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而思之 - 鲍盛刚首页
从制度变化看中美关系
2020-03-26
字号:
    中国为什么会崛起?美国为什么会衰退?对此有不同的解释,同时也是目前中美冲突的原因。但是,从双方制度变化来看,中国崛起无非是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化的结果,由此提高了经济效率,当然在中国称之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美国之所以衰退则是因为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化的结果,罗斯福新政,凯恩斯主义以及由此形成的高工资,高福利,高税收制度政策遏制了资本投资,挖空了国家经济。所以,无论是经济学家米塞斯,哈耶克,还是后来的米尔顿·弗里德曼,詹姆斯·布坎南都认为所谓市场经济体制实际上从19世纪下半期随着福利国家的产生,在西方就已经开始走向衰退,这是西方文明的悲剧,西方文明的复兴显然有赖于自由主义市场竞争理念与体制的复活和重建。

    19世纪法国经济学家巴斯夏(Frederic Bastiat)认为,美国是一个建立在信念基础上的国家,这一信念与精神就是每个人都自己对自己负责,可以自由处置、安排和管理自己的人身、自己的行动、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生意、自己的社团、自己的理智、自己的能力、自己的劳动和自己的财产。法律并不像有些人说的是牺牲一部分人的自由,以维系其他人的生存,而是保障所有人之自由的最简单、最公正、最有效、最经济的手段。在美国,人们就是这样理解自由和民主的。在那里,每个公民都时刻警惕着保持自己的独立自主性,而正是拜这种自由,穷人有望摆脱贫穷,富人有望保有财富。正是这套制度,使美国人在很短时间内就达到相当高的成就、安全、富裕和平等,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伟业。但是,从历史上看,美国的政治与经济就像钟摆一样,一直处于“镀金时代”与“进步时代”之间不断地转换。镀金时代是一个财富与权力不平等的时代,进步时代是一个相对平等的时代。前者以个人主义和市场为主导,主张大市场,小政府,后者以社会和集体主义为主导,主张政府应该发挥积极作用。前者主张减税,后者往往主张增税。正是因为这种周期性的摇摆,美国历史上形成了两个巨弧,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R. Krugman)分析到,一个是经济之弧,从严重的不平等到相对的平等,之后又回到不平等;另一个是政治之弧,从极端的两极对立到两党合作,再到两极对立。而且这两个弧是平行的。具体讲罗斯福新政之前可以称为一个长镀金时代,但是这个时代最终在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中告终,代之以罗斯福“新政”为代表的进步时代。

    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既是经济危机,也是信仰危机,人们不再相信自由主义经济学,就如当时罗斯福所讲:“我们向来知道,随心所欲的利己主义是坏的品行。现在我们知道,这还是坏的经济学。”从上世纪30年代至70年代,美国雄心勃勃地推行了一系列旨在减少社会不平等现象的政策,可以说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是一个中产阶层的社会,当时的经济令所有人有事可做,不仅工作机会充裕,工资也达到空前水平,并且年年上涨。这一大繁荣时代迄今依然是美国人记忆中的天堂。但是,好景不长,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潮流又转变了,人们不再相信政府,相信计划经济,转而认为只有市场经济才能实现繁荣与自由。人们开始信仰里根的信条:“我们的问题无法由政府解决,因为政府本身就是问题。”里根在1980年当选总统时提出了一项计划,其目的是恢复据说曾经存在的、“传说中”的资本主义。保罗·克鲁格曼曾经分析,上世纪70年代以后美国收入的“大分化”,基本上是反向的“大压缩”。在之前一些限制不平等的制度与规范得到建立,但是之后这些制度与规范遭到破坏,所以这一时期是一个倒退的时期,可以称之为新“镀金时代”。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美国人已经再也无法忍受了,显然潮流又要转变了,曾经的真理又变成了异端,而异端又变成了真理。

    对比美国制度的变化,中国体制在改革开放之前基本上是实行斯大林模式的国家统制经济,而中国邓小平改革可以说堪比美国罗斯福新政。罗斯福新政实质是政府干预主义,或者说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为体,政府干预为用。邓小平改革实质是市场干预主义,或者说是以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为体,市场经济为用。罗斯福新政和中国改革都是源于对原有社会治理模式的拯救,前者是给资本主义带上一个社会主义的氧气面罩,后者是给社会主义加上一个市场经济的发动机。那么,中国的崛起是否就是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化的结果呢?是否就可以把中国市场的奇迹归结为资本主义最大的成功,甚至于未来的希望?事实并不尽然,相反中国将其改革方向定位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走的是一条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其核心是以人民为中心。1945年在中国,黄炎培先生在延安向毛泽东问道:中国共产党能不能跳出历史上"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律。毛泽东同志回答说:“行, 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也许从毛泽东的回答中,我们可以找到中国为什么没有资本主义的答案,理解什么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年轻时经济学家熊彼特曾经利用访学美国的时间,对美国进行了一次长达六千英里旅程的实地考察。他对当时美国工业如此迅速的发展感到震惊,正如他后来所说的那样,“在19世纪这个国家的价值体系将几乎所有的精力和头脑集中于商业,并让商人的思想主导整个国家的灵魂。”这无疑是使熊彼特相信美国将代替英国成为世界经济中心的原因。同样,目前在世界上最具有这种精神的国家,应该是中国。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联系邮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