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知识分子 中国知识分子
2020-05-08
字号:

    人类,一方面有动物所共有的生理基础,二方面有人类所特有的心理基础。

    正是这两个方面的阴阳统一,才构成了人,才构成了人类社会。

    由于同时具有生理性与心理性的双重需求,人类社会,就同时进行着两种性质的生产——为满足生理需求而进行的物质生产、为满足心理需求而进行的精神生产;也因此在社会分工上,形成了两种不同社会身份的人——产业人、知识人。

    产业人,当然是进行物质生产的人。

    这个身份的认定,其实与他们有没有知识无关,只要他的职业,是从事物质生产,他就是产业人。

    知识人,当然是进行精神生产的人。

    这个身份的认定,也与他们有没有知识无关,只要他的职业,是从事精神生产,他就是知识人。

    进一步地分析,产业人中,就可以继续分为人本阶级和资本阶级两个部分。

    人本阶级,就是以自己的体内之物——脑力与体力为生产资本的阶级。

    资本阶级,就是以自己的体外之物——物质财产与社会地位为生产资本的阶级。

    具体来说,奴隶、农民、工人阶级,都是人本阶级;奴隶主、地主、资产阶级,都是资本阶级。

    人本阶级与资本阶级,在同一个社会生产力水平之下,合作生产,并且,共同享受生产成果。

    但是,由于人类生产力水平,总是相对于人类社会的总体需求水平不足,合作生产的双方,在面临最后的成果分配的时候,就会在不导致整个社会即时崩溃的条件下,发生以争夺利益为核心的矛盾与对抗。

    而人类社会,就正是在生产力水平的自然发展,与合作生产双方的矛盾与对抗之反复演变中,不断地发展前进的。

    与产业人可以分为两个阶级一样,知识人中,也可以分为两个阶级,分别是营造性阶级和执行性阶级。

    具体来说,文化工作者,包括神职人员、科学家、文学艺术家、教授、学生,都是营造性阶级;政治工作者,包括各级官僚、各级社会行政机构的从业人员,都是执行性阶级。

    营造性阶级,营造知识;执行性阶级,利用已有的知识,具体地服务于社会。

    很显然,产业人为阴,知识人为阳;知识人,是以产业人为基础发展而来的。

    知识人,不从事物质生产,他们是为从事物质生产的产业人服务的,同时,也服务于他们自身。

    他们的社会功能,就是为了调节社会矛盾,促进人类社会整体和谐、良性地发展。

    由于产业人为阴,知识人为阳,阳生于阴,知识人,是以产业人的生产供给为自己的生存基础的;所以,产业人之间的阶级矛盾,就不可避免地延伸到知识人当中来,使得知识人由于种种原因,会在产业人的阶级对抗中,作出自己的选择。

    这种选择有三种:一,是站在资本阶级的队伍中;二,是站在人本阶级的队伍中;三,是介于两个阶级之间,取中道,努力地弥合双方的分歧,维护双方的合作。

    这样的站队,一方面表现出知识人的人生经历;另一方面,也表现出知识人的知识境界。

    也是由于产业人为阴,知识人为阳;社会越是发展,知识越是普及,产业人与知识人,就在外表上,越是难以区分;一些职业上的产业人,也会在思想行为上,表现出知识人的特征。

    知识,有经验性的知识,也有教条性的知识。

    经验性的知识,来源于社会实践;教条性的知识,来源于师长传授。

    而不论是经验或教条,他们都有其真理性的一面,也都有其局限性的一面,都是局限性的真理,都不可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不论是经验或教条,一旦被人所拥有,它就会在人的头脑中,产生惯性,形成人生所固有的世界观与价值观,决定着一个人在未来的思想与行为。

    知识人,有知识人的共性。

    也是由于国家和民族不同,不同的国家和民族之知识人,也有不同的国家与民族之特性。

    同一个国家和民族,具有不同经历,处在不同地位的知识人,也具有各不相同的特性。

    有位先生,兴之所至,写了一篇《嗨!哥们儿,别只看胖鑫氏的彩头!》的文章,说他“看到了北朝鲜的LOGO,那是一把镰刀与铁锤,各自倾斜四十五度地相互垂直交叉,在那个交点处,竖立着一支笔!”

    先生由是感到,“胖鑫氏家的LOGO,确实反映了他家族的基本观念、他家族对其属下的知识分子的看重和尊重”。

    由是,对比中国的“文革里,知识分子是被彻底打翻在地,再踏上了若干只脚。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范畴,属于资产阶级世界观;中国知识分子的属性,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这甚至包括了新中国时期,由共产党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们,也都属于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于是,先生又感到“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愿我们哥们儿冷静客观地看到胖鑫氏高邻,其千短里面亦有一长”。

    先生与老曹,原是一个微信群里的群友。

    虽然出身不同,立场不同,但是,双方还是惺惺相惜。

    由于先生不满群里有些人的作为,所以,有些东西,他就不发到群里,而是私信给一些他认为谈得来的人。

    这里面,就包括老曹。

    虽然明知老曹与他的立场相左,却仍然愿意私信给老曹,可见他还是有些惶惑,想与不同立场者,讨论个清楚明白,落个心安吧。

    那么,面对这“友好”的挑战,老曹,该怎么应对呢?

    首先,我认为,“胖鑫氏 ”这个称呼,叫起来挺“嗨”,却是体现了一个知识分子的有失分寸,侮辱了别人,也贬低了自己。

    是不是呢?

    其次,人家之所以受到蔑称,当然是由于人家的行为方式,不符合自己的价值观——对方的“世袭制”,不“民主”。

    那么,既然“世袭制”不“民主”,我们就来分析一下,“世袭制”,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它不“民主”呢?

    在中国,世袭制产生于夏朝。

    夏禹的儿子夏启,打倒反对他继承帝位的有扈氏,从而终结禅让制,兴起了世袭制。

    这里我们就要问一下,为什么夏启能够终结禅让制呢?为什么只有有扈氏反对他,当时的其他部落,都不反对他呢?

    在夏启之后,曾经有太康失国,为什么夏朝并没有因此而夭折,后来又实现了少康中兴呢?

    这里面的内在逻辑,其实就是,禅让制,有利于强势者实现自由、行使霸道,而不利于弱势者依靠王权、保障独立;“世袭制”,约束了强势者行使霸道的自由,而有利于弱势者依靠王权,保障独立。

    历史的经验一再证明,越是王权衰落,强势者,就越是自由,社会就越是混乱;弱势者,就越是遭殃,直至改朝换代。

    所以,“民主”的内涵,其实,就是以王权作为平民之主;“世袭制”,原本就是以民众的“民主”意识来支撑的,就是“民主”之内涵的体现。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要说,“世袭制”不“民主”呢?

    这其实就是,不同人等的不同概念。

    就是有些人,强行要把自己的概念,塞进别人的头脑中,要让别人接受——其意不可不察也。

    在某些人看来,“民主”,就是民众自己作自己的主,而不要什么王权。

    在他们的意识中,就是民众要有自由,自由就是“民主”。

    可是,在这样的“民主”之下,你有你的“民主”,他有他的“民主”,大家的“民主”各不相同,怎么办呢?

    就是竞争,就是谁有实力,谁“民主”;谁没有实力,谁就得“遵守秩序”,遵守“民主自由”的秩序。

    所谓的投票表决,也是一种竞争,而不是什么协商。

    所以,不同的人,其实是有不同的“民主”。

    弱势者的“民主”,就是依靠王权,为自己作主。

    强势者的“民主”,就是反对王权,就是要自己作自己的主,就是要自由。

    只是,公开地叫嚷自由,那会让弱势者们引起警觉,会遭到弱势者的集体反对,所以,强势者们,就要在自由的前面,冠上“民主”二字,以迷惑一些思维能力不足的弱势者。

    所以,斥责“世袭制”不“民主”的人,都是一些什么人呢?

    这些人,不是蠢人,就必定是坏人,就必定是弱势者们的死对头。

    相对来说,“世袭制”的“民主”体制,确实不是什么优良的政治体制,它是弱势者们,自身能力不足的结果。

    但是,这种政治体制,并不是由于当权者,单方面要推行,就推行得下去的。

    这种政治体制之所以能够存在,必须要有一个环境条件、必须要有一个社会氛围、必须要得到民众的支持与拥护。

    所以,这种政治体制的存在,是一个社会之内外条件,相互作用的结果。

    一方面,朝鲜的历史与现实,让他们的民众,还难以产生现代化的自我意识,他们具有习惯性的君主崇拜意识;另一方面,严酷的外部环境,迫使朝鲜政局与体制,宁差勿乱,不能轻易改头换面——稳定压倒一切。

    所以,看不起朝鲜“世袭制”的“民主”人士们,并不一定,就比朝鲜当局者高明多少,只不过是,表明自己的蠢或者坏而已;只不过是,表明自己的思维,片面与僵化而已。

    接下来,我们再来谈一谈本文的核心问题,即“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先生说:“胖鑫氏家的LOGO,确实反映了他家族的基本观念、他家族对其属下的知识分子的看重和尊重”,与之对比,在中国,“文革里,知识分子是被彻底打翻在地,再踏上了若干只脚。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范畴,属于资产阶级世界观;中国知识分子的属性,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这甚至包括了新中国时期,由共产党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们,也都属于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那么,我们可以了解一下,这种差别的背景吗?

    为什么朝鲜能够对知识分子尊重?为什么中国“文革”里,会将知识分子打翻在地?

    我们先看朝鲜。

    朝鲜在解放前,是完全地被日本帝国主义殖民,其知识分子,是失去了自己的社会依托。

    日本战败后,朝鲜在外力作用下,被一分为二。

    由于这个一分为二,当时是相对和平地进行的,所以,他们的知识分子,就能够按照各自的不同选择,而自由地被一分为二。

    具有资本主义价值观的,自然都到了南方;具有社会主义价值观的,自然都到了北方。

    所以,朝鲜的知识分子,先天性地就比较纯粹,完全值得朝鲜当局的信任。

    在1957年匈牙利事件后,朝鲜的知识阶层,是什么反应?中国的知识阶层,又是什么反应?

    朝鲜的知识阶层值得信任,是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的。

    反观中国的知识阶层,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吗?

    那么,是中国的共产党当局,从一开始,就不信任中国的知识阶层吗?

    要知道,没有知识阶层,就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中国革命。

    单纯的工人、农民阶级,搞得了起义,搞不了革命。

    中国共产党,作为革命的领导者,本身就是属于知识阶层。

    所以,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会不信任中国的知识阶层呢?

    这里,就有个中国知识阶层,原本的成份问题。

    和朝鲜被分为南北两部分一样,中国,也分为了大陆和台、港、澳两部分。

    但是,和朝鲜不一样的是,朝鲜的知识分子们,是自由选择,该到哪里去的,就到哪里去了。而中国的知识分子们,没有自由选择。

    在疾风暴雨的改天换地之中,国民党当局,到台湾去了,也有一些反革命分子,到香港去了。可是,大部分不曾参加革命的知识分子,他们也没有参加过反革命,他们惶然、无助地留在了大陆。

    而由于革命阵营的知识分子极度缺乏,所以,新中国,也是极其地依赖这些留下来的知识分子。

    共产党,其实是热烈地欢迎这些知识分子的,尽管他们不想革命,或者是,被迫地假革命。

    但是,这些不曾参加革命,又没有参加过反革命的知识分子,他们的价值观,到底如何呢?

    “文革”之前,十七年的磨合,应该是,共产党,看穿了这些知识分子;这些知识分子,也看穿了共产党。

    所以,才有“反右”,才有“反右”之后的“文化革命”。

    以老曹这个政治素人的认识,在文化战线上,中共当局,其实是从战略上,进行了中、长期的两个布局。

    在长期布局上,就是狠抓教育,提高全民族的知识水平,力图以一个知识性的人本阶级,去对抗反对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中国知识阶层,防止中国知识阶层配合西方,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实行资本主义复辟。

    这一点,在今天的中国,已然取得成效。

    今天的中国知识阶层,已然是充当不了民众的意见领袖。

    今天的中国,民众的思想意识,已经是不受那些知识阶层的左右了。

    在中期布局上,为了防止当时文化水平不高的民众,被这些知识分子“带路”,所以,有必要发动一场“文化革命”,来让人民群众认识到知识阶层的资本主义本质,让共产党政权的性质,在人本阶级的心中打下烙印;让社会主义,在人本阶级的心中打下烙印,从而拉开人民群众与知识阶层的感情距离,为国家即将开放国门,所带来的冲击,准备好民众的心理基础。

    改革开放,是以邓小平为核心的第二代领导集体,主持进行的。

    但是,没有以毛主席为核心的第一代领导集体,在如火如荼的“文革”运动中,改善同美国的关系,确定中国未来的大方向,这个国门,在第二代领导集体手中,能够顺利打开吗?

    而国门打开后,在思想上,原本就不相同的中国知识阶层与中国人本阶级,这下,就更不相同了。

    中国知识阶层,本来就反对社会主义,这下,看到西方比中国先进许多,当然就更加理直气壮地反对社会主义。

    但是,中国人本阶级,因为没有机会出国,去领受西方的先进,也就没有因为国门开放,而感受到中国与西方相差多少,他们只是纵向比较,觉得自己的现在,比过去要强许多,所以,他们就信任共产党,信任社会主义。

    正是因为如此,本来是以打倒社会主义为目的的学生运动,就不能直接提出打倒社会主义,也不能提出打倒共产党,而只能是以“民主”、“自由”之名,只能是以反对官僚、腐败为名。

    中国知识阶层,是以他们最大的努力,动员了他们所能够影响到的学生们,来达到他们的目的。

    但是,他们影响不了人本阶级。

    没有人本阶级的参与,学生闹得再凶,也翻不了天。

    所以,“文化革命”,共产党是整了知识分子;但是,为什么共产党要整知识分子呢?

    就是为了十年、二十年后的这场生死较量啊。

    反正都是一些喂不熟的白眼狼,整了你,又如何?

    能够因此而让人民群众提高觉悟,对你们保持警惕,这,才是最主要的。

    一个社会,有两个最基本的阶级,人本阶级与资本阶级。

    而知识分子,是介于这两个阶级之间,凌驾于这两个阶级之上的。

    知识分子的社会功能,就是调节社会矛盾,引导社会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正像后来的党的领导人所说,知识分子,就是要代表先进的生产力、代表先进的文化方向、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所以,知识分子,应该恪守中道。

    共产党,就是一群知识分子,他们就是一群最恪守中道的知识分子。

    而反对共产党,反对社会主义的那些知识分子,他们是一群什么样的知识分子呢?

    他们代表的是先进的生产力吗?代表的是先进的文化方向吗?代表的是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吗?

    他们恪守了知识分子所应该秉持的中道吗?

    中国知识分子,确实是曾经遭受过不友好的对待。

    然而,为什么会遭遇不友好的对待呢?

    以老曹一个农民工的视角来评判,他们,就是合该!

    附先生原文(以拼音隐去先生原有署名):

    嗨!哥们儿,别只看胖鑫氏的彩头!

    jinmin-bing

    我们的高邻彩头众多,彩头迭出,看得人眼花缭乱。jinmin老头 觉得,不要光看胖鑫氏的彩头,我们还要有“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的比较,与吸取人之长处的谦虚。

    文革里,知识分子是被彻底打翻在地,再踏上了若干只脚。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范畴,属于资产阶级世界观;中国知识分子的属性,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这甚至包括了新中国时期,由共产党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们,也都属于 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中国的知识分子们都必须接受改造,接受再教育,彻底自我思想革命,脱胎换骨地从 资产阶级进步到无产阶级。文革里的各个运动阶段,知识分子都是被批判、被改造的对象。而以1968-08-25姚文元那篇《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文章发表,作为了一块里程碑性的标志。

    在文革里的一九七〇年,中国与北朝鲜恢复了“友好”关系,周恩来总理 专门到平壤去访问了。周总理访问平壤的新闻纪录电影里,jinmin氏忽然看到了北朝鲜的LOGO,那是第一次看到那个标志,给 jinmin氏 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后来,在播映北朝鲜的大型团体操影片里,又反复看到了北朝鲜的标志符号——那是一把镰刀与铁锤,各自倾斜四十五度地相互垂直交叉,在那个交点处,竖立着一支笔!(现在网络时代,要搜看到那个图案,已经非常方便容易。)

    呀!朝金氏首脑是这样看待他的政权基本力量!表明了他看重朝鲜的知识分子!当时看到这个北朝鲜的标志,让一个在文革里社会底层的知识分子百感交集。但是,不能说出来;现在的读者们都懂的。

    今天,当许多国人同胞都把眼光聚焦到胖鑫氏一波接着一波的彩头时,不免借用陕西土话来夸奖他——彩大得很哟!

    但是,jinmin氏感到,胖鑫氏家的 LOGO 确实反映了他家族的基本观念。他家族对其属下的知识分子的看重和尊重,是这个弹丸小国能够发展起自己的核威慑力量 ,所具备的 思想理念形而上,所获得的知识力量形而上形而下,以及核威慑能力形而下!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愿我们哥们儿冷静客观地看到胖鑫氏高邻,其千短里面亦有一长。

    2020-04-24  随写于 胖鑫氏异闻传说之际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