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资本经济”与常用概念的区别
2019-05-06
字号:
    ——《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第六稿 之四

    为了加深理解,我们首先探讨“资本经济”与常用概念的区别:

    1、“资本经济”与“资本主义经济”的区别

    这里所探讨的“资本经济”,不是通常容易混淆的“资本主义经济”概念,即“资本经济≠资本主义经济”,“资本经济”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创生要素、“抽象灵魂”、“核心统领”,是“资本主义经济”的一部分,通常并不单独拿出来研究。

    广义来讲,只要有信用借贷,就有“资本经济”。在现代经济中,只要有信用货币,就有“资本经济”。但商业银行业务并不属于“资本经济”概念范畴,商业银行只是“资本经济”的工具,“资本经济”属于“虚拟经济”,而商业银行本身属于“实体经济”部分。“资本经济”更不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全部。

    近百年的国际实践证明,由于“资本经济”依仗于国家信用,“资本经济”可以是“资本主义经济”的组成部分,也可以成为“社会主义经济”的组成部分,因为,无论哪种社会制度,只要搞现代经济,就必须有信用借贷和信用货币,就必然将“资本经济”作为国民经济的核心。只是我们很少将“资本经济”概念单独抽象出来去深入研究。

    2、“资本经济”与“实物经济”的区别与联系

    与“资本经济”对应的是“实物经济”,“资本经济”属于抽象经济,从事“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的价值富集、发现、挖掘、提取、积累和载体转换。

    “实物经济”属于实体经济,从事实体商品的生产与流通。相对于“资本经济”的虚拟和抽象特征而言,包括银行也属于“实物经济”,银行经营的是“实体货币”储贷管理,是“资本经济”的产物和运行体系组成部分。

    “资本经济”是指一种存在于“实物经济”之上的,富集、发现、积累和挖掘、提取由“实物经济”蕴含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通过价值载体转换,生产货币和其他信用价值资产的独立经济过程。

    国民经济发展的本质,是扩大货币生产能力,一切生产经营活动,最终都要转化为货币,才达到经济发展、财富积累的终极目的。而在全社会层面完成这个价值载体转换,就需要依靠“资本经济”。人为限制社会货币总量的自然增加,是愚蠢的行为。

    3、“资本经济”及“信用货币”的价值来源

    从“资本经济”角度看,“实物经济”只是为“资本经济”提供足量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的载体之一,与货币对应的不是“实物商品”数量,而是“实物商品”所承载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财富价值”的多寡。过多的“实物商品”也许会使其承载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财富价值”降为零,没有储存、运输、交易的可能性,就只能销毁。

    因此,“资本经济”的产物“货币”的价值,对应的是GDP总值中的商品总价值的定义存在问题。对“资本经济”来说,重要的不是商品价格,而是商品承载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财富价值”。

    4、“资本经济”与“非资本价值生产”

    更重要的是,必须认识到,“实物经济”所承载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并非仅仅来源于直接从事“实物商品”生产的劳动价值,还来源于“社会资本生产”(蔡定创《信用价值论》定义的,下同)和“非资本价值生产”为它输入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财富价值”。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产品的价值高于价格的原因。这些“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都可以成为“资本经济”创生货币信用支撑之一。

    5、“资本经济”的使命

    可见,为了最终实现社会货币总量的增加,运用“资本经济”规律与理论,富集、发现、积累、抽取和挖掘“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实现价值形态和载体的转换,扩大生成和增发货币的信用支撑,才是国民经济的核心任务。如果不这样认识,就有可能制定出错误的经济政策和规划。

    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一穷二白,缺少投资货币是最大的问题,扩大贸易赚取外汇,成为扩大货币供给的最重要的渠道。为了加快经济发展、提高生成货币的速度,不得已,中国货币与美元挂钩,即以美元作为人民币信用支撑之一。这样一种货币体制,尽管使中国实现了高速发展,但也失去了自主货币生成机制。

    改革开放的下一个任务就是要摆脱对美元的依赖,形成“自主货币生成机制”。这就要依靠“资本经济”的力量。

    6、“资本经济”理论的缺失

    包括中国政府政策研究机构所依据的多数经济学理论,都不包含上述关于“资本经济”的这些内容,甚至对此茫然无知。由此,一定会产生错误的政策取向。国家政策的反复摇摆,就证明了基础理论的薄弱和贫乏,在经济上行的时候遵循了错误理论的指引,颁布出不当的政策指引,在出现危机的时候,只能用“经验判断”来弥补。

    2011年以来,中国的M2已经超过了美国,说明中国的货币创生能力客观上已经超过了美国,而不是一种“货币超发”的“恶果”,因为M2体现的是银行根据市场信用价值总额向市场提供的信贷总额,即“派生货币”总量,不等于基础货币发行量,派生货币虽然也是一种发行方式,但属于市场行为,而不是政府行为,与政府主导的基础货币“超发”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

    这样一个浅显的货币知识,在一些以吴敬琏为代表大佬级专家那里,却变成了“货币超发”这样一种歪论。甚至说这是政府对百姓赤裸裸的抢劫(假如网传内容确为吴敬琏所说)。这已经不是学术意见了,而是赤裸裸的对事实的歪曲和对政府的攻击。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至少影响或者说误导了中国的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也误导了社会对政府认知。

    如何认识这个现象,中国的货币创生能力来自何方?如何运用这个能力形成自主货币生成机制?如何依靠这个能力让人民币走向世界?就需要依靠“资本经济”理论来探究。

    7、马克思的相关论述

    何新先生在《资本运动规律不利于“内需主导”--何新经济学旧日札记整理(一则)》(见微信公众号“何新文史”2018.06.27.)一文中,介绍了马克思关于“资本经济”的重要科学论断和经济学概念。

    读了此文后,我理解,马克思经济学,就是“资本经济”学,《资本论》就是《“资本经济”学论》。这个“资本经济”学的全部论述,马克思并没有写完,许多更重要的经济学论点和理论概括,并没有纳入正式出版的《资本论》三卷中,而在未完成的手稿中。这些手稿才将他的“资本经济”学,从价值生产、商品生产、货币生产,最终升华为“资本经济”高度,使“资本经济”脱离了“实物经济”的对商品生产过程的研究(资本论基本上集中在“实物经济”商品生产过程的论述),界定为针对“实物商品价值”抽象出来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的价值载体转换,最终产品是信用货币和其他信用价值产品。

    8、传统“马经”对“资本经济”概念和理论重视不够

    可惜,在传统马经中,对《资本论》之后的,关于“资本经济”这一论述重视不够,深入研究不够,结合中国经济建设实践总结得不够,也许是在字义上,将“资本经济”等同于“资本生产”或“资本主义经济”,进而,对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战略规划中,对“资本经济”的地位、功能和新生产方式预研、展现得不够。在传统政治经济学中,“资本经济”并未成为现代经济过程的独立的核心、统领与灵魂,并未与“实物经济”的“资本生产”有效区别开来。

    在传统“马经”中,对资本的描述,往往是对“运用资本的人”的描述,就是对从事“实物经济”领域、开展“资本生产”的投资人的描述,马克思那段关于利润比例对资本行为选择的描述就是一个典型。这种描述与对资本的理解影响深远,以致后人中一些简单思维者,总是用“实物经济”的“资本生产”理论去理解、曲解“资本经济”,结论往往是“这本是贪婪的、邪恶的”,“不能让资本获得太多的利润”,把“资本”仅仅当作批判的对象。

    抱着把“资本”仅仅当作批判对象倾向的人,就不可能理解“资本经济”的本质,不可能理解“资本经济”无限扩张循环增值的正面意义,这是一种十分严重的误解,会远离对“资本经济”的客观理解与自觉运用,更难实现对“资本经济”的有意识地大力推动和发展。

    9、西方经济学更不了解和重视“资本经济”概念和理论

    西方经济学不承认价值和价值生产,只承认“商品生产”和市场价格规律,因此,根本不会理解马克思的“资本经济”关于从“实物商品价值”抽象出来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的价值载体转换理论,使得本来得益于“资本经济”的资本主义生产,失去了最为宝贵的“资本经济”理论的指导,使得“资本经济”关于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无限扩张循环增长的本质,未能充分地为资本主义经济服务,最终西方发达国家陷入低速增长的泥沼。

    本来,美国建立了全球最强大的国家资本主义体系,但他们自己(至少一部分政客)并不完全自知,比如,“班农认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是利用了国家资本主义,搭上了西方私人资本主义的快车,偷取了资本主义成果。所以,班农将国家资本主义的国家视为战略敌人,因此掀起了制裁、关税大战等一系列动作(黄生)”。这种理论上的混乱,怎能不出现政策行为上的疯狂与混乱?

    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国政府的净资产至少是美国3.5万亿美元的一倍,而美国政府负有数倍于资产的负债,而中国政府的负债比例不足净资产的20%,中国的国企的生产方式也是来自资本主义的资本生产方式,而中国还有强大的社会(国家)资本生产方式(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和坚强的党政一元化领导能力。因此可以说,中国的“新国家资本主义”势力大大超越了美国国家资本主义,这是班农及美国政府最难以容忍的。

    10、“资本经济”是客观存在

    “实物经济”的“资本生产”古已有之,是一切经济的基础,当然也是资本主义生产体系的主体,而“资本经济”是资本主义经济的核心、灵魂和统领力量。有了“资本经济”才有资本主义。失去了灵魂和统领力量、失去了正确、主动的统领能力,经济就一定发展缓慢,“实物经济”和科学技术也失去最有力的支持。

    11、西方对“资本经济”的客观贡献及无知后果

    美国的“国债货币”是对“资本经济”的伟大创造,催生并实现了无数“伟大梦想”,可惜,这个伟大创造,也仅仅是来自“宫廷犹太人”的历史沿革,也缺乏系统的“资本经济”理论指导。

    西方经济学,不知道“资本经济”有三大死脉,不知道如何发现和消除“金融价值循环的阻梗”,同时受到财产私有制的制约,以致无法自觉地克服“资本经济”无限扩张循环发展必然遇到的瓶颈,从而,金融危机不断阻碍经济社会的发展,找不到根本解决途径,西方世界在这样的理论匮乏的影响之下,陷入了低速发展的泥沼,“埋没”了“资本经济”的潜在能量。

    西方把作为人类精神财富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政治化,并没有妨碍她的发展,反而妨碍了自身的发展,这是人类发展史上的悲哀,更首先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悲哀。

    同时,如果中国也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政治化、教条化、行政权力化,不关注、甚至不允许对其理论的进一步创新发展,也必然造成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损失,这样的事已经发生,在一定程度上还在继续发生着。

    现在看来,现代“资本经济”是超越“资本生产”的全新的、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力,可惜,在西方遇到了财产私有制的制约。

    12、“资本经济”在中国客观上落地开花

    在西方发达国家普遍陷入低速增长泥沼的同时,反观中国,在改革开放中,客观上充分挖掘了经济总过程中的“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扩大了“资本经济”产能规模,从“一穷二白”的贫穷国家,让西方以及本国多数人,难以置信地,一举获得巨大资本来源,实现经济和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反倒在仅仅几十年的时间内,不仅在经济总量上,也在科学技术成果方面,超越大多数西方发达国家,最终必定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这其中蕴含的理论价值和公有制贡献,值得我们去挖掘。

    本文试图做一些归纳与探索,在梳理基本概念和实践经验的基础上,从“资本经济”创新发展角度,进一步研究“国土证券”的地位、作用。

    (待续,本稿尚在增改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