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宏魁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家国主义 - 普宏魁首页
你的家允许客人永久居住吗?
2020-03-11
字号:
    你的家允许别人永久居住吗?

    当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你或许觉得很可笑。你会觉得这个问题不言自明。

    但如果我换成另外一个问题:你的国家你“允许”(应当说是愿意)外国人永久居住的话

    你将如何回答

    而这正是我们今天中国改革开放所需要面临的一个重大题,一个引起民议鼎沸的问题。

    一、国家是一个放大版的家庭:百姓的家即是国

    你的家允许别人永久居住吗

    当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你或许觉得很可笑。你会觉得这个问题不言自明。

    因为很简单,一个家庭必然是以稳定的家庭成员关系的存在作为基础的。家庭的成员之间的关系最根本的特点是:同财共居。

    而实际上,家庭不仅仅是一个经济的共同体,而且还是一个在地理空间上封闭的对外排斥的共同体。所以,共同居住所说明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家庭成员之间不仅仅存一定的利益关系,而且它还是一个情感关系的容体。

    所以,家庭不仅仅是一个经济的共同体,而且还是一个情感的文化的共同体。这种情感与文化的共同体存在的一种外在的重要表现即是共同的居住关系。

    所以,家庭必然地而且将永远的作为一个人类社会情感与道德的基础与结构单位而存在。因为家庭是一个人类社会情感与道德的基础与结构单位,因此它即已成为人类社会 的文化与人类社会文明的一个基础与因子。

    所以我说,国家是家庭的影子。或者说,国家即是一个大众化的宏观化的家庭。我们现实社会中所看到的很多社会问题,其实都仅仅是家庭关系的放大版。

    所以我曾经提出“家国主义”一说,我说:百姓的家即是国。我主张国家的管理与治理活动中要坚持兼顾家庭与国家利益这样一个原则。

    但如果我换成另外一个问题:你的国家你“允许”(应当说是愿意)外国人永久居住的话

    你将如何回答

    而这正是我们今天中国改革开放所需要面临的一个重大题,一个引起民议鼎沸的问题。

    二、国家需要民族主义情感与国家主义情感的维系

    1.国民的反对并非是盲目的排外:爱国与爱家具有高度的统一性与同一性

    国民的反对并非是盲目的排外。

    国民的反对更因为他们深深地爱着这个国家,因为从潜意识中,他们担心:紧密维系我们这个国家的我们这个民族的情感共同体将因为外国人的永久居住而日渐地淡化,当民族的认同感与归宿感不复存在的时候,我们是否相信这个国家还真实地存在着。

    因为这些忧国忧民的公众,才是真正的“爱国如爱家”者。说实话,如果一个连对家庭的基本的挚爱之情都不具备的话,那么,他当然也不会热爱这个国家,不会对这个国家具有深厚的民族认同与民族归宿感。

    所以爱国与爱家,在一定的维度看,具有高度的统一性与同一性。而最能说明这种关系的应该即是曹操对人才标准的深刻观点:他认为不孝顺父母的人,根本不可能忠于君王。而这个观点我们今天可以引伸一下:不热爱家庭的人,根本不可能谈得上爱国。

    2. 国家需要民族主义情感与国家主义情感的维系

    也就是说,我们的国家的存在,需要一种民族情感与爱国情感来维系。这两种维系的力量,我们简单地称之为民族主义情感与国家主义情感。

    民族主义情感,体现的是我们对于自己的民族的深挚的热爱,体现的是我们对于民族利益的深刻的关注与极力维护。

    国家主义情感,指的是公民主动维护与服从国家的权威,热爱国家并且积极地维护国家的主权完整与国家利益的爱国主义道德情操。

    我们无法想象,如果丧失民族主义情感与国家主义情感的话,一个国家还如何能够保持长久的稳定与团结统一而不分裂与解体。就好比一个家庭如果它的家庭成员已经不能够共同热爱着它,并且彼此之间也丧失了友爱与亲情的联系,它还能够长久地存在一样。如果丧失了这两种情感的维系,那么,对于一个家庭它面临着兄弟分家或者夫妻离婚的结局;对于一个国家,则将面临着势力割据的危险。

    况且今天的中国在台湾方面、西藏与新疆的方面,还暗藏着许多的分裂与内乱的危险的时候,还要大开国门,让巨量的外国人堂而皇之的进来居住。

    我们难道不担心他们一天天地积累反客为主的行为,最后来个“五胡乱华”或者彻底来个“鸠占鹊巢”

    大部分民众的担心有其充分的合理性,仅仅是,因为他们文化与知识的欠缺,说不出理由,或者在表达的时候抓不住关键与要害的点位上而已。

    三、我的家不可能允许客人永久居住,我们的国家也不“允许”让大量的外国人永久居住

    记住,关键一点在“大量”二字上。

    对于引进人才来说,任何时候都是需要的。当然,不过是因为今天美国的封锁,这个问题就特别严峻地突出出来了。

    但对于引进人才,则这部分人的引进永远应该只是一个特别与例外的情形,根本不必要制定什么条例。

    因为我们都知道,行政法是一种宏观的行政行为的表达方式。而法律的最大特征,就是其具有普遍的适用性,那么即是只有在需要大量的引进人口(哪怕当前来看到仅仅是永久居住的人口而不是开放国籍)的时候,才需要制定一个条例。

    因此,条例的实施,必然是导致国门大开。或以试想:那么下一步要来中国永久居住并且以永久居留而取得中国国籍的人,难道真要象杨宜勇所说的那样引进1亿非洲黑人,来弥补中国劳动力的不足

    而国门大开的结果,必然严重的冲击我们国家的民族主义情感与国家主义情感这两个维系国家存在的重要因素。

    所以我的观点与主张,从我的个人的愿望上讲,我们的国家不应当“允许”让大量的外国人永久居住。

    其理由很简单:我的家不可能允许客人永久居住,我们的国家也不“允许”让大量的外国人永久居住。

    这是最为简单的逻辑推理,任何人都能够看懂的逻辑推理。

    我之所以有这样的观点与想法,是因为:我热爱自己的祖国大家庭,我热爱我们中华民族,我不允许她受到玷污,也不想看到她灭亡与解体的命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草根”身份。自称杂家,研究涉及国学、文学、哲学、书法、法律、治国大道、中医。岁月蹉跎,常常思考个人命运与国家前途。 以平民思想家自居,思想自由,独立特行,无缘世俗功名富贵。联系方式:QQ号1743289636


五十稍知天命,
寐复不识此身。
莫问姓何名谁,
皆终灰飞烟灭。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