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昙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门无派 - 林昙首页
自由的代价之二
2020-04-16
字号:
    这两天连着看了乔木DC的《美国疫情日记》,心中颇有些感触。很久,有十年那么久,没有写些什么了。今天找出了十多年前的旧文《自由的代价》,翻翻这些以前的文字,觉得还算有趣,当时怎么能那么平和呢?

    随着年岁的增长,阅历的增加,人本应该越来越豁达、幽默、沉稳,而我这几日却恰恰相反,有些焦躁、痛心乃至愤怒。

    与我们经常发文的十几年前相比,如今的网络舆论场已经好的太多太多,那时若有人在网上说维护国家、政府、党的话,那是可以一个月听够三辈子骂的。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我个从不骂人的,2003年初上网却被人用各国文字骂了个遍,很多骂人的词我前半生从来不曾听到过。当年被狂骂的我依然没有骂人,并且心平气和的和陌生人讨论了许久。

    可就在近几天,我却在朋友群中,说了很重的骂人话,用了以前我绝不会用的词“跪舔”。这不好。

    这次疫情袭来,不知道为什么,在微信群里,我周边,仿佛不少生活还不错的人,都与我们自己的国家、政府有(血海深仇)。

    这些人们用放大镜寻找着这个国家、政府的各部门职员的每一点毛病,会为每一点毛病疾言厉色、追根寻底,恨不能将那做事的人除之而后快;这些人会为我们这个国家、政府的各部门职员的每一点错误失误,乃至并不是错误而只是与他们观念不同的表达而冷嘲热讽,吹毛求疵。这些人会对每一份这种言论欢呼雀跃,转发的不亦乐乎。

    同样是这些人,也同样在用放大镜寻找着西方、美国政府与职员所有的表达,对任何表达都万分赞同欣赏钦佩,同样欢呼雀跃转发的不亦乐乎还鄙视与他们不一样的人是被洗了脑。如果欢呼错了(比如十艘美国医疗船,仿佛它们可以救助全世界,尽管目前是我们的政府伤还未愈就去救人。)那就继续放大镜找我们的错误和美国人的光辉。

    而很少有人敢于在熟人圈内表达自己对政府这次疫情工作的赞美,即便是我也只好转发些台湾人对各国政府疫情处理的评价对比。就这样低调还是引来同学的批评:“我是不错,可不能老是卖瓜。”

    疫情中:

    奋战在医院的医护人员中没有他;

    昼夜在施工工地建设的人群中没有他;

    社区调查摸排值班的人员中没有他;

    保障全国各地人们日常饮食的运输人员中没有他;

    各处保安保卫消防的人群中没有他;

    保障医疗设备设置生产配置的人群中没有他;

    全国各地保障大家卫生环境清除垃圾的人群中没有他;

    前去支援医护人员生活的志愿者中没有他;

    早早冒着风险开店卖菜保障大家居家生活的人中没有他;

    各处捐款捐物的人群中没有他;

    快递小哥人群中没有他……

    哪儿有他:微信、微博、

    他做什么:造谣传言、幸灾乐祸、煽风点火

    他有什么:

    和美国一样,就有一张大嘴。

    不如美国,人家那张大嘴还说的:要捐一亿美金。

    而这些大嘴只会不断的喷出毒素,惹人烦心。

    为什么这些人要吃里扒外呢?我真心不明白。

    现在,大家已经拥有了不停的谩骂自己国家历代领导人的自由,还拥有了要求被包养般伺候的百般舒服、不舒服就百般谩骂的自由,但是他们依然不满足,依然想要推墙的自由。这些自由的得来似乎可以毫无代价。

    这些所谓的要求自由的人,却不能容忍别人在宿舍放上一本毛泽东选集。说:太过分了吧。

    问题是,与网上和陌生人讨论或争论不同:你明知道这些人他不是特务、不是外国人;就是一些”49年才想起需要加入国民党的精神美国人”;只是认为自己万分清醒、没被洗脑、站在智商制高点上,环顾四周、鄙视其余的一个老实人,至是一个生活中的好人。

    本来,各种看法都可以存在,没什么了不得,所以,即便是自干五一般也不会在朋友圈发表自己的真实想法,哪怕自己明明觉得群里都是些胡说八道,也会微笑点头:好的好的。

    可看了乔木DC的《美国疫情日记》,觉得自己还是该说点什么。因为,有些人确实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忽悠欺骗人的,可有些人是真不明白、真会去上当、真会被害的,哪怕是乔良这样名牌大学的教授。

    我甚至无法阻止自己的亲人要去上当,这样的无力感让人觉得异常悲哀。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爱有等差的人。

对于我来说:还是亲人近于朋友、朋友近于民族、民族近于国家、国家近于世界的。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