上,而不是在劳动创造上。还是那句话,停下来吧,停下来好好总结总结,一定可以总结出很多好东西。拼命去追逐钱,过度强调钱的作用,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被钱给困死。

    最后还是要广告一下,由我们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根据创新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开发的“复兴企业治理模式”,和华为模式具有本质性的相同,并更具理论指导意义,更具科学性和可操作性。愿意学任正非、学华为,愿意进行企业治理创新,用“公有共享模式”取代现行“法人治理模式”,更好发挥企业价值创造效用的企业家朋友们,可以加微信15978425048,或扫描文章后面的二维码,输入“学习华为好榜样”申请通过,我们就可以针对企业治理结构的创新进行交流了。

    我们会给您提供最有效、也是最高效的企业治理模式创新咨询服务。帮助您做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帮助您把您的企业做的和华为一样,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企业的长期发展和高质量的生存,为社会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贡献我们的智慧和力量。带领我们的企业,引领中国社会,率先进入公有共享的工业社会。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