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敦促“现代刻字”另立门户书
2020-03-23
字号:
    “全国第十二届书法篆刻展览刻字展”中,有几件作品还是不错的,作品中的中国汉字,既保持了固有的书法传统本色,又做到了“洋为中用”的创新,值得赞扬。(但无论如何,作品制作是材质加工匠技术合成的造型艺术,宜归类于工艺美术品--笔者)可有绝大多数作品,却把中国汉字变得面貌不堪。这些作品洋味十足、甚至怪诞的“现代刻字”展品,令人眼花缭乱,目不知何。正是中国书协刻字界一位权威人物所言:“刻字与现代刻字的概念是容易混淆的,我们所说的现代刻字是在中国传统刻字的基础上,结合西方的设计理念形成的一个产物,现代刻字产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日本。”(其实,日本的现代刻字是从中国唐宋以来的牌匾刻字衍化的--笔者)而针对“现代刻字”作品他还说:“它与书法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书法在其中作为一种元素而被二次或是深度创作……里面充满了各种审美元素。”从他的话里已不难看出,中国书法传统的刻字只是借口,不过是为西方设计理念打开的一扇可以任意无限扩大的门而已,中国书法已被西方设计理念的驱使“被二次或深度创作”,(其实就是被西方理念扭曲、破坏了的中国汉字--笔者)。但从作品的变态形式看,已经是“串了血统”的刻画。那句书法成了“各种审美元素”的其中“一种元素”却说得明白,可笔者理解书法并不真像他所言只是“保持了一定距离”,而应是书法或将在现代刻字作品中被各种元素所湮灭,更何谈“是在中国传统刻字的基础上”了,这也难怪大部入展作品的中国汉字面貌不堪了。他的论点闻之铿锵有力,但前后主旨错位,逻辑不通,似有“欲抱琵琶半遮面”之嫌。

    而另一位更具权威的人物更是语无伦次。他说:“以现代主义审美倾向来发展刻字,其目的首先是与传统刻字拉开距离,因为传统刻字的艺术形式,本体是书法的。……而中国的刻字作品既要讲传统与现代分开,又要确定中国现代刻字艺术的本体与形式。”这是拉开距离吗,把“拉开”和“分开”混用,这是要独立门户了,只是那个虚幻荒诞的“现代主义”让笔者是“丈二和尚”了,这“现代刻字”的艺术本体究为何物?未有言明。但是,针对评判刻字作品的优劣标准,他又是这样说:“第一是素材,现代刻字艺术的素材是书法;……既然素材是书法,所以优秀的刻字作者都应该是书法家。”看了这几句话,笔者犹如“隔着云彩看月亮”……既然“第一是素材,现代刻字艺术的素材是书法”,又必须“优秀的刻字作者都应该是书法家”,他的论点是不是前后抵触,成了实实在在的眼下书坛中“卖矛又卖盾”的人。笔者觉得可笑。也可能是笔者愚钝,但愿是笔者笑错了。

    刻字作品列入中国书法展项,就应该以中国书法为传承基础,虽具有时代的发展的特性,也不能脱离中国书法的宗脉。通看此展刻字作品,再听权威人物的“高论”,笔者似乎觉察到什么,莫不是要“立山头,树旗帜”?可又一想,可能是有点自怯,要不怎么非挤到“全国第十二届书法篆刻展览”里,抑或是先喊出来探探路、感觉一下风头再说,难怪都说得前后不搭调,欲说还休的。再就是中国书协舍不得“这块地盘”,也未可知。其实不然,没有这个必要。“天要下雨,娘要改嫁”谁也管不了,该走的早晚得走,不如早放手的好,省得“现代刻字”成了书法中的异类,反倒不好。再者,免得将来被中华民族唾弃时,边缘不清,“现代刻字”硬找个赖人的理由,甩在中国传统书法头上,那得多腌臜。

    我从不反对艺术家创新,也不敢、更无权在艺术上反对艺术家学习西方优秀的文化艺术,只是学的时候要有个精华与糟粕的区分、正与邪的辨别,千万别逢洋乱学,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民族文化的宗脉。笔者更渴望艺术家们把自己民族的文化带出国门发扬光大,而不希望把人家的东西照搬来侵蚀自己,更不愿看到打着自己民族传统的旗号,把自己变成人家的产物。真弄不清楚,为什么一心要和自己民族的传统过不去,难道就一点自信都没有吗?就像权威人物所言的这“现代刻字”一样,既然要与传统、书法拉开距离,甚至分开,又要确定自己的本体与形式,就不要再打书法或传统的旗号,倒不如自立门户独开一面的好。

    中国汉字就是汉字,汉字书法的正统就是正统,赋予时代的特性,并非是毁弃正统,绝非“杂交”、“转基因”等类。笔者以为,为了使“现代刻字”不至于被中国书法正统所禁锢、干扰、拖累,请尽快另立门户的好!省的,既依附而又扯着身子脱离,遮遮掩掩怪难受的。反正已有“近三十年”的发展历史了,“三十而立”岂不正当年,有点“自信”好不好。权威们不是说“我国现代刻字的中国气派正在形成,并逐渐得到了国际刻字界的认可”。喝!已经达到了全球的平台上,何必还屈身于一个名称仅为“中国书协”的“小圈子”里。中国书协应赶快放手,让“现代刻字”尽快“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吧。或许独立之后,通过在“国际刻字界”的大平台上的锤炼,靠自身“创新”打拼举扬,或能拼出一个“新世界”来,正好,也顺便看看到底能不能在中华大地上立住这杆“现代主义”艺术的旗帜。否则,即玷污损伤了传统书法的盛誉不说,自己还名不正言不顺的窝憋,弄得两头不合适,艺坛乱纷纷的。

    勇敢些吧,“现代刻字”艺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