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开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悬壶济世 - 黄开泰首页
人性·人文·文明之导论(四)
2019-06-11
字号:
    十

    《西方哲学史·下卷》:“只要民族国家还存在,而且彼此打仗,唯有效率低下能保全人类,缺乏防止战争的任何手段却改进各个国家的战斗素质,是一条通往全球毁灭的道路。”世界缺乏人文精神,人没有善的人性,拿什么驾驭“战斗素质”,靠什么避免“全球毁灭”?人们谴责使用生化武器、核武器,想方设法限制碳排放,却不反思生化武器、核武器、碳排放的文化根源,不克服人自己的贪婪本性,这样的谴责很虚伪,再好的环保也只是舍本逐末。

    显微镜逻辑(依赖仪器、有着实验规范,具有物质实在性,直观性清晰、看得见、摸得着、能够数值化表达等特征的逻辑,称之为显微镜逻辑,余同)、利益规模阻止了我们对文化的自由思考,对自我本性的反思。科学为商业文化插上腾飞的翅膀,商业文化为科学提供发展的动力,带动整个世界在唯物唯利、为我唯争的道路上狂奔,不知回头,难以停步,我们怎么保证生存关系之和?

    在唯物唯利、为我唯争的文化道路上,生存环境日益恶化,极端气候冰火两重天。2015年伊朗有地方气温46℃,而体感温度达到了匪夷所思的74℃;香港2015年的立秋,创下了有记录的130年的最高气温。火炉子在升温,冰窟窿更寒冷。2018年1月7日,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华盛顿山,这座6000英尺高的山峰,气温零下73.3摄氏度,而澳大利亚悉尼的气温则高达47.3摄氏度,美国大陆东海岸和澳大利亚东海岸之间的温度差约120摄氏度!

    文化智人面临严峻的生存挑战,而这样的生存挑战,没有发生在原始生存时代,发生在了文化生存时代。这不是地球自然造成的,是文化智人及其发明创造的文化造成的,根源在西方文化没有以人为本,缺乏生存关系之和的意识,在智人拥有了文化之后,依然受原始智人的理性摆布,没有人性,缺乏生命智慧。本来,2千多年前,中国文化就对这个问题有清醒而且深刻的认识,把进化精神、塑造仁义道德作为文化的基本任务,把和作为人发明创造文化、实践运用文化的生存底线,可西方文化强盛起来,野性力量霸占了整个世界之后,中国文化被边缘化、被西化,进化精神的理性意识被文化智人忘记得干干净净了。不仅如此,中国文化还被膜拜西方文化的一些文化精英们歪曲、抹黑,扣上了落后、腐朽的帽子,就是现在,也总有一些人,一有机会也要这样做,甚至一些黄皮肤的中国人,把攻击、否定中国文化当成了职业。

    曾经看到一篇美国纽约时报评中国医疗现状的微信,分析医患矛盾的根源,把中国文化的原因排在第三位,认为“全社会缺乏对生命的敬畏,从而缺乏对生命守护者的敬畏,这与中国传统文化有关,在中国医生从来不属于上流社会。”西方文化知道什么是生命吗?配谈生命这个词吗?连活人与死人都分不清楚,人与小白鼠分不清楚,谈生命,不很荒唐吗?上流社会、下流社会,只有唯物唯利的野性文化才有这样的分法。

    中国文化对人的分别在德行的高低,有君子、有小人,没有物质利益。权贵地位的上流社会、下流社会的区别。为我唯争的西方文化用物质利益把一个社会里的文化智人分为不同阶层,贵族、贫民,上流社会,下流社会,与中国文化对人的认识和区分完全不同。中国也有人根据物质利益,私下里把现实的中国社会分为所谓的十个阶层。

    为什么医生就该属于上流社会?上流社会的人是不是人?是人,为什么要分上流与下流?这不人为制造矛盾,埋下野性之争的祸根吗?中国文化,敬畏自然、尊重生命,“和为贵”,所有的人都是自然平等的人,对人的划分标准在仁义道德修养的高低有无,不在物质利益的多少、社会地位的贵贱。

    人不同于动物,也不同于原始智人,物质利益、名位权势不能作为划分人的标准。西方文化上流社会、贵族阶层、资本家等物质利益和权势大小的区别,是人格歧视、种族歧视的反映,是人化物的悲哀,反映的是动物意识,是原始智人的理性。

    中国文化是人的文化,人是物的主人,人怎么样对待物,怎么样对待利益,才是人格高低的标志,拥有多少物质利益,社会名位的高低不是分别人的根据。钱穆先生认为,“中国人分人的高下,不在吃饭穿衣上,不在做官营业富贵贫贱上,只在人的‘品德’上。”黄开国先生也认为,“儒家设定了不同层次的成人人格,如庶民、士、君子、大人、大丈夫、贤人、圣人等等,历代儒家对此有相关的大量论说。这些成人人格各有许多规定,难以一一细论,其中论说得最多的是君子与圣人这两种成人人格。君子是儒家所讲的成人的现实人格的主要体现,……它是经过人在现实社会的努力就可以达到的境界。”以上流社会之类的西方文化理念为根据,将医患矛盾归结到中国文化,逻辑上是荒谬的,在精神上是落后的,开文明的倒车。

    人的修养有好坏,品德有高低。修养好、品德高的人,不是高高在上、颐气指使的人,更不是横行霸道、为所欲为的人,为我唯争的人才会无孔不入,有机会就要为了一己之私利大动干戈,有理不饶人,无理搅三分,不讹到满意的物质利益,绝不罢休。

    人如此,国家也如此,利益优先,为我唯争,谁强谁为王,谁狠谁获利。世界没有文明,发达强势的国家野性霸道,空讲仁义没有用,空讲善良没有用,如今的中国特别需要像岳飞、文天祥、戚继光等那样的民族气节,有为民族、为国家的家国情怀和担当精神。可是,经过一百多年的西方文化,中国人不知道中国文化的人文精神了,戴上了功利的眼镜,装上了显微镜逻辑的内存,特别有些文化精英,动不动就用西方文化来评论,对今天的中国说三道四。

    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是有着五千年人文传统的民族,挺直脊梁,以人为本,以和为贵,我们才能在西方文化的野性生存环境里,立起来。西方文化没有人性,处处掠夺,冷酷杀戮,不要以为,西方强势者,丢了几根骨头,就有人性,就是善良,中国人就应该感激,应该俯首帖耳,逆来顺受。恰恰相反,我们应该想想鸦片战争前占世界30%的中国财富到哪里去了,旧中国的一穷二白是怎么来的?应该好好想想19世纪中叶起直到20世纪初,西方文化的契约精神强加给我们的那一个个不平等的丧权辱国的条约,应该好好想想美洲人种灭绝、世界大战等的人性丑恶和环境污染、生物大灭绝的生存危机的文化根源是什么?

    野性为恶,人性为善。恶是自私的,私欲为先,争勇斗狠,冷酷无情;善是为公的,礼义廉耻,和以处事,人性温暖。恶在力量,力量强者胜;善在仁义,爱人助人。恶的文化,争的文化,是制造混乱的文化;善的文化,仁义的文化,才是营造和的文化。反思世界的近代史,中国的近代屈辱史,我们就会对西方文化精神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就会明白中国文化的文明价值。

    清洗西方文化蒙在中国文化上的厚厚污垢,让中国文化的人文之光,大放异彩,照亮文化智人未来之路,是振兴中华的需要,也是文化智人可持续发展的需要,是从文化生存进步到文明生存的必由之路。

    十一

    为活生生的人的生存服务是所有文化的宗旨,不为生存服务,文化有什么意义?现实恰恰就是这样,文化不为人服务,而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物质利益,拥有更好、更新的物质享受。人都被西方文化物化了。

    文化生存时代,最开初的时候,文化为人服务,提供生存需要的物质保障,后来物质丰富了,文化智人贪婪了,文化就沦为了野性之争的工具,丧失了为人服务的原则。科学时代更是如此,人要生存,民族要生存,国家要生存,都必须跟上科学的步伐,人要不受欺负,民族要没有痛苦,国家要不受凌辱,就必须拥有强大的科学实力、军事实力。

    西方文化主导的生存,颠倒了人与文化的关系,不是文化为人服务,而是人跟在文化后面求生存。文化发展,人要跟进,不能跟进,就会被文化淘汰。工业化淘汰了农民,智能化淘汰了工人,纳米细胞、智能芯片很快就要打进人体,……,文化智人发展科学,热情万分、干劲十足,只要科学进步,只要市场经济,不要人自己了。

    在将人物质化的文化生存状况里,人沦为科学的材料,被实验室分析,被数据化分解,被转基因改造,被智能化掌控,自然完整性、多维联系的活生生的人正在冷水煮青蛙的进程被消灭。

    文化智人很不文明,从原始智人那里遗传得来的野性,通过科学与商业文化发挥得淋漓尽致,不仅人自己生命脆弱了,还给地球上的其它生物带来灭顶之灾。我们太自私、太贪婪了,根本没有检讨西方文化的野性之恶,也没有反思大灭绝的文化根源,更没有反躬自省,想想文化智人算不算得上真正的人。

    真正的人,是文明的人,是仁义的人。不文明,无仁义,就无法成为真正的人。文化五千年,中国文化在树人,促使精神进化,希望人成长为真正的人。西方文化在争物质利益,发展科学与商业文化,以获得更多的物质利益。遗憾的是,自19世纪中叶之后,中国进化精神的文化努力,受到来自西方文化和中国人自己的反对和批判,文化智人的文明进程中断了,精神道德堕落了。

    我们没有成人,野性十足,物质利益永不满足,科学与商业文化走偏了,沦为野性强势之人、强势之国掠夺欺诈的工具。文化智人需要了解,“由于贪婪、嫉妒和骄慢,经济永远也不会强大到保证每一个人都能获得基本生活之所需。……科技的主要效应之一,就是更快地摧毁这世界。有人相信,在地球上的每一种生命系统和每一种维生系统,都在衰落之中。”

    科学与商业文化属于人类文化的重要内容,过去需要,现在需要,未来也需要。活生生的人的生存需要,有生存关系之和的文化底线,太过了不好,发展不够也不好。科学与商业文化的发展分寸很重要,恰到好处,适可而止,有生存价值,有益于文化智人的可持续发展。科学不懂道德,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正因为科学的这种文化特征,发展才需要谨慎小心,避免成为作恶的工具。回顾过去,科学被恶人利用,作恶很多了。我们能够否认,没有科学就没有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就没有731部队的活人实验,就没有生化武器、没有原子弹,世界就没有热兵器战争吗?!我们能够否认,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不是科学造成的吗?

    科学与商业文化需要人文精神的主导,人的生存根基才牢实。恶之欲的原始野性,在西方文化中游荡着,在西方强势精英、强势国家的理性中盘踞着,一有物质利益便蠢蠢欲动,使尽各种招数,去争去抢,科学与商业文化就成为他们野性之争的文化工具。从过去的殖民、侵略、屠杀,争地盘夺财富,到如今的五百强、诺贝尔、福布斯、奥斯卡,各种各样的排行榜,各种各样的评级机构,西方文化将战火硝烟的野性之争,变成了以科学与商业文化为手段的文化之争。

    西方文化倡导的文化之争,不仅是争于社会,捞取更多的财富,还争于自然,破坏了自然的物质位序,争得许多生物都无法生存了。

    科学使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劳动强度越来越小,平均寿命提高了,人口数量增多了,可在胜王败寇的丛林法则,为我唯争的野性理念掌控之中,也制造出了极端的寒热、反常的旱涝、恶浊的污染,使第三世界水深火热,自然生物无处可逃。

    西方文化没有生命智慧,不懂生命、不尊重人,破坏了安身立命的地球,恶化了社会生存关系,塑造了野性之争的理性,价值观为我唯争,是非观唯物唯利。这个世界的强势者们,追求利益最大化,追求高附加值,不讲谦让、不讲互助,丢掉了生存需要最珍贵的东西--人性、人文精神。

    从活生生的人的生存需要来看,最珍贵的东西是最寻常的东西。空气最寻常,有了雾霾,才知道珍贵;水最寻常,污染了,枯竭了,才知道珍贵;天然食物最寻常,农药化肥毒化了,才知道珍贵;健康最寻常,有了不治之症,才知道珍贵;和平最寻常,失去了才知道最珍贵,……文化智人就是这样傻,生存关系之和的根本,在为我唯争的理念作用下,一个接一个的破坏。如今的文化生存状况并不是越来越好,而是越来越糟,没有生命智慧的文化智人骑在没有生命航标的西方文化的马背上,正走向大灭绝。

    碳排放的教训是深刻的,切尔若贝利的灾难是沉重的,珊瑚礁和热带雨林消失的后果是可怕的。文化智人要回过头去,看看西方文化带领人类走过的路,想想继续这条路的后果。我们不能再像原始智人那样,唯物唯利、为我唯争了,精神理性应该比原始智人有所进步。抛掉野性,克制恶念,树立人性,把正科学与商业文化的发展方向,使其行驶在以人为本的路线上,是文化生存时代最重要的文化问题。(待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3年出生,主任中医师,四川省科学城医院退休。16岁跟师学中医,通过函授获得本科学历,从事临床四十余年,获得病人广泛赞誉,每天门诊量50人次左右,发表中医学术论文四十余篇,出版《中医之和-辨证论治的生命哲学》专著一部。个人邮箱:huangkaitai@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