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东波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困惑的世界观 - 彭东波首页
《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的悖论》其社会科学理论问题的提出
2020-05-20
字号:

    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的悖论认识起因

    一种社会现像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就显现出来,越到后面就越来越明显,我很早就意识到西方文化中的团队精神,即表现为“团队分工”为主,同时与中国文化中的中小企业分工精神,即表现为“自然分工”为主,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很奇妙的悖论关系,2006年时任湖北省省委记书俞正声同志及武汉东湖开发区主任唐良智同志(现为重庆市委副书记)来我公司调研时,就问了我还有什么新的发明思想,我很想通过我的发明,所产生的静态信息永久存储一种新的悖论信息存储思想,以及在本发明实施过程中与武汉众多的中小企业的加工往来(因为外协的内容太多),需要产生一种广义的企业管理思想,从而提供自己来解决因发明所面临的产品加工问题。

    其中如果我能够把这种广义的企业管理思想,提供给政府参考,这当然是执政人最关心的事,但是当时我仅仅在书面上向俞正声同志及唐良智同志反映了武汉东湖开发区中小企业的重要性的问题,我在书面材料中反映到,我们引进外资不可能引进基础,外国人也不可能把基础给我们,中小企业就是我们慢慢积累起来的自己与别人不同的基础。我没有来得急反映这种悖论的企业管理思想,是因为我的认识论的问题还没有完全从通俗与共识的理解上整理清楚,如果我把这种悖论关系讲出来了,仅仅是一种有道理的新鲜感觉,又有什么用,还是解决不了问题,认识论的问题没有从量化上解决无穷大问题,这种人类社会的悖论关系同二干多年前争论的芝诺悖论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别,我们争论芝诺悖论中的英雄与乌龟谁先跑到终点的问题,一直到量子力学的产生,波与粒子的问题,直到现代人类文明人工智能的今天,我们还是不清楚,这是所有自然科学及社会科学所面临的不可回避的问题。

    人类很早已经面临认识理论远远落后于人类的实践

    到目前为止,悖论思想其实是一个并没有完全认识清楚的“实践”问题,请参阅我们发表在草根网上的《哲学最大悖论》,因此这并不是中国改革的实践走到理论的前面,而是人类很早就已经面临认识上的理论远远落后于人类的实践问题,量子力学的产生就是人类的认识理论落后于人类在科学实践最好的证明,然而在中国社会改革的问题上,同自然科学的量子力学一样,中国改革碰到了量子力学同样的问题,所以它自然会反映出中国改革的理论落后于实践,所以这是不能批评中国社会科学家们的,因为这个问题从来就没有解释清楚。所以悖论问题,我们己经争论了二干四百多年了,还是没有结果,为什么?当然是认识论问题仍然没有用通俗来说服大家从而达成共识。

    《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的悖论》理论问题的提出

    现在我们暂时地用一种结论方式,用一种新的认识理论产生的结论方式,来简述这种社会现像中的悖论关系,更祥细的理论上的内容马上在正文《困惑的世界观》上以发明专利格式的形式发表出来,请大家关注。

    我们必须把人与其它物的复杂关系简化理解成一种单纯人与人的之间的人类社会关系,也可以说以人为本,或者说以人为研究对象,或者说以人为单位来提出这种道理,为什么可以这样单纯地把”人类”抽象出来认识这个问题,自然中的任何一种现象都可以很容易打乱人的社会存在,除了人类正常所需要的吃、穿、住、行、生、老、病、死以外,例如今天我们看到的COVID-19病毒、地震、太阳黑子、小行星的硕石、一切自然灾难,甚至包括人类发明的人工智能以及原子弹,可以说有数不清的问题来打乱人之间的社会的稳定性,但是这些都并没有最后影响人类的存在,为什么可以这样认识,这个道理以后我们将会在《困惑的世界观》的理论部分来说明这一点。

    上述以”人”作为研究对象,这样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把人之间的社会关系通过企业形式表现出来,这里有两种不同形式的企业,一种是团队分工,它可以由某些能力很“强”的少数人或某一个人领导的作用,领导团结团队中的所有人,然后进行分工,也可以是把许多精英有能力的人通过股份形式组合在一起然后进行分工产生的一种力量,那么我们可以简称这种企业为“团队分工”企业或称为“团队分工精神”,而另一种则相反,是由N多“弱”能力的个人或群体组成的N个自然利益关系,即N个独立人或群体之间因利益关系,需要自然分工配合起来所形成的一种力量,我们简称为“自然分工” 企业或者称为一种“自然分工精神”。由此可知,这两种人的企业表现为一个是“强”另一个是“弱”,但是它们之间组成的企业的关系到底谁“强”,谁“弱”具有不确定性,也就是我们仍然可以从“弱”中推出“强”或者从可以从“强”中找到“弱”因此这两种企业所表現形式就是一种悖论有关系。

    例如:团结就是力量,这是一种团队分工精神,但是一种自然分工其分散的关系有没有力量呢?中国改革说明,中国中小企业的自然分工(分散),产生的关系恰恰不是团结在一起的关系,而是一种分散的各自独立的自然分工关系,所有的企业都是私有的独立关系,但是它们确有非常大的力量,这就是从一种“弱”的关系中形成“强”大的力量。

    团队分工(团结)就是力量,但是团队(团结)过大时,就可能不是一种力量,企业因市场及其它因素变化反而容易解体。你不能确定自然分工(分散)后的企业行为就一定就没有力量,这种中小企业分分合合的灵活多变性恰恰又是强大的团队所不能比的,所以团队分工(团结)与自然分工(分散)之间的力量谁更大,存在不确定性,从而构成一种相悖关系。

    分别定义:团队分工、自然分工、及对该悖论的整体定义

    有关悖论的理论上的认识太复杂,我们暂时建立在实事的依据上,也就是不需要问悖论中的为什么,悖论的事实本身一看就知道没有什么为什么?这是事实它不需要证明,但这仍然可以形成一种理论,有关悖论的理论论述部分,我们将会在《困惑的世界观》的理论中以发明专利形式进行描述,到底怎样来重新认识悖论。但是目前我们可以从实践表现来简述: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的悖论,

    分别定义如下:

    1.定义什么是团队分工:是由少数人(或个人)的意志来统一多数人的一种力量称为团队分工。

    例如:所有人受公司法的约束,被统一在一个独立法人公司整体内,我们所说的团结就是力量具有这种意思。

    2.定义什么是自然分工:是由若干没有统一的意志独立的群体(或个人)在自然的状态下因利益关系形成的一种力量称为自然分工。

    例如:它表现为多个中小企业之间因利益关系联系在一起,它们之间没有公司法约束,自然分工(分散、独立、个体)联系后并不是一个整体,通常我们依据团结就是力量,来判断这种关系是分散的没有力量的,但是中国的改革对世界的影响来看,这种自然分工的力量在中国的表现形式确是巨大无边的。

    3.对悖论整体定义如下

    悖论整体定义为:团队分工就是自然分工

    对上述定义解释如下:

    人类社会的团队分工形成虽然是一种集体,但它始终强调个人对集体领导的强大作用,所以又可以认为这是一种强大的个体自然分工行为,相反自然分工虽然是一种个体行为,但它始终强调自然分工个体的整体性,所以又可以被认识为一种团队分工社会集体行为,这两种相互矛盾又相互纠缠缺一不可的不确定现象,从无穷大来认识,团队分工就是一种自然分工,这就是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的悖论定义。

    当把上述的定义3的结论去说明其定义1与定义2时,好像是没有任何的意义的诡辩,但是它们确可以很好地解释了许多现实问题。

    你说吧!人家团队分工(团结)精神,有什么不好,有一种共同的目标,诚信,没有团队分工精英精神,科学发现及发生可能存在问题,但是过度追求一种团队分工(团结)资本精神,就很有可能演变成一种资本主义的东西,就有可能发展成为技术资本自私的垄断。

    你说吧!自然分工(分散)精神,有什么不好,有利益大家共享,也有互相帮助,今天中国改革的成功就是基于这种分工(分散)精神,但是极端地绝对分工,产生的最后结果恰恰是相反的,这就是一种中国改革前的社会体制,是绝对的平均,产生了吃大鍋饭现象,导致个人的能力不能得到释放,最后的结果同资本主义的垄断性的自私一样,中国为什么要改革就是因为大锅饭的问题。

    认识清楚目前中国社会中,由于两种分工方式不同产生的相悖规律,将会正确解释人类的很多社会现象,把什么道理认识认为是唯一,就不是一种大数据的道理。西方人的团队分工精神是一种了不起的文化现象,谁也不会怀疑它有问题,但是到了中国又怎么样,一切都在神密地变化,中国中小企业的成功恰恰不是团队分工精神,而是千干万万中小企业之间的自然分工的配合精神,到底谁是谁非,中国几十年的改革由自然分工产生的巨大力量与西方人几百年来形成的团队分工,团结就是力量的认识,这两者都具有真理,但是它们之间的形成关系确是自相矛盾的,我们只有这样来理解,团队分工就是一种自然分工,才具有真正的不确定性,才能建立比较完整的理论解释。

    这种悖论在历史及现实中的案例

    在中国社会中,特别是中国的解放战争中,这种案例特别明显,它反映在毛主席与蒋介石之间对事物不同认识,例如毛主席领导下的队伍中同时存在,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毛主席有他的团队分工的战略部署,这是团队分工,但是真正在实战中这种情况又是在不断地变化,他也要听从自然分工的部下的意见,这就是我们经常在战争环境下听到的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这种相悖的关系到底是那一种为主具有不确定性,也就是到底是听团队分工的安排,还是听下面自然分工的具体意见,两者具有不确定性,毛主席之所以能从中国的整体上来把握全局,始终是依据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的实际变化的情况来解决问题,而蒋介石则不然,他没有考虑自然分工的弱小的人民利益,他仅仅只有团队分工的部署一言堂,他始终为绕自己的利益来解决问题,自然分工当然就不存在了,哪有不失败的,因此蒋介石的失败是由不正确的世界观产生的,因此它的失败是一种必然,今天的COVID19疫情的各个国家之间,同样存在这种正确与不正确世界观的认识,如果我们不从世界整体的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出发来认识问题,仅仅从少数的个人或集团的利益出发来解决世界问题,这种单方面的团队分工的认识,其所产生的机会永远不可能支持蒋介石之类的人物。然而在今天,毛主席与蒋介石这种成败关系,在世界范围内又重新出现了,这就是美国的精英团队分工与中国的团队分工、自然分工之间的关系,我们确信这是一种不以人们意志而转移的自然规律。

    我们可以谈一点这方面更具体的现实问题,来说明解释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之间的悖论意义,我们就以正在发生的COVID-19病毒所需要的口罩为例来说明这个道理,如果全世界所需要的口罩量为一个不变假设量为M,这时有两个企业其人数一样,一个(甲方)假如是由团队分工精英组成的企业,并能够精确计算每一个生产口罩时间成本及精确制定策划整个市场的变化,另一个(乙方)非精英其能力比较弱没有精确的计算能力,你说这两个团队谁的生产力量更强大,当然肯定是甲方,现在问题开始变化了,由于COVID-19病毒传染力已经比以往的病毒大了一点点,世界所需要的口罩已经不是M了,而是远远大于M的N。这个时候(甲方)的精英们是否能够很精确地计算市场的变化需要呢?如果依据N数量同比增大来满足生产上的需要,这里面的问题实际上是很复杂的,它的复杂性就在于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口罩问题,如果我们把其它的问题与口罩问题统一进行部署时,就知道问题是很复杂的很复杂的,怎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只有从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之间的悖论关系出发才能得到全面的认识,这个问题实际上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目前所理解的人工智能。

    悖论的意义在于不确定关系则可以产生确定性的大数据规律

    团队分工是一种力量,自然分工也是一种力量,这种悖论的意义告诉我们这种互相矛盾的力量关系,无论是团结分工还是自然分工,如果谁的力量够成为唯一正确性,那么这种相悖的理论就没有任何意义,这样只有一种可能,即它们之间的关系是一种不确定的关系才是真理,它的意义在于,这种不确定悖论的关系则可以产生确定性的规律,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寻找解决哲学数学解为无穷大及解的方法。

    参考本文2020.1.1简述:哲学所面临的实际问题---数学怎样回归哲学

    下面的文章我们将会以此道理来描述各种各样的社会科学现象,并穿插在本博客文章里

    例如:

    《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悖论与中美关系(简述九)

    用《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悖论关系来制定人类社会制度(简述九)

    《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悖论关系说明中国高速发展的原因(简述九)

    《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悖论如何控制中小企业寿命短问题(简述九)

    《团队分工与自然分工》悖论理论解释中国股票问题(简述九)

    中国崛起:世界大国之间的复杂性构成了中国崛起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我很想写一本书《困惑的世界观》,但是我发现我要写的这本书的内容,所形成分支的分支的内容,我那怕有几辈子的人生,离我想要写的内容仍然十分的遥远,这时我才知道,我们每一个人的实践都是不相同的,我们每一个人只能写下其中很少很少的一段。作者当过兵,在中国改革开放中,从事过经商、办过工厂、搞过科研发明(IT)。经历了国有到私有的巨变,目睹了中国的国有企业向中小个体企业逆变的沧桑, 2000年后主要搞大型静态信息永久存储发明,在发明设计实施的过程中,接触到了众多的中小企业形成了NERP思想,尤其是触碰到了对信息”永久”存储的概念……

    申明:我们所理解问题的方式或一种理论方式均为原创,未经作者同意任何网站及个人不可转载,除非署名作者姓名及文章来源,社会进步需要尊重任何人点点点滴滴的劳动。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