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590)
2019-11-06
字号:
    阴谋论思辨

    报载:NASA否认向火星运送儿童“奴隶”   这一离奇说法是一名前中情局官员斯蒂尔在美全国广播节目《亚历克斯·琼斯秀》中爆出的。该节目由性格古怪的阴谋论者琼斯主持。他曾宣称,臭名昭著的胡克小学枪击案从未发生,而波士顿爆炸案则是政府的恶作剧。斯蒂尔是节目的本期嘉宾。斯蒂尔开设了自己的阴谋论博客,称过去20年中孩子们被秘密送往火星,充当奴隶。琼斯赞同说“显然他们不希望我们调查发生的一切,因为每次有探测器抵达那里,他们就将探测器关掉。”“听我说,我知道NASA有90%的任务都是机密,NASA高级工程师告诉我外界对此毫不知情。有很多事情都在进行当中。”NASA发言人说“火星上没有人类。有正在执行任务的火星车。”(2017-7-3-7)

    思考:在我们的思维印象中,阴谋论这个概念肯定是属于那种反面的有害的以至为人所不耻必须反对克制的那类思想(者)。比如文革后期,毛泽东就曾对全党全国发出过非常重要的“三要三不要”指示,其中有一条就是说的“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那是尚还少小的我们确实思想单纯得很,自然就将搞阴谋划向了不耻为伍的那个反面。可是到了后来,通过阅读学习了不少方面的资讯,又在自己大脑中经过反反复复的更多思考后,慢慢地也对诸如阴谋(论)之类的人类思维情况有了一些新的认识认知。集中地讲,则是阴谋者无非不就是暗地里进行的一种损人利己的思想谋划罢了。而损人利己的瞒人想法未必就都是要不得行不通的呢。比如那种敌我分明的情况下,那种你死我活的战争中,许多克敌制胜的谋略计策其本质不就属于此阴谋论彀中么。计谋与阴谋,一字之差,可此时却无什么实质上的差异,只是站在不同立场所用的褒贬词义差别而已。从实际事实来看,即使是我们那非常推崇光明正大的革命年代中,许多潜伏敌人内部,暗中巧用敌人的矛盾所开展的分化瓦解敌人而利于革命的工作,无疑也在此列,只是我们自己称之为计谋策略,但敌人那边却会指其为阴谋诡计的。如何评判对待计谋阴谋,可能有一点似乎还算明确,那就是阴谋是针对“势不两立”的敌人所用的,而决不能拿来用于自己的同志或队伍内部。由这样的界定再来理解把握“三要三不要”就较顺畅了。

    从更抽象更一般的角度来讲,上述之议可能还是要归束到人类超强大脑那种高级的思想思考功能上去看才更有认识上的深远性。也就是通俗地说,不管阴谋计谋,都是人脑的客观功能所在——而计谋或阴谋的界定,常常都是以是敌是友来作区分标准的。问题是敌友之间就那么容易区分吗,或者敌友的关系就不能发生变化吗;进而再看,如果从人类长远的共同利益需要而言,敌友问题又还那么“首要”吗——所以,计谋与阴谋的存在,可能只是人类社会一种阶段性的事实情况。从长计议,两者却有某种共同性的实质所在——超强大脑的超强功能而已。正是从这样的视角去看,本报道提及的美国“全国广播节目”,由性格古怪的阴谋论者琼斯所主持的《亚历克斯·琼斯秀》能够在彼处大行其道才好理解了。因为在我们中国人(中国传统的非自由性思想文化!)看来,阴谋及阴谋论者都是那种臭不可闻避之不及的东东所在,怎能还让其主持主导全国性的广播节目呢。这美国的“自由性(思想)文化”却是截然不同,竟让其堂而皇之热闹登场了。且还听任其邀合那同是阴谋论者的前政府雇员斯蒂尔,无依无据就宣称政府部门NASA20年来将孩子们送往火星作奴隶的“爆料”。显然,稍有一点科学知识或由此推理立论的人都会看到此说的荒谬,NASA至今还无法(没有)将宇航员送抵着陆于火星(技术难度肯定相当大),怎么能有20年来将“普通性”(难度更大)的孩子们送达火星的可能呢。明知没有的(对公众具危险危害性)事却指名道姓说政府做了,这是一种诬陷(罪)。好在NASA并没于此有所追究,只是出面对其进行了否认。值得思考的是,个中究有何妙呢?梳理一下,应该不难推知。既然斯蒂尔、琼斯所揭明显非实,政府当然也就无须追责。而《亚历克斯·琼斯秀》全国性节目虚张声势的怪异荒诞性,既是其美国自由多元开放性文化的产物,也是人们(人类)思想的丰富复杂需求的一个方面。整合起来看,它所起到的娱乐、多样、警惕、刺激、另类等公众思想营养需求方面的弥补作用也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了。

    当然,如果将美国人所推崇的自由理念以及其历经数百年(总体上可能应从中世纪末的宗教改革运动以后算起)所形成的自由文化仅于如此荒诞怪异的阴谋论一角进行诠释却还有嫌偏颇。应该说,上述阴谋论的例子还只是限于一种反派的支流情况情形。更多的应当从正派正面的事实予以演证才更妥切。比如科学研究的学术方面,自由的氛围就特别浓郁,具体表现则如权威观点并不那么高高在上不可逾越,学人们真正达到了“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百家争鸣境界,所以其新人新论就会层出不穷了。前几年读过一篇关于美国大学里科研文化氛围的介绍文字,其自由性发育发展的高水平确实惹人瞩目。它讲的是学校管理和投资方不光是注意支持那些热门成果多的专家学者,也很注意关心那些从事长期性冷门科研思考的专家学者。甚至有位教授近十年里没有发表一篇论文,也同样得到了其冷门课题研究上的关照支持。直至第十年成功科研结题并获大奖。相比之下,我们大学科研的情况就大有差距了。主要明显者是搞短平快热门的多,而具长远整体冷门研究者就很难为继了。隐藏在暗处的问题既是我们一直缺乏人家那种自由的思想氛围(文化),更进一步看,则是我们传统主流思想文化缺乏那种崇高的求真奉献意识,更多的则是追求个人功名利禄的世俗意识所使然咯。需要指出的是如此长期性地发展下去,就必然会导致两种文化治下的科学与非科学的倚重倚轻结局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