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万水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金融力量 - 六万水首页
征用校舍隔离病人,才能打赢武汉防疫大战
2020-02-07
字号:
    一场必将载入史册的新型肺炎病毒防治大战正在中国大地上展开,全国各地都在严阵以待,投入战斗,这场防疫大战的决胜战场无疑是在武汉。全国的老百姓每天都关心武汉市的疫情,我们看到全国各地的医疗精英都在奔赴抗疫前线,我们最信任的解放军白衣战士也来到了武汉,这给所有的中国人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看到每天有治愈的病人出院,我们为这些同胞感到高兴,但是通过网上的消息,微信朋友圈以及各种自媒体消息,竟然发现在武汉还有不少的发热病人以及疑似病人没有得到有效的收治,我们十分担心他们的安危。

    据2月1日公布的数据,武汉市目前定点医院床位数已用6808张,仅剩175张空床位。仅2月1日,武汉市新增894例确诊感染者,也就是说剩余的175张空床位,根本不够用于每天新增的确诊病人。1月26日,武汉市公布的确诊数量是618例,当时的官员说,武汉有可能再增加1000例确诊,几天过去了,确诊的病人远远超过2000例,已经达到4000多例,看来形势非常不容乐观。

    我们看到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正在如火如涂地建设,两大医院能提供约2300个病人床位。新闻报道说,两大医院建好之后,只能“改善”武汉市床位不足的问题。两大神山医院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整个武汉市在2月5日之前,专业的医疗机构提供的床位总共约为13000个床位,新增约7500张床位。这些床位究竟够不够容纳这些发热病人与疑似病人呢?

    如果是对付普通的发热病,这些床位肯定是足够的,但是在这个非常时期,联合国已经将我国列为“疫区”的时期,全国人民都在打一场消灭瘟疫的历史大战时期。如果这一场战役打输了,英雄的武汉市将会从此走向衰落,成千上万人的宝贵生命有可能因此失去。我国的经济损失同样不可估量,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将会遭受更大的挫折。我们必须想方设法赢得这场战役的成功。

    当前防疫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要最大限度地切断传染源。在湖北省以外的城市,只要去过武汉或者与武汉人有过接触史的发热病人都得到非常好的对待,这些病人隔离在当地最好的医院,得到最专业的治疗。从数据我们也可以看到,湖北省以外的死亡率都比较低,病毒蔓延得到有效的控制。

    但是在新闻媒体的记者采访中,我们得知有相当一部分的武汉发热病人,只是在家里简单地隔离,求治无门。谁家里没有几个亲人呀?这些发热病人当然不完全是新型肺炎病毒的感染者,但是这些人有非常高的概率是病毒感染者。如果在7到14天的潜伏期过后,才确认这些发热病者、病症轻微者才是真正的病毒感染者,病毒就会蔓延得更加严重。在这一两周的时间,这些发热病人几乎可以将家里的亲人都感染上病毒。而家里的这些亲人在照顾发热病人的同时,他们也要去超市、商场、菜市采购必需品,也可能与小区里面的人有所交集,他们同样会在无症状或是轻微症状的时候将病毒传给更多的人。可以说,武汉市区没有得到很好隔离的发热病人以及轻微症状病人就是当前最大的病毒传染威胁。

    有人说,这些普通发热病人不应该去定点医院添乱。我们看到武汉的定点医院,过道都站满或是坐满前来看病的病人,过道也摆满了病床。有的病人排队排了十几个小时,才看上病。如果是普通的感冒发烧病人,流感病人,就自行在家里隔离。在这种环境呆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本来没病的都有可能感染病了。我们看到可敬的白衣天使们工作量非常大,每天要工作十几二十个小时,他们确实非常辛苦!如果这个时候,所有的发热病人还要挤过来,我们的医生能接诊如此多的病人吗?这些观点,似乎也有道理。

    更有一些社会上的言论说,现在西医也没有特效药,在家里治与在医院治差别不大,所以在家里隔离也没什么差别。我们从网上一些信息得知,如果用传统的西医方法去治一些重症的病人,每天的治疗费用需要数万元以上。是的,就算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治疗数万个,平均每个花费几十万元的患者都会不堪重负,不可持久。

    幸好中国还有中医,当前通过中西医结合,可以大大节省费用,而且还取得了非常不错的疗效,在这个危重的时期,我们为什么不大力推广这种最便宜,最有效的治疗呢?我们中国人学不了美式的医疗,我们这么多国民,西医治疗费用如此昂贵,很快就会耗尽不多的医保总额。完全采用西医,用不起,这条路走不通,选择中西医结合是我们国家的必然选择!在这个瘟疫大爆发的时期,只要医院医生尽力了,如果还是回天乏力,每一个病人都会理解,每一个病人的家属都会体谅。

    不管是什么原因,将病人拒之门外,让病人求治无门,这才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天,让老百姓最心寒的。换位思考一下,在一个凄风苦雨的阴冷冬夜,掺扶着自己病重的亲人辗转三镇几大医院,均被纷纷告知没有床位,这是一件让人多么绝望的事情呀!二十年前,我在武汉读书,武汉的老百姓对待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们是非常热情好客的,如今武汉的老百姓遇到困难,他们不应该被这样对待!我们愿意为他们呐喊!

    在这个信心、士气比黄金还要重要的时期,尽讲些“当前没有特效药”的话没有任何的正能量。我们要多鼓励患者好好活着,国家领导人,全国人民都在关心他们,支援他们,他们一定要树立战胜病困的必胜信心,相信有效的药物很快就会用上。

    在真正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受伤的人都可以在临时的战地医院得到治疗。现在是和平年代,就算是最简陋的医疗条件,让病人自带衣被,就算是每天只能给病人喝几碗葛根汤,打几瓶葡萄糖,用酒精降温,也比打发病人在家里“自行隔离”要有人情味多。病人有医院住,至少他们会觉得还有希望,他们能感爱到医生、护士的关爱 。

    让病人自找隔离场所,他们会觉得是这个无情的社会抛弃了他们,他们会感觉到社会的冷酷比冬天的严寒还要冷。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些病人也有家人,他们患病了,同样不想将病毒传染给自己的家人,当他们有家回不去,流浪街头,无吃无住,又冷又饿,走投无路,无处可去时,他们很有可能寻短见,那真是人间的惨剧。当他们耗尽最后的一口气,可以想象他们无奈离开这个世上时,他们的灵魂有多么的绝望啊。

    在武汉工作的一个同学在群里说,他的高中同学的母亲是武汉医院的医生,都觉得患病的病人非常可怜。这位医生给病人看病从早上看到晚上十一点,还提出加班,就是为了多看几位病人,因为这些病人从家里过来挂号排队看病实在是排得太久了。

    综合各方面的情况:武汉现在是非常时期,必须不计成本,付出一定的代价,采取非常措施,武汉的未来才有希望。

    最根本的手段,是将所有疑似感染症状的病人集中隔离起来,让他们安心住下来,等待医生的诊断。病人们不用彻夜排队挂号,也让看病的医生休息好,我们的医生也不能劳累过度,他们劳累过度,病倒了谁来给病人看病呢?这些隔离起来的病人当然存在着交叉感染的风险,但是就算是交叉感染,他们最多也就是在隔离区里面的几百人,上千人里面传染。而且,如果做好足够的消毒措施,交叉感染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如果不把这几千,甚至过万的发热病人隔离,他们就更有可能感染武汉城区的900万居民。这样的恶果就是: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新感染的病人会越来越多,病人越治越多,这会让已经非常疲劳的医生们彻底失去信心与希望,这将是最坏的结局。或许,历史上一些名城的湮灭,就是局面完全不可控,以至于让人不堪回首,避而远之。

    中国人是非常善于总结历史经验的。在这方面,三十二年前发生在上海的一次大规模流行病,给我们一个非常好的启示。1988年1月份,上海市发生了一次非常严重的甲肝流行病,短短两个月,总共有30万上海人感染甲肝。《1988年上海是这样搞定30万人被感染上甲肝的》这篇网文比较详细地介绍当时的一些措施,让人拍案叫绝,无不佩服当时上海市的领导团队。

    比如,他们很早就注意到一定要多增加收治点,当时主管医疗卫生的上海市谢副市长就说,“多一个病人留在医院外面就多了一个传染源,很容易增加一批新病人,因此要求大家一定要统一认识,克服困难,千方百计想尽一切办法增设收治点,尽一切可能多收治病人。”

    上海市在短期内,举全市之力,将部分中小学校的教室、小旅馆、仓库、礼堂改为临时病房,通过各方努力,上海全市增加了11.8万张临时床位,全市收治点达到1254个。正是这种高效的执行力,“大部分病人能收治在隔离点,避免了交叉感染的机会,对减少新发病例起到了关键作用,同时对病员的治疗和康复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如果看看当年上海甲肝疫情的严重性,再来对比现在的武汉肺炎感染,我们或许就不用那么恐慌了。当时,上海发病最高峰的时候,1988年2月1日当天新增加1.9万例病人。前天,也就是2020年2月1日,武汉市一天新增加确诊人尚不到1000人。尽管甲肝与肺炎不是完全同类型的病,但也都属于急性传染病,应对的措施完全可以值得借鉴。

    三十二年过去了,国家的发展可以说是天翻地覆,我们应对大规模疫情的手段应该是比之前要丰富得多,我们更应该有信心战胜瘟疫。或许我大武汉并不需要设置一千多个收治点,有过百个收治点完全就可以解决问题,而且有现成的。

    武汉有90所高校,有130万大学生,是世界上大学生数量最多的城市。如果按平均4个学生一间宿舍计算,整个武汉有30多万间大学生宿舍,现在放寒假都空着呢,完全可以考虑征用合适的宿舍与教室用来做临时病房,用来隔离轻症的发热病人与疑似病人。如果没有足够的病服与被子就让这些病人自备衣被吧。重症的病人仍然需要去定点的专业医院。当然,如果考虑到中专生,武汉的学生还更多,现在一些中专学校的入学率不高,可以优先征用闲置的中专校园。如果有刚建好,尚未启用的校舍,征用于临时病房,那也非常合适。

    如果要征用大学的宿舍,可以考虑征用一些大四学生的宿舍,因为他们春季期开学后几乎没有课程,很多学生都实习去,宿舍近几个月的使用率并不高。如果怕有传染,还可以考虑征用医学院大四学生的宿舍,以后恢复宿舍使用的时候,医学院的消毒肯定是最专业,最放心的。

    武汉有些超级大学,有多个校区,包括我的母校华科,这些校区设施一应俱全,连校医院都有。如果能征用某个校区是最好的,不仅有利于隔离,连学校食堂都可以利用上,病人医生吃饭的厨房都有了。当然,还可以利用校园大食堂的大锅熬中药。对了,华科对面的湖北中医药大学也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选择,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的武汉市,需要一所高水平的中医药大学,湖北中医,加油!

    有人担心,征用大中专学校作为临时病房,会不会影响武汉学校的名声?会影响一点,可是如果不负出一定的代价,怎么能取得防疫大战的胜利呢?如果不把这个瘟神消灭掉,有哪个孩子愿意来武汉读书呢?有哪个学生家长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来这个城市求学呢?为了取得最后的、最大的胜利,做出一些牺牲是应该的,如果有学生不愿意去住这些征用过的宿舍,那就让教育部门减少今年在武汉的招生名额。总之,与疫情相比,与人命相比,这些都是小问题,都不用太担心。

    只要把有可能感染别人的所有疑似病人隔离起来,再多的病人,那怕有十万个尚未统计进来也不用担心。因为一旦隔离成功,每天新增的病例,很快就会像其它的超级大城市一样,就会降为两位数,甚至一位数。武汉这样隔离成功,湖北省内的地级市也可以做到,只要武汉成功,湖北成功,国人就会很快看到这场防疫大战胜利的曙光。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先后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清华大学。财政金融学本科、工学学士、工商管理学硕士。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