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我为什么要全力以赴支持华为?
2019-05-27
字号:
    今天的中国,很多事让人很别扭,不论是个人,还是社会,不论是自己,还是别人,都有一股力量,在逼着你往个人成功上走。当你企图挣脱这种力量,去做一些公益性的事情,这种力量就更是强大。搞的你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最后告诉你,啥也别管,做好自己。可当你想静下心来想做好自己的时候,各种媒体交叉进攻,给你输送着各种信息,又搞的你不由自主的往各种事情里卷,往各种事情上去想了。

    看着是正确的事,可怎么做都不对,都有人反对,都有理由反对。可你要不做,还要让你做,引导你做,诱惑你表态。信息时代,又赶上一个大变革时期,世界观、价值观、人性观、人生观多元,既有好人不断涌现,好事不断出现,也有好人被欺负、好事被做成坏事。作为一个百姓,似乎要让你进行表态,可你的表态如果让一个小领导、小主管不满意,就能给你憋回去。而作为一个人民群众,你的态度稍微有些倾向于群体,就不让你说了。理由当然多了去了,让你没法反驳。

    就拿华为这件事来说,从个人角度讲,好像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就是用的华为手机,当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选择,不过是研究了华为这样一个企业后,比较来说喜欢华为、认同华为这样一个企业,也就爱屋及乌的买了华为手机。就像我当初研究海尔后喜欢上海尔,就算贵上几千块钱,也还是把家里的所有电器都买成海尔一样。而且人家华为老总任正非也说了,不用我们管,买不买华为手机都可以,种好我们的“土豆”才是正事。很有底气和自信,似乎也确实不需要我们去做什么,不应该把两件事往一起扯。

    和红友们谈到这事,红友们也说,没必要那么动情,就是一个资本家,是国际国内垄断资本家,和实业资本家、民族资本家之间的矛盾。看在是中国的资本家受着美国欺负,凭良心表示一下同情就很好了,没必要去支持他。他自己不也说了吗?他就是挣钱的,你买他的手机也挣你的钱的,何必在他上面浪费时间和感情?似乎好像也有道理,但还是感觉别扭,不应该就这么简单,这里面一定存在问题。那么多实业资本家、民族资本家,美国为啥都没有整他们,而单单来打压华为?仅仅是他华为做的更成功吗?不是那么回事吧。中国奇迹,成功的多了,他美国咋不去打压呀?

    看一些理性学者们的意见,他们认为,华为这件事,不是冲着华为来的,是冲着中国“2025”的,我们不要管,看华为的实力了。华为能扛过去,自然就抗过去了。华为要是抗不过去,谁也帮不了他。你就是多买他几个手机,也没有用,你就是把口号喊的震天响,也还是解决不了问题。这不是买几个手机的事,也不是喊口号的事,是科技实力的比拼,打的是科技战。打赢了,说明你华为真的强;打不赢,只能说我们还不够强大,还要继续交学费,继续向人家学了。说的很理性,是不是也有些道理?可我还是不服。不是工业社会了吗?不是高度分工协作吗?不是自由市场经济吗?干啥还要人家大而全、啥都有呀?干啥不让人家和其它企业进行正常的商业往来?干啥不搞市场竞争,而要动用政治工具进行打压?不接受,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道理也绝对不是这样一个道理。

    不想管的,信息天天往你耳朵和眼睛里灌;不让管的,似乎他们也没有放弃关注。像我们这号想管的,管不好就是在添乱;可应该怎么管,谁也不会告诉你,能做的就是告诉你不要管,回去种“土豆”去。而且是人家任正非自己说的,你还不信吗?有点事,大家就都不能想到一块去吗?做点事,大家就不能统一行动吗?毛泽东时代,饭都吃不饱,就不要说比现在更发达、更厉害了。可一弄就是几十万人在天安门广场集会,反对美帝国主义,打倒美帝国主义。虽然没有把美帝国主义打倒,可也没见美帝国主义把我们咋样。在越南不让他们过北纬17度线,他们也就真的不敢过。听说在飞机上都装上报警装置,接近北纬17度线,就报警,怕一不留神飞过去了,惹得中国不高兴。前苏联的军事装备那么先进,珍宝岛和他们打一仗,也没看见他们敢跟我们用什么先进武器接着往下打,打完就打完了。组织群众,喊喊口号,也没那么多不是。老百姓也没去打仗,但喊喊也很痛快的。饿着肚子喊完了,再该干啥干啥去,再去种“土豆”去,反而更有劲了。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七十周年,也是改开进入第四十一周年。我最近突发奇想,把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七十年,分成了前后两个四十年。算术没学好吧?七十年怎么能分成两个四十年?别着急,听我慢慢说。前四十年,是从四九年到八九年,我称为毛泽东时代。后四十年,是从七九年到今年的二零一九年,我称为改开时代。中间有十年的交叉,是一个过渡的十年,既有前四十年的余味,也是后四十年的起始。既是前四十年探索的总结收尾,也是后四十年新的探索的发动准备。如果我们的左右两类人都不去僵化的理解社会主义,这前后四十年,都应该是中国探索建立真正的、科学的社会主义的过程。社会主义,并不是我们过去理解的那样,应该说,她的真容我们今天还没有看到。我们所说的社会主义,不过是导师们、领袖们、学者们,依据他们对当时社会情况的了解,所做的一个粗略的描述,甚至是带有主观色彩、具有很大片面性的描述。因为资本主义社会没有完全把它的腐朽性展示出来,没有把它的本质暴露出来。而工业革命,也没有完全走完,没有把他所应有的形态展示给他们,没有让他们看到真正的工业社会是什么样子。所以,他们也就很难看到真正的社会主义是什么样子了。

    小时候,也就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到七十年代中期的时候,家里被人家抄了好几次。我的姑奶,一个对我很好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寄居在我们家里,被一些人剃了阴阳头,挂上大牌子,多次拉到大街上去游街。母亲的很多心爱的物件,也被抄家的人拿走,到最后都不知道下落。父亲从部队转业到企业,基本上不着家,把家里的一切都丢给了母亲和姑奶,全身心的扑到了工作上。我就很不理解,问父亲,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父亲说,别理他们,他们代表不了毛主席。我说,既然他们代表不了毛主席,他们这么对待我们,为啥不和他们打?父亲叹了口气说,小孩子,别管那么多大人的事,好好学习去,将来你就知道了。父亲和他们那一代人有个特点,就是受再大的委屈,他们不会去背叛毛主席,不会怪罪毛主席,他们相信这样的错误不是来自毛主席,而是来自一些人的自我主张。当然,他不会说是投机,只认为那是错误。后来,还真叫父亲说对了。那些带头抄家的人,被逮捕判刑游街示众,再后来,那些人做生意倒腾物质,都发了。都成了资本家,他们真的一个个都背叛了毛主席,或者说他们当初就不是真的跟着毛主席干革命,就是在进行个人投机,也就能够解释他们为啥当初对我们那么狠、那么贪、那么没有人性了。都是希望国家好,有错误可以批评、批判,干啥要抄家、要羞辱人、要整人打人?这样的人不能代表毛主席,只能代表他们自己。蒋介石杀了那么多共产党员,西安事变抓了蒋介石,毛主席也没有借机去杀他。解放了,抓了那么多日本战犯、国民党战犯,也没有杀他们,连末代皇帝溥仪,不是最后都给改造成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了吗?都是国家的主人了,干啥还要对人那么狠,那么暴力?肯定没有很好的学习毛主席著作,或者根本就没有想好好学,就是在进行投机。

    本世纪初,已经工作二十来年,在亲身经历了一个国家大型项目的建设生产后,已经是单位上一个小领导的我,被派去参加组织建设一个新的大型建设项目。我很兴奋,这辈子,从建设到生产,能够经历一个这样的大型项目,就感觉很幸运了。如果能够经历两个这样的大型项目,把第一个大型项目的建设和生产组织经验,在第二个项目上得以很好的贯彻和实施,对一个做企业的人来说,该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所以,在第二个大型项目的筹建中,我也像当初的父亲那样,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工作干的很起劲,工作开展的也很有成效,毕竟是干过一次了,工作起来要比年轻时第一次顺手的多,一切工作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但是,却干的并不顺心,乃至非常压抑。感觉工作越干得罪人越多,越干碰到的工作阻力越大。人家都在工作中富起来了,我却越干越穷。越穷就越没有人听你的、越没有人待见你,连亲戚朋友都看不起你,不愿意和你来往了。在苦闷中,我就想起父亲当时说的话,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他们真的代表改开吗?他们真的是参与改开,而不是利用改开进行个人投机吗?也让我问着了,由于我们的项目论证不科学,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具有很大的投机性,最后被迫下马了,而企业则承受了巨大的损失。这些人,就不是在进行改开,而是利用改开进行个人投机。从此以后,没有项目干了,我也对工作没有那么大的积极性了,就开始把主要精力,用在寻找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什么是真正的改开上。

    小时候受父亲的影响,读过毛选。后来改开,又读过邓选。由于工作的关系,我研究过邯钢,研究过许继,研究过海尔,研究过丰田松下,研究过韦尔奇的GE,研究美国的哈佛管理,等等。通过对这些企业的研究,通过对这些企业总结出的管理经验的研究,并没有让我从这些公司的先进经验中看到希望。以我在企业的亲身经历,我认为他们都不是好公司。他们的各种不同的管理经验、管理技术、管理手段,包括一些企业内部结构的调整和重构,确实可以让人眼前一亮。但亮过之后你再仔细看,仔细研究,根本就没有用,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抓住公司或企业的主要问题,解决的不过是一些皮毛。一个大工业企业的本质是什么,应该怎样进行组织,应该建立一个什么样的企业组织架构,使这个企业的组织架构更合理、更科学,让这个企业不管谁来做、谁来管,都能发挥最大效用,都不会产生腐败,都可以把内部交易成本降到最低,都不会产生具有破坏性的内耗,都齐心协力的干的嗷嗷叫,这些企业都没有解决。再后来就开始研究经济管理、研究经济学,最后自己从自己研究的、自己认为的科学经济学,导出了一个应该是最合理、最科学的企业组织架构,或者称企业治理结构,我把它定名为“复兴企业治理模式”。模型做出来了,就兴奋的用这个模型去套各种企业,特别是那些成功的先进企业,没有一个能够套的上的。而这些企业尽管表面看着很成功,但却都存在着巨大的问题和隐患,特别是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有着越来越大的距离。也就又想起父亲的话,产生了新的疑问:他们代表改开吗?

    后来,发现了华为。通过对华为的研究,特别是通过对《华为基本法》的研究,用《华为基本法》去套“复兴企业治理模式”,虽然镶嵌的不是那么好,但基本上是吻合的。再把一些边边角角好好的打磨打磨,相信一定可以套上、而且镶嵌的非常好的。再后来,就发生了中兴事件,接着就是孟晚舟事件,再就是今天正在发生的美国对华为的打压事件。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上,一些人类的创新和一些人类最伟大的发现,一开始都是在孤寂中进行、在默默无闻中产生。没有人理解,也没有人关注,在故纸堆里躺上个十年八年几十年上百年都是正常的。你若进行宣传或引入实践,就有人对你进行嘲笑,甚至还会有人说你大逆不道,对你进行打压。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很符合这样一个规律。任正非和华为,在孤寂中前行,华为治理模式,在默默无闻中产生。没有同伴,没有人关注,他们自己也能够耐得住寂寞,抗的住各种诱惑,集中精力往一个城墙口猛攻。成功后,有那么多人不屑,有那么多的解释,还有那么多的打压,这不就是要产生创新、产生新的发现的趋势吗?一个企业的成功,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价值守恒,做企业一定会有成功,也一定会有很多失败的,干啥要打压人家?而且是动用国家力量来打压,有点太不正常了吧?一定是惹着谁、惹到哪里让人家不痛快了。

    再把《华为基本法》拿回来结合美国仔细研究,一研究吓一跳,太可怕了。这哪里是一个企业的成功?这哪里是一个由简单的嫉妒引起的打压?这哪里是国与国之间经济和科技实力的比拼和竞逐?这哪里是一个简单的科技战、经贸战?这就是一个正确与错误,真理与邪恶的较量。这是关乎我们的改开事业,关乎我们每个人的命运,关乎我们子孙后代,关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在工业时代进行竞争,最后谁胜谁败的一场较量。是关乎人类社会向前发展,还是向后倒退的一场较量。华为是真的在践行改开,华为是真的从企业角度配合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可能华为及任正非从企业角度考虑没有感觉到,但实际结果确实已经超越了企业,超越了他们一开始的想法和目的。已经上升到一个非常高的程度,已经不自觉的进入到了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进入到了世界观、价值观争夺的领域,进入到了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竞逐的领域,也就难怪惹得美国兴师动众的对华为进行全球封堵、围剿、打压了。

    我把人类社会人的活动分成四个层面,第一层面是规范、指导组织劳动的政治家层面;第二层面是组织劳动的企业家或资本家层面;第三层面是对组织劳动提供设计支持的科学家工程师层面;第四层面是接受组织规范、根据设计提供具体劳动的普通劳动者层面。了不起,如果华为经验真的能够推广开来,我们中国的实体经济企业都能够像华为那样,中国社会劳动的四个层面能够统一起来,而不是相互对立的,我们就可以消灭资本家和资本主义,就可以培育大量的企业家来支持共产党建成社会主义了。在美国,人家第一层面的领导们,已经对第二层面的人做了设计,也付出了那么大的精力和成本帮助中国进行了设计,你华为和任正非竟然敢修改人家的设计,不按人家的设计来做,难怪人家那么上心,难怪人家要严厉打压、定点清除你了。一套设计,不管是工程上的,还是社会上的,关乎结构,不是可以随便修改的,搞不好会造成整个工程垮塌的,可不是你华为想修改就能修改的。一个大的社会工程的设计,不经过人家美国设计师审核、领导批准,是决不允许你实施的,实施了的必须爆破清除。

    可华为和任正非的这个修改,确实是好的,是合理的,是科学的,是符合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是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的修改。是必须支持的修改。不行,要帮华为,要帮任正非,而且要号召更多的人们站出来帮华为、帮任正非。咋帮?写文章,介绍华为、揭露本质。不行,太天真了,实现不了。不是不给你发、不让你发,就是给你删,再发就封禁你。再说,就是发了,也没有多少人看,就是看了的,也未必能够理解和接受。咋办?群众中有很多抱着民族主义情绪进行支持的,我们的动机和目的不一样,但我们希望的结果都是一样的,都是希望华为能赢。那我就支持他们,跟着他们去支持华为、帮助他们去支持任正非。还是不行,人家说你们这是民粹,还诱导着任正非也表态加以反对。没办法了,想帮也使不上劲,只能看着华为自己抗战,只能盼着华为能够打赢这场战斗了。但我的心是坚决支持华为的,我会义无反顾的支持华为,我会全力以赴的支持华为。只要华为不退却、不投降,我就支持到底。不管华为和任正非多么不喜欢我们、看不起我们,我们都要支持到底。

    不管任正非怎么讲,不管别人怎么说,不管朋友们怎么劝,不管有人怎么反对,也不管华为最后走向什么结局,我都支持华为。支持华为的这样一个探索,支持华为的这样一个模式,支持任正非现在这样一个想法,支持华为在实践中探索出的这样一条路。因为华为的实践,符合科学的经济学理和经济学原理,因为华为的实践符合工业社会发展需要,因为华为的实践符合改开初衷,不仅可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还可以实现共同富裕,而且是劳动致富。还因为华为的实践把公有和私有很好的结合起来,利用公私的对立统一,实现了既可以高速发展、还可以兼顾公平,而不是简单的对立,要么两极分化,要么走向绝对平均。更可贵的是,华为给我们的社会主义探索解决了市场该不该引入、如何引入的问题。在华为的实践上,证明了我们引入市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仅是正确的,还是英明的。证明了市场可以在其能够发挥效用的领域发挥效用,也可以在市场不能发挥效用的领域不搞市场经济。也就是说,证明了我们一直坚持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是该公有的公有,该私有的私有,该计划的计划,该市场的市场的市场经济,而不是消灭商品、市场和私有的指令性经济,更不是全面私有不承认公有的资源垄断分封的剥削掠夺经济。这样,就可以既防止我们走回老路上,也可以防止我们走向邪路上了。

    华为真的很伟大,三十年创造了一个奇迹,而且这个奇迹不仅仅是财富积累的成功。华为也很不幸,现在正在受难,正在被世界上最大、也是最有号召力的国家组织力量在全球进行封锁、围剿、打压。感觉华为很像连升三级升级版的巴黎公社,既在做着勇敢的抗争,也在进行着孤军奋战,没有补充、没有援军,等待着弹尽粮绝的那一天。也感觉任正非很像哥白尼,并不懂什么是政治,只相信科学,只崇尚科学,面对政治打压,看似真理在手、非常强大的一个人,却显得那么单薄、那么不堪一击。作为一个人民群众中的一份子,作为一个崇尚科学、追求真理的人,我只能不顾一切后果,全力以赴支持华为、支持任正非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回27楼hwbzj1966:哈哈,完了,一个劳动者不信劳动价值论,没有劳动价值观,这可怎么说好呀?没有劳动者,你的纺织机能运转吗?你的拖拉机能跑吗?你的自动生产线能自动吗?这些东西能造出来吗?一个下岗工人都如此不信劳动价值标准,等到处都是无人工厂、无人商店的时候,不知道你们又该去哪了?
    2019/5/31 13:49:00
  • 回22楼受望家园:   生产力是个伪命题,用生产力说话,就必然的要忽左忽右,这是中国一直在左右摇摆的根本性问题。希望你好好思考一下,会有收获的。正确的应该是劳动和劳动力,这样,就可以找到问题的根源了。
       ===================================
       生产力,即劳动工具,如纺车有纺织机,牛与拖拉机,铁匠铺的铁锤与空气锤,现代的自动线。都是伪命题吗。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谁拥有先进的生产工具,谁 就拥有最高的劳动生产率。谁就是最发达的国家。这个是伪命题吗?
      你的那个劳动力论,才是伪命题。同样是一个人,使用拖拉机耕地与使用牛耕地效率一般高吗?
    2019/5/31 3:55:25
  • 华为挺住了中国也挺住了。如果华为倒了。美国不会松手,而是继续改变中国的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最终分裂截肢中国。
    2019/5/29 23:31:44
  • 回24楼曹耀成:哈哈,真不容易,你曹耀成老师还懂公共空间。既然你懂公共空间,你懂公共道德吗?你应不应该在公共空间肆无忌惮的到处撒泼打滚瞎胡闹耍无赖?你应不应该在公共空间想攻击谁就攻击谁、想评论谁就评论谁、想咬谁一口就咬谁一口?既然已经懂得这是公共空间,就要继续学点公共道德。只懂公共空间,不懂公共道德,你会让人很讨厌、很恶心的。这是我不让你来我这里的原因。能懂吗?有个腋臭,生理现象,人家都不好意思,还上医院看大夫割掉。你一年也不洗个澡,身上一身的味,弄的脏兮兮的,你好意思往人多的公共空间里挤吗?
    2019/5/29 12:32:14
  • 回20楼守望家园:
         你在你的个人空间发文,我决不会去瞥一眼。你在草根网这个公共平台发文,我想进来发评论就进来发评论。
        mikezc123首先挑衅,在《美国没有本钱打贸易战!》22楼点明“曹老师又被联想撤离中国的表白打脸了”,我才对其进行反击。追到草根网的任何一篇文章中去反击他都是我的权利。你看懂了我的4楼吗?
    2019/5/28 17:33:42
  • 对于买不买华为手机的问题,有些人是把任正非往坑里带,在欺负任正非。让人家怎么回答?都来买?还是不买?提这样的问题,太低俗。一个阶层的人有一个阶层的人表达思想和感情的方式,用一些极端的行为做掩护,去进行打压,要么是很愚蠢的,要么就是很阴险的。老百姓能做的,只能是这样,既表示支持,也表明态度和抒发情感,如此的进行伤害,我看了很恶心。听孩子说,华为手机现在比苹果手机好用了,那就更应该买了呀。引诱人家用买不买说事,太愚蠢、太让人恶心,丢人。
    2019/5/28 12:31:48
  • 回17楼hwbzj1966:生产力是个伪命题,用生产力说话,就必然的要忽左忽右,这是中国一直在左右摇摆的根本性问题。希望你好好思考一下,会有收获的。正确的应该是劳动和劳动力,这样,就可以找到问题的根源了。
    2019/5/28 12:21:44
  • 回14楼gz3hua:小刘老板,你虽然只是个卖帽子的小老板,尽管进不了人大政协,当不上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可你也是属于统治阶级的,起码可以统治你的几个帮你卖帽子的员工的。统治阶级统治的好,也没啥不好的,任正非对华为还有一票否决权的,在华为,应该是绝对的统治阶级。你如果在你的小帽子公司不好好统治,你的员工也会打你脸的。别用统治不统治说事,要学会分清好坏。小孩子不懂好赖,将来没出息的。
    2019/5/28 12:17:14
  • 回4楼曹耀成:曹耀成呀曹耀成,你真的是能胡搅蛮缠。一楼huluseng说谈什么支持华为没多大必要,三楼mikezc123认为过了。你说没有过,分明是支持一楼的观点。然后你又表白你支持华为。自己把自己的脸打的都肿了,还要狡辩,把联想拉进来进行纠缠,还对人家三楼做人身攻击,我真的不想在这里说你啥。你能不能不到我的帖子下来丢人?你不感觉丢人,我还感觉丢人的。别来了,好吗?
    2019/5/28 12:09:45
  • 腐败问题与国家政权阶级属性问题,是两个问题。
    2019/5/28 6:07:47
  • ①他们干的是私企还是公企?起码,邓普方的企业集团是公企。②据说,温家宝不是离婚了吗。(3),最关键的,是能有多大比重的资本家阶级要素。
    2019/5/28 5:59:53
  • 确实我对于华为的支持。到不是什么民族不民族的问题。谈不上什么”爱国“不、不爱国的问题,主要是因为“5G“,主要是它代表着一个当代较高的生产力。代表高的生产效率。也就是说,不管是美国的5G ,还是中国的5G ,还是法国的5G ,还是其他的什么国家的。我都会支持的。将来还有有6G ,7G.8G.什么的。我马上就毫不犹豫抛弃5G.
    2019/5/28 3:28: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