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科技前沿》随想录(550)
2019-09-26
字号:
    理解的障碍

    报载:语言仍是全球科研交流大障碍   2004年1月全球爆发禽流感疫情,中国科学家发现其亚型H5N1病毒感染了猪,但因其报告是中文(期刊)而未能及时受到重视。半年后,英国《自然》周刊发出警告,联合国组织才了解该信息。剑桥大学生物学家瓦罗研究2014年16种语言发表的7·5万份科研资料,其中64%是以通用的英文,14%西班牙文,葡萄牙文10%,中文6%,法文3%。仅关注英文资料可能有36%被错过。环境研究问题尤其突出。成功环保策略及研究成果在颇具影响力的英文杂志刊登难度较低,如仅搜索英文资料,环保的失败就很容易被忽略,进而导致环保成就被夸大。(2017-1-4-7)

    思考:人类之间的交流分有效和无效两种情况。无效交流的造成大都在于交流双方的互不理解。不理解的原因除了本报道讲到的如此浅层次不同语言文字障碍外,还有更深层次的不同思想观念障碍。随着现代科技,尤其是近些年来热门的人工智能技术迅速发展,世界主要语种语言文字的及时翻译机器很可能即将成功研制问世。有了这样的AI翻译器帮助,人们便可以随时随地的阅读各种外文资料、收看各语种的音频视频节目,以至于还可以随意与说各种语言的人谈话沟通。这是一种全新的人类交流情景。难怪此《科技前沿》上也有科学家开始预言说,学生们费时费力的外语学习将很快就无必要,而报道所说的“语言仍是全球科研交流大障碍”的问题也会迎刃而解。不久的未来果真如此吗?我还有点怀疑。这种怀疑并不是针对能不能很快制造出翻译器,甚至那种“通用型”的翻译机器——因为现在的技术可以将翻译器与“云端”或“大数据”相连起来,那样,还有什么特殊的语言语种不能及时翻译呢——但我怀疑人们之间的交流仍然还有障碍——抱持不同思想者之间的理解困难依然存在。

    对这样的理解障碍问题其实早有哲人作过揭示。2500多年前古希腊的哲人苏格拉底就曾为此有个形象的比喻性说法。他对自己的学生们画出大小同心的两个圆圈,并解释说小圈内代表学生们所了解的知识,大圈内代表自己所了解的知识,学生的学习就是要将小圈外至大圈内自己所缺乏的知识掌握住,知识越多便越能认识理解这个世界的问题;但是随着知识的增多(知识圈的扩大),圈外所涉的未知部分便会越多(大圈的圆周大于小圈的圆周),这就要求持之以恒不断的学习探索。苏氏此讲对诠释理解的障碍命题很有形象上的概括力,虽然从实际出发去看还有可以更完善一点的不足之处——如将大小两个圆圈不同心而使得圆周有一点交叉,以表示学生们也可能具备一点老师所没了解的知识(通过学生们自己接触的特有实际产生,或通过各自的思索想象等主观能动性产生)——但总体上讲则是活生生地描绘出了人类认识认知的各种状态、局限、动态、方向等根本性的问题方面。深切地揭示出了人类理解的障碍所在,即知识的有无多寡。而在这个意义上讲,知识亦即思想亦即语言语词。

    突然又想到,如果将上述最后一句话继续推论下去会有怎样的观点或立论产生呢?知识即思想即语言语词——那么语言语词的生发便代表着思想知识的增加——此论显然是符合人类文明发展历史的。问题在于,究竟是语言语词的发展促成了思想知识的增加,还是反过来是因思想知识的增加促成了语言语词的丰富。社会上乃至专业性的学界,似乎抱持前论的不少,如讲汉语及象形文字落后的就一直不在少数(甚至民族思想家鲁迅先生也有痛恨汉语文字落后性的说辞)。对此,我在很大程度上(也就是还有一定汉语文字改革必要性的)持反对意见。为什么基本反对呢,因为我坚定地持思想决定论——其中包括思想决定语言,即有怎样的思想才有怎样的语言(表达);而一般地看,便不能反过来说,有怎样的(外在的)语言,就有怎样的(内在的)思想。譬如就拿过去革命时代那些激越高尚的思想信仰与中国几千年来主流的世俗功利性观念文化比较来看,便催生了许多前所未有的新的语言语词,更由之带来了社会精神层面上翻天覆地的大改进等就是显例。讲汉文需要改革实质也是基于反对那种“信而好古述而不作”的泥古性思想文风之想罢(例略)。

    值得注意的是,讲思想观念(内在)决定语言文字(外在)也并不否认后者在特定条件下反过来影响甚至对前者产生重大作用的情况。比如灌输(以至于在某种意义上讲的“洗脑”),就是利用外在的语言文字影响内在的思想观念。其特定条件往往就是长时期的反复性的不断地将一定的语言语词输入进大脑而促成受者逐渐确立与之相应的思想观念。不能偏执地站在所谓的唯物(反映论)立场来无视灌输(的作用),或者误以为灌输一定会无益受者(的成长)。将如此世俗的眼光转至信仰文化治下便知其普遍存在性了。如还能看到诸多先进性超越性高尚性思想正是通过信仰的形式和灌输的方式在其治下人们的头脑中渐渐确立下来,继而带来了人们崭新的行为方式以及崭新的族群社会文明特点,我们的理解障碍便能在根本性的认识层面上予以催到清除。那样,我们对人世间的问题还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是呀,我们的世界既是物质的(东东)组成,又是精神的(东东)组成。迄今为止的科学主要是探索其物质的东东所在的运动规律且卓有成效。但科学的触角涉及人类的精神世界寻找其运动规律性方面还非常表浅成果有限——大致上只是心理学的结出。只有深入系统整体地搞清楚观念文化、精神信仰乃及各种各样的思想理念致成人类社会运动的规律性,我们的理解力才会登临一个新境地。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