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万水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金融力量 - 六万水首页
自主印钞是中华复兴的必经之路
2020-05-21
字号:

    自主印钞与现在流行的话题“财政赤字货币化”有密切关联。财政赤字货币化可以理解为,当出现财政收入不足以应付财政支出时,采用增印新钞票的方法来解决财政收入不足的问题。这种办法简单而直接,是否就要完全否定呢?

    一、铸币税是重要的财政收入

    财政赤字货币化的表述是非常狭隘的,这样描述问题隐含的语境就是,一个国家的财政收支要完全平衡,国家财政的支出不能超过收入。这里的“收入”只能是国家税费和卖地的收入,而完全没有考虑到象征国家金融主权完整的“铸币税”收入。一个国家一年可以征收多少铸币税?这是一个关系到国家兴衰的问题,可以认为是一个国家的机密之一,目前还没有统一权威的理论,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小心翼翼地去实践探索。

    什么是铸币税呢? 在一般的情况下,随着经济发展,生产力越来越发达,物质越来越丰富,商品和服务交易需要的货币也相应增加,政府根据经济发展的需要向市场供应更多的货币,政府增印并使用的这部分货币就称之为铸币税。

    在特殊时期,比如,因战争、地震、洪水等特殊事件,导致生产受阻,消费低迷,货币流通速度下降,政府也可以增印货币,用于恢复消费和发展生产。《盐铁论》中西汉财政大臣桑弘羊认为在“凶年恶岁”中要发行货币与财物,帮助老百姓渡过难关,并且举例夏禹、商汤时期遇到洪水干旱的极端气候,都实行过铸币政策。《汉书》记载,汉武帝在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国内移民72万余人,针对地方财政支出不足的情况,也是通过增加铸币的方法解决。

    当代各国政府遇到突发事件往往选择增加铸币。2012年日本关东大地震引发海啸,导致福岛核电站泄露,日本政府开启安倍经济学式的印钞。现在美国遇到新冠疫情,也采取国家增发货币的方法,由美联储购买约3万亿美元的国债。历史证明有效的方法,别的国家能用的办法,社会主义中国当然有权采用。

    这些增印的货币的支配权应该在国家,而不是任何的私人银行和商业银行。铸币权是一个国家政权的神圣权利,必须发挥好铸币权在宏观经济调控中的积极有效作用。如果在经济正常发展时期国家不依据经济发展的需要向市场提供更多的货币,就会出现大问题,甚至金融危机。天予不取,将反受其咎,这其中就包括国家铸币权。

    我国已故著名金融学家薛暮桥在抗日战争时期,主持山东解放区的经济金融工作,自主发行主权货币。发现在宏观调控中并不是货币发行量越少越好,适当地增发货币非常有利于各行各业扩大再生产。例如:在农产品丰收的季节必须增印货币,收购粮食,否则粮价就会大幅下降,严重挫伤农民下一年种植粮食的积极性,这就是俗称的“谷贱伤农”。增印货币的好处是,粮食丰收,粮价不跌,农民有了钱,可以购买更多的轻工业产品,这进一步促进工商业的扩大规模生产。山东解放区善用铸币税,储备了大量的战略物资,兵强马壮,士气高昂,将山东解放区发展成为经济实力最雄厚的解放区,为赢得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立下不世之功。

    美国现在流行的现代货币理论(MMT)在中国的货币理论先驱面前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新鲜的。薛暮桥的货币金融理论经历了二战和解放战争的考验,当时的美国还特地派出金融学者来讨教这个不依赖金本位的金融体系奇迹。

    当下炙手可热的现代货币理论,无非是翻版的在生产力高度发达的情况下,可以近乎无限地增收铸币税的理论。假设有一天,中美经济完全脱钩,美国分享不了中国十四亿人的高度发达生产力,这套理论就会完全失效。与其凑热闹捧现代货币理论的臭脚,不如好好研究总结红色金融理论家薛暮桥大师的书稿,将薛大师的理论实践不断总结发展,助力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这是中国金融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美国金融学者在经历2007年开始的次贷危机之后,对铸币税才有正确的理解。美国次贷金融危机最大的责任人是美国央行美联储。美联储从2001年到2008年期间几乎没有增印货币,2008年以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都稳定在8500亿美元。也就是说,美国经济从2001年经济回暖之后,房地产经济一派火热的时候,很多普通人都买到了房子,六年过去了,美国的基础货币仍然只有8500亿美元左右,而房价多年都处于上涨区间,这是非常不正常,非常不合理的。因为市场上的钱不充足,普通人很难赚到钱,只能借到钱,而借钱,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特别是利率上涨之后。当时的美国人能买到房子,不是通过赚钱买到房子,而是通过借钱买到房子。当利率急速上涨之后,很多老百姓还不起房贷,导致大量断供,引爆次贷危机。

    社会上的商品和服务增加,央行发行的基础货币也要相应增加,否则只能是靠“借”。因为美国政府出于各种原因,没有增印货币,社会上的钱不够,美国的商业银行只能靠“借“,借海外美元,再借给美国消费者。当然美国人借钱,也是心机多多,自己商业银行美元不够,商业银行将房贷打包成债券卖给海外美元持有者,将借贷关系变成买卖关系,坑了一大波美元投资者。

    美元不足,靠反复地借钱,让货币流通速度加快,才能满足商品与服务交易的需要。在次贷危机爆发前美国基础货币的杆杆率(M2/Mb)已经接近7,可以说货币杠杆率是非常高的。M2主要是靠借贷产生的,是有成本的,只要利息一提高,货币总成本就会数倍提高。利息高,还不起房贷,大家就不敢买房了,房价崩盘,次贷债券变垃圾,所有参与者都亏钱。这场本可以避免的金融危机,是因为美国金融学者的认识不足所导致的。最后美国央行扩表三倍,增印三万亿美元到市场上,美国才真正走出金融危机。

    当前我国央行资产负债表已经是多年不扩张,不增印货币,而是通过商业银行把钱借出来,导致我国的基础货币杠杆率也接近美国次贷危机前的比例,这蕴含着极大的金融风险,值得保持高度警惕,务必尽快采取果断措施扩表,降低杠杆率,降低资金使用成本。

    二、铸币税的表现形式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化

    一个拥有自主印钞权的国家才能征收铸币税。1995年《人民银行法》修订之后,我国法律规定央行不能直接购买国债,必须在二级市场从商业机构中购买,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国家征收铸币税。但是别的国家如日本、美国央行通过资本市场都大量购买国债,起到了核销国家债务,增发货币的效果,也并不影响这些国家征收铸币税。

    1995年之后,我国央行不能购买国债,但是我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的增长速度还是不错的。从1995到2015年的二十年时间,我国央行资产负债表中外汇占款由6500亿上升到最高峰时的27万亿元。外汇占款增加主要是贸易顺差和外资企业的投资。国家虽然没有获得直接铸币税,但是外资背后带来的一些管理、技术以及巨大的国际贸易市场给中国人带来的收益仍是可观的。

    在历史发展的某些时期,放弃自主印钞,采用外汇占款式的货币发行方式虽然也可以取得一定的发展,但是历史已经反复证明掌握货币发行主权才是王道。公元1567年从隆庆开海之后,明朝大力发展海外贸易,赚取当时的外汇占款“白银“,主动放弃中央政府的铸币权。1644年之后的清朝同样发展海外贸易,以外汇占款白银为清朝的主要货币。明清两朝五百余年,始终不能成为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远远不如汉唐两朝在世界的影响力,在科学与艺术方面影响力也不及宋朝。汉唐宋这三朝的货币发行主动权都是控制在国家手中,不至于像明清两朝在通货紧缩,白银缺乏,财政困顿中走向灭亡。

    西方国家从世界边缘走向世界的中心,首先是从获得全球铸币税开始的。明清两朝以及中亚霸主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都没有参与到非洲与美洲的金银矿开采过程,而当时西欧国家的王室成员都在争先恐后到新大陆开采金银矿。可以说,当时的世界央行就在非洲与美洲的金银矿里面,谁开采出来金银,就等于向世界发行基础货币,全世界的生产力都能为之所用。这是西方文明从16世纪开始之后能长期主导世界不可忽视的原因。

    如果说现代货币理论(MMT)有效,历史已经用五百多年的时间证明这个理论在金银本位时期有效,前提是,必须将非洲与美洲的金银矿的开采权控制。只要控制世界货币发行权,一旦遇到财政收支不平衡,增加金银开采量就可以解决财政问题。

    历史前进的步伐在进入信用货币本位之后,铸币税不再是与主要经济运行无关的金银开采,而是表现为央行资产负债表中的国债。美联储原主席伯南克认为,基础货币是一个国家的资本金,央行购买国债发行基础货币就是向经济注资的过程,而不是一个负债的过程。伯南克对国债的正确认识,成功带领美国走出次贷危机,只是2008年美国政府增加铸币的操作过程实在是太晚了。如果2001年至2007年期间美联储平稳有序地购买国债,向国内市场投入大量的非债务货币,让美国劳动者赚到钱,再去购买房产,美国房价是不会崩盘的。

    我国著名经济学家陈元老先生高度认可伯南克的“基础货币资本金论“,并进一步提出基础货币股权论。两者共同点是,基础货币发行的国债都不用偿还。基础货币是经济活动中的货币来源,如果将这些货币还回给央行,经济活动中就没有货币,人类就只能回到以物易物的低效率时代。仅仅从这一点论述就可以证明基础货币是不用偿还的。

    铸币税在目前的法律环境下就表现为央行用基础货币购买财政部发行的国债。央行购买国债,增印货币给财政部,财政部每年按票面利率付利息给央行,央行将收到的利息又上缴财政部,这相当于零成本印钞。如果财政部要偿还国债,财政部就要将相应的货币交付央行,央行回收货币,这等于注销货币,减少流动性。除非是恶性通胀,财政部偿还央行持有的国债,将减少市场货币流通,这对于经济没有益处。

    在金银货币时代,没有这么复杂,挖出来的金银铸成货币就可以使用,不用像现在还用写张借条,记个账。如果财政部给央行还钱,就相当于金银时期,将挖出来的金银,又倒回矿山里面,从来没听说过挖出来的金银是需要还回给矿山的。用央行用基础货币购买的国债财政部并不需要偿还,这个论断经得起学术质疑和历史考验。在国债庞大的日本,这些国债已经变成高达便利和发达的公共基础设施,国债已经成为全民公共福利的代名词。

    央行购买国债这项操作欧美日国家央行一直在进行,特别是美国次贷危机之后。当前新冠疫情严重影响全国的经济,全世界货币流通速度大幅下降,美国央行不失时机地购买3万亿美元的国债,不远的将来,我们将会看到美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由4万亿增加到8万亿。

    三、财政支出不仅仅是支出

    财政支出中有很大比例的财政投资。我国规定政府一般性支出分为经常性支出和资本性支出。每年政府都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资本性支出,比如修建高速公路、铁路、水利、学校等基础设施,这占据政府支出很大的比例,与其说这是财政支出不如说是财政投资。

    以美国次贷危机发生之后的2009年为例 ,2009年我国财政支出预算7.6万亿,其中中央当年财政投资9500亿元,当年的总赤字也刚好是9500亿。如果我国政府当年没有英明果断提出四万亿投资计划,很难想象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会有四横四纵的高铁网络、引领世界的4G5G信息网络。

    与日本等发达国家不同,我国财政投资于公共基础设施的资金成本非常高。在我国不少地方政府发行的基础设施建设债,这些债券利率惊人!这些城投债用于污水厂、学校、公路建设,完全是利国利民的,居然年利率上到10%以上。而在日本用于基础设施的建设债利率可以低至0.25%,同样是用于民生建设的资金,资金成本相差40倍以上。

    笔者曾参观东京的一个垃圾焚烧厂,这个焚烧厂也是完全由财政贷款的,贷款周期长至50年,利息是0.5%。 如果算上通货膨胀率,这几乎就是零利率贷款。建设这个垃圾厂,以及偿还利息对于东京政府来说几乎没有太大的财政压力。作为全世界公共基础设施最完善的国家,日本投资于基础设施建设的钱也不是靠财政盈余累积的,他们和我们一样是靠贷款,不同的是他们的贷款利率接近零。这或许是为什么我们国家这十几年房价高涨,而日本能将城乡基础设施修建得毫无差别,将铁路能修到镇上、修到村里的原因之一吧。

    那么日本的贷款利率为何如此之低呢?答案也在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里面,日本央行大量购买日本财政部的国债。通俗地理解就是,通过印钱建设日本。这与狭隘地理解财政赤字货币化印钱发公务员工资或者印钱打仗不一样,日本是赤字化搞建设,与通胀无关,与滥发货币无关。而我国地方政府搞建设的城投债要向金融公司借贷,要经过好几道资金中介才能得到建设资金,所以利息会高达10%到12%。如果中国相当一部分的建设项目可以直接通过向央行发债,可以大大降低财政投资的资金成本。

    日本印钱搞基础设施创造的奇迹是什么呢?是安倍政府在保持经济向好的同时,日本每年的石油进口量在逐步下降,日本已经成为一个资源节约型社会。高度发达和高效率的铁路、海运运输网,使得物流对于石油的依赖下降。对于普通国民而言,由于日本拥有发达的铁路网络,只用购买0.6L或是0.8L排量的小汽车代步,中长距离旅行完全依靠城轨与高铁。石油进口量逐年下降,生活品质不断提高,就再也不用怕欧佩克涨价了!

    四、《人民银行法》的困惑

    有学者建议发行5万亿的特别国债,这特别国债最终持有人将会是央行。1995年制定《人民银行法》让央行与商业银行彻底分家,可以说是中国金融管理的一大进步。《人民银行法》不允许央行直接购买国债,那么,央行只能从二级市场购买国债。央行直接购买国债或从二级市场购买国债本质上都是向市场投放货币,没有一些自媒体说的那么玄乎。只要中国有这么一个国债市场,笔者相信央行完全可以购买到这些国债。美国、日本央行都从国债市场上购买了大量的本国国债,问题是中国的国债市场有这么大容量吗?

    人民银行法制定了非常严苛的财政纪律,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地方政府发债的动机,这避免了中国滥发货币的可能,也影响了政府征收铸币税的便利。这部法律禁止直接印钞,但是对于如何保证让央行发行的货币数量与经济发展相适应并没有明确的规定。

    1995年新人民银行法制订之后,央行主要是靠外汇占款发行货币,一种被动增发的货币发行方式,也是一种向发达国家缴纳铸币税的货币发行方式。只要欧美央行印刷一张本国货币,就能从中国换回大量的商品,这与500多年前的明朝,一百多年前的清朝靠出口换回白银并没有明显区别。

    在新冠疫情全球爆发的今天,中国人不再到海外旅游和买买买,留学也暂缓了。国家外汇管理局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4月份全国服务贸易逆差仍有1623亿元之多,当月中国国际收支顺差也才154亿元。看来,通过国际贸易顺差大量增加外汇增发基础货币也是不可能了。如果仍然依赖外汇储备发行基础货币,就只能像一些失败的南美国家一样通过借外债,出售资产、股权给外国投资者才能获得外汇。

    1995年《人民银行法》制订时,国家外汇储备735亿美元,谁都不会想到25年后,我国外汇储备会达到31000多亿美元,增长41倍。巨额的外汇储备变成发行基础货币的锚,同时为了让二十多万亿元的外汇储备产生收益,央行只能将大部份外汇储备去购买美债。有意思的是,国家的法律限制人民银行购买人民币国债,在现实和事实面前的结果是,这导致人民银行大量购买美债!自家的央行购买自家的国债限制多多,而购买美国的国债却非常容易,这实在让人困惑!

    五、自主印钞助力中华民族复兴

    继续靠外汇占款发行货币已经不现实,而且弊端很多。通过传统的再贷款方式发行货币并不见得是最优选择。如果没有政府的有效引导,在新冠疫情全球爆发的历史特殊时期,商业银行里面的钱并不容易贷出去。另一方面,商业银行往往追求短期经济利益,从2009年开始,央行向商业银行大量贷款,商业银行又向房地产贷款,以北京为例,2020年的房价几乎是2009年房价的4倍,十年时间房价上涨300%。当中央明确房住不炒,限制银行商业的房地产贷款额度,大城市房价非理性上涨才能刹住车。

    在经济形势不乐观的情形下,企业会减少投资,个人会减少消费,有钱人赚不到钱,普通劳动者就业困难。商业银行会惜贷,且只愿意贷款给中短期的有利可图的项目。长此以往,经济形势会越来越低迷,社会不安定因素会增多。

    在绝大多数人不敢投资,不敢消费的时候,剩下的唯一选择是,由国家印钱来投资,由国家来消费才能带动经济由低迷转向兴盛。

    我们国家的基础设施已经取得很大的进步,但是与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相比差距仍不少,我们国家的铁路密度,不管是人均铁路密度还是面积铁路密度都远远低于日本,中国的运输过多地依赖低效高耗的公路运输,这也导致中国国内的宏观政策被国际油价深度绑架。

    如果中国还能再建设二三十万公里的高速货运铁路和客运铁路,中国将可大幅减少对进口石油的依赖。在遇到石油爆涨或是战争爆发石油进口中断的时候,中国还有一套备用的交通运输体系。华为公司的遭遇,已经足以说明一切问题。美国制裁7纳米的芯片,我们国家还可以生产14纳米的芯片,还不至于没有手机可用。一旦没有进口石油,汽车只能变成一堆废铁,而铁路又不能担当大任的话,整个国家都不能动弹。那样的打击,只会比新冠疫情影响严重十倍!

    除了印钱建铁路,还要印钱建设美丽乡镇和美丽农村。国内为什么有人会移民到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这些国家其实就是一个大农村,但是这些发达国家的农村基础设施好,道路都是硬化的沥青路,没有灰尘,道路两旁绿树整齐,风景如画,生态和环境都比较优美。加拿大与我国东北气候相近,笔者曾开玩笑,如果想移民加拿大,不如到东北住住,看看适不适应这各种气候再做决定。但是人们的印象中东北就是土气一些,而总觉得加拿大高大上一些。东北大城市任何一个CBD不会比加拿大城市的商业中心差,但是一到小镇、农村差距就出来了。如果东北的农村、小镇建设能达到西方发达国家水平,我相信更多国人愿意移民到东北。

    美丽乡村建设要将村容村貌建设好,至于乡镇,就要将各种教育文化娱乐以及道路基础设施建好。国内太多的乡镇没有好的学校,好的电影院、好的培训中心、好的道路,好的绿化。这些基础设施与县城、地级市和省会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通过印钱,将农村与乡镇的道路、绿化和环境卫生提升一个等级,通过培训将农业生产者变成一个高效的农业生产者和消费者。不能把乡镇与农村丢下,全国人民都要一起发展进步到发达国家生活水平。

    当前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经济活动处于重构过程,货币流通速度大幅下降,物价不是上涨而是下跌,这正是增加印钞,征收铸币税的良好时机。美国、日本和欧洲都在行动,中国有世界最完备的工业生产体系,是最不容易爆发恶性通货膨胀的国家。二十五年来,我们国家的工农业生产力已经突飞猛进,高度发达,已经远远超过《人民银行法》刚开始起草的1994年。每一个国人,都可以自豪地讲,中国已经告别短缺经济。我们主流经济学家不是说我们国家产能过剩吗?那就自主印钞,让这些发达的产能为全体中国人服务!

    以2009年“四万亿”经济政策的宝贵经验,总结得失,通过可行的方法,央行大量购买国债,平稳有序地扩张央行资产负债表,避免M2瞬间大幅上涨,将M2年增长速度控制在22%以内,可以有效防止物价过快上涨。把自主印钞的钱用到刀刃上,建设更多更长更高效的铁路,建设美丽乡镇、美丽农村。当中国经济发展不再受输入性物价上涨影响,当全国城乡面貌都焕然一新,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就真正可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先后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清华大学。财政金融学本科、工学学士、工商管理学硕士。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