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582)
2019-10-31
字号:
    三论伪命题

    平常人们说起伪命题这样的概念,往往都认其带有一种学究气味(与人们的普遍性认知状态似乎存在一定差距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这其实也是一种普遍的认识论误区。虽然人们一般都知道伪命题属于不真实的观点(错误属性),但究竟离我们有多远(近!),我们四周经常散布的诸多看法,甚至几乎带有共识性的一些讲法说法是不是伪命题,大家未必就就能认识得到(换句话即是说,我们过去过来的许多时候【许多思想】,都是在一定的伪命题【错误观点】支配下而工作而生活着的呢!)。敝人耽于对此的抽象思索,并通过广泛性的相关事实来印证思考,便犹觉得(痛感!)只有将伪命题重新界定在那种“考虑问题缺乏尽量系统全面整体性而产生的观点”范畴来诠解才更能揭示其一般性的错误本质所在。因为,即使我们平常也对“系统全面整体”思考问题的要求说辞并不陌生,甚至有些人还常常将其挂在口上讲着,但究竟怎样才是系统全面整体的思考并不清楚,相关的良好思考习惯(思维定势)并没形成,所以,真正碰到了具体问题,或者牵涉到各自所学所攻的专业范围的时候,就会把系统全面整体的思考要求束之高阁了。这样也就很容易照本宣科的想事谋事,进而便会以歪就歪、坐井观天般的很难跳出伪命题产生危害的一般性认识论出错窠臼咯。

    比如就此参考消息的《科技前沿》栏目看,就有许许多多科学家的研究都是沉浸在其狭小的专业范围里说事想事的,或者都是物质的物性的局限眼界来研究人体从疾病治疗到健康长寿的各个问题的。结果则往往就是虽然他们能够通过其物的专的角度发现人体健康与否的一些规律性,但真正运用到实际中效果却并不那么好(试错?)。然而,也有一位科学家的研究结论却似在反其道而行之,其例子我也曾反复讲了N次。那就是说影响人体健康有六大因素(饮食、运动、习惯、环境、基因、精神),其占比分别为前五项各个约占10%,最后精神因素一项却独独占了大比重达到50%。吾认为如此将人体健康问题(以至可扩延到人类的社会问题方面!)的因果关联分开到各种具体因素,并还分析到了各种因素的大致占比,且还明确揭示了精神因素的主体性主导性占比(地位)的观点应该就是比较符合那种“尽量系统全面整体”的看问题的视角了。因之也是与缺乏这种视角看问题得到的伪命题观点而鲜明对立的认识论具结所在了。如果拿此立论去演绎其它科学家的过窄过专的人体健康影响研究,无疑就具有很好的校正、纠偏、弥补和完善的作用。比如过于强调的地中海饮食问题“伪命题”方面。还比如那些将疾病治疗、健康长寿偏重于寄希望在基因编辑或分子细胞的改进上等等(其实基因突变也很可能存在精神影响的重要方面)。当然,强调精神方面对人体治病健康的重要性观点一般也会被人接受(人们的经验层面对此大都有所认知)。困难的是究竟如何从理性理论的层面认识精神影响健康的内在机理,特别是如此精神究竟是什么(具体的存在方式),它怎样与我们的文化传统环境(还需包括政治、经济等因素)之更大系统联结运动的,也是亟需整体思考努力解决的问题。

    将上述道理拿到我们的社会(诸多)问题的演绎透视洞察中看,似乎也很合拍很有启迪意义。比如讲我们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改革就是。总的看,它的最为根本最显偏颇的基础性(伪命题般)错误认知也是忽略忽视无视了精神因素的影响。具体讲则是相对于过去工作重头的计划、政治、精神、信仰等纠偏中就过狭过窄的只看到并单方面转向于与之对立的市场、经济、物质、“实利”(实质是将人、人类的利益等同于金钱)上来。其思维方式的错误性片面性本质体现在改革思想的提出者们(大都是专攻西方经济学、政治学乃至社会学、哲学等方面的专业人士)眼界仅仅局限于其所学的专业知识,模仿(照搬)的西方发达国家表面上社会经济政治现象做法(而极为缺乏对西方社会发展至今所走过的道路之中,深藏其下的“主要规律性”的认识把握。此主要规律性说穿了就是其独特精神信仰或思想观念决定社会长期发展走向的所在)所致。这应为我们的改革发展后果为什么总是背离良好愿望初衷,为什么总是“基本不成功”的基础性“伪命题”所在,甚至也可以联系到中国历来讲,为什么存在“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周期律(缺乏一种具有超越性高尚性思想观念的世俗功利性观念文化治下之必然),而前些年我们经历的改革趋向也曾显示了严重的官腐民溃等历史周期律的前兆。

    上段分析主要还是就我们比较浅层的经济社会改革认识偏颇讲的。其实如果牵扯到更为深层次的思想观念认识层面的改革(认识偏颇),以及这样改革怎么扭曲着经济改革的成效等多种因素和复杂因素相互牵连影响去看,就更促使人们促使沉思了。比如“自由”理念的推举引入和舆论共识化过程就很典型。其集中的讲,即是几乎近现代以来,在从西方到东方的知识分子中间,都在滋生着一种将自由(思想意识)大旗理直气壮地高举而行(实质上却忽视无视了制约好的自由产生的更为基础先导和决定意义的“非自由”理念部分!)认识认知。殊不知这从“系统全面整体”眼界看却恰好也是一种缺乏真实价值的伪命题哟。真实情况是什么?那就是自由理念的产生,源自于西方罪感文化的宗教(教会)管束压制。自由相对于宗教管束,无疑是先进的价值取向。但却必须要在罪感文化的相关前提性观念约束下,才有好的社会化结果(如果缺乏罪感赎罪奉献等意识,自由何不是“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的结果”呀)。自然,自由理念风行的如此宿命并非只是西方社会的客观景象。在我国何不也是如此呢。比如好几年前,我们的社会上(舆情与理论界)不是也刮起了一股争自由的旋风么,它还直接与生产企业缺乏资金借贷自由以及金融企业缺乏私人开办自由等问题交合起来而形成了社会主流的思潮,结果便导致了那份以自由化为基调的全面金融改革决定出台。结果却是造成了骗子满天飞的恶果。归总还应归纳几句话:思想支配大脑和行为。伪命题之下便促生错误和挫折。让我们尽量往系统全面整体思考上努力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