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814)
2020-06-22
字号:

    概念命题答疑之十二

    掌握本质属性难度相当高。掌握特有属性则相对很容易。只要人们具备正常的感觉、知觉和思维,便能够掌握相关事物的特有属性,形成或深的该事物概念或浅的该事物概念。这才和人们大脑中关于事物概念的存在状况相吻合——概念确实是普遍的表象。

    “特有属性”这个概念具有广泛的自洽意义。即任何正常思考的人在把握思维对象(事物)的任何时候,都是凭借事物对象某个或者某些个与其他事物对象区别开来的特点来分辨的。所以,在人们的思维中,只要这种分辨成功,概念亦便宣告成立。

    苏天辅在书中举了一个耐人寻味的例子:如对水,可从物理学方面去反映它的特有属性,即“无色、无臭、无味、透明的液体。”化学方面则是“由氢元素和氧元素组成的化合物。”其实还可以有李白“黄河之水天上来”的水,毛泽东“人或为鱼鳖”的水等等。

    那么,如此之多的水的特有属性,也即是水的概念,说明概念在一般的自然的情况下,往往都是众说纷纭的。科学思维或者效率思维或者有效交流的概念究竟要怎么办才更好呢?那就是必须进行“规范定义”,也即是事先指定所说概念的内涵外延的范畴。

    探讨一下这种概念的规范定义究竟会出现怎样的情况呢?我初步考虑大致应该有两种类型。一是通常认可的(特有属性的)概念范畴。一是能够指出事物“本质属性”的概念范畴。当然,本质属性也是特有属性中的一种,但并非特有属性的全部。

    本质属性包含了特有属性,特有属性则在一般情况下,大都没有包含本质属性。特有属性是概念成立的必要充分条件——掌握了特有属性就在一定程度上生成了概念。本质属性“可能”(是不是在某种特定语境下,特有属性也可做定义)是定义成立的必要条件,但并不是充分条件,充分条件是必须掌握定义对象(被定义项)在系列相关概念中的位置。

    深入认识这个问题还是举具实例才能诠释清楚。如民主(政治)这个概念。其通常认可的范畴无非就是多党制、普选、公决等特有的(现代性)政治属性表现。问题是这些特有政治属性是不是覆盖了全部民主呢?肯定没有。比如几百年前西方政治中就还没有它们,但却已经有过民主。

    于是,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立论,即仅仅着眼于多党制、普选、公决等范畴的民主概念是一个狭义的民主。它反映的是民主这个事物发展到一个较高阶段的表现形式。我们国家的观念文化以及政治经济科学等关联方面都还比较落后,未必自始就要一蹴而就地推行如此民主。

    但民主政治的制权功能却是任何人类的族群社会的现代化必须,所以我们也需民主,甚至是急需民主。那么,我们的民主究竟处于怎样的范畴呢?这就需要一个广义的民主定义,或者说需要对民主这个事物进行包含其全部历史发展特征的本质属性定义。

    需要进一步思考的是,人们对事物的概念既然是因为人们自己所掌握的事物特有属性带来的,并且这种特有属性的掌握是有深浅区别的,那么,是不是可以推理,即使再深或者再浅的概念也都是概念,这种普遍性概念的形成说到底只是人们指称特定事物的语词呼出(表达)而已。

    所以,讲概念问题应该立足于大众的思维状态才行。反观金岳霖、苏天辅的概念定义却似乎与此有了距离。金的概念定义明显要求太高,一般人很难企及,实质上属于阳春白雪的概念状态。苏的概念定义虽然能把大家的思维状态包括进去,但细究其中的拟词也不通俗,某种程度上似乎依然寄意在其形式逻辑的思想体系里面。

    如其定义后面的属概念“思维形式”的界定,应该就是源于整个形式逻辑的概念、判断、推理三个思维阶段分成三个思维形式而来的,这样倒还比较好理解。但如果脱离形式逻辑规定的范畴,如果从一般化的思维科学来看,思维形式就很容易与思维方式发生词义上的混淆,如何好与基础性单纯性的概念命题贴切地挂起钩来使用运作呢。

    其实,从更广义更普遍更一般的角度来看,概念既是人类以及整个动物界或者拥有大脑思维的生物进行思想的最基本的单位单元,自然也是形式逻辑范畴深入推衍的概念、判断、推理等整个思维过程的学理基础。因此,定义概念就应该全面兼顾这些情况,使之能与人们思维的各种情状以及后续各种发展需要有机结合起来。

    在上述分析基础上,再来考察我们提出的概念新定义:概念是以语词指称特定事物的思维单元。它应该比较符合各种各样的概念及其思维情况的。事实上,人类的思维是可细分的,其细分的基础无非都是一些基础性单一(单元)性的概念而已,而概念又都是可以用语词来代替的,所以,概念思维即是人类思维主体部分(考虑到应减去诸如冥想类思维的无概念情况)的别称而已。

    可能有人会这样质疑,既然形式逻辑是从科学上为人类思维所制定的系列规则,于是,概念也需要按照形式逻辑的要求来形成和定义了?我认为这个质疑很好。确实,现存的人类思维普遍性都有不科学的情况,确实需要从每个环节都有怎样才能科学的规则来约定。问题是不能将概念的现实状态与理想状态混为一谈。

    换句话即是说,概念的定义必须以普遍的概念客观状况为基础来界定,而不能以理想的概念状态来界定。金岳霖的定义就是偏向在后者,由此而与现实情况偏差了。苏天辅的定义虽然有了包容性,但其立足似乎也踟蹰在概念的现实与理想之间含混不清,所以其定义的措辞存在局限性也显得不大妥当。

    比如苏书《形式逻辑》在论述词语与概念的关系时,就有这样一个立论:实词都是概念。虚词包含一定转折意义的是概念,如况且、而是、但是等;而语气词不是概念,如啊、吗、吧、哎等。苏书的这个观点我是怀疑的。道理在于概念也与其它许多词语(概念)一样,是有广义狭义之分的,最广义的概念无非就是表达一定意义的语词而已。任何人们造出来的语词都是被赋予了一定意义的思想符号,凭什么就断言一些虚词没有表达意义不是概念呢?

    谢谢!gzyz 网友不畏麻烦,引述了多项相关资料,加深了读者对虚词和虚概念的认识,再次表示由衷的谢意。读完你提供的资料进一步思考,我在想,是不是他们说的都有一定道理,只是各自视角不同后的看法不同罢了。

    比如王跃平《语词的内涵意义和外延意义》中讲到的虚词有内涵没有外延,肯定了虚词(普遍性)是有意义的(即为广义的概念?),但虚词具有特指性,因此没有外延。而张锦笙在《试论文言虚词的概念问题》中,却是站在特定的文言虚词角度,既肯定它的内涵意义,又挑出了它的外延所在——即存在文言虚词可被非文言虚词多词替代的情况。

    如此确是细腻的分析。粗略着看,他们的共同处都是赞同虚词都是包含意义的词语,这是概念成立的最基本最普遍的条件。请问一下gaza网友,有没有(能不能再找到)与此相反的观点,即认为虚词中的语气助词不是概念,并讲清楚它们为什么不是概念的资料呢?

    虚概念的问题与此有所不同。我以为虚概念本身就是概念。是概念就应该具有内涵和外延两个必要的部分。难道还有谁否认这一点么?请gzyz 网友是否也有资料可以映证一下?

    我们可以具体举例来分析这个观点。如社会主义是书上列数的典型虚概念。言其概念之虚无非是指其客观存在(社会)的虚无性罢了。虚无性在现实中则是名不副实。但其名却是广泛存在的。而各种社会主义的所举即是其内涵,各种所在即是其外延了。需要继续思考的是,社会主义所举未必又完全不存在,或者在可见的未来未必又完全不能预期,考虑那种实在和可能性的话,虚概念就可能变成实概念了吧。

    形成概念与定义概念究竟是不是一回事?我想还是要从实际出发考虑才能得出有说服力的答案。比如还是用前面提到的张三接触鳜鱼的情况为例来看。第一次,张三听人介绍了鳜鱼的外貌,他形没形成鳜鱼概念?第二次,他在盆中捉杀鳜鱼被刺痛,有没有鳜鱼概念?第三次,他吃掉了加工后的鲜美鳜鱼,他得到了什么鳜鱼的概念?此例其实还可以普遍深化。如讲到自然状态下的渔民,他们与鱼打了一辈子交道,他们的鳜鱼概念如何?

    如果我们坚持从实际出发,就应该承认张三的三次鳜鱼概念是成立的,渔民的鳜鱼概念也是成立的。如果我们从书本理论出发,坚持所谓掌握事物“本质属性”以及与相关事物联系的基础上才能有概念的话,那么,张三与自然状态下的渔民们即使再与鳜鱼厮混多久,他们也一概没有鳜鱼概念!请想想,这样界定概念合理吗?否!实际上,形式逻辑讲究的定义完全是一种主观性的思维方式约定,这个约定与人们自然形成的思维方式不能混为一谈。

    我认为,形式逻辑的定义方法意义就在于规束人们的思维方式,使其尽量朝着理性科学效率的方向转变。只有从这样客观高企的视角去分辨过来那些关于概念的种种纷争的迷雾,我们才能逐渐得到比较映证周延的结论;否则,只会被各种观点牵着鼻子走,在各种近似矛盾的观点里难以自拔的。如康德“概念是普遍的表象”与黑格尔“概念是本质与存在的统一”,还有苏天辅与金岳霖概念定义中“特有属性”与“本质属性”之争就难免莫衷一是的。

    你提到民主概念定义的本质属性问题,我是这么看的,民主的本质属性仍然要努力发掘其内在的结构运行特点,使其尽量符合人类历史上各种各样曾经出现过的此类事物情况(不能有疏漏)。在这样的思考努力下,大约十多年前,我作出了民主政治的定义为:民主是由投票多数进行抉择的管理方式。这个民主的本质属性定义显然具有广义性质,其包含性很大,因此对于后来的民主命题好事者来说,不啻于提供了一个十分宽阔的思考创造空间了。

    觉着赵汀阳这篇文章(《中国的信仰就是中国本身》)两大命题特别重要。一是当代中国能有什么贡献给世界的一般性经验(理论、模式)。二是中国的信仰究竟是什么?中共及其历史才是中国转折的契机。可惜也有失着,由是才被浅薄的人们近乎于唾弃。(你关于中共精华的理论概括)说得好啊!我在一篇文章中曾经将其归结了十多个方面,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都是人民勤务员的平等精神、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道德情操、实事求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思维方式……这些才真是中国能够大气凛然提供给现代世界的宝贵精神财富呵。

    所以,从思想的崇高与世俗这个角度看(中国的观念文化),中共以前的历史充其量只是混沌踯躅苟延残喘着吧。赵汀阳的题目还是好的。可惜其文章的道理说得太没力气太不明朗太不系统……比如中国真正能够贡献给世界的就真那么难得明确一些么?比如中国的信仰从世俗转到革命,又从革命退回世俗,其起起落落之间,人们的思想实质(包括影响社会状况)究竟在怎样演进变化,其广义的信仰所指究竟是什么,等等,为什么不能清楚清晰地概说一下呀?!还是思想思考冒到堂冒到位罢。

    我也想到这个问题。比如这次中非大会,我们承诺600亿美元帮助非洲建设发展,内情究竟是什么并不清楚。从经济角度看,国内产能过剩问题比较严重,通过扩大的基础设施建设可以提供出路,同时也能够促进地域经济发展。超越经济角度看,则即能体现一定的善意,以利于长期以后。从问题角度看,国内基础设施建设未必已经饱满吧。如与我们幅员相当的美国来看,他们十九世纪的铁路建设就曾达到40万公里,二战后的高速公路建设更是深入到了乡镇。从里程上比较,我们至今比美国还差很大距离(铁路总里程不足20万公里,高速公路还有一些县都是空白)。我们今天对非洲等落后地区的援助与过去比可能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在于其经济性更突出,基本没有过去那种支持暴力革命的政治企图了,这是一个进步。深层的问题在于,我们的精神家园究竟在哪里?因为一切人类的活动最终总要归集到一定的精神目标的。没有极富长远意义的精神信仰,仅凭着传统的世俗观念文化,我们必将面临诸多困境。

    确实,共产主义信仰来源于基督教信仰(顾准言及),比如两者都有各尽所能,按需取酬的愿景;还比如共产主义要求我们让思想冲破牢笼,基督教则讲究求真的最大价值观,追求所谓的天启真理和自然真理等。我想如果将两种信仰尽量抽象化、本质化的话,可能它们之间共同的或者近似的地方应该还有许多方面的。比如平等意识、奉献精神、契约思想、博爱情怀、独立取向、自由价值、全局观念,等等,为什么这些优秀价值思想都会趋同?根本的可能还是基本的人性所在吧——普遍的人性中,总有一种积极向上健康的思想在生发着的呀。

    然而,你越是关注人类优秀精神资源的根本性方面越久越深,你会便慢慢逐步认识到这些精神往往都是具有总括性的方面,是决定着我们日常表象发展走向的方面,是影响我们过去常常刻意追求却最后得不偿失的根本性方面。甚至过去我们虽然也在唱响这这些根本性的方面,却在同时又强调着那些表象的方面,特别是还为后者像纲领一样举起超过了根本性方面的时候,我们的成绩便会戛然而止,我们的挫折、失败,甚至造孽和罪恶就会接踵而至!在这个节点上,我们最需要的是什么?是反思。是从根本上反思我们坚持的思想体系孰重孰轻哦。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