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让中国出现更多的华为也应该是政治问题
2020-07-17
字号:

    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承认,他曾劝说很多国家不要使用华为的产品。要跟美国做生意,就不要和华为做生意。我们的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则根据特朗普的言行,确定了美国打压华为已经不是什么安全问题,完全是一个政治问题。

    既然知道了是政治问题,就应该按照政治原则进行处理,而不是再违背政治原则去和美国搞什么妥协了。怎么进行政治处理?就和打仗一样,既然美国攻打华为,我们就应该培育出更多的华为,去支援华为,让他不仅打不倒华为,还会出现更多的华为,来反过来打倒他们。

    实际上,即便美国没有围剿打压华为,我们也应该能够看到,华为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的企业,是我们要培育的企业。我们的政府有责任、也有义务来总结华为经验,并进行推广,在政策上进行倾斜,让中国出现更多的华为。只要是像华为那样的实现公有共享、按劳分配的企业,不论是私企还是国企,都应该进行扶植。

    反过来,继续在企业内搞垄断独裁,在市场上搞投机和垄断投机的企业,在政治上应该有一个态度,就是表示出我们的反对。特别是一些没有技术投入,完全靠投机和代工的企业,我们不会说反对,但起码不应该在政策上再搞倾斜,更不会过度去进行推广。而对那些搞投机和垄断投机的企业,应该在政策上做一些规范,避免出现恶性竞争,最后走向投机和垄断投机企业,不断淘汰创新企业的反经济现象。

    经济的本质是在有限的资源上投入更多更大的劳动。而投机和垄断投机,则正好相反,是一种反经济行为,是希望用更少、更小的劳动,去获取更多更大的利润。像华为这样老老实实、踏踏实实投入劳动创造价值的企业,才是我们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培植的企业。而那些从事投机和垄断投机的企业,则是我们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进行反对的企业。这样的企业多了,并且有利可图,像华为这样的企业就没有市场,就会变的越来越少。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就无从谈起了。

    政治是为经济服务的,政府是为那些实实在在投入劳动创造价值的企业服务的。只有做到了这样,我们的国民经济才能实现真正的发展,而不是在制造泡沫。因此,我们应该像当年提倡学雷锋那样,在今天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中,要提倡向华为学习。我们应该在政治上敢于提出“向华为学习”、“学习华为好榜样”这样的政治口号,在我们的社会经济活动中,形成一个尊重劳动、承认劳动、敢于创新、善于创新的市场竞争氛围。而不是把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搞成投机和垄断投机经济,搞成完全为了追求利润、追求金钱的经济。

    资本主义发展到今天,中国的改开也发展到今天,应该可以看到,资本主义已经不再是传统模式下的资本主义,而是变成了一个金融垄断投机的资本主义。而我们的改开,是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不是搞成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这两种模式,在政治和经济上都是有所不同的。政治上的不同就是该公有的公有。而经济上的不同,则是在企业内部实现按劳分配。具体模式上就是打破传统的法人治理模式,建立独立法人基础上的企业内部民主管理机制。使投资人和劳动者共享劳动成果。

    华为不仅在技术上实现了创新,而且在企业治理模式方面,也做出了非常具有创新意义的探索,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实际上华为的技术创新是果,而真正的因是在企业治理模式上的创新。有了企业治理模式创新这个因,才会有技术创新的果。特别是通过治理模式的创新,降低了企业内部的交易成本,保障了技术上的创新能够得以一以贯之地去实施。在企业内部,实现了公有共享、按劳分配,确保最大限度地发挥劳动者的劳动积极性,用于企业技术创新。这是华为能够取得成功,也是美国对华为进行围剿打压的最根本原因。因为华为模式的成功,就意味着经合组织确定的法人治理模式的失败,进而也就意味着资本主义制度的无效和失败。所以,美国才会不遗余力地去打压华为,来挽救资本主义。

    华为模式是成功的,但又不是完美的,还有很多不足之处,需要进一步完善。但华为未必能感觉到,也无法进行自我纠错和完善。这就需要有更多的企业参与到这样一个企业治理结构的创新当中,来共同完善这样一个公有共享、按劳分配的企业治理模式。可能有人担心,一提公有共享、按劳分配,是不是就没有投资人什么事了?是不是要剥夺投资人的利益,又要搞公有制了。不是这样的。劳动者和投资人之间,是一个提供资源和共享资源的关系。那么,劳动者共享了投资人提供的资源,就应该为投资人提供一个相应的对价来回报投资人,也就是拿出一部分劳动作为利润来回报投资人。这完全不同于传统法人治理模式下,资本对劳动的剥削。对价是一种双方协商下的合理让渡,而剥削则是在垄断独裁下的强行占有。不论这个最后结果是多是少,都是有本质区别的。

    实际上,不论在什么模式下,资本都是需要有回报的。劳动者都是无法完全获得其所有劳动的。与其这样,就不如把事情说开,然后进行谈判。劳动者共享了投资人提供的企业这个资源进行劳动,应该给投资人一个什么样的回报?而作为投资人,需要劳动者为其投入劳动创造价值,就应该承认劳动者的劳动。劳动者投入的劳动越多,就应该给予更多的承认。如果劳资双方能够形成这样一个协议,那么在企业内部,就能够形成一个价值创造的统一,就可以更好地促进企业劳动创造。

    反观在传统的企业法人治理模式下,劳动者的劳动是由投资人用工资买断的,劳动者投入再多的劳动,都归企业的投资人所有。这就在劳资双方之间形成了一个矛盾。投资人希望在有限的工资买断下,劳动者投入更多的劳动,使得他们可以赚取更多的利润,也就是马克思说的剩余价值。也就不断采取各种办法,打着加强企业管理的旗号,对劳动者进行威逼利诱,逼迫劳动者给投资人投入更多的劳动。尽管一些企业的投资人也会给劳动者做出一些奖励,但这样的奖励与其说是对劳动的承认,不如说是投资人垄断下的一种垄断分封。并不能彻底、明白地解决劳资双方的矛盾。

    而劳动者,由于其劳动被工资买断,其劳动无法被公平承认,就必然要有所保留,甚至在取得了一定劳动经验和劳动技能,包括控制了一定的市场资源的时候,也就开始选择在劳动力市场上进行投机,这就使得劳资双方的关系变得异常紧张。而在劳动力市场上,反而形成了一个固定的投机氛围和投机模式。就是一方面劳动者不断地对投资人进行威胁,另一方面投资人不断地在劳动力市场上进行投机,去到处挖人。最后形成的结果,就是企业不愿意给劳动者开放资源,对劳动者进行培训,在劳动者身上进行更大的投资,更愿意根据工资价格和劳动者的现有情况进行使用,不行就换人。而劳动者也不愿意付出更多更大的劳动,当具有了一定劳动经验和劳动技能的时候,就会选择跳槽。这样的一个结果,就导致企业的创新被这样一个巨大的矛盾所压制,无法顺畅地展开。一般的企业,其创新功能,都取决于投资人的技术能力。如果投资人的技术能力有限,企业的创新功能也就到顶了。

    但华为通过结构创新,通过向劳动者倾斜,通过模拟股份制来间接地实行按劳分配,很好地解决了这个矛盾。也就使得华为不仅敢于在创新上大胆投入,也能够和劳动者很好地共享创新成果,使得企业的发展,走入了平稳高速的创新轨道。当然,这种模式由于对劳动者的劳动予以承认,并和劳动者共享劳动创新成果,也就对投资人的垄断投机实现了很好的规范,等于是对传统企业法人治理模式的一种否定。这就导致一贯主张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的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形成不快,非要致华为于死地而后快。

    而我们的改开,不是搞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是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是支持共同富裕的,是坚持按劳分配的,是探索公有共享的,华为的探索,正符合我们改开的初衷,正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需要。但我们的一些精英和公知,长期受西方政治经济学的错误影响,受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结构的误导,受传统法人治理模式的亲润,看不到华为在体制和治理模式上的创新,也就搞不懂美国为啥要围剿打压华为了。甚至错误地理解华为,也错误的理解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打压,以为美国的行为,纯粹是一种投机政客的投机行为,以为华为和其它企业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想利用华为而已。既不考虑美国的用心,也不考虑对华为模式进行总结推广,在华为这样一个体系完全不同政治意识的问题上,反而显得有些麻木迟钝了。

    因此,当特朗普已经把话说开,把事情做出来的时候,我们既然已经认识到了问题所在,就不应该再像以前那样麻木,更不应该有所迟疑,而是应该做点什么了。特别是对于华为模式,要做好总结推广工作。同时,要在我们的社会,大力推广华为经验。甚至我们认为,非常有必要喊出这样一个口号,就是“学习华为好榜样”,让所有做企业的人,都能去学习华为,把自己的企业,建设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实现按劳分配的公有共享企业。确保我们的经济发展,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发展,而不是在制造经济泡沫。确保我们的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开放,而不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开放。实际上,公有共享是具有巨大的市场竞争力和政治优势的。如果像华为这样的企业越多,美国的围剿打压效果就会越差,最后一定会随着像华为这样的企业遍地开花而走向破产。

    所以,我们希望我们的精英和公知们,不仅要看到美国打压华为的政治属性,还要看到问题所在,并有针对性地开展政治反攻。不仅要保护华为,还要在我们的社会上大力总结推广华为经验和华为模式,去培育更多的华为,来彻底瓦解美国的围剿和打压。我们的政府有着很好的公有制传统,我们的劳动者有着很好的公有共享意识,只要我们的政府提倡,我们的精英和公知们积极配合,我相信这样的事情一定可以在中国做好的。如果我们把这件事做好,就一定可以为我们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因为这样的行动,就是在微观层面实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在实实在在地践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开放。

    最后还是要广告一下,由我们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根据创新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开发的“复兴企业治理模式”,和华为模式具有本质性的相同,并更具理论指导意义,更具科学性和可操作性。愿意学任正非、学华为,愿意进行企业治理创新,用“公有共享模式”取代现行“法人治理模式”,更好发挥企业价值创造效用的企业家朋友们,可以加微信15978425048,或扫描文章后面的二维码,输入“学习华为好榜样”申请通过,我们就可以针对企业治理结构的创新进行交流了。

    我们会给您提供最有效、也是最高效的企业治理模式创新咨询服务。帮助您做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帮助您把您的企业做的和华为一样,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企业的长期发展和高质量的生存,为社会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贡献我们的智慧和力量。带领我们的企业,引领中国社会,率先进入公有共享的工业社会。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