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开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悬壶济世 - 黄开泰首页
把人当人·熬药喝药
2020-09-08
字号:

    文化的意义,不外两类,一类逐利,一类为人。逐利,以物为本,要争要杀,是一条“未央绝灭”之路;为人,以人为本,要和要爱,是一条“无有终时”之路。

    沉溺在唯物唯利、好争好斗的原始意识之中,西方文化通过激发人的贪婪,发展野性之争,把人类引上了一条不归路。中国文化与之相反,认识人,知人知止,以人为文化之本,所有文化活动、人们的理性有为,都要和于人的生命需要,以生存关系之和为基本原则。

    《尚书·皋陶馍》:“在知人,在安民。……德惟善政,政在养民。水、火、金、木、土、谷,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

    以人为本、把人当人、为人服务是中国文化和中医学的一贯思想,所以有 “民为贵,君为轻”的政治理念,有克己复礼的仁德追求,有勤俭节约的自我约束,有辨证论治的临床医疗。

    人文,夸夸其谈,比较容易,什么民主自由,什么人权人性,要落实到人的生存问题上--维护自然生存关系、和谐社会生存关系,要落实到自己的理性作为和日常生活中,就不容易了。与人为善利他难,克己复礼成仁难,克己奉公安民难,人文之道不争难,就连熬药喝药要以人为本都难。

    中医把人当人的人文关怀落到实处,熬药喝药是最后环节,熬夜喝药没有以人为本,中医的人文关怀就落空了。

    以人为本,熬药要依从我自己的药的药物性味、用量多少,喝药要以我自己的病情轻重、胃气强弱为根据,不能像西医那样标准规范。

    人是活的,“证”是变的,“随证治之”以临床“辨症求机”形成的证候病机判断为依据,立法、处方、用药要吻合当下的证候,熬药喝药同样要适合我的病情,适合我的胃气。

    无论外感内伤,不同的人,病情有轻重,病位有浅深,病势有缓急,所以熬药有区别,喝药有多少。

    2020年2月23号,网诊一位高热咽痛的患者,膝关节处皮肤潮红斑块,瘙痒,在某三特中医院住院,用西药抗生素加清热解毒汤剂,数日没有效果。找我网诊,服中药一天后体温正常,皮肤斑块瘙痒消失。

    我的治法与先前那位中医的治法是一样的,清热解毒,不同的是我没有用抗生素,中药是少喝热喝勤喝。先前那位中医,遵循教科书的标准,一剂一天,熬二次混合,分二次喝,饮食也没有忌口。我则要求病人,当喝茶一样地喝,饮食除了稀粥,其它一律不吃。治法一样,用药大同小异,就煎服方法不同,叮嘱了饮食宜忌,疗效就有了巨大差异。

    从古至今,中医临床因人制宜,熬药喝药随机应变,就是处方用药,也反对统一机械的剂量标准。清·吴鞠通认为“分量本难预定,用者临时斟酌可也”,所以他在《温病条辨》下焦篇62条加减乌梅丸法后,所列处方,“多无分量”。

    “ 临时斟酌”,不是随心所欲,而是要把人当人医,根据就诊病人的实际情况,该重则重,该轻则轻。任何书面的处方用药,都要以人为本,需要加减化裁,就要加减化裁,以保证中药“适其至所”。

    熬药喝药,是辨证论治的最后环节,错了,辨证论治就没有效果。一剂煎二次混合分二次喝,是机械的,僵化的,违背了“随证治之”的临床原则。

    熬药喝药必须以人为本。怎样才能以人为本?医生有正确的指导,病人根据自身情况来落实。

    中医西化,煎服方法也西化了,一天一剂、熬二次混合、分二次喝的僵化,在病人中形成了惯性思维,理解不了把人当人的“随证治之”。所以我现在最头痛的就是给病人讲煎服方法,无论讲多少遍,无论讲多明白,很多病人最后还是那句话:一剂服多少天?

    把人当人,就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熬药喝药,为何非要按时间、机械对应,而不以我的病情、胃气为依据呢?

    中药有药房代煎,也有自己熬的。药房代煎,一般都煎二袋,现在病人也形成了一剂两次的惯性思维,辨证论治在最后环节被拒之门外了。

    有时间、有条件,我主张病人自己熬药。自己熬药,可以掌握火候、掌握熬药时间、掌握加水量,熬一道,喝完熬下一道,比药店一下七剂、十剂熬出来的药液要好,要新鲜。

    自己熬药喝药是有原则的。我的原则是,加水量以熬好中药后水能够淹过药为标准,喝药量以不伤胃为标准。病人问,喝多少才不伤胃呢?无法具体规定,如果拿不准,从小量--50毫升,或100毫升,或150毫升开始,胃好,自己觉得少了,可以逐渐增加。

    熬药的基本原则是熬好后水淹过药,保证每一位药都能得到充分的煎煮;喝药的基本原则是从小剂量开始,逐渐增加,以“适”为度。我命在我,胃气强弱我自己最清楚,喝药后的反应我最清楚,“适”,就需要我随机应变,该调就调。

    2018年4月看到一篇文章,“自煎中药最好当天喝”,说什么中药煎服也要讲规矩,要求一剂熬2次、混合分2次喝、一天喝完,否则“当天喝不完留到次日再服,或煎好后留到次日服。从治病效果与卫生角度来看,这样做很不好。”

    该文的规矩不是以人为本的规矩,而是实验室规矩,是主观认为的规矩。隔夜之后“不卫生”,“药液中的酶便会因空气、温度、时间和细菌污染等因素的影响而分解减效。不但药效降低,还会滋生细菌,维生素、氨基酸、糖类、淀粉等有效成分亦会被细菌分泌的酵素所发酵,引起水解,导致药液发馊变质”。

    迄今为止,我生病全是自己治,自家熬药,每剂药至少都要熬三次。有一次反复牙疼,不便抓药,还熬过四次。第四次药喝了,十多分钟牙疼就缓解了。

    数十年我喝了不少隔夜的中药,不仅没有被菌到,而且第二次、第三次,同样有效。

    认同“煎煮时这些成分大部分溶解在汤液中。一般服用方法是将两次(一剂药按常规煎两次)药液混合均匀后,再分数次在一日内服完,以确保药效前后一致”的人,依从的是物理法则,认同是物质成分,缺乏把人当人的中医意识。

    把人当人是辨证论治的基本原则。《伤寒论》在用药服药问题上,没有统一标准,是因人、因病、因服药后的反应而异的。

    如:

    一,从小剂量开始,逐渐加量。乌梅丸“先食服十丸,日三服,稍加至二十丸”(《伤寒论》338条),麻子仁丸“饮服十丸,日三服,渐加,以知为度。”(《伤寒论》247条)。

    二、得效止后服。大承气汤“得下,余勿服”,小承气汤“初服当更衣,不尔者尽饮之;若更衣,勿服之。”(《伤寒论》208条)。大青龙汤“一服汗者,停后服。”(《伤寒论》38条)

    三、根据体质强弱服。白散“强人半钱匕,羸者减之。”(《伤寒论》141条),十枣汤“强人服一钱匕,羸人服半钱,平旦服,若下后,病不除者,明日更服半钱,得快下利后,糜粥自养。”(《伤寒论》152条)

    四、根据病情轻重缓急服。桂枝汤“若一服汗出病差,停后服,不必尽剂。若不汗,更服依前法。又不汗,后服小促其间,半日许令三服尽。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时观之,病证犹在者,更作服。若不汗出,乃服至二三剂。”

    不管不顾,统一规范,机械标准,绝不是中医,没有人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3年出生,主任中医师,四川省科学城医院退休。16岁跟师学中医,通过函授获得本科学历,从事临床四十余年,获得病人广泛赞誉,每天门诊量50人次左右,发表中医学术论文四十余篇,出版《中医之和-辨证论治的生命哲学》专著一部。个人邮箱:huangkaitai@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