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613)
2019-12-02
字号:
    思想简史补论

    昨撰《思想简史》一文,主旨是想结合中国历史上的思想发展实际(梗概),相比着世界现代性思想演进的主体部分作出一定的价值意义判断,以图能给关心此题的人们提供一些思考启示。具体讲,主要是概述了世界几大主要宗教(犹太教、基督教、新教、东正教、伊斯兰教)思想的分蘖、沿革以及现代性价值所在,古希腊的现代性思想及其产生的原因;与之比照则相应综述了中国传统观念文化以及现代革命文化所蕴含思想(其主体是毛泽东思想)的优劣分析。掩巻事它之余,却感意犹未尽,遂再写此文聊作补充。

    首先是就毛泽东思想言,拙文界定其(剔除阶级斗争学说以外的崇高信仰部分)为“极富现代价值”之论还可作更深入更完整一些的阐释。一方面,看其崇高思想部分,我粗略归纳了12个大的方面(肯定存在遗漏,甚至是很大的遗漏),拿去与任何世界尚存的先进性思想相比均毫不逊色。比如作为西方文化中思想基调的罪感(原罪)意识或者赎罪献出精神在毛思想中就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奉献精神”来予替代;契约法治意识则有“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的行为准则”匹配;追求真理意识也有“实事求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思维方式”媲美。说到斗争报复意识和平等博爱意识(两者从主体对外的角度看恰好是对立矛盾的),情况便显得比较复杂。从西方文化看,虽然两者都在其思想文本《圣经》的旧约新约中各有表述,显出其思想发展前后的一定矛盾性,但将如此矛盾性的思想映证于西方人长期以来的行为方式及其形成的历史事实又是相吻合的。由此更能看出普遍普通人性的可塑性变化性以至矛盾性的本质所在。从毛思想与之比较来看,讲斗争讲博爱(的思想)也都很突出。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针锋相对斗争意识,“而今我谓昆仑……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的博大胸襟就是。问题的复杂性可能在于其思想中作为一条主线存在的阶级斗争取向应有深刻系统的检讨,而同时将如此激励激情向困难问题向落后思想(包括群体的和各自主观上的)不懈斗争的精神又是十分必要的(毛泽东有言曰:什么叫工作,工作就是斗争。哪些地方有困难有问题,需要我们去解决……这才是好同志)。需要指出的是,革命文化的斗争精神比较中国传统观念文化如儒家思想的境界确实要高得多:儒家的斗争意识似显淡薄,给人一种软绵绵缺乏阳刚之气的感觉;另外儒家满嘴推崇的仁义礼智信(思想取向),也都受到了其自身占主导地位较强等级、亲疏、夷夏等落后性观念的制约而缺乏超越性普世性。

    前文提到西方文化中的现代性思想还有一个基础性主要的东东是其自由意识。自由意识缘起古希腊文化——并非西方主流宗教文化的本有之义,所以从逻辑上看,自由意识应是一种次生的处于辅助地位的思想。它的现代性唤醒复苏以至于占据当今西方文化潮流中的一支主脉(甚至西方文化在某个特定时刻也即冠名为西方自由文化)既有其社会演进的必然性,又有其前提性的思想物化基础。讲必然性是指人们(基督教信徒们)通过长期性(外在宗教)赎罪意识求真意识等超越思想的灌输确立,人性中本有的与之对应的独立自由思想需求也要有所发展;加之教会(主职者们)在管理中由于权力的独占,本身也存在着难以避免的思想禁锢官僚主义繁文缛节腐败堕落,都促成了西方社会“自由价更高”的思潮涌动。讲思想物化基础是指宗教的长期灌输上述意识,便能渐渐使其变成人们的思维定势及行为方式,也会反映成为社会某种器物层面上的特色东东,如此社会物化基础的形成,既能为自由意识的普遍实现提供条件,又能促使整个社会更为良性的演进打开通路。比如原罪意识的物化就会让人乐于奉献(不屑谋私),而推崇自由(思想)的价值,便能使人尽量多的实现个人价值。再比如契约意识的物化就能促进法治社会成长,让那些想去损人利己者的自由备受制度的硬性约束。总之一句话,西方的自由意识普及和其带来社会效益并非孤立无关或单军独进的思想成果,这是我们总体上尚属世俗功利文化的现代化转型中必须着重注意的问题。正好毛泽东(思想)在对待自由的命题上也表现出了相当的睿智。回顾他那段相关名言:既有自由、又有纪律,既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的生动活泼的局面——说得多好啊。这里的思考重点既有个人的自由,更有这种自由建立的(思想)基础——统一意志。那是什么,肯定不是自私自利各顾各自功名利禄的世俗追求,而是那一系列超越性高尚性的革命精神信仰取向。没有这样的思想前提,自由大抵都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了罢。比如前些年的那个以自由化为取向的金融改革,不就肇致了骗子满天飞么。

    讲思想简史这个课题,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话题不得不说,那就是所谓《思想的终结》所及之问题。这篇文章是新加坡的郑永年教授写的。其主要意思是讲好些年来西方学界在评判世界发展大势时喜用终结一词。如上世纪90年代初苏东垮塌冷战结束新的俄罗斯等相关国家返归西方制度模式时就有西方学者判定为是自由民主(政治文化)的终结。而思想的终结一说则是指上世纪60年代美国著名学者(哲学家)贝尔所提的观点——即我们思想界提出那种对人类福祉影响深远思想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亦就是说那种伟大思想家和伟大思想层出不穷的过往历史风光不再了(与之观点呼应,我国著名哲学家李泽厚于80年代晚期对国内学界的思想状态也有相似评估说,我们是一种“思想家淡出,学问家凸显”的情况)。为何至此呢。郑文主要分析了学术制度化(官僚化)以及强大的资本权势介入影响等非主观认识认知方面的原因。读思后觉得确实讲出了一定道理。比如当今科学研究门类的愈益细分化专业化物性化都是产生更为系统整体通约思想的制度性障碍——而(科学性)哲学的本质恰好就是要在如此专知的海洋上进行框架性通约性观念性思考后结出的思想成果。再比如其超级发达的美国,也确实广泛存在因由既有的基金等资本而左右研究者思路思考和观点的情形。郑文之说存在的问题(或者需要深化的)可能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从思想终结的原因看,因为思想是每个拥有超强大脑的人都在进行着的,虽然很多人的思想受到了现存制度、模式以及资本等社会权势的影响干扰,但未必人人都被其禁锢,换句话说,也必有逃离在外的思想者。问题是他们的思想可能由于人微言轻等原因未被学界发表或公认而“湮没”了呢——这样再谈思想的终结未免便有点武断。二是从眼下人类现代化进程中凸显的主要问题及其理顺解决思路的急迫性来看,思想的终结就更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昏话了。比如现代科学技术整体上专注于物性运动的规律性研究,却有意无意地忽略轻视了人类精神信仰道德情操的跟进,就会酿成诸多难解的负面问题。还有在不顾不管具体族群观念文化思想优劣的情况下,一味只讲思想自由、信仰自由、生育自由,等等,它对将来整个人类的福祉增长意味着什么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