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为疫后国民经济快速恢复提供一个宏观新思路
2020-04-21
字号:
    疫情期间及疫情过后,各国政府即将面对的就是如何快速地恢复国民经济的问题。世界上各个国家都在寻找办法,也正在采取各种不同的办法和各种积极的措施来进行尝试。但我们感觉,要想更好地恢复国民经济,不能再沿用老的思路,有必要在老办法的基础上进行创新,不仅使疫后国民经济的恢复快速有效持久,也使疫后的国民经济恢复能够解决我们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借以避免再次出现这样的疫情和危机。

    对于中国来说,两个多月的全民族集体抗疫,没看到我们的那些大经济学家们说什么,以为是在家里利用这个大好时间做功课,等公务员、警察、医生、和百姓们把疫情控制住,我们的那些大经济学家们就可以出来大有作为、大显身手了。没曾想,疫情是初步控制住了,也都要急着开工了,需要我们的那些大经济学家们出来指导我们国家的国民经济恢复了。但我们的那些大经济学家们功课做没做不知道,从现实上来看,没看出有什么进步,还是中国足球的水平,不给钱不干活,给了钱还是干不好活。

    对于疫后的国民经济恢复,是一个很需要水平的事。抓对了,恢复起来是很容易的,也是很快的,并且效果是非常好的。看我们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在三年自然灾害,也就是我们的一些精英和公知们说的大饥荒后的国民经济恢复,就做的非常好。但是,如果抓错了,不仅不可能实现恢复,可能从此一蹶不振走向低迷,继续在周期性危机中循环。要抓对疫后的国民经济恢复,就必须从宏观方面对疫情和疫后有一个统一的认识。什么统一的认识,那就是国民经济结构是否合理?

    实际上,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大的疫情,并不是什么病毒多么厉害,而是我们的国民经济结构出现了问题。疫情实际上就是危机。危机首先在公共卫生领域引发,就是公共卫生危机。进而影响到其它国民经济领域,乃至政治和社会领域,就可能引爆全面危机。之所以会出现公共卫生危机,是因为我们在公共卫生领域资源配置失衡,消费比例失调造成的结果。之所以会可能引发政治经济社会领域的危机,进而引发全面危机,也是因为结构失衡比例失调造成的结果。而之所以会出现资源配置失衡、消费比例失调,就是因为我们的国民经济结构失衡造成的。

    什么是国民经济结构失衡?就是整体国民经济供需的失衡。什么是供?什么又是需?供就是资源配置和生产组织,需就是百姓消费、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及外贸出口。哪里失衡了?最基本的供给上和最基本的消费上失衡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是因为我们在最基本的消费上,出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认识。什么样的错误认识?结构性消费或制度性消费或基础性消费的认识没有,只有差异性消费,导致资源在扭曲的市场影响下出现配置错误。什么是结构性消费或制度性消费或基础性消费?结构性消费或制度性消费或基础性消费,是我们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的一个最新研究成果。从宏观经济分析上看,我们可以把整个国民经济中的消费分成两个大类:一个是结构性消费,也称为制度性消费,或叫做基础性消费。一个是差异性消费。

    所谓结构性消费,一般的是指关乎百姓民生的一些消费。比如:粮食、肉蛋、油料、蔬菜、水果等生活必须品的消费,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消费,供水、供电、供气、供暖、提供法律支持、社会安全支持等社会公共服务消费等。所有这些消费,构成了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结构性消费。从结构上来说,叫结构性消费,从体制上来讲,也叫制度性消费,从人们的需求上来讲,也称为基础性消费,是人类社会一个不能缺少消费。而差异性消费,是指那些补充性或替代性的消费。比如一些日用消费品的消费、高档消费品的消费等。差异性消费体现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并对结构性消费提供支持,为结构性消费的提升提供最新的资金、技术、和产品。差异性消费虽然会对结构性消费带来影响,但差异性消费的短缺不会影响整个国民经济的整体发展,只能影响国民经济发展的速度。结构性消费则决定了国民经济的发展,并对差异性消费有着一定程度的影响。

    当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消费水平也就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对每个公民来说,一些基础的消费就变的成为了不能缺少的消费。要维护一个国家和一个社会人类的最基本的权益保障,对基础性消费就必须予以保障。如果这些消费都保障不了,有的人已经消费的不去珍惜而进行大量的浪费,有的人根本就消费不起或消费不到,或者使消费走上畸形的过度消费的路上,就说明这个国家的经济结构是失衡的,而且其趋势是一定会逐渐走向更加严重的失衡,最终导致包括经济危机在内的各种危机的出现。

    比如这次的疫情,也就是实际上的社会公共卫生危机,就是我们的社会经过四十多年错误的市场化、商业化、私有化改开,导致医疗卫生资源错配,消费者缺失,供给者垄断,进而形成了比较严重的医疗卫生领域的垄断投机,造成在医疗领域过度消费,在卫生防疫领域消费大幅减少造成的结果。由于错误的私有化改开,导致消费者缺失,在医疗领域形成了可以进行垄断投机的局面,也就导致大量的资源向医疗领域,也就是医院和药品生产领域配置,导致卫生防疫领域资源配置缺失,致使卫生环境恶化、卫生防疫松懈,最后导致疫情的出现、危机的形成。

    由于我们在消费领域的认知缺陷和认知错误,我们国家四十多年的改开,在结构性消费领域消费者缺失和消费失衡的问题是非常严重的。我们一直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投在了供给侧,导致消费侧的重视和研究不够,把资源配置完全交给了市场,使得消费侧一方面形成了严重的缺失、另一方面又出现严重的浪费,而供给侧在被扭曲的市场和失衡的消费误导下,一方面形成了严重的产能过剩,另一方面又存在着严重的投资不足。主要就是在垄断投机领域投资过大,在社会公共服务领域投资又太小。

    实际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国民经济,都是由消费和供给相互作用促成人们去组织和参与劳动形成的结果,这就是我们的宏观市场经济概念。如果消费和供给任何一方出现问题,就可能导致市场扭曲,最后导致资源配置失衡,使得国民经济出现危机。因此,之所以会造成如此严重的结构性失衡,一定是我们的消费和供给的某一方,或者双方都出现了严重的认知错误,导致出现设计漏项和配置缺失造成的结果。而我们现在的国民经济,包括现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国民经济,实际上都是犯了同一个毛病,就是设计漏项,结构性消费者缺失,导致结构性消费领域形成了比较严重的垄断投机,使得资源配置逐渐出现失衡,最后导致出现危机。

    什么是结构性消费的消费者缺失?就是在结构性消费领域,由于消费者自动放弃消费者的权利,任由供给者直接面对消费对象,并不断引诱消费对象过度消费的一个社会经济现象。就好比我们面对一个儿童的消费,实际上这个儿童只是一个消费对象,并不是一个真正具有独立人格和消费能力的消费者。我们可以引诱、甚至逼迫这个儿童不断产生高消费的欲望,来逼迫其真正的消费者——家长来进行消费,进而来实现我们的投资和生产利润。近年来在大学生领域出现的过度消费和消费贷,就是这样一个实际上的消费者缺失,对消费对象进行引诱逼迫造成的一个比较明显的、在消费者缺失下追求金融垄断投机和垄断投机利润的社会经济现象。

    而对一个国家来说,实际上的结构性消费的消费者是国家,或者是代表国家的政府。一个国家的国民吃什么、喝什么、用什么、能够享受什么样的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社会公共服务等消费,在一个发展阶段内,实际上是由这个国家的实际发展水平决定的。百姓不可能超越这个国家的实际发展水平享受结构性消费。当然,在这样一个发展水平上,也不应该让大多数百姓的消费低于这样一个水平。这样导致的结果,不仅要影响这个国家的人口素质,还要影响这个国家的资源配置结构。当出现一些超水平消费的时候,扭曲的市场就会引导资源往那些超水平消费方向配置,最后导致消费和供给出现畸形发展,引发经济危机的出现来进行警示我们进行纠错。

    因此,对于一个国家的结构性消费,或者叫制度性消费,或者叫基础性消费,表面看消费者是那些千千万万各色各样的百姓,实际上这些所谓的消费者仅仅是个消费对象,不是真正的消费者。在结构性消费领域,真正的消费者是这个国家的政府。政府就像我们上面例子里说的决定小孩子消费的家长,而小孩子是消费对象。家长有多少钱,小孩子就能够享受什么样的消费,过度消费或消费不足,都可能对这个家庭带来消极影响。对一个国家来说也是一样,有多大的家底,有多少资源,经济发展水平如何,就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国民能够享受一个最低的什么样的消费水平的基础性消费。

    如果这个国家没有那么多的家底和资源,没有那么高的发展水平,交由一个扭曲的市场把国民的消费欲望过度拔高,就必然要由这个扭曲的市场把资源配置导向失衡。从消费侧来看,一方面出现过度消费导致浪费,另一方面出现严重的消费不足导致饥渴。从供给侧来看,就是一方面导致产能过剩,另一方面导致供应严重缺失。我们看我们国家在这四十多年的改开中,医疗卫生领域的改革,就是这样的一个扭曲的发展过程。实际上在错误的西方政治经济学的误导下,在错误的价值观和消费观的决定下,不仅是医疗卫生领域,其它领域也都存在着这样的问题。

    比如医疗卫生领域,在一个扭曲的市场引导下,在真正的消费者缺失下,任由供给方垄断市场,在追求利润最大化的驱使下,不断地对消费对象进行错误的消费引导,导致全体国民的一些消费欲望不断超出我们国家的供给能力,而另一些消费欲望不断萎缩和衰歇。具体的就是在医疗卫生领域,在供给侧错误的消费理念的诱导下,享受高水平消费的欲望越来越强,有了病都往大城市大医院跑,忽视对个人健康环境卫生的重视,最后导致大医院供给越来越不足,而个人健康知识的普及越来越少,基层医疗服务和环境卫生的改善投资越来越少,环境卫生越来越差。特别是公共卫生环境,处于一种很无奈的尴尬状态,由于真正的消费者缺失,没有人能够出面来进行解决,时刻处于一种出现疫情引发社会公共卫生危机的状态。

    因此,对医疗卫生领域来说,疫情过后的恢复,一方面要做好医疗领域资源的整合配置,特别是基层医疗服务的配置,不能疫情过去了,恢复正常了,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垄断投机掠夺。而在薄弱的卫生防疫领域,政府这个消费者应该站出来进行投资消费,来解决一下存在的问题了。同样,这次危机表面上看是出现在医疗卫生领域,实际上由于我们国家普遍存在着社会公共领域结构性消费消费者缺位和消费扭曲的问题,存在着严重的结构失衡问题,那么我们在恢复疫后国民经济的时候,就应该有所侧重,并根据暴露出来的、存在的结构性失衡问题来进行相应的调整。不论是基本民生领域,还是医疗卫生教育养老住房领域,还是社会公共服务领域,都要针对消费者缺失进行检讨,把缺失的消费者请回来,进而通过相应的投资来规范消费,引导国民经济的恢复。

    在管理学、决策学上,有一个木桶理论,就是所谓的补短板。实际上,我们在疫后恢复国民经济从哪里开始下手的问题上,也是一个决策问题,也是存在着一个补短板的问题。根据传统的西方政治经济学,以及我们过去四十多年发展经济的经验来看,一般来说要拉动经济,最好的方式就是大搞基本建设投资,而要促进消费,就是印钱发钱。所以,过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再看我们的那些经济学家,走出来给我们的政府出的主意,也还是这两个内容。要么让政府印钱搞基建,要么就是鼓捣政府印钱给百姓发钱,别的看不到他们有什么新的、靠谱点的东西拿出来。

    实际上,不论是搞基建,还是给百姓发钱,以及我们说的找回消费者来补短板,都是一种政府消费者地位的回归,都是通过政府消费来拉动经济。而比较政府再次大搞基本建设,和给百姓发钱消费,补短板是非常有针对性的,在这方面进行投资是非常有效的。有些在短期内看不到效果,但从长期看,其效用一定是非常大的。而不论是搞基本建设,还是给百姓发钱,实际上都是在原有的、扭曲的社会经济结构基础上来拉动经济。尽管同时都存在着拉动经济的作用,但消费者归位、补短板来拉动经济除了更有针对性外,还有一个修正社会经济结构失衡的作用。而这样一个作用意义更大,不仅可以同样起到拉动经济的效用,还由于弥补了社会经济失衡,可能释放的对经济拉动的作用会更长远。

    只要我们在结构性消费领域让消费者归位,进行相应的补短板,把社会经济结构尽可能地往合理性上去调整,我们不仅可以起到拉动经济的作用,还可以把百姓的大量沉淀的储蓄释放出来,大量刺激百姓的差异性消费和促进百姓的投资,加速货币的周转,进而来加速国民经济的恢复。因为如果我们把进行基本建设的投资拿出来,把给百姓发的钱转移过来,在百姓的教育、医疗卫生、养老、住房领域进行投资,就可能解决百姓的基本民生问题,进而解决百姓的基本经济安全问题。在供水、供电、供气、供暖及社会公共服务领域使政府的消费者地位恢复,进行消费领域的结构性调整,就可以提供对百姓的服务,免除金融垄断投机和垄断投机,降低百姓的消费成本,减少百姓的消费浪费,进而释放更多的消费在差异性消费领域,引导和带动实体经济的发展。

    最重要的就是,如果我们能在结构性消费领域实现消费者回归,就可以引导我们在土地、货币金融等领域的改革,使得这些公共资源领域的改革回归国家和政府主导,使得我们的国民经济循环慢慢地从开路循环走向闭路循环。形成结构性消费稳定带动基础经济领域的投资、生产和就业,再有基础经济领域的就业带动差异性消费,带动实体经济领域的投资、生产和就业,通过实体经济领域投资、生产和消费的启动,来为我们的政府提供更多的公有收入,进而来更好地为结构性消费提升提供保障,来维持这个经济循环不仅形成闭路,而且还能形成一种稳定的提升。

    如果我们能够实现这样一个经济闭路循环,实际上我们就可以不断地修正我们国民经济结构失衡的问题。修正了结构失衡的问题,也就为避免各个领域发生危机提供了保障。如果我们回顾一下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三年自然灾害,或者我们说的大饥荒后的国民经济恢复看,之所以能够在很短的时间里就使我们的国民经济迅速恢复,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当初的政府起到了消费者的作用,稳定了我们国家的结构性消费,进而稳定并促进了民生领域的供给,保障了就业,同时带动了差异性消费的活跃,开始推进实体经济的发展,为差异性消费,同时为改革开放做了最大的人力资源和结构性供给上的保障,为差异性消费和实体经济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使得实体经济在改革开放中不仅起到了重要的中坚作用,也加速了我们国家实体经济的发展。

    因此,我们认为,要迅速恢复疫后国民经济的发展,从宏观战略上考虑,不应再在原有的思路下继续搞基本建设来拉动经济了,也不应该学着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样子给百姓撒钱。而是应该首先把我们过去错误的、导致结构性消费领域消费者缺位的问题解决,也就是政府要承担起结构性消费领域消费者的作用,用搞基本建设的钱或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给百姓撒钱的钱,来进行重新规划,对结构性消费领域的短板进行补齐,来拉动疫后国民经济的恢复。并同时弥补我们国民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缺陷,不仅用政府投资来启动疫后的国民经济恢复,还同时使我们的国民经济结构失衡问题得到修复。这样的一个恢复国民经济的思路,比较基本建设拉动和撒钱消费,更具整体性和平衡性。

    当然,这只是依据我们建立的科学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推导出的一个宏观思路,还需要进行多方面的论证,并在论证的基础上,根据实际需求和实际需要弥补的消费量来进行比较分析,进而做出不同阶段的规划,分期分批地进行投资和修正。总之,不论是从哪个方面去考虑,不论从中外各个国家使用的经济手段进行比较,对于疫后国民经济的恢复,用政府投资来进行拉动是一种常规的、必要的手段。离开了政府投资,是很难使疫后的国民经济迅速启动,并快速使国民经济恢复增长的。

    但是,不论是靠基本建设拉动,还是靠撒钱来拉动,从历史上看,一个是只有短期效用,并不具长期效用,更重要的是不具修正失衡的国民经济结构的效用。而使结构性消费消费者归位,补结构性消费短板的投资拉动,不仅具有拉动经济的效用,还可以修复失衡的国民经济结构,并且逐渐使国民经济形成稳定增长的闭路循环,是一个更科学、更合理、更安全的宏观经济思路和手段,也是一个疫后恢复国民经济的新的宏观思路。

    希望我们的精英和公知们能够重视这样一个思路,也希望感兴趣的学界朋友们思考,更欢迎学界朋友及经济学爱好者朋友们和我们进行交流,共同为我们的国民经济恢复,为我们国家的国民经济走上稳定快速发展的通道,成就我们改革开放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宏愿,引领人类社会率先进入工业社会暨社会主义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我们的智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