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再问华为到底做错了什么?(五)
2020-01-07
字号:
    综合上面四问,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现有政治经济环境下,对于网络热炒的“李洪元事件”,华为并没有做错什么,而且做的非常好,非常准确,非常漂亮。事件本身之所以出现了扭曲,导致一些人误解华为,导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伺机对华为进行攻击打压,除了这些人本身就心术不正外,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公检法,出在华为与当下中国政治经济环境的适配,出在华为在做技术处理时如何把流程做的更细、更准确上。

    华为作为当今中国乃至世界最成功的企业之一,在其内部,在结构和治理上,一定是有着符合科学的经济学原理的客观存在的。这是华为,也是所有关注华为的人需要好好总结的。如果华为的结构和治理不合理,在这样高速成长下,在外界各种压力的挤压下,一定是不稳定的,一定是要变形的,到了一定时候,一定会崩溃的。到现在为止,之所以在强大的外界压力下没有出现崩溃,之所以还能高速发展,说明其结构和治理在现有压力下,还是具有相当合理的成分在支撑的。

    但是,如果外部压力再加大一些,华为还能不能承受得住,就考验着华为的结构是不是需要在更细微的地方,做的是不是更合理、更结实了。这就好比一座楼,能抗拒八级地震,能不能抵抗住十二级,还是要取决于其结构是不是更加合理、更加坚固、更加有韧性一样,要做到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就必须不断加固自己的内部结构。当然,如果外界不断地无限施压,华为最后的崩溃也就是必然的。

    因此,华为一方面要继续做结构调整工作,力争把自己的内部结构和治理做的更加合理一些,做的更加坚固一些。同时,也要力争去改变外部环境,使华为能够生存的环境变的更好、更宽松一些,才能确保华为最终不会被外界压力压垮。华为不能满足于现状,也不能过于保守,过分依赖于现有环境,应该主动出击做一些该做的事,去改变自己的环境,使环境的改变更有利于华为。这是一个能动的企业,面对社会、特别是面对一个变革的社会,乃至面对处于百年未有之历史大变革时期的整个世界,必须要做的事。

    总结这件事,我们认为华为在以下三个方面,还是可以再做一些工作,也是有必要再做一些工作的:

    首先,华为现在的结构和治理,还是经验性的,还不是很清晰,还不是很稳定,还处于一种过渡的中间态,需要更清晰的把它巩固下来。而且从现在看,这个结构和治理还是过于依赖于任正非,依赖于以任正非为首的华为领导团队,还没有形成一个建立在理性和文化基础上的全体认同,而是一个创始人主导下的经验性结构。就算是华为的领导团队,在理性和文化认同上,也是参差不齐的,隐含着对任正非的过度服从,离开了任正非,就可能出现偏差。一旦任正非退下来,在结构和治理的认同上,就会出现分歧,也就会瓦解华为的现有结构,这就必然地给华为未来的稳定和发展带来巨大的隐患。何况华为已经是全世界瞩目,特别是被美国高度关注的国际性公司,就更应该在这方面做些必要的工作。

    如果把华为看做一个整体来考察,看做一个独立的组织来考察,华为更像是毛泽东创建的那个社会组织,如果不进行改革,或者改革的不合理、不正确,在外界的影响下,在外部压力的挤压下,就会慢慢的从内部开始变形,并开始松动瓦解。因此,要保证这个组织能够健康的存在,并高速发展,就必须进行必要的改革。而且这个改革必须是在科学的经济学指导下的改革,使华为的内部,不仅要建立一个科学合理的治理结构,还必须是清晰的、人人都能理解和接受的,并且是建立在理性和文化支撑基础上的治理结构。因此,我们认为,华为不仅要注重工艺技术上的科学化,也必须要注重结构和治理上的科学化。具体的,就是要引入社会研究机构,对华为的结构进行诊察,并做科学的经济学解释,再指导华为对自己的结构进行科学的再设计,直到符合科学的经济学原理。在此,华为应该敢于对自己现有的结构进行经济学剖析,也要敢于对现有的法人治理结构进行质疑,直到建立科学的设计和科学的结构为止。我们认为,这个工作比华为在技术上的投入需求更重要、更紧迫。

    其次,华为应该在总结、宣传、推广华为模式上做的更多一些、更主动一点,这有利于改变华为现在所处的政治环境。如果有更多的企业认同华为模式、使用华为模式、发展创新华为模式,并取得成功,那么华为就不会那么孤独,就不会那么受人关注,也就不会那么让人嫉妒和敌视了。这个时候,人们的注意力,就会慢慢的往模式上转,往原理上转,往科学发展上转,而不是专注于华为本身了。我们说,创办企业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整合资源。而企业需要整合的第一资源,就是政治资源。政治资源相对于企业来说,就好比人相对于空气,看似不重要,但却第一重要。对人来说,一旦空气被污染,人就可能生病或窒息。而企业也是一样,一旦政治资源浑浊,企业也会生病、甚至窒息死亡。

    我们看到,华为内部的政治空气是清新的,是干净的。但华为无法封闭自己,无法阻止外部浑浊的空气进入到华为内部,把华为内部清新的空气给搞浑浊了。华为要想让自己内部清新的空气永保清新,一方面要加以阻止和过滤,另一方面就是要参与对外部空气的治理,使外部空气也变的清新。而总结、宣传、推广华为模式,就是改变外部政治环境最好的办法。当外部的企业都能像华为一样,企业内部的空气都能够变的清新起来,也就都不会污染社会、污染别的企业了,华为也就不会受到外部空气的污染了。可能有人会认为这不是华为的事,但这就好比华为搞基础理论研究一样,如果华为不做,你就不能保证你不会被污染。实际上不必过于纠结谁该做、谁不该做,只要是有利于自己和社会的,做了就一定是有好处的,就是该做的。华为作为一个受益于改开、受益于政治资源向企业倾斜的组织,做点回报改开、回报社会的事,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特别是在现有政治经济环境下,在华为特殊的政治处境下,更应该义无反顾地去做这件事了。

    第三,华为不仅在技术上对外要做一些投资和做一些资助,在治理上,更要做一些投资和资助。华为在技术上还有自己做的可能,在结构和治理上,是不可能完全由自己来做的。如何把结构和治理搞清楚,华为必须借助于外部资源来实现。因此,在华为具备了条件,而且急需要解决结构和治理问题的时候,选择外部合适的资源进行开发,并进行投资,就变的必要和急需了。在这方面,我建议华为像工程招标那样,建立项目对外进行公开的招标,来吸引外部资源帮助华为解决结构和治理方面的问题。相信这个事情做好了,本身就是一个进步,本身对华为就是一个自我教育、自我发展、自我完善的过程,就是一个很好的和外部进行沟通和交流的过程,就是一个改变外部政治环境的手段和过程。华为要做到领先,要做到开放,要做到对华为模式进行总结、宣传、推广,要改变自己的政治环境,就很需要在这方面想些办法、做些工作。

    我们认为,华为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取得巨大的成功,华为的结构和治理,是符合科学的经济学原理的。而这个科学的经济学原理,并不是西方政治经济学,也不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全部,是有华为在西方政治经济学的基础上,吸收借鉴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原理,并进行了创新的成分在其中的。从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上来看华为,华为在践行着科学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华为的模式,华为的结构和治理,是经验性的,但其中一定是蕴含着科学的经济学原理和工业社会政治经济学原理的。这其中蕴含的经济学原理和工业社会政治经济学原理,是需要进行总结提炼的。这不仅对解放整个人类有好处,而且对华为今后的发展,也是有着巨大好处的。华为有必要积极的投入资金在这方面做一些工作。

    写到这里,针对这次风波我们对华为的质疑,也就该收尾了。总之,通过这次风波,我们进一步看到,华为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上,做的是非常好的,也是非常正确的,更是非常优秀的。之所以会这样说,一方面是华为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做的很精准、很规范。另一方面是华为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态度很坚决、没有屈服于各种外界压力。表明了华为在追求公平公正这个人民性上的态度和立场。面对国际国内如此巨大的压力,还能够做的如此淡定和理性,做的如此正确和精准,做到如此坚持原则和不忘初心,这不是哪个企业都能够做得到的。

    有人会说华为傲慢。我们认为,面对一些人的傲慢,只要坚持人民性,坚持公平公正,坚持科学性,对一些人的虚伪,对一些人的狡诈,对一些人的猥琐,就该这样傲慢。真理在手,坚持科学的处事态度,对那些甘愿做奴才的人来说,对那些甘愿屈服于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屈服于封建垄断霸权的虚伪的封建卫道士来说,在他们眼里,永远都是傲慢的。当他们还不能对你实现垄断独裁、动用杀心的时候,他们也只能用傲慢来形容了。这样的傲慢,如果我们换个词来说,就是凛然,就是无所畏惧和让敌人畏惧。《劳动法》是保护劳动者的法律,面对《劳动法》,不去谴责那些不守法的企业,却来打压一个真正守法的企业,对这样虚伪的封建卫道士,所能表现的,就是鄙视和傲慢。

    有人会认为华为这样做,是理工科的轴,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人、一个企业对科学性在社会领域的坚持,是对公平公正的恪守,是对人民性坚持不懈的守望。人民性就是公平公正,就是在社会科学领域的科学性。坚持社会领域的科学性,就是坚持公平公正,就是坚持人民性。华为坚持用法律手段去解决问题,并相信法律、信任法律、服从法律,不去干扰法律的独立性,这是一个企业在市场经济下所必须拥有的正确态度,是一个企业必须拥有的道德意识。一些人不去谴责那些不守法和动用各种资源干扰法律公正的行为,在这想方设法逼华为低头,实属别有用心。

    所以,我们认为华为做的好,做的精准,做的漂亮,就该这么轴,就该对一些人表现出傲慢。我们坚决支持华为运用法律手段解决问题,也希望华为能够通过这件事,反思自己、完善自己,不仅把自己做的更好,也要引导和影响其它企业,都能像华为一样,去用科学性带动公平性和人民性在整个社会的实现,在整个改革开放、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得到很好的体现,去真正实现国家和社会治理的现代化,支撑我们古老而又新生的人民共和国,引领人类社会率先进入工业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