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中美关系的前景:与鲍盛刚先生商榷
2019-11-25
字号:
    看了鲍盛刚先生的几篇文章,如《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看中美关系》、《中美位置的互换及中美冲突的由来》、《中美关系的五大前景与分析》、《中国是如何不费一枪一弹击败美国的》等等,感觉鲍盛刚先生,对于中美关系的前景是过于乐观。

    而鲍盛刚先生过于乐观的原因,则是由于他只有经济思想,没有哲学思想,没有政治思想。

    具体地说,鲍盛刚先生,是只看到了经济问题,没有看到文化问题与政治问题,没有看到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没有看到,历史是一条螺旋线。

    首先,中国不费一枪一弹击败美国,这并不是目前的事实。

    到目前为止,美国相对中国,仍然处在强势地位;中国相对美国,仍然处在弱势地位;美国仍然是在战术上相对中国处于攻势;中国仍然是在战术上相对美国处于守势。

    说中国战胜美国,是高兴得太早了。

    其次,先生只看到二战后建立的美国霸权体系正在“走向崩溃”,近500年的以西方为中心的世界体系正在“走向终结”,世界体系中心“正在从大西洋转向太平洋亚太地区”,却没有从更远的视角,看到中国相对于西方,是很早地从奴隶社会进入地主社会,又很晚地才被西方从地主社会拖入资本主义社会,然后,又迅速地从并不成熟的资本主义社会转向社会主义社会,而相对地,西方却很晚才从奴隶社会进入地主社会,又迅速地从地主社会转向资本主义社会,特别是,中国和西方,都有一段封建社会,而中国的封建社会是在奴隶社会末期,西方的封建社会却贯穿整个地主社会的始终。

    鲍盛刚先生有没有考虑过,这些,都是为什么呢?

    这些相对性很明显的现象的发生,其实是因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上层建筑,却并不仅仅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

    人类社会,其实是在用两条腿走路。

    其中,左腿是生产力水平,右腿是民族文化意识。

    上层建筑,是由经济基础——生产力状态决定的,也是由意识形态——民族文化决定的。

    奴隶社会和地主社会,都是农业生产社会:一个是早期性的农业生产社会,生产力处在发展之中;一个是晚期性的农业生产社会,生产力趋于成熟;早期的处在发展中的生产力,性质是扩张、竞争;晚期的处于成熟状态的生产力,性质是收敛、协调。

    而由于农业生产社会早期的奴隶社会,其生产力的性质就是扩张、竞争,所以,奴隶社会之生产文化的基调,就是扩张、竞争。

    相对的,奴隶社会的这个生产文化之基调,不适合中国的民族文化,所以,中国,就早早地从奴隶社会进入地主社会。

    可以说,是生产力水平一满足了地主社会的要求,中国,就迅速地脱离奴隶社会而进入地主社会。

    相反地,由于奴隶社会的生产文化之基调,正适合西方的民族文化,所以,西方,就赖在奴隶社会不走。

    为什么同样的封建社会,中国是出现在奴隶社会的末期,而西方却是贯穿于整个地主社会的始终呢?

    因为,封建社会的本质,就是君主要集权,而贵族要共和,双方势均力敌,相争不下,就出现了君主名义上集权、而贵族实际上共和的情况。

    由于奴隶社会生产力的扩张与竞争性质,是支持贵族共和的,所以,君主在奴隶社会,是不可能完全集权的,但是,中国的民族文化,又支持君主集权,所以,中国,就在奴隶社会的末期实现了封建社会,等于是君主实现了名义上的集权,而贵族也保持了实质性的共和。

    到地主社会,由于生产力水平支持君主集权,而中国的民族文化更支持君主集权,所以,贵族共和,在中国的地主社会失去了存在的空间,中国的封建社会,也就进入历史了,中国就实现了实质性的君主集权。

    相反,由于奴隶社会生产力扩张与竞争的性质,支持贵族共和,西方民族文化也支持贵族共和,君主集权,在西方的奴隶社会没有存在的空间,所以,西方的奴隶社会,就不可能出现封建社会。

    而到了地主社会,地主社会的生产力水平支持君主集权,西方的民族文化,却支持贵族共和,于是,贵族共和继续存在,西方地主社会的君主集权,不能实质性地实现,就只有在名义上实现了,这就导致西方封建社会在地主社会里的产生,也导致封建社会,贯穿了西方地主社会的始终。

    地主社会是对奴隶社会的发展,这个发展,是由农业生产力水平的发展走向成熟而推动的,她处在农业生产的晚期,她的生产力性质,就是收敛、协调。

    所以,地主社会的生产文化的基调就是收敛、协调。

    地主社会的这个生产文化之基调,很适应中国的民族文化,所以,中国,就赖在地主社会不走。

    实际上,在唐末宋初,中国的农业生产水平就发展到极致,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商品经济气息,资本主义的萌芽就已经产生。

    可是,由于中国民族文化的压制,资本主义的生产文化不能顺利发展。

    这也是宋朝经济发达,却国力羸弱的根本原因。

    生产文化与民族文化的矛盾,使得社会思想混乱,从而导致民族内部不和,内战内行,外战外行。

    而西方民族文化不适应地主社会,所以,西方,就早早地脱离地主社会,进入到资本主义社会。

    正是资本主义生产文化的掀起,导致西方工业革命的产生,从而反过来促进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

    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都是工业生产社会。

    工业生产力水平的资本主义社会,和农业生产力水平的奴隶社会一样,其生产文化也是扩张、竞争的基调。

    这个基调不适合中国民族文化。

    这就是中国生产力水平——经济基础进入资本主义社会,而中国的上层建筑,却迅速脱离资本主义,要走“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根本原因。

    实际上,中国奴隶社会的上层建筑,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

    从神农时代的“天下结盟”,到五帝时代的“中央集权”,到夏朝的“家天下”,再到周初“大封建”,中国奴隶社会的上层建筑,也是从一开始就走上了一个“天下一统”、“宏观调控、微观搞活”的发展道路。

    所以说,中国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但是,中国能够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西方却不可能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他们甚至还会像过去赖在奴隶社会不走一样,也赖在资本主义社会不走。

    而且,整个世界,中国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只是特例。

    由于各民族的文化意识不同,中国的“经验”不可复制,中国的道路不可复制。

    这就导致中国社会与世界社会的文化冲突。

    所以,“全球分工与产业价值链体系,是由中心-半边缘-边缘组成的一种结构,同时它也是一种规则和机制,决定资本、资源、人才、财富的流向、循环、与分布,这就导致位置不同,国家的命运也不同,即位置决定命运”这样的一个判断,是只适合于西方,不适合于全世界。

    在世界性的范围里,我们必须看到民族文化的差异,必须看到各民族文化的冲突。

    “世界体系正在走向东西方相互交融、以人类为中心的命运共同体”,这只是一个历史的必然趋势。

    但是,在这个趋势里面,还包含着民族文化的冲突,所以,它是必然地会有所反复,而不会一帆风顺。

    在西方世界内部发生的经济全球化运动和资本与技术的转移,所导致的国家命运的变化,不会复制在中国与西方世界之间。

    虽然,中国是“过去30年里全球化的最大赢家”;但是,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中国,不一定能够成为“21世纪全球化的主要引领者”。

    虽然,“目前世界体系处于新一轮的转变与过渡时期,由此各国也都在这种转变中寻求最有利的位置”;但是,文化的不同,会导致社会主义的中国,在这个世界十分孤单。

    更为严重的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目前的生产力水平,决定了目前的生产关系,只能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

    这样的生产关系所营造的生产文化,就并不适应于中国民族文化,倒是适应于西方民族文化。

    所以,中国的社会主义,就要戴一个“中国特色”的帽子。

    意思就是,中国的这个社会主义,并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而是处在“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

    那么,“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能够与“成熟阶段”的资本主义硬碰硬吗?

    一个三岁的小孩,能够跟一个三岁的猴子硬碰硬吗?

    所以,中国社会主义与西方资本主义的竞争,不是取决于各自现有的国力,而是取决于由工业生产水平所造成的世界性的政治文化气候。

    生产力水平所造成的世界性的政治文化气候适应于社会主义,则中国赢;生产力水平所造成的世界性的政治文化气候适应于资本主义,则西方不可能输,美国也不可能输。

    尽管目前的发展趋势,是中国的经济在发展,西方的经济在衰落,但是,“中国不费一枪一弹击败美国”这样的想当然的认识,是鼠目寸光,是没有看到美国所拥有的潜在资源,没有感受到中美双方所面临的世界性的政治文化气候。

    中国的真正对手,不是美国,而是整个资本主义世界。

    我们要明白,我们现在所立足的这个社会历史阶段,是处在资本主义生产文化大发展的阶段,这个阶段不是属于中国,而是属于西方,而是属于美国。

    西方以及美国,现在是在他们自己的“家里”与我们竞赛,是在“主场作战”;而我们中国,现在是“人在旅途”,是在人家的“家里”进行“客场作战”。

    所以,中国现在要想的,不是要击败谁、战胜谁,而是要好好地保护自己,是要好好地培育生产力的水平,是要好好地营造属于我们社会主义的世界性的政治文化气候,是要好好地营造适合我们社会主义发展的土壤。

    我们再来看一看,鲍盛刚先生所设想的“中美关系的五大前景”:一,中国自我崩溃或者被遏制,美国继续安心地主导世界;二,中美脱钩,各走各的,或者形成相互对峙的新冷战格局;三,中美共治;四,美国继续衰退,中国取而代之;五,在新型大国关系基础上,重建中美关系与世界秩序。

    中国可能自我崩溃或者被遏制吗?

    美国能够继续安心地主导世界吗?

    在西方的舆论场中,中国都“崩溃”了几十年了,却还没有崩溃,大概也就崩溃不了了。

    中国的上层建筑、政治体制,决定了中国不可能崩溃,决定了中国不可能被遏制。

    那么,在这样的前提下,美国想要继续安心地主导世界,就是不可能的了。

    因为,美国的霸权与中国的发展,是水火不容。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既然中国崩溃不了,既然中国不可能被遏制,那么,美国的霸权,就必然终结;美国,就必然地不可能继续安心地主导世界。

    中美能够脱钩吗?

    中美能够各走各的,从而形成相互对峙的冷战新格局吗?

    美国倒是想脱钩。

    但是,这个世界,不是美国一家的世界,而是世界各国共同的世界。

    如果世界上的其他国家,都不同意与中国脱钩,那么,美国单方面的与中国脱钩,可能吗?

    人不可能将自己的脚,两次地投入到同一段河流中,因为,河水是流动的。

    世界曾经经历过一次冷战,所以,想要再次形成一个冷战格局,美国愿意,中国不愿意。

    中国不是苏联。

    中美能够共治世界吗?

    你玩,我不陪。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不搞霸权主义。

    所以,中美共治,是不可能的。

    中国能够取代美国吗?

    世界性的政治文化气候,对于社会主义中国来说,还是处在寒冬之中。

    所以,中国还要继续韬光养晦,中国不可能取代谁。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中美之间,能够在新型大国关系的基础上,重建相互关系与世界秩序吗?

    这个,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方向。

    多边世界,世界多极化,才是中国和美国,能够共同接受,也必须共同接受的世界新秩序。

    所以,“中美位置互换”,“中国不费一枪一弹击败美国”那样的话,以后,就不要讲了。

    前路曲折,中国,还要勉力前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