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长伸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三羊开泰 - 周长伸首页
我的骄傲和悲哀
2020-02-27
字号:
    一旦找到了答案,就等于是揭开了谜底。这个时候,再看其他人的理论,就像是站在迷宫的高处,俯瞰迷宫里仍然摸索着的人,他们遇到的障碍、陷入的困境,便一目了然。

    所以当我接触到西方经济学,便找到了它所搁浅的位置,写出了《帕累托最优新探》;当我遇到国际政治经济学,读过王正毅教授编著的大学教材《国际政治经济学通论》,就能有一篇《“核心概念”之辩》,与其分辩……

    去年十月份,我参加了在天津南开大学举办的“国际政治经济学第十届年会”。我参会的论文是《帕累托最优新探——揭秘社会运行一般规律》,我的发言稿是在提炼该论文基础上自成一篇的《我对社会运行规律的新发现》。对这篇发言稿,国际关系学院院长陶坚教授、国际关系学院国际经济系主任羌建新教授都给予了高度评价。陶教授说:思路新颖,视野开阔;羌建新教授更是把它拿到其他的小组分会场进行推荐和宣读;我所在的讨论组,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世界经济所所长刘东教授点评说:文章写得很精炼。

    参加这次会议,我是极少数来自草野而自带干粮的人,令我欣慰的是,体制内的学者,还是有人看懂了我的文章。现在想来,能试水主流学界的深浅,或者是我走这一遭的最大收获。

    然而,后来,再联系这些人,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回应了。

    会后的第二天上午,天津南开大学还安排了被尊为学术权威的王正毅教授对在校学生的一场讲座,正是在这个讲座上,我看到有些学生捧着《国际政治经济学通论》让王教授签名。回来后,我网购了这本书,在接下来与王教授的微信交流中,我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和疑问。王教授的回复是:这些问题都是好问题,也是难问题,建议写成论文。于是我就写了《“核心概念”之辩——关于“国际政治经济学”学科建设的思考》。这篇文章在朋友圈发出后,首先给予点赞的是中央财经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任白云真教授,他在文后的评语里说“有见地!”然而,我期盼的王正毅教授却没有继续回应。当我把文章上传这次年会各路专家学者汇聚的参会群,希望至少王教授的门生能给出哪怕是反驳的意见,群主却把我移出了群,理由是“辩难请移步到更合适的地方”。再后来,王正毅教授也在微信上把我拉黑了。

    对于这种境遇和变故,曾经,我很是不解。现在,我释然了——这个国度,学术并不单是学术,更关乎饭碗。

    我理解了他们。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中考之前,我是一个轻松快乐的初中生,因为作文几乎每次被老师当范文读,我沉浸在对未来美好的憧憬里。中考落榜,犹如一盆冰水临头浇下,令我大梦初醒。考不上学,我就是个农民,要砸一辈子坷垃。同时,在我内心深处,教科书上建立起来的世界也坍塌了,一切的美好都化作了云烟。那么,这个社会到底是怎样的?我要弄明白,我要告诉人们! 一方面是不得不应付考学,一方面,来自生命深处一种使命般的信念却促使我不由自主的踏上了求索社会真相之路。“动态资源论”就是我三十五年来锲而不舍付出努力的成果,今天我终于可以把它捧在你面前,也呈献给世界。微信公众号:动态资源论(dtzyl1)  个人邮箱:158979228@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