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说说未来中美关系可能存在的发展变化
2020-05-15
字号:

    对于中国和美国,一个是世界上最大的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一个是最大的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统治的资本主义国家。这两个国家关系的演化,实际上也就是未来这个世界存在模式的演化。

    由于国体和政体的完全不同,也由于其代表的演化方向完全相反,实际上这两个国家是有着天然矛盾的。不论我们承认不承认,不论有多少人想掩盖这个矛盾,这个天然矛盾都是存在的。由于原来两个国家没有太多交集,各自发展各自的,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改开后,两个国家的交集非常大,就引出一个必然的关系发展问题。

    由于存在着天然矛盾,对于这两个大国,不交流是不正常的。但如果交流的太过亲密,也是不正常的。怎么交流算正常的?在保持各自独立的基础上进行交流,就是正常的。怎么才算保持各自独立?政治和军事不对对方做强制性的改变,经济上保持各自的独立。特别是在货币上,必须保持各自的独立。现在的问题就体现在货币上,中国的货币不能独立,也就引出了中美关系的一些不确定性的变化。

    我们分析中美关系,从政治和军事上来说,由于是两个世界上具有决定性的超级大国,发生直接的政治和军事冲突的可能非常小。这两个国家不可能发生直接的政治和军事冲突。因为他们之间的冲突,也就意味着给其它国家和地区提供机会,让其它国家利用这个机会自由发展。这对中国来说倒无所谓,而对美国来说,就变成了一种灾难。因为这意味着美国可能在全球出现巨大的利益损失。

    因为美国历来是给别人制造危机来进行投机的,而不是把自己放在危机中,让别人来投机。这样的话,他的巨大的金融垄断投机资源就不得不去用来和中国进行政治和军事对抗,而无法在全球进行经济投机。这对美国来说,一定是一种纯消耗,肯定是不划算的。美国和中国进行政治和军事对抗,即便是打败中国,也不可能完全占领中国。而要从政治和军事上彻底打垮中国,这个消耗是非常大的,是美国的国力不能胜任的。而中国是没有能力、也没有愿望在政治和军事上打垮美国的,中美之间出现政治和军事冲突的可能也就不存在。

    因此,中美关系的发展变化,实际上就体现在经济关系的发展变化上,也就是经济关系的博弈上。从现在看,美国是占据着绝对优势的。这个优势就是美元的国际贸易结算和储备地位,以及美元的金融垄断投机地位。只要不改变美元的这个地位,中美关系就一定是美国主导的,除非中美之间脱钩,各自发展各自的。至于能够主导到什么程度,则要看中国对美元的依赖程度。深层次来看,就是中国的经济结构要美国化到什么程度。中国越美国化,中国对美元的依赖就越强,美国的主导地位就越强。

    因为当中国的经济结构美国化后,实际上不论是美元,还是人民币,已经没有了区别。不论是选择美元,还是选择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最后主导的都是美国。所不同的,不过是把人民币叫做美元,还是把美元叫成人民币而已。当然,不用多想,肯定是把人民币叫成美元的。因为在经济意识趋向一致的时候,美元在先,自然要选择美元了。中国搞人民币国际化,实际上就是在垫高美元的国际地位。当然,也存在着和美元进行竞争,而这个竞争,实际上就是真正的中美关系博弈的焦点。

    美国的一切控制手段,都是在控制人民币对美元的竞争,而把人民币纳入美元体系。而当中国的社会经济结构美国化后,也就必然存在着人民币对美元的竞争,这是一个无法避免的必然结果。因此,中美关系的博弈,实际上就在这里。如果美国能够控制住人民币对美元的竞争,而把人民币纳入美元体系,美国就成功掌控了中美关系。反过来,如果中国能够用人民币把美元打败,中国就成了新的霸主,这个时候的中国,实际上也就很难存在了。因为中国就没有做世界霸主的天然条件。

    因此,中美关系博弈,实际上就引出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中国能不能找到新的出路。如果中国能够找到新的出路,就可以摆脱美国的纠缠,把中美关系纳入到一个新的关系框架下,中国不仅摆脱了做新的霸主的尴尬,也成功化解了中美之间的各种冲突。如果中国不能找到新的出路,实际上的结果也就只能就范,成为美国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统治世界的助手,并接受美国对中国的分封。然后接受美国的文化改造,最后同美国合体,共同成为推举美国为世界霸主,帮助美国建立世界统治秩序的工具。什么新秩序?统一的国际金融垄断分封和投机下的自由市场秩序。

    对于中美之间的博弈,我们可以看成是四个关系的相互作用。一个是美国的金融垄断投机资本,一个是美国的包括实体经济在内的人民群众。当然,另一个就是中国的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和中国的包括实体经济在内的人民群众。在这四个关系中,不论是美国的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还是中国的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相对于本国的人民群众来说,都是具有统治地位的,而中国的人民群众,和美国的人民群众,都是被动的。博弈的焦点,就是美国的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和中国的金融垄断投机资本。

    如果他们能够形成既斗争又联合的状态,美国就成功了。因为在美国模式下,最后具有统治地位的一定是美国。如果中国的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放弃投机属性,转而服务人民群众,那么这个博弈实际上就等于升级。也就是中国做了主动脱钩和升级,中国找到了新的路子,那么美国就彻底失败。因此,我们看美国的所有一切,如果能够从这个角度去观察,就会发现,不论他们做的多么迂回、多么隐蔽、多么花哨、多么强硬,实际上都是为了避免中国升级博弈,跳出美国给中国设计的这个博弈陷阱而进行的。当然,在今天的世界,即便中国想跳出这个陷阱,实际上还没有什么重要的抓手。这就要看当代中国人的智慧了。

    因此,我们看中美关系的走向,最好的是我们上面说的,能够跳出美国给中国设计的这个陷阱。而最坏的,就是中国彻底落入这个陷阱中爬不出来。结合到现在,不要看中美之间吵的很凶,甚至美国的动作做的很大,实际上最后是不会有什么大的冲突的。其目的就是逼中国就范,按照美国的模式改造中国。只要中国最终这样做了,美国就成功了,所谓的冲突也就不存在了。然后的结果就是通过美元的伸缩制造经济周期,任由美元进行中美之间的国际投机,甚至联合起来在世界上进行周期性的投机。

    眼下最可能的,就是在疫情过后,任由美元在中国进行被动或主动的进行投机。如果中国经济出现大的危机,对美国来说当然是最好的。美国可以趁机对美国经济做一次调整,不论中国如何走出危机,都可以对中国保持强大的竞争力。如果中国迅速从疫后的危机中走出来,超发的美元也可以很快地进入中国,来再次对中国的经济成果进行收割。然后再伺机引爆中国危机,把中国经济彻底摧毁。并利用中国出现危机的机会,收购中国的资源和主要资产,牢牢控制住中国的经济命脉。

    因此,中国不要看美国做多么大的尺度的威胁,不论是要对中国进行彻底切割,还是要对中国的台湾进行承认。不论是在中国周边搞多么大的武力存在,还是要对中国的贸易进行多么大的惩罚。不论是利用疫情对中国做多么大的追责,还是扬言要对中国进行什么样的索赔和赖账。实际上都是为了一点,引爆中国的危机。包括引诱中国强行武力收复台湾,实际上都是为了引爆中国的经济危机。只要把中国的危机引爆,中国经济陷入瘫痪,美国就有了各种投机的可能。

    那么,中国真的存在出现危机的可能吗?这是肯定的,否则美国就不会这么用心了。存在着什么样的危机可能?肯定是结构上的,因为危机的根本就是结构错配。用美国的结构来改革中国,实际上就是在把中国的经济结构不断地进行错配,并在这个错配的基础上不断地往前改革,才能让这个经济结构发挥作用,让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进行投机。如果不继续进行改革,这个结构要么垮塌,要么就失去作用。也就是所谓的倒逼改革,不断地往私有化的方向上走。不走到尽头,就看不到结果,也就没法使这个结构最后实现稳定。

    这个模仿美国经济结构搭起的改开后的结构,使得中国的经济结构就好像一个搭起的积木,时刻都有出现垮塌的可能。这个垮塌就体现在你不往上搭,搭起的这个经济结构就不会再发挥作用,导致这个经济最终被抛弃。如果你不断地往上搭,最后的结果就必然是有一天垮塌。因为这个结构最后的结果,就是导致中国经济向金融化方向发展。而要向金融化方向发展,其结果必然是不断从实体经济中抽血。而要维持这个经济结构不垮塌,中国政府就必须给实体经济补充血液。因此,这个结构最后垮塌的终点,就是中国的金融化完成,而中国政府的补血能力彻底丧失。

    当中国还具有对实体经济进行补血的时候,这个积木就必然的要网上撘,中国的所谓经济奇迹就必然的还要继续保持。这次疫情,充分证明,中国政府还具有很强大的补血能力。所以,美国也不会轻易的放弃对中国的引诱和施压。因此,不要想美国会真的对中国搞什么武力攻击,他们能做的,还是要继续引诱中国往全面私有的改开这条道上走,还是要逼迫中国全面私有的改开继续进行下去。在中国还没有完全私有之前,美国是不会对中国动武的。而在中国完全私有后,也就再也没有动武的必要。因此,所谓的两个国家的冲突,是不存在的。除非中国彻底放弃武装防御,这也是不可能的。当然,他们也能看见,已经开启的全面私有的这样一个强大的趋势,对于中国的精英和公知来说,想逆转也是非常难的,也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做任何动作,来不断地对中国进行引诱和施压,希望能够引爆中国的经济危机,进而急迫地进行下一轮的投机准备了。

    最后,做一个最可怕的结果预测,就是中国在疫情后,有可能再次出现第二次疫情,或者在有些人的蛊惑下,冒险武力收复台湾,这都可能引爆中国的危机。相信这么明显的问题我们的精英和公知不会看不明白,也不会轻易上当的。剩下的就是中国再次率先从疫情造成的世界危机中走出,再次成为引领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导致美国在这场疫情中超发的美元再次大量涌向中国,来购买中国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资产,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因为在模仿美国的结构下,中国要想从危机中走出来,剩下能做的就只有去卖这些资产或资源了。

    因此,为了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中国应该利用美国和中国大打贸易战,及在这场疫情中的表现,顺水推舟,不论承受多么大的损失,都应该果断地和美国脱离关系。同时停止国内的全面私有的改开,调整经济思想和经济发展路径,寻找新的发展方式,力争摆脱美元的控制,把中美博弈升级,从服务于资本,向服务于包括实体经济在内的人民群众方向进行转移。而要做到这些,一个是在国内实现该公有的必须公有,一个是在国际上推出超主权的国际贸易结算和储备货币。只要做到了这两个方向上的突破,就可以成功摆脱美国的纠缠,化解中国可能存在的危机,在中美博弈中占据主动地位。

    当然,这会存在着一个政治风险,这就需要政治智慧了。更需要的,就是理论突破,特别是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的理论突破。实际上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三百多年的市场经济活动,已经为这个突破提供了依据。只要我们能够冲破一切传统文化的束缚,包括马克思经济学的束缚,就一定会在这个孕育着人类发展巨变的时代实现这个突破。我们已经看到了,二十一世纪,是一个存在着巨大危险的时代,也是一个存在着巨大机遇的时代,存在着一个百年未有、千年不遇的大变局。但愿我们能摆脱危险,抓住机遇,引领人类走向工业社会,走向社会主义社会。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