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关键是资本由谁驾驭
2019-05-05
字号:
    ——《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第六稿 之二

    世界上可以出现“无产阶级的资本”吗?

    无产阶级接管国家资产后,无产阶级自身还存在吗?

    中国共产党如何才能创造资本、运用资本、驾驭资本,为普罗大众服务?这正是本文所要探讨的。

    “资本”有其固有逻辑的一面,导向马克思所说的“资产阶级法权”。即使无产阶级接管政权和资产,但由于资本的固有逻辑,“资产阶级法权”也将无处不在,这是导致走资本主义道路、出现表面上“等价交换”的各种“法权型腐败”的内在动因,即:一些人在资产阶级法权的腐蚀面前对初心的背叛与溃败。这是中国共产党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否能够识别和驾驭资本逻辑,抑制“资产阶级法权”的内在腐败导向,是一项严重考验。

    我们无法超越“资本生产”阶段,在这个阶段,无论谁掌权、无论什么所有制,都无法完全排除“资本逻辑”和“资产阶级法权”的存在,无法实现“完整意义上的人”,无法完全克服资本主义社会对人的异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对资本的驾驭、对资本逻辑的驾驭与限制。对中国共产党来说,就是“勿忘初心”,坚持党性。

    在“社会资本生产”中,国家资本投资,追求的是“社会价值”。如果投资建设是为了提高人民生活质量,追求的就是满足普惠性需求(例如:乡村邮电、道路、电力、网络等)、消除发展的不均衡、不平衡、不充分,实现共同富裕的社会价值;如果是为了让贫困人口脱离贫困线,追求的就是让全体人民达到“小康生活”水平的社会价值目标。

    这些政府推动的“社会资本生产”投资活动,如果从资本的投资利润角度看,往往是会长期亏损的。但是作为人民政府,为了满足人民和社会的需求,即使“亏损”也是必需投资的。这时,国家资本投资,就不是以获取“投资利润”为目的,不能用直接的投资效率、效益来衡量,而只能以投资所创造的社会价值来衡量。

    最终政府投资创造的这个社会价值,还会以“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形式,参与到“私有资本生产”和“国有资本生产”提供的商品或服务价值之中,提高性价比。这才是政府投资的意义所在。

    政府运用财政资金完成以上投资,不能仅仅看作是社会管理的成本支出,这个过程仍然应当看作是“国家投资”,是对“国家资本”的运用,只是追求的不是“投资利润”,而是社会价值的生产、生产力的挖掘和人民生活的改善。这些社会价值最终也会加入到社会生产总价值之中,提高最终产品价值和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也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的“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的道理之一。

    在“国有资本生产”中,投资的高铁、公路、电力电网、通讯网络、航空航天、国防工业、粮食储运等等,既要追求“社会价值”,同时也兼顾“投资利润”。这些投资活动与资本家手中的“资本”性质,截然不同,完全是另一幅场景:国家资本投资带来的是青山绿水、安居乐业、综合平衡、和谐发展。也为“私有资本生产”带来更大的商品市场和更好的发展环境。

    可见,尽管“资本”有固有的自身逻辑,一定会导致“资产阶级法权”的出现。但关键是“资本”为谁所有、被谁驾驭、为谁服务。“资本”掌握在“资本家”手中,成为“私有资本”,从事“私有资本生产”,在缺乏现代法律、监管与文明的约束时,就会露出马克思所描述的“狰狞”面目。

    而“资本”在作为“国家资本”时,掌握在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手中,成为“社会资本”(蔡定创语)或者叫做“国家资本”、“公共资本”、“福利资本”,从事“社会资本生产”,也即“国家资本生产”、“公共资本生产”、“福利资本生产”,就可以为人民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产品,直接改善贫困地区的面貌,缩小三大差别,迅速提高国家综合经济实力。

    资本活动的个人化是一个历史趋势,每个公众都有利用手中的“剩余货币”进行资产投资的需要,尤其在“区块链+5G+AI+国土证券+定向投资增值循环式”的“共和资本经济”环境中,资本活动的个人化更加便捷,个人的投资活动通过一定的组织形式参与到大规模的经济建设中来,在自己活得投资效益的同时,推动整个世界经济的循环增值经济生产力的提高,在很大程度上替代“私有资本生产”,资本的中性特征更加明显。

    马克思说关于“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表述,只是马克思在一定历史阶段、特定语境和特质对象下,对“资本”做出的“定义”,更准确说是一种拟人化描述,而不是一个经济学定义。

    即使资本追求“剩余价值”的本质,在“区块链+5G+AI+国土证券+定向投资增值循环式”的“共和资本经济”环境中,在资本个人化、投资组织化、定向化、计划性实施过程中并没有改变,但追求、实现和运用“剩余价值”的方式,显然不同于“私有资本生产方式”。在透明的管理过程,可以没有“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

    驾驭资本的方式之一,就是实现资本所有的个人化,并实现所有权与管理权、使用权分离,通过定向投资基金的组织化运作,克服“资产阶级法权”影响。

    本文中探讨的国土证券全球发行+定向投资循环增值经济的设想,就是实现部分资本个人化的尝试。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