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该如何回答梁启超之问?》
2020-03-05
字号:
    按:我们在《这才是中国》的旗帜下聚合起一群志同道合者,之前进行了一次精彩纷呈的研讨辩论。现将部分内容呈现给大家,希望能有启发。

    当我们来到近现代,与具有截然分割性与排他性之诸多国家所构成的国际世界,开始进行或正常、或被逼迫的接触互动以来,“中国”这个由来已久的称谓,才在1911年被正式定为国名。为此,梁启超当年曾提出了一个大大的疑问:为什么“以数百兆人立国于世界者数千年,而至今无一国名也”?

    请大家紧紧围绕这个问题展开讨论,看看我们今天能不能给出一个较好的答案来。

    大衍:我认为,“中国”可从我们中华民族的信仰上来,即:中国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信仰“中”的国家,渊源非常悠久,最早能追述到中国还没有文字的河图洛书年代。

    王:应该说,几乎所有的国家、民族、宗教、文明,都会有“中”、“中间”、“中心”等概念与意识;但以“中”为一种持之以恒的高度集体信奉、甚至可以说“以中而立国”的,却绝对没有第二个。但“梁启超之问”,确实给我们提了个醒:这么把自己当“中心”、“中央之国”的中国人,在其他国家的人看来,按理,早就该给自己命名“中国”了,怎么会一直等到梁所处的20世纪初呢?

    老曹:我先回答一下梁启超中华民族数千年无国名的问题。中华民族是由6400年前女娲氏“断鳌足以立四极”而缔造的。这涉及到龙马负图,神龟载书的传说。也就是河图洛书以“天降祥瑞”的面目出现。鳌足有四个,代表当时的四个部族,即以东岳泰山为神山的东夷氏,西岳华山为神山的女娲氏,南岳衡山为神山的祝融氏,北岳恒山为神山的共工氏。四个部族都有自己的武装,也就是四个国家。“断鳌足以立四极”,就是四个部族都放下自己的武装,放弃相互攻伐,实现相互结盟,象龟的四条腿撑起龟身一样相互协作撑起整个天下。而相对四岳,由四岳共同推举出的盟主,就为中岳嵩山的岳主,象征天下之中。所以,中华民族从一开始,就是以“天下观”压制“国家观”、以“中”来象征天下的一个民族。

    黄帝之黄,是五行图中土的意思。土相对金木水火,是统一,是中,而金木水火相对土,就是四极。所以,后来的各个朝代,都是受命于天,奉天承运,代理天下之事。这就是过去的中国,只有朝代名称,而没有国名的原因。

    辛亥革命后定名中国,一是从世界观上,实事求是,中国不是整个天下的代理者,而只是众多国家中的一员;二是从价值观上,中华民族要重新崛起,就必须团结一心,实现民族共和,阶级共和,绝不能搞内斗,这就需要一个中;在一个就是从传统上来说,中华民族的传统价值观就是中,以中为国,也是继往开来。

    陈:“中国”这个名词概念,早在周朝时就有了。只不过那时主要是指天子所在的天下中心、“京畿之地”罢了。作为我们整个国家的指称,后来主要是以内外“俗称”的形式或隐或显地存在着。记得以前看过一个资料,说后一意义上的“中国”,出现在官方文献中的最早时间好像是明朝。具体没去查。清朝与俄国签订《尼布楚条约》时,也出现过“中国大清朝”的字样。但作为国家法定的统一称谓或简称,的确是1911年11月才由当时的革命党人定下来的。

    李:1)小天下时代,国居天下之中,故称中国。

    2)中天下时代,我国奉行中道,故称中国。

    贾:现代中国应该是后者。现代意义上的中国,就是用中道去引导世界。

    赵:大天下时代,便是人类命运共同体。

    老曹:周朝的各个诸侯都是国,但周朝不是国。周朝天子是统合天下的。周朝天子所居之国,即为中国。但那个中国,和现在的中国不是一回事。魏晋南北朝,各方都自称中国,其实是为了标榜正统,意思我为天子,你们都是诸侯。那个中国也不是现在的中国。

    龙行:什么是中国?

    中,是一个方位词,在伏羲时代已对“四方五位”有了准确的认识和标示。四方,即东南西北;中,人或部落所在的位置就是中。华或花,是华胥氏部族的标识和崇拜图腾;后来的华夏称呼,即是对华胥氏族正统地位的认同和传承。而国一词,是一种地域划界,如华胥国、华夏、九州、赤县等。后世“中”字衍生的词语如中庸、中医(阴阳辩症)、中枢、中央等,体现了人们对事物发展统领平衡思想的延伸。

    而近代的中国或中华的称呼,是对已经传承几千年文明和文化荣耀的集体认同,也是全民对建设制度化和现代化组织体系的急迫需求和政冶觉醒。

    厚:言“中”先说“间”:

    重立本性,中立本体。

    何者为“间”?

    跨界域同步运行,称为间。

    性能于间息,周立其元。

    显然,“间”的对象性,

    是指:运动变化的维系效应。

    我们从这个维系认知度上,

    研讨契入“中”的自由本在度,

    离普适专指的“中”就不远了。

    如言界域之本,则万制同中;

    若说化中之法,则万易一理。

    慈:中这个字,已经解决了有限元和无限元的关系。口的空间是有限的,过两点形成的直线射向无限远!我都怀疑欧式几何的公理,是直接从中这个字获得的灵感。

    厚:中,是整全的,但是我们不可能同时掌握整全的。所以‘中’就变成合乎事物运行过程的具体动量分布规范了。动量动量,动中量化。

    王:个人觉得,首先需要回答梁启超之问,是不是一个事实?如果不是事实,那么事实应该是什么样的?如果是事实,那么这样一个事实是因何原因形成的?

    梁启超之问,绝不那么简单。因为他还讲过,中国人过去只认朝廷,不认国家。他代表了中国近现代睁眼看世界后的一种集体思考,直接关乎着传统中国向现代中国的一次重大转型。

    慈天元:中国历史上国家和天下是两个概念,一般朝廷是代表天下的治理权威,即所谓天朝上国,天威浩荡。

    老曹:国家为极,天下有中,而朝廷就是代表天下之中。

    王:“中”的话题,咱可以先放一放。关于“国”名的问题,首先需要回答:我们过去有没有国家这个概念?如果有国家的概念,按照名正言顺的路子,那中国人怎么也得给自己的国家起个名吧?认为有国家概念与意识的,得把为什么没有给自己起名这个事说清楚。

    而承认中国过去就是没有王朝之外的国家概念,那也得讲清楚:没有国家概念,我们却怎样凝聚成了一个比绝大多数国家更为长久的共同体的问题。

    老曹:国,是口里一个戈。意思就是以武力保卫的领土范围。

    “国”的初文是“或”,也是“域”的古字。本义是“邦国”、“封邑”。字的构形,有土地(“一”),有保卫城池土地的武力“戈”。“囗”的四方都有一横,这四横可能表示这重地是有人在四边把守着的。后来这四笔,简化成一笔;到了周代晚期的金文(亦有说秦汉以后),“或”因借用为或然之“或”及疑惑之“或”,外面加了个“囗(wéi)”,表示疆土地域的范围,读guó。秦小篆继承了晚周金文的形体,后隶书把“国”变成定型的方块字了。

    “国”的繁体字有十一画,书写速度慢,所以后汉便出现了简化的“囯”。这个“囯”,“囗”里从“王”,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之意。以后,“太平天国”用的便是这个“国”字;魏晋六朝时代,在镜铭刻文里又出现了“囗”里从“民”的“囻”字。有“国以民为本”之意。反映了春秋时代孟子的“民贵君轻”的思想,并且与“国”字形成强烈的对比。

    我还有一个观点:古代有“国”的概念,但是没有“国家”的概念。有天下意识,却没有国家意识。

    正是因为没有国家意识,所以就没有国名。朝代名,是对应天下之运道的。奉天承运,我朝开启一个新时代。

    王:?说没有国家的意识,恐怕还值得商榷。因为周朝的中央之国和诸侯国之说,明显已经具有了一定的国家意识,您说呢?

    老曹:那个国与我们现在的国之概念根本不同。那是诸侯国和中央之国。都是没有主体性的。现在的国,首先强调的就是主体性。

    主权,我自己管自己。是现在的国。诸侯,由朝廷管,名义上是没有主权的。

    王:那春秋战国之国、后来的三国、宋金辽西夏等国,又该如何解释呢?

    恐怕说没有国的概念或意识,也不对。只是中国人的国的概念与现代国家意义上的“国”之概念,是不一样的罢了。

    老曹:您这句话说的对。

    王:有太多证据可以表明,中国人是有国的概念与认同的,不仅仅限于朝廷“政权”。从起源、族群、历史、文化、疆域、武备、政治等方方面面,都可找到。

    我觉得,回答这个问题,如果陷入了简单的是或不是、有或没有,恐怕就又被西方二分思维牵着走了。

    贾:我在研究上古黄帝文明时发现,先秦的《黄帝四经》一书,用“国家”一词的就有多达一二十处。比如:“黄帝曰:吾既正既静,吾国家愈不定”、“长利国家社稷,世利万夫百姓”、“一言而利国者,国士也”等。虽然不能肯定早在那时黄帝本人就已言“国家”了,但最起码是先秦时期已经有一批人在常用“国家”这个词了。

    陈:很多人认为,“国家”一词早在周朝就已出现。《周易·系辞下》有“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礼,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只是那时将诸侯的封地称“国”,将大夫的封地叫“家”。连起来合用表示天子统治的天下,略等于现在说的“全国”。尽管与现代的“国家”概念不同,但却不得不说在整体性的“全国”概念上,远比西方为早。

    老曹:中国古代的国,是从属于天下的,而朝廷,是代表天下。所以,古代如果有我国,你国的称呼,那一定是在一个朝廷之下的两个诸侯国或政治实体之间才有。

    风行九天:依照阴阳复象观--无极阴阳原理,中国与中华是一对阴阳绝配关系。古“中国”,不管实际所指是“中央之国”,还是朝廷所居之专属地域,其都对应着“中华”道学这一意识形态领域里的上层建筑。故有孔子:夷狄之有君,不如华夏之无君也。

    这就意味着,在孔子的思维里,为君的前提,或资质、资格是道统--具有道学上层建筑整生罗缉(注意罗缉与逻辑是不同伦的)思维式法的当然代表,是意识形态的具象化表征。而非权力的象征,或权杖的持有者形象。

    这才有“一贯三为王”,“王,众所归往也”的文解字释。

    王:此为贯通天地的高论。赞。

    西方有一批学者都认同一个观点:“中国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我们其实可以在这上面多下点功夫讲清楚。天下话语体系,不是不好,但今天的中国人和国际上不太好理解。

    老曹:硬是以国家的概念来解释《这才是中国》,恐怕更不好解释。因为这是一个世界观与价值观的问题。天下观,既是古代中国人的世界观,也是古代中国人的价值观。这正是中华民族与西方民族的不同之处。

    “中国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外国人这样认识中国,正说明在他们的眼中,中国文明不是一个国家型的文明,而是一个天下型的文明。

    慈天元:国和朝要区分一下,西方人没有朝代的概念,因为他们缺乏编年史,后来的编年史都是仿照中国史搞出来的。不过,也正是因为西方没有朝代概念,所以他们最终搞出了耶元纪历,这反倒成了他们的优势。

    老曹:在西方人看来,中国人的天下观,是一种霸道。然而,如果我们讲清楚了我们的历史,讲清楚了我们这个民族是怎么来的,讲清楚了我们这个民族是怎么发展的,讲清楚了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讲清楚了我们这个民族的世界观和价值观。那么,我们又何惧别人不理解?

    削足适履,害怕向别人谈论我们的天下观,又何尝不是一种骨子里的西化。

    风行九天:老百姓俗语--家有长子,国有大臣。由是思之,家与国,有明显区别。

    党:我个人认为“中”是个方位概念,无论古书怎么表述,都是以方位意发端,然后赋予他意。至于“国”,应该联系中国有文字记载以来的记录,同“邑”、“城”、“邦”、“家”、“国家”、“天下”等联系起来。今天关于国家的理解,是发端于西方政治学基础上的,如果按照这个标准,中国古代当然有不同的“国家”观。要说清楚其中的曲曲弯弯,这是一篇大文章。

    李:罗马帝国崩溃之后,西方长期陷入“分”。中国坚持一,坚持合、坚持“中”。今天,中国力量的核心来源于“一”,最让阿莫瑞肯国操心、恐惧的,也是中国的“一”。

    国人必有中。无中则无序,无序则众乌合,乌合者无功,无功乃败。

    王:老曹,我不是不认同天下观、或赵汀阳们的天下体系、或李老师的小天下与中天下时代之论。甚至,我也常用天道、人道的概念来论说中华文明。不过,把她看成是中国人长期骨子里形成的东西,在根本上持有的认同感,这是一回事;而强调要一切从现实出发,要为如何引领当今社会和世界从小天下走向中天下、大天下,则是另一回事。

    中华大道的现代表达,首先需要我们先建立起一套贴合现代、贯通昨天与明天的话语体系来。不这样,不仅没法与当今中国各界、与整个世界对话,也不可能一步步的把现在200多个极度分裂的国家之国际世界,最终引导、引领升维到中天下、大天下之境去,是不是这个道理?

    前期,咱们群里关于儒与道的争论非常激烈。我几乎从没发言。那是因为我认为,儒与道各有各的长处,我们不应站到一个山头上去评判另一个山头,而应统一在中华之道的整体综合架构内,归置与看到他们各自的优长。

    别的不说,让我感触颇深的一件事是,道家开山之祖老子,最先提出和阐发了“道”的概念,让我们后来世世代代的中国人认识了“道”;但后来的“道统”以及整个思想学问话语,却几乎总是被儒家所主导,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可能成百上千。但在我看来,最根本的一条是,儒家将自己的理想理念、目标追求,融入或关联起了世世代代社会大众的大道以求。简单直白地说就是,儒家在大道的问题上,比道家走的对、走得好。最为关键的是,它看清楚了一个问题:只有万众归一,方可铸就大道。否则,你的思想理论再高深、再正确,没有大多数的人(包括统治阶级、广大学人士者和民众)愿意跟你走,在一个漫长、曲折的过程里,你就只能是一个躲进山林里边的清静孤独之存在。这是儒家比道家要高的一点。从知行合一的角度看,他们也让自己的知,与2000年来大多数中国人的大道之行,紧紧地结合成一个动态携进的整体了。所以孔子的“圣人”头衔,不是白给的。而圣人,恰恰在神仙与凡人之间,是一种中道以合的存在。

    我们很多人都清楚,天下秩序与古话语,是几千年来中国人一贯都有的一种逻辑理路和真实追求。但今天,我们如果仍然死死地抱定自己的古老的“天下观”不放,不要说几十年、一百年内难以说服西方人和全世界,就是现在给今天的中国年轻人讲,信你、听你的,恐怕也没有几个吧。

    况且,大家可以理性地细想想,“天下”这个概念,是不是相当地空泛?你怎么与“天下之中”的中国来对接?怎么证明中国就是天下之中? 想的再好,没法在落实上走出扎扎实实的每一步,就别指望万众趋之若鹜地跟你走。

    再说了,看看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尤其是近2000多年来,“天下观”,明显的是越来越受到了后来世代国人的冷遇了。即便,咱们说她是一个最好的东西,经过几百、上千年的逐渐淡忘,尤其是近现代以来接触西方与世界各国后的几乎全盘颠覆;我们要想重建,是不是也该从最基础的地基和最初的第一二层开始,而不是一上来就要恢复那个如空中楼阁般的“天下”、“大天下”吧?

    老曹: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什么观?是“天下观”,还是“国家观”?

    “天下观”,不仅是一种道,也是一种术。正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号召,才可以团结广泛的大多数,与霸权主义作斗争。

    王:老曹,一定不要总是秉持一种二分思维。不是“天下观”,就必定是“国家观”吗?请注意我前面讲的,既不能走到现代国家的这样一种“国家观”上去,也不能完全地陷入古代的“天下观”。我始终在强调大道中合的理念理路。甚至我还给出了一种文明观或文明体的中道理路来。

    老曹:能说明一下“大道中合”的具体内容吗?

    王: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肯定是跟中国人的“天下观”有着密不可分的根本联系的。这个毫无疑问。我前面说过,我本人并不是不认同中国古已有之的“天下观”的,只是为了建立我们的新时代话语表达体系,我们暂时需要放弃“天下”的话语。

    请你也一定要注意这一点:咱们都认同,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人由来已久“天下观”的体现;但为什么习总代表中国提出的倡议,却并没有直接用“天下共同体”的提法、而是讲“人类命运共同体”呢?这里面,是不是也暗含着建立我国新时代话语、而不是一味沿用古代话语的明确指向性在里面呢?

    慢:感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这个概念,契合了“天下观”,但要用现代语言的方式表达出来。

    老曹:所以,你的意思是:也不是屈从别人的话语权,不是皈依于别人的价值观,不是要走到投降的路线上去,不是身处财狼之窝、自己就也要变成财狼?

    王:@慢,对的。我和老曹的分歧,其实不是根本上的分歧。只是我的重心在于现代表达、大道引领,他更多地还是想直接恢复、或沿用古代的那一套话语和体系。

    王:@老曹:那是肯定的了。行中道,肯定是要走出自己一条道来的。投降了、被带偏了,那还有什么行中道可说呢?

    另,大道中合,就是居中、行中、用中、拓中,便可大合两仪左右前后上下四方之整个世界的意思。

    老曹:这个要点赞!

    老张:@王。?中华之道必然要用现代语言来表述,才能更好的服务于现代也可指导未来。

    王:@老曹。探求本源、以初正流时,必然要求我们深入到古人的心底里去,这样情况下用古话语一点儿没问题。但要建立我们自己时代的话语体系,就必须得入得其内、还能出乎其外。最重要的是,要讲出自己新的一套来。也为你点赞!

    老曹: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天下观”的现代话语表达方式。我们就以共同体为轴心,来建立我们的话语体系。

    王:我给中国的定义是:文明共同体国家,而且是“中央文明共同体国家”。后面,咱们肯定要好好探讨共同体、尤其是不全受王朝国家强力整合作用所决定、所左右的共同体的问题。

    老曹:以共同体为表,多极世界为里,建立我们的新世界体系。共同体是礼,多极世界是法。法礼本相依。

    王:今天聊得挺好。至少我们初步明确了一点:“梁启超之问”所发现的这一历史现象或事实,其实归根结底,是个我们昔日那套“天下”话语或“天人合一之道”话语与西方主导下的现代世界话语各说各话、“两不相搭”的问题。要想实现交流对话、并如我等所愿以中华大道话语引领人类的话,便必须致力于大道中华的新时代话语奠定及体系建设。

    我希望,现在能有一些不赞同咱们这样观点的人,出来发声谈谈自己的想法和见解。在越广泛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大道选择与话语体系,才越能走得更加地坚实和长远。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