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谨防“帝国资本经济”的“信用周期操弄”
2019-03-20
字号:
    ——《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第五稿之十七

    改革开放,大量引进外资,一定都是正面效应吗?引进外资是否越多越好?中国金融业是否可以上不封顶地开放股权?我们究竟会遭遇什么风险?大量引进外资我们将失去什么?

    上一节说到,“资本经济”(概念来源于:何新的《资本运动规律不利于“内需主导”》)需要在货币发行环节依靠政府力量,依靠社会主义性质的“社会(国家)资本生产方式”(概念来源于:蔡定创、蔡秉哲的《信用价值论》)。在这个层面来看,“资本经济”至少在货币生产环节上具有社会主义性质。但这并不意味着,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资本经济”对中国是友好的。“帝国资本经济”有自己的追求和规律,他们一定是做他们认为必须做的事。

    外国资本投资在两个层面发挥控制作用,第一层面是“资本生产”层面,通过对一国关键产业的投资收购,控制更多的产业,消灭竞争对手。第二个层面是“资本经济”层面,“国际垄断金融集团”通过信用周期操弄,打击各国经济,造成对象国经济困难,让同样是“国际垄断金融集团”控制的产业资本在对象国控制更多的产业领域、扩大控制广度和深度,实现经济殖民化,剥夺对象国国民增加财富和福利的机会。

    尤其在第二层面,“资本经济”尽管利用了政府信用,但也仅仅是利用。作为掌控“帝国资本经济”运行的“国际垄断金融集团”,他们操弄“信用周期”的目的就只有努力搜刮世界财富,在这个维度上,他们对直接生产财富没有兴趣,至少认为那是“产业资本”、企业层面(商品生产属于“非资本经济”即“实物经济”或“实体经济”,即“资本经济”超越商品生产--何新)的事儿。

    对欠发达国家来说,“产业资本”的引进对本国经济发展会提供一定的支持,至少通过一段时间的资本引进,带来税收、管理经验、技术、产品和就业。尽管“资本经济”的最终目的未必与引入国利益完全一致,但也并非完全没有积极意义。

    “国际垄断金融集团”努力通过“帝国资本经济”的手法,在产业和资本两个层面控制他国的资源和权力,最终在资本的“潮汐运动”中,吞噬他国的财富,扩大对目标国经济的全面控制。当然包括“帝国资本经济”所觊觎的中国经济中那些“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他们会千方百计地将这些资源占为己有,通过“信用周期操弄”,获得未来货币回报的机会。

    为了达到控制他国的目的,“国际垄断金融集团”编制了一整套引诱他国建立有利于“国际垄断金融集团”控制各国各项经济顶层权力的理论,这就是“新自由主义”、“主流经济学”。他们用这样的理论和价值观,通过一系列“软实力”和“巧实力”手段,给他国官员、学者和各级人士、百姓洗脑。

    这套“新自由主义”、“主流经济学”理论强调依靠市场无形之手配置各项资源,声称市场可以自动配置到最合理、最有效率的状态。坚决反对政府“干预”经济,反对国有企业参与市场竞争,要求对国有经济全面实行私有化。

    这套“新自由主义”、“主流经济学”理论要求解除政府对市场价格、利率、汇率、股权、产权、货币兑换等经济要素的顶层管理权、主导权、配置权、话语权。美其名曰:“一切都交给市场”,本质上就是一切都交给“国际垄断金融集团”来操弄。让这些国家失去主权,失去对本国经济的顶层控制权。让政府“更好地”在为“国际垄断金融集团”服务中“发挥作用”。

    经过美国数十年的不懈努力,“新自由主义”的这一套意识形态,的确在推销对象国内,相当程度上“深入人心”。在中国,部分中产阶级甚至党内个别高层干部,越来越不相信中国政府能够领导好经济建设,越来越要求政府彻底放权,要求对国有企业进行私有化改造,要求土地实行私有化,要革社会主义的命。

    在“西经”代表人物的鼓噪下,已经形成“改革”就是政府放权、“开放”就是让国际资本大量无限制地引进中国,享受国民待遇这样一种话语氛围。鼓动一定要把“改革开放进行到底”。似乎“改革开放”越彻底越好,没有边界。本质是,把中国全面改革得越像美国越好,越符合美国要求越好。

    一些“西经”代表人物,也把自己装扮成改革的先锋,到处散布政府放权不够,改革不彻底,私有化不足,政府对资源配置放权不彻底,千方百计把私有化、自由化私货塞进改革方案,甚至植入政府的政策报告之中。奇怪的是我们的宣传、舆论窗口对这些言论大开方便之门。百姓不得不疑惑,难道他们真的代表了中央的精神?

    这些“西经”代表人物,完全不顾中国的国情,无视民众改善生活、中小企业需要资金扶持的现实,照搬西方陈旧的所谓历史经验和所谓货币理论,曲解中国经济形势,大搞金融紧缩,提出概念模糊的什么“去杠杆”,造成一时经济困难,进而提出开放外资收购股权,比例上不封顶。不解的是,为什么这些“东西”真的成了国家一时的经济政策?为什么没有制止在“摇篮”之中?

    没有杠杆就没有经济发展,杠杆率与经济发展速度有客观的比例关系,去杠杆的提法极不科学、极不严肃、极不专业。这样的提法不应当出现在中央的政策文件中。“去杠杆”去到什么时候?去到什么程度?是不是去得越多越好?是不是企图建设前无古人的“无杠杆经济”?这大概就是西方国家为中国量身定做的“毁灭性创新”、“渐进式休克”方案之一吧?

    历史一再证明,当政策模糊的时候,基层一定会闹出笑话,更不可承受的是闹出乱子来。在国家大政方针方面概念的准确是第一位的。在这里,形象思维不能替代逻辑思维。治国需要更多的逻辑而不是比拟。模糊概念不符合科学治理国家的标准。这就是“西经”代表人物制定政策的水平?

    通过“西经”价值观洗脑,形成这样的语境氛围、政策环境,这绝不是“帝国资本经济”对中国友好的表现,改革开放并不是都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国家利益有利。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是通过比中国更开放的政策获得经济独立自主和健康发展的。西方国家更不是依靠“如此”开放而发达。相反西方国家比现在的中国保守得多。到底什么是重点、什么是底线、什么是法宝?需要认真整理一下了。

    如果说,在改革开放初期,人民币与美元挂钩有当时经济实力太弱,人民币难以与美元抗衡的原因,还有“韬光养晦”的考虑,那么,现在中国的经济实力还不能实现人民币自主发行吗?美国自毁美元信用,四处退群、八面制裁,各国对美元避之不及,不正是中国与美元脱钩,建设“国债-人民币”(蔡定创《信用价值论》)独立自主的货币发行体制的好时机吗?

    可见,改革并不是“单一方向”的,可以改过去,必要时也可以改回来,改什么、怎么改,只有一个标准,就是建设独立自主的强大社会主义中国,巩固社会主义建设成果和执政发展的基础,否则,所谓“改革开放”就会变成“戈尔巴乔夫”式的投降,变成“叶利钦”式的“休克疗法(毁灭性创新)”在中国的渐进式实现,这样的改革结果,中国人民绝不允许出现。

    中国需要发展经济,发展经济需要改革开放,但发展经济是手段,不是目的。中国的经济政策必须是保护和发展民族经济、保卫国民财富的政策,而不是有利于外资在中国挤压民族经济发展的“买办政策”,中国的“改革开放”也必须是保护国内投资机会、支持本国经济壮大的战略,不是有利于“国际垄断金融集团”运用“帝国资本经济”的“信用周期操弄”掏空中国的战略。要限制外资金融企业进入中国,不允许建立外资迅速逃离中国的通道。

    改革初期我们需要大量引进外资,现在我们继续“改革开放”,不能再以引进外资为主要目的,而是要以引进技术资源和管理经验,扩大中国商品的国际市场份额、创立国产品牌、全面实现进口替代为目的。加速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目标的提前实现。中国吸进对外合作要以中国市场和高素质人才为吸引,而不是以“控股比例无上限”为吸引,这是“买办思维”不是强国思维。

    外国资本的引进不是越多越好,而必须要以人民币自主发行体系建设的需要为限制。必须理解,FDI(外商直接投资)对中国是一种“高成本负债”,引进越多,人民币自主发行体制越难建立,建立“国债-人民币”发行体制才是中国经济的最高目标。才是保护中国经济顶层权利的最终体现。中国要通过建立“共和资本经济”成为人民币资本输出国。

    党中央提出要从高速度发展转移到高质量发展道路上来,这就要求更大规模地实现经济独立自主,培植民族经济,减少外资对中国关键产业的控制深度和广度,在高端产业链上的扩大开放,与“高质量发展转移”相矛盾,本质是实现谁的高质量发展,如果实现的是外资控制的经济领域的高质量发展,必然造成国民财富更大的流失,提高广大人民社会福利和实现农业现代化建设的目标更难实现。

    扩大开放、引进外资不是目的,发展和壮大民族经济才是目的。不仅要把中国人的“饭碗”掌握在中国人自己手里,更要把中国人自己的“钱袋子”掌握在中国人自己手里。为中国人民创造财富,让中国人民分享财富,更快增长。如果中国人民的“钱袋子”掌握在外国资本手里,中国人的“饭碗”迟早也会丢掉。“钱袋子”和“饭碗”一步步地被外资控制,那么“印把子”还在手上吗?现在已经丢了多少?替外资声张利益空间,就说明“印把子”旁边有“潜伏”。

    在扩大开放、引进外资的同时,强化国家资本、国有企业、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是最低平衡手段,外企在中国只应起到“鲶鱼”效应,让国家资本、国有企业和民营经济学习“鲶鱼”的活力、技术、管理和效率,使自己壮大起来,大幅提高全民收入和福利,并把经验和模式传递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拓更大的国际市场,同时开放国内销售市场、高端产业继续限制外资控股,牢牢把握顶层经济权力主动权。

    中国经济的一切措施都要围绕“成为人民币资本输出国”这个最高目标展开。尽快摆脱人民币发行对美元的依赖,增发人民币基础货币由国家直接投资优质企业,让中国发展高科技产业获得更强大的政府支持,扩充政府信用资产、实现人民币资本化。真正在“资本经济”层面壮大起来,为中国经济输入足量自主发行的人民币基础货币。那时,中国才真正强大了。

    中国一定会持续改革,也会不断扩大开放。正如余云辉博士所说:“中国要继续改革,但这个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和回归;中国要继续开放,但这个开放是基于产业安全、金融安全、国家安全的对等开放,而不是单方面的门户开放。”

    “中国应该继续推进人民币的资本化、区域化和国际化;继续推进“2025中国制造”和“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必须坚持对等开放原则,保护好中国市场和中国企业,既要反对国际上的贸易保护主义,又要反对国内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实行单方面的门户开放政策。”(余云辉)

    以强化社会主义为目标的改革开放,才是我们“四个自信”的体现,才是建设社会主义大国的风范。我们要坚持改革的底线红线,坚守开放的原则边界。我们不能为了发展经济、为了让少部分人首先富起来,而牺牲社会主义成果,不能允许经济发展了差距拉大了、精神沉沦了、国家顶层权利被“国际垄断金融集团”控制了,因此要谨防“帝国资本经济”的“信用周期操弄”,避免出现中国经济被外部势力控制。决不允许有人故意把国内企业和资本市场搞垮,以“改革开放”为名,让外资企业抄底,殖民化中国。

    (待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