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说说褚时健和任正非的两种不同待遇
2019-03-11
字号:
    大家都知道,褚时健曾经是国营企业领导,任正非则是一个后来的私营企业主。他们都因组织劳动并亲自参与劳动,把自己的企业做到了当期最好,得到了大家的承认,也得到了市场的认可。都被称为当期成功的企业家,成为我们社会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

    但我们也看到,对于这样两个相同的组织劳动、参与劳动、把企业做的非常成功的企业家来说,资本在他们身上的表现是不一样的。他们个人因为资本在他们身上施加的作用和影响,所做出的反应也是不一样的。最后给他们设定的人生结局,自然的也就不一样了。任正非的人生还在继续,而褚时健的人生已经画上了句号。

    褚时健由一个国企领导,被投机资本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包围作用,最后逐渐的走向犯罪,被投机资本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彻底俘获,变成了他们投机掠夺的工具。而任正非,由一个私营企业主,逐渐蜕变成组织劳动、参与劳动的企业家。开始背叛资本、投机资本、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最后遭受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封堵和打压,仍不忘初心孤独的在坚守、在战斗。

    就像“科斯定理”说的那样,尽管他们一个是国营企业领导,一个是私营企业家,似乎这样的区别并不影响他们把一个企业做好。因为当他们都致力于组织劳动、参与劳动的时候,能够尽最大可能、最大限度的降低企业内部交易成本的时候,不管是私营还是国营,都是有效的,都是可以做好的。这是科斯经济学思想的魅力所在,也是科斯经济学思想迷乱的表现,因为“科斯定理”还有另外一种解释。

    循着这样的思路我们继续思考,对于资本、投机资本、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作用,当他们为了实现垄断投机,致力于把市场交易成本做到最大的时候。也就是想让一个企业无效,进而屈从于他们,最后占有这个企业或企业的部分劳动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在乎你是私营企业还是国营企业。或者说这个时候把产权判给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配合他们,让不让他们实现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占有你的劳动的目的。如果你能够接受他们的分封,允许他们投机掠夺,让他们能够占有百姓的劳动,乃至掠夺你的资产,他们是不会计较私企国企的,有时他们更喜欢国企,一旦把国企领导俘获,投机收益是非常可观的。

    当你配合他们的时候,不管是国企私企,他们就可以把你捧上天,把你从监狱里捞出,让你继续大红大紫,死后对你进行追思。如果你不配合,他们就要把你从市场中剔除出去。因为这个市场是他们家开的,要咋样由他们家的法说了算,由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说了算。如果把你剔除出他们家的市场你还是不服气、不配合,更严酷的现实就会摆在你的面前,就开始对你及你的家庭大打出手,直到你服气、你配合为止。

    终归一个目的,不管你是国营企业还是私营企业,把你的企业交给我控制,为我盈利,起码要让我占有一部分,让我进到你的企业中。就像垄断分封的农业社会一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我家的市场里,在我统治的市场下,一个没有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参与的企业成功,一个不允许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参与的企业的存在,一个把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排除在外的做法,一个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守夜人想在你的设备上装个后门都不可能的承诺,是不可想象的,是无法自由体现王权的,是决不能接受的。这就是资本的腐败堕落,就是资本、投机资本、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背弃自由民主平等法治思想、向农业分封制演变的过程,就是资本的贪婪、独裁、霸权和邪恶所在。

    褚时健尽管是一个国营企业的领导人,但由于他能够配合投机资本的投机,特别是配合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投机,自然就赢得了投机资本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一片喝彩。不要说你是国企领导就腐蚀不了你,不要说下了大狱就不可以把你捞出来,就是一分钱没有想再干,都会给你机会、给你资金、给你市场,死后还会对你进行追思的。我就纳闷了,资本主义不是最痛恨腐败吗?不是拒绝腐败吗?如果他下大狱贪的是你们的钱,你们还这样对他吗?有人告诉我,这你就不懂了,到了那边,就不会贪了,给的比他贪的还多,不用贪,也没有贪了。明白了,不是针对他的,不过是利用他罢了。是这样吗?看看任正非的遭遇就明白了。

    任正非的企业是私营企业,应该属于在他们家的市场里和他们是一家的那种,是应该可以畅通无阻的那一类企业,甚至是可以得到投机资本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高度照顾的高新技术类企业。刚开始的时候,由于企业弱小,没有体现价值,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业务的开展,企业的成长,也确实是和他们宣传的那样,确实还是很照顾,业务开展的也确实是很顺利、很畅通无阻的。也正因为这样,才让任正非把一些自己的想法,顺利的、迅速的在他的企业中建立起来,并顺利的、迅速的布置开来、执行下去。

    当任正非的企业发展起来的时候,突然发现,他并不是自家人,而且完全坏了规矩。就算是个私营企业,或者打着私营企业的幌子,实际上却有着浓重的政府和军方色彩。不仅把大量的企业所得给了劳动者,还把投机资本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拒之门外。甚至自己还主动限制资本的权利,最大限度的对劳动者开放资源。乃至向世界承诺,将来有一天我们想在他的设备上装个后门的时候,都不可能,都被他们宣誓拒绝了。怎么提醒都听不进去,怎么规劝都不回头,企业还越做越大,乃至都做到了世界范围。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绝对不能容忍的,必须进行打压。接下来的事大家都看到了,在他们眼里,任正非作为私企老板,就是把企业做的再好,也连一个国有企业的贪污犯都不如,而且一定要让他活的很惨,死的难看。至于原因,就因为他已经不是王臣,不能为资本、投机资本、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所用。

    这就是资本,就是投机资本,就是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就是资本主义,就是现代资本主义。就是资本的腐败和堕落,就是资本主义的演变过程,就是资本、投机资本、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邪恶,就是资本主义和现代资本主义的霸道,就是资本主义的效用价值观,就是资本投机的两面性。我们抓两面人,就要从资本这个根子上去认识,从资本的投机属性这个根子上去抓起。褚时健就是国营企业的领导人,只要随我所愿、为我所用,就是好人,就是实干家,就是企业家,就要让他大红大紫。就是进了大狱,也要把他捞出来接着捧,死了也要领着人们进行追思。

    而任正非就是私营企业主,就是做的再好,就是再企业家,就是再能干,就是再清廉,逆我而行、拒我门外,就是不合规,就是在造反,就是在占我们的便宜,就是在窃取我们的技术。我们家的市场不允许他来使用,我们家市场上开放的技术不允许他来学习掌握。他的学习掌握,就是在窃取我们家的技术。对于这样的人,就要把他妖魔化,就要把他驱除出市场,还要用法律来治他,让他彻底在我们眼前消失。

    实际上,当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裹挟着大量美元,在世界范围内呼风唤雨大搞金融垄断投机,到处制造金融危机和人道主义危机的时候,有谁怀疑过他们的违规与合规?有谁敢怀疑他们的违规与合规?没有。因为这个市场就是他们家的,他们的行为就是合规。合规不合规的判决,是由他们的法律来决定的,是由他们雇用的法官来判决的。符合他们行为与利益的,就是合规。不符合他们行为和利益的,就是违规。这就是他们给参与市场竞争的所有企业所定的规矩。

    当资本主义背叛工业革命、背叛反封建的初衷、背叛工人阶级,在全面私有的农业分封意识影响下,最后在工业时代搞新的资源垄断分封和资源垄断投机掠夺的时候,它实际上已经由起始的反封建力量,变成了工业时代新的封建主、新的独裁者。他的革命性已经属于过去,他的自由民主平等法治,已经变成了他们的遮羞布和欺骗大众的工具。他们和旧的封建主一样,已经不再追求自由民主平等法治,而是在这些遮羞布的掩盖下,在这些欺骗工具对百姓的欺骗和愚弄下,开始了新的独裁。乃至梦想着在世界形成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联盟,进而在全世界形成新的资源垄断独裁,在工业时代实现新的资源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掠夺。

    就算你是私营企业主,如果你的行为不符合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利益需要,就是不合规,就不能允许你存在,就必须用法律制裁你,直到你合规为止。就算你是一个国企领导,我们也可以腐蚀你,然后通过腐蚀你而俘获你。只要被我们俘获,为我们所用,为我们投机提供便利,我们就可以承认你,并尽最大可能资助你,动用一切宣传机器捧红你,让你去腐蚀所有人,让你去愚弄所有人,把你的效用,根据我们的需要发挥到最大,把你彻底榨干榨尽。

    对褚时健就是这样的,甚至死了都不会放过你,都要榨干你身上最后一点效用,这就是资本主义下资本、投机资本、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贪婪、霸道和邪恶。因为在他身上的投资,不会让它白投,也不能做任何一点浪费,都要让它产生最大效用,甚至在关爱照顾你的时候,都不忘进行投机。褚时健也正是被投机资本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俘获后,逐渐的由一个国营企业的企业家,蜕变成投机资本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工具。尽管他尽力想保持一些自己的独立,但实际上他根本做不到,也不敢有所逾越。能做的,只能是配合,只能是继续被人家利用。看似所能有的、想证明自己的一点努力,想活的更独立、更自我、更自由的重返农耕的这样一个想法,实际上也被人家彻底的利用了,被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做成了一个七十多岁老人二次创业的神话。资本的力量确实神奇!

    让一个一身病、刚刚从监狱里保外就医出来的、七十多岁的老人去承包荒山种橙子,真的是敢想。不要说法律是否允许,就算是褚时健想证明自己出于自愿的,现实情况真的就那么必要和可行吗?没有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市场的资助,就凭一个老人,能在短时间内,迅速谱写出这么励志的创业童话故事吗?这哪里是什么褚时健的励志创业神话,不过是资本的一种宣誓,或者是一种承诺,当然,还有资本霸权存在的一种高调示强罢了。意思就是告诉大众,只要自愿接受我们的俘获,愿意为我所用,我们就可以让乌鸡变凤凰,就可以让你东山再起,就可以让你成就创业神话。至于那些没有利用价值的,或者是背叛我们的人,就不会有这样好的待遇了。

    因此,对任正非,就要表现出另外一种姿态了。敢背叛我,敢把我拒之门外,敢领着一帮子泥腿子造反,那就让你看看背叛我、把我拒之门外是什么结果,让你知道背叛我、造我的反是什么滋味,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合规。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下,在全面私有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下,只有配合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才是合规,才能允许你存在。否则,你就是做的再好,不能为我所用,所能够给你的,就是专制,就是独裁,就是依法治你,就是要把你从这个不均衡的投机市场上清除出去,甚至就是要把你置之死地而后快。这就是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霸道和邪恶,就是资本主义农业分封制封建属性的存在和体现。

    借用列宁同志的一段话,稍作修改,来描述一下资本主义社会。封建主义已经死了,农业社会已经成为过去,但封建主义、农业社会的尸体是不能装进棺材埋入坟墓的,它在腐烂变质,它还在散发着臭气,这股臭气弥漫在工业时代的上空,腐蚀着工业时代的人类。工业革命已经取得胜利,但工业社会该如何建立,资本主义已经给人们创造了一个在臭气的熏染下,回归封建主义、重回封建独裁的失败案例。

    在工业时代,人类将面临着两个选择,要么是农业社会意识形态影响下的资本主义,要么是工业社会意识形态催生下的社会主义。工业社会绝不是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不属于工业社会的人类所有,而是属于农业社会。社会主义才是工业社会人类的选择。资本主义回归封建主义,也就一定会像封建主义一样,被工业社会的人类最终送进坟墓。

    对于处在改开和社会变革中的今天的中国人,我们该像褚时健一样,接受被封建主义腐蚀了的资本主义的继续腐蚀,沦为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垄断独裁的工具?还是像任正非一样,在工业社会继续坚守劳动价值观、探索创新新的经济结构和制度?大家应该站在新时代下,站在工业社会大背景下,多做一些思考、果断的去做一个选择。

    最后还是要广告一下,愿意学任正非、学华为的,加微信15978425048,输入“学习华为好榜样”申请通过,我们会给你提供最有效、也是最高效的咨询服务,帮助你做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帮助你把你的企业做的和华为一样,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我们的智慧和力量,引领中国社会,率先进入工业社会。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说实在的,褚时键,有点生不逢时。生在一个国营时代。如果在坚持一会儿。国营变国有。什么事都没有了。现在的那些国有企业的老总。恐怕哪个也比他弄得多,什么事也没有。
      还是那句话,任正非,不应该是一个私营企业的企业家,顶多是一个集体企业的管理者。不过不同的是,当一个私营企业家可以比集体管理者有理由得到更多的东西。如,一些东西,如果是属于集体的,归了个人,就属于腐败。如果是私营业企业家个人得到了。就可以理所应当的得到了。
       这种类似的情况,还有海尔集团的张瑞敏,格力集团董明珠等等,都是这样。
    2019/3/12 3:37:27
  • 所谓惺惺相惜者,就在于那个“腥”味相投。
    2019/3/11 13:08:41
  • 两类人在吹捧。一是有原罪的不敏起家者,他们要为褚时键翻案来为自己的历史原罪辩护需求安慰。二是推墙党和精英。他们需要不断证明土工错了。
    2019/3/11 12:41:3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