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656)
2020-01-14
字号:
    吴青萍

    神学与科学、哲学

    “超出实证成神学;精确验证是科学;根由反思是哲学”的说法还需要反思。一切都应该坚持从实际出发。纯粹的(理想的、偏执的……)神学可能并不讲究实证。实际的神学未必不讲实证。听到一些基督教传教论经的情况(状况),很多都是以各种事实经历来论证某个观点的。至于神学(院)专业研究团队里面纯粹的研究情况可能也不划一。比如就有那份著名的《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例子。它的许多观点论述并非脱离实际的。你说他们难道没有很多份量的实证工作在做么。

    我讲这些情况是想重申一个朦胧的观点,就是神学(西方主流的)的本质可能并不像我们过去狭隘理解的那样是与科学和哲学(狭义的,下同)对立的或者有着某种根本性不同的观念文化;反而,它很可能是包涵了科学和哲学的基本精神甚至比现存科学哲学更具包容性(范畴更广)的观念文化;甚至可以这么说,一定的神学,且只有这种神学,才是慢慢产生科学和哲学的母体观念性基础(体);并且以后的科学哲学的发展,可能还有神学引路的影子(必要)呢。其实质即是人类的发展需要一定的超越性先进观念引路罢。

    小月先生讲到上帝创造说不是实证的事来否定神学的“科学”(方法)性,这是一般无神论者的“逻辑性”立场。我思考神学存在讲究实证的情况是从神学发展的实际来考察的,也是从神学研究的方法上考察的,而不是从某种固定的观点出发的。其实,你只要稍微关注一下在神学界以及科学考古界时常蹦出关于谁谁又怎么发现了上帝创造宇宙的线索的话题,包括人类发源于一对夫妻的科学界新论点、诺亚方舟陈放地点的科学家考证等等,也可推论神学的研究确实是讲究实证的了。

    蚂蚁先生的关注其实是很有价值的思绪。我说神学是统属科学和哲学的所在也是依据不同事实的归纳结论。比如科学、哲学的诞生就都是在某种神学氛围里的独有;没有这种神学的地方便很难产生如此现代性的科学和哲学。当然,我这里讲的科学应该是关于事物规律的系统性知识与方法。我讲的哲学也是那种狭义的科学性哲学。我们中国为什么至今也很难创造性地产生这样的科学和哲学,其根本原因极有可能是与我们缺乏这样的神学(实质是某种精神信仰)之先决性精神观念条件紧密相关的。

    神学诞生科学和哲学还有一个事实证据。即讲的基督教要求信徒每天必做的两件追求真理的事:一是读诵圣经,寻找上帝所在,寻找天启真理;二是研究外界事物规律,寻找自然真理。这种将真理奉为如此至高至实至凡地位的由来应该极有可能就是促成科学哲学产生的渊源了。事实上,我们把眼光放开到现代化必要性因素的各种来源去看,神学或者讲宗教信仰似乎都是其基本性思想观念的策源所在。比如法治就是宗教才有的契约意识滋生的。而我族的观念文化从来就缺乏契约意识,对应的却是关系意识,所以无法发育发展法治了。

    蚂蚁先生是从宗教压制科学的角度来看的,比如布鲁诺坚持日心说被教会烧死,还有17世纪的宗教革命,启蒙运动等。我这么看上述问题:承认宗教确实曾经压抑科学。但从整体上看,这种反面的现象应该还是人类某种本能的不良意识(本性)的使然。比如各种教会长期组织领导信徒活动高高在上的客观条件必然会由其人性中惰性的支使而产生一定的官僚主义弊病。这是人类社会组织的普遍性软肋(通病!)。宗教组织也不会例外的。用官僚主义弊端来看宗教压制科学会更具逻辑性周延性。而所谓的宗教改革实质上也主要是针对这种官僚主义的改进,并非是反对宗教信仰本身的。

    从人类意识决定思想决定行为决定社群决定文明的大逻辑来看,科学(及狭义的哲学)的产生首先必须是要有那么一种特殊的意识、思想、精神的,这种特殊的东西她又不是人类族群所普遍性拥有的,而只是某个特殊的族群才有的。而这个族群的特殊肯定不是其人种、肤色、高矮以及所处的地理位置等非精神性因素所造成的,只可能是其传承的特殊的精神信仰带来的。一句话,信仰的本质即是特定的思想。有了特定的思想,才有特定的文化文明成果。此逻辑推及这里,即是有了特定的宗教信仰才有其特定的科学和特定的哲学了。在这里,其它的宗教信仰,其它的世俗文化,则是很难染指的。

    拨开神学字面上“神”的迷雾,透析神学“神”之人间的本质,其实无非就是一系列超越性的思想罢了。信徒们正是通过确立这样超越性的思想,才有了超越性的行为,至终便带来了各种世俗文化难以企求到的文明成果。从科学理论在古希腊的萌芽去看,如果古希腊人没有确立多神教超越性(甚至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的求真意识,如果他们还是将世俗的功名利禄放在最高最终的追求上,就不可能想象其能够取得那么璀璨的科学理论成果。反过来观察我们中国人的观念文化,则几乎一直都是世俗功利性的,所以,中国的科学事业自始就极其难以起步;至今也没有从根子上获得那种超越性观念支撑的强劲动力。这个结论的证实只需要通过常见的动物世界跟踪研究便可得知。西方的科学家可以几十年如一日深入荒野困境观察拍摄野生动物,中国的科学家则很难如此虔诚地去求真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