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耀成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平民俗话 - 曹耀成首页
北宋著名词人柳永抄袭?
2019-04-23
字号:
    谁说北宋著名词人柳永抄袭,人们大概会说他疯了。可是笔者却找到柳永抄袭的“确凿证据”。诸位请看:

    柳永《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王禹偁《点绛唇-雨恨云愁》

    雨恨云愁,江南依旧称佳丽。水村渔市,一缕孤烟细。

    天际征鸿,遥认行如缀。平生事,此时凝睇,谁会凭栏意!

    “谁会凭阑意”与“谁会凭栏意”只有一字字形之别。

    柳永的《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是《宋词鉴赏词典》里的第七首,王禹偁的《点绛唇?雨恨云愁》是《宋词鉴赏词典》里的第一首。

    王禹偁(954—1001)。柳永(985—1053)。柳永比王禹偁小31岁且长寿21岁。柳永读到王禹偁的名作是完全可能的。

    “谁会凭阑意”是王禹偁的。“对酒当歌”则是曹操的。《短歌行-其一》起头便是“对酒当歌”。

    柳永这首词短短60字,10短句,4长句,竟有两短句是别人的,这还不是柳永“抄袭”的“确凿证据”吗?

    然而,真要认定柳永抄袭,不仅别人不会同意,笔者也不会同意。文化是不断传承发展的。成语、谚语、俗话、名言名句虽是前人或别人原创的,却都可以拿来用,只要用得恰当便好。柳永此词用了别人的名句“谁会凭栏意”及“对酒当歌”,用得十分自然贴切。又创造了新的名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为后人所传诵和使用。有什么不好呢?

    抄袭是一种十分恶劣的行为。但不能随便把抄袭的帽子戴到别人头上。

    现实中就有人把抄袭的帽子胡乱戴到别人头上。

    多年前,著名蒙古族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布仁巴雅尔的《吉祥三宝》的优美曲调因春晚和广告被广大中国人民熟知和喜爱。好事者偏偏找出了《吉祥三宝》“抄袭”某国某人某曲的“证据”。

    今年法国当地时间4月7日,在戛纳电视节中,湖南卫视与美国CAA公司、Vainglorious制作公司现场签约,达成《声入人心》节目模式北美地区发行合作。消息传来,自称喜欢“梅溪湖36子”的“辣椒小丸”坐不住了,发长微博质疑《声入人心》抄袭。“自娱自乐冲浪专属号”不仅赞同《声入人心》抄袭,还说《中餐厅》、《亲爱的客栈》、《我们的师傅》、《向往的生活》都是抄袭韩国的。

    省级卫视中,湖南卫视不但善于学习借鉴,而且勇于创新。被某些人指摘为抄袭的节日恰恰是受到好评的创新节目。某些人用放大镜来寻找这些节目“抄袭”外国的“证据”,是见不得湖南卫视好,还是只相信别国的电视人能创新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某人以其无与伦比的“学习”能力、无比深厚的“传统”文化功底及无比高妙的“道统”修为,“代表”中国人民痛骂了一番“ZGGC当”。爱骂就使劲骂吧。中国共产党被当作“匪”骂了二十余年,剿了二十余年,不仅没有被骂倒,剿尽,还成了中国的执政党。如今,其创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迎来七十周年华誔,其谋划的中华民族复兴事业如日中天。让某些人继续骂几句何妨!
        只是,曾经的特约评论员,现在连评论员的帽子都没有了,难道只管显摆不需反省么?
    2019/4/30 20:41:07
  •     本人从来不觉得自已水平有多高,也不相信自已能写出什么千古文章来。发文虽多但不是草根网更新最勤的,谈不上天天发。文章、评论水平不怎么高,但决不是无聊的,没有意义的。尤其需要指出的是,球人灯塔先生评价人和事为何持那么严重的双重标准呢?
    2019/4/30 20:13:28
  •     评论对球人灯塔博主有所讥讽。我为什么会讥讽博主呢?我对球人灯塔的讥讽没有任何的道理吗?
        “我们为什么不发挥博主评论员的积极性呢?比如老曹吧,他的水平,如果说高,大家伙肯定都不同意,但是如果说他水平低,他自己也肯定反对。
        但是,大家公认,能够认可的长处是什么?他认真。所以,我们可以让他做一个兼职的,义务的管理员,相信他会严格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进行识别每一篇博文、评论中的违规行为的,也会干好,也有成就感,而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无聊的天天发一些没有营养的文章、评论。”
        你有多高的水平来评判我的水平?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大家伙肯定不同意我的水平高?你凭什么判断让我做个义务管理员会有成就感?你凭什么断言我以前的文章、评论是无聊的没有营养的?你如此贬损我,我为什么不回之以讥讽呢?
        况且,你“期待您的批评指正与冷嘲热讽”嘛。
    2019/4/30 19:44:51
  • 昨晚,我在付坤博主《草根再出发》文后发了如下一个不合某些网友口味的评论:
         草根网需要国师并能产生国师么?
         草根网是《西游记》、《封神榜》聚精会神、斩将封神的地方么?
         草根网是谋划三分天下的隆中么?
         草根网是红色割据的井岗山么?
         草根网就是草根网,需要思想,需要交流,需要批评,需要碰撞,尤其需要建设。不需要国师,不需要大神,不需要草头王!
         灯自命不凡闪亮登场,如今生怕黯然失光芒!
         付博主豪情万丈,但看妙手著文章。
         我是平民,得一草根网说说俗话最好。失去草根网仍能活得自在。
    2019/4/30 19:42:05
  •     自已不作死就不会死。自已要作死,别人想救也救不了。几年来,我一再规劝某些网友要理性发言。可有些网友偏偏以偏激为勇敢,以能骂为侠义,屡屡突破管理底线被封,有位可能是我的“同市”老乡竟接连被封过七、八个马甲。如此任性,管理员也无法挽留。有些评论员、博主似乎是因为我被清理出草根网,我有职权把他们清出去吗?
    2019/4/30 19:38:44
  •     洪浪滔天是2017年3月末4月初离开草根网的。此前一段时间内他的言论比较偏激。当时不离开草根网,去年或今年也会从草根网清理出去。
         我决不认同草根网形同僵尸的说法。在大力整顿网站,加强对各网络平台管理的情况下,草根网日发文章量和评论量确实少多了,但草根网仍是有活力的网站。实际上,有些网站昙花一现。许多自媒体、微信公众号被封。比草根网发行更早的全国最主流、人气颇高的博客频道新浪博客已检修多日,到5月中旬以后才能更新文章。草根网检修了一个晚上便正常发文章,有什么不得了呢?
    2019/4/30 19:23:36
  • 曾经当过草根网评论员的洪浪滔天用其新浪微博号到我新浪博客发了一条评论:
          呵呵,--挥挥手,我带走全部云彩。今天那个网,已形同僵尸。
                    4月28日 22:05
           看来这位洪浪滔天先生一面对被清理出草根网耿耿于怀,一面关注着草根网的动向。
    2019/4/30 18:52:47
  •      也有幸灾乐祸的。
         =========
        天道酬勤:
        兔死狗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自作孽不可活!
            2019/4/29 15:12:15
         ========
        奇怪,这位先生怎么连“评论员”的帽子都没有呢?
    2019/4/30 18:38:27
  •     4月19日晚,草根网检修。一些博主发现,许多文章被删,访问量统计数减少。我的文章被删百篇以上,访问量由900多万锐减到500余万。网友对草根网的生存和发展无不忧虑。《也许,我们要悄悄的离去》, 《草根再出发》,《给草根网站长与各位编辑的一个建言 》,或依依不舍,或慷慨激昂,或建言献策,都是对草根网满满的爱。
    2019/4/30 18:32:23
  • 强烈推荐,央视军事频道《讲武堂》播出的《启航 人民海军诞生记》。已分别于4月20日、4月27日播出(一)、(二)。
    2019/4/30 18:06:15
  • 尽管我的文章被删去百篇以上,尽管我的文章的访问量由900多万缩减到500多万,尽管我厌倦了某些无聊的争吵而减少评论的频率,尽管我为健康而决定少发文章,但只要草根网没有停办,我就会以草根网为友而常来。
    2019/4/29 20:31:59
  • 又到星期五。今晚20:10湖南卫视《颠峰之夜》第二期值得期待。上周看了《颠峰之夜》第一期,觉得挺精彩的。49个国家和地区的颠峰达人集结于湖南卫视《颠峰之夜》,从一个侧面反映中国电视的国际影响力在增大。
    2019/4/26 12:19:2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昔孔子述而不作,其开创的儒学却成为中华两千余年的显学。现有曹耀成,湖南某县一中学数学老师,既无对现有理论的权威解读,更无新创宏大理论体系,愿以孔子为师,在草根网开博拿偶有的思想情感与网友交流。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