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庚子年细析“庚、子”
2020-02-07
字号:
    一、庚子年,不妨细析“庚、子”的内涵意蕴:“庚子”、“更子”,“子”有“更”

    在中华传统干支纪年法的庚子年来临之际,人们更多的看到了“庚、子”这两个字。

    这“庚”和“子”,除了是干支纪年轮转的匹配字,是指代干支纪年循环的第37年,还有何含义?

    查资料可知有如下:

    ——“庚”有变更、道路、道理等义;“庚”还是天干第七位的名称。

    ——“子”,《广雅·释鸟》:子,雏也。“子”,还指儿女,特指直系血统的下一代男性、女儿等;子,也有“果实”等含义;子,还是十二地支第一位的名称。

    如果取“庚、子”两字的主要字意,或可说其意是:变更-后代。如果取谐音,是不是可以说,“庚子”,或可简表为“更子”。

    而“2020庚子”的台湾,似乎可能很符合“庚子”(“更子”)的这主要的字意:台湾2020选,的确由于台湾“后生”们的变化,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相当多的成人们未必愿见的结果。台选不同于2018九合一选而“更”变,重要之因或正在“子”。

    这使人们想到“代沟”、世代差异。就近年而言,或许这种差异,可能台湾要算是够突出。——2020选后,台湾的世代割裂加剧,家庭失和严重。不少韩粉家庭父母责怪孩子投票给蔡英文,说你自己一个人住家里吧,不要我给你钱,你能赚钱你自己去吧,你们把台湾前途搞成这样子,现在你们自己负起责任!以至韩国瑜出面呼吁,台湾社会恢复和谐,过年期间不妨暂停讨论政治,让家庭成员再次相亲相爱。

    同时,香港在2019年的动乱,也与一部分年轻人的认知、言行,由于内外的影响进入误区,有关。

    其实,时代发展、代际有差异,出现“代差”,未必都不对。社会在发展,文明在进步,年轻人有其优点,许多地方是年长者未必能比的。但是,年轻世代也确有“少不更事”,有“未经一事,未长一知”的“天然”缺陷。

    年轻世代在具备许多年长者没有的优点的同时,也有不少让社会忧心的表现:

    例如,现代社会不少地方出现“啃老族”。韩国《亚洲经济》报道,调查显示,韩国57%的青年人(20-34岁)为“啃老一族”。据资料显示,中国大陆老龄科研中心调查,大陆有65%以上的家庭存在“老养小”现象,有30%左右的已成年子女还基本靠父母供养。有社会学者认为,随着就业压力增大,以及独生子女逐渐成年,“啃老族”的队伍还将扩大。

    想到不久前,在文摘报上读到一文《被嫌弃将是父母一生的命运》,说到一位心心念念想着儿子的妈妈,在六岁的儿子外出旅游时被儿子“嫌弃”——只对他妈妈说,会想她,但不给妈妈打电话,也不愿跟妈妈联系,还嫌妈妈给他发消息是打搅了他。让天天想着外出儿子,希望跟儿子说几句话的“母亲的心碎了一地”。这位妈妈感叹:“随着孩子慢慢长大,被嫌弃将是父母一生的命运。”这种现象,虽然还不能说已经很多,但看了还是让人产生做多联想并觉得,今天生活在父母长辈提供的无微不至照顾下的我们的孩子们,的确有对“天下父母心”,已越来越不能理解乃至没有珍惜感了,如此下去,何来“感恩”?“孝敬”?

    放眼世界各地,其实也都有频繁出现年轻世代与年长者认知差异的种种表现,并有诸多是不利社会乃至年轻人自己当前和长远利益的。

    面对这些现象,庚子年,这“庚子”、“更子”,是不是在提醒肩负社会发展、家庭生活重担的成人们:“子”有“更”,需要问其因,变其法,以免吃“苦果”乃至“恶果”。

    二、为何会“子”有“更”?社会应该怎么应对此“更”?

    为什么会出现上述那些比较普遍的社会现象?原因何在?

    话不说不明,一些作为社会人需要的适应社会素质形成的常识,现代富足社会条件下今天的成人们,是应该理清辨明——

    如果要问:井干才知水可贵,亲手挖井知水贵,听井难挖知水贵,这三种“知”,哪一个“知”比较容易被接受者“认知”、真正接受?可能人们会回答,是前两者。

    而“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崽卖爷田不心疼”,也都与是否真的“认知”到了,有关。“不当家”的崽,正是由于“不当家”,没有亲身、切身体察,才会出现“卖爷田不心疼”这一令人心痛的现象。

    也就是说,年轻人正是因为未经“井干”和“挖井”,未“当家”,从而并未获得相关的“真知”,他们的一些认知未必全对,也未必有利于他们自己和全社会的当前与长远根本利益。

    或许我们应该看到,现代科技高度发达、生活条件相当富足,使我们年轻、未经多少世事的后代,在所处生活、舆论环境下形成的认知、言行态势,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但这其中的一些变化,未必全都利于社会的发展。

    年轻世代的一些未经世事的认知和言行,未必顾及到了这些后生们自己和家人乃至全社会当前及今后长远利益。而饱经社会风霜历练的成人们、父母长辈们,对后代的一些不利现在和将来生存发展根本利益的认知、言行态势,应该不能只是顺从、屈就、只是“适应”。

    肩负社会发展、家庭生活重担的成人们,也应该与时俱进的改进,在培育年轻世代的方式、方法上,在年轻世代有误识之处,还须负起育化、变更之重责大任。

    这是否是庚子年的社会,也应该认真思考的呢?

    这里豁然想到,习近平主席在2019年1月2日的讲话,其实在这个被台绿刻意曲解的讲话中,有一言,不仅适合对台湾,他说:要“以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化育后人”。

    在庚子2020年,是不是人们也要认识到,需要变更我们培育后代的一些思路、方式、方法乃至更变以往世代养育后代的“习、惯”,以“化育”我们后生们的一些未必成熟、周到的认知和言行态势?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