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寻走中华路(39)商汤灭夏的真相
2019-03-11
字号:
    商汤灭夏的故事,是有历史记载的。我们来看《史记·夏本纪》:

    【帝桀之时,自孔甲以来而诸侯多畔夏,桀不务德而武伤百姓,百姓弗堪。乃召汤而囚之夏台,已而释之。汤修德,诸侯皆归汤,汤遂率兵以伐夏桀。桀走鸣条,遂放而死。桀谓人曰:"吾悔不遂杀汤于夏台,使至此。"汤乃践天子位,代夏朝天下。汤封夏之后后,至周封于杞也】。

    翻译过来就是:

    【帝桀在位时,因为自(他的祖上)孔甲在位以来,诸侯就有很多叛离了夏,帝桀又不修德,而用武力伤害各个诸侯部落,各个诸侯部落都不堪忍受。帝桀把商汤召来,囚禁在夏台,后来又把他放了。商汤修行德业,诸侯都归附于他。商汤就率兵去征讨夏桀。夏桀逃到鸣条,最后被放逐而死。夏桀对人说:‘我后悔当初没有索性把商汤杀死在夏台,致使我今天落得如此下场’。商汤就登上了天子之位,取代了夏朝而领有天下。商汤封了夏朝的后代,到周朝时,这些夏朝后人都封在杞地】。

    我们再来看看《史记·殷本纪》中更详细的记载:

    【汤征诸侯。葛伯不祀,汤始伐之。汤曰:‘予有言:人视水见形,视民知治不’。伊尹曰:‘明哉!言能听,道乃进。君国子民,为善者皆在王官。勉哉,勉哉’!汤曰:‘汝不能敬命,予大罚殛之,无有攸赦’。作汤征。

    ······

    【当是时,夏桀为虐政淫荒,而诸侯昆吾氏为乱。汤乃兴师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遂伐桀。汤曰:‘格女众庶,来,女悉听朕言。匪台小子敢行举乱,有夏多罪,予维闻女众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夏多罪,天命殛之。今女有众,女曰:我君不恤我众,舍我啬事而割政。女其曰:有罪,其奈何?夏王率止众力,率夺夏国。众有率怠不和,曰:是日何时丧?予与女皆亡!夏德若兹,今朕必往。尔尚及予一人致天之罚,予其大理女。女毋不信,朕不食言。女不从誓言,予则帑僇女,无有攸赦’。以告令师,作汤誓。於是汤曰:‘吾甚武’,号曰武王。

    【桀败於有娀之虚,桀奔於鸣条,夏师败绩。汤遂伐三嵕,俘厥宝玉,义伯、仲伯作典宝。汤既胜夏,欲迁其社,不可,作夏社。伊尹报。於是诸侯毕服,汤乃践天子位,平定海内】。

    翻译过来就是:

    【成汤征讨诸侯,以邻近的葛伯不祭祀鬼神为由,去攻打。成汤说:‘我说过这样的话:人从水中,就能够看出自己的形貌;看一看民众的情形,就知道自己的治理行不行’。伊尹说:‘英明啊!听得进建议,思想才会进步。善于治理国家、抚育万民的君王,都是在于任用官员。尽力吧,尽力吧’!成汤对葛伯说:"你们不能敬顺天命,我就要重重地惩罚你们,概不宽赦。"于是写下《汤征》。

    ······

    【就在这个时候,夏桀荒淫无道,施行暴政,还有诸侯昆吾氏也起来作乱。商汤于是率领诸侯举兵。伊尹跟随着成汤。商汤亲自指挥讨伐昆吾,接着讨伐夏桀。商汤说:‘你们众人,到这儿来,仔细听我讲话:不是我敢于兴兵作乱,是因为夏桀有罪。我就是听你们都说,夏桀有罪,我害怕上天怪罪,不敢不匡扶正义。如今夏桀犯下了很多罪行,上天命令我来处罚他。现在你们众人说,我们的国君不体恤我们,抛开我们的农事不管而去争权夺利。那么,你们说,夏桀有罪,该怎么办?夏国君主夏桀耗尽了夏国的民力,掠光了夏国的资财。夏国的民众都在怠工,不与他合作。他们说,这个太阳什么时候落下去,我宁愿和你一起灭亡!夏王的德行已经到这种地步,现在我一定要去讨伐他!你们如果和我一起去执行上天降下的惩罚,我会重重地奖赏你们。你们不要怀疑,我绝不会食言而肥。如果你们违抗我的誓言,我就要惩罚你们,概不宽赦’!商汤把这些话告诉传令长官,写下了《汤誓》。商汤于是说‘我很英武’,号称武王。

    【夏桀在有娀氏旧地被打败,奔逃到呜条,就全军崩溃了。商汤于是进攻忠于夏桀的三嵕,缴获了他们的珠玉宝器。义伯、仲伯写下了《典宝》。商汤灭夏之后,想废掉夏的社祀,不行,于是写了《夏社》。伊尹向诸侯公布了战果,于是诸侯归服成汤。成汤于是登上天子之位,平定了天下】。

    根据以上两段《史记》里面的记述,我们如果抹去《史记》作者,太史公司马迁之带有感情色彩的主观性描述,而将其中真正客观的历史性事实提炼出来,就是:

    【自夏傑的祖上孔甲在位以来,诸侯就有很多叛离了夏朝】。

    【帝桀用武力对付各个诸侯部落,各个诸侯部落都对他不满】。

    【帝桀把商汤召来,囚禁在夏台,后来又把他放了】。

    【商汤征讨诸侯,以邻近的葛伯不祭祀鬼神为由,去攻打】。

    【成汤对葛伯说:“你们不能敬顺天命,我就要重重地惩罚你们,概不宽赦”】。

    【商汤亲自指挥讨伐昆吾,接着讨伐夏桀】。

    【商汤说:“不是我敢于兴兵作乱,是因为夏桀有罪。你们众人说,我们的国君不体恤我们,抛开我们的农事不管而去争权夺利。那么,你们说,夏桀有罪,该怎么办?你们如果和我一起去执行上天降下的惩罚,我就会重重地奖赏你们。你们不要怀疑,我绝不会食言而肥。如果你们违抗我的誓言,我就要惩罚你们,概不宽赦”】!

    【商汤灭夏之后,想废掉夏的社祀,不行,于是写了《夏社》】。

    从以上基本的事实可以判断,夏朝自孔甲开始,就已经在走下坡路。到夏傑的时候,就更加是日落西山、四面楚歌了。夏傑对于商汤,基本上是处于守势。

    夏傑囚禁商汤,又把他放了。

    这表明,夏傑并不昏聩,也不暴戾,他是在审时度势,权衡利弊。

    商汤征讨葛伯,夏傑没有反应。

    这说明,夏傑对敌强我弱的形势,是有清晰的判断。

    商汤讨伐昆吾,接着讨伐夏桀,这时候,道义,并不在商汤这边。

    商汤手下的百姓就指责商汤:“抛开农事不管,而去争权夺利”。

    而商汤对于他手下的百姓则说:“你们跟我一起出征,我就重赏你们;如果违抗我的命令,我就概不宽赦”。

    那么,历史的记述,为什么会贬桀扬汤呢?

    商汤灭夏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

    中国古代有个“盲人摸象”的成语故事。说一个盲人,摸到象的腿,就说象是一根柱子;摸到象的肚皮,就说象是一堵墙。

    这就是由于,盲人没有全面的世界观,只是凭自己局部的印象,来判断事物。

    实际上,我们看待事物,不能只满足于看到事物的本身,更不能只满足于看到事物的局部,而应该把视线放远,把视野放宽,在一个比较充分显示事物之全貌的背景中,去观察事物。

    这就是所谓的阴阳性的世界观。

    背景,就是阴;事物,就是阳。通过背景这个阴,我们就能够比较性地观察到事物的特征。

    这个事物的特征,就是阳。

    而当我们观察到事物的特征这个阳之后,我们也可以反过来,通过这个阳,去比较性地观察到事物的背景之性质,这个事物的背景之性质,就是阴。

    像商汤灭夏这个故事,如果我们就事论事,是看不出什么名堂的。

    我们只有把这个故事,放到一个宏大的历史性背景中去看,才可能看到事情的真相。

    我们应该看一看,在商汤灭夏之前,历史上,发生过什么;在商汤灭夏之后,历史上,又发生过什么;商汤灭夏的的故事,与它前后的历史故事之间,有什么联系。

    在商汤灭夏之前,历史上发生过黄帝取代炎帝;而颛顼分九州、明礼乐;大禹又再分九州、定五服;然后,夏启建立“家天下”的历史故事。

    这些故事,是连贯性的;是有一个必然的、逻辑性的联系的。

    这个逻辑就是,以“君主专制”为表现特征的中央集权体制,通过礼乐制度到进贡制度,通过道德建设到法制建设,从精神层面到物质层面,一步一步地从虚到实,从粗到精,一步一步地加强,一步一步地完善。

    她的本质就是,君主与百姓阶层的上下联合,制止中间贵族阶层肆无忌惮的个性膨胀;从而实现社会生产与生活的平稳发展,保障社会的文明体系,不因中间贵族阶级的野蛮生长与恶性竞争而崩溃。

    那么,在商汤灭夏之后,历史上,又发生过什么故事呢?

    在商汤灭夏之后,历史上就发生了“武王伐纣”,“周初大封建”的历史故事。

    “武王伐纣”,不是看点;“周初大封建”,才是关键。

    为什么会发生“周初大封建”这样的社会变革呢?这个社会变革的本质是什么呢?

    “周初大封建”的口号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个意思就是说:

    天下的土地,都是我君王的,你们诸侯之间,别再想通过相互攻伐,消灭对方,来得到对方的土地了。没有我君王的册封,任何土地,即使它是无主之地,你们,也不能擅自据为己有。天下的百姓,都是我君王的臣民。他们如果有错,自有我君王派人前去调查和处罚。任何人,都不得以对方有错在先为由,去挑起事端,攻击对方。

    这个规定的本质就是:

    土地王权化,诸侯臣民化。任何诸侯贵族,对于自己脚下的土地,只有经营权,没有所有权。没有君王的分封,他们谁也不能擅自侵占无主之地。任何诸侯的臣民,都首先是君王的臣民,由君王分封给诸侯管理与教化,君王有权随时将他们征用。

    这就从制度的层面,削弱诸侯们的主体地位,制止了诸侯之间的弱肉强食,恶性竞争。

    那么,这个制度的出台,与之前的黄帝取代炎帝,颛顼分九州、明礼乐,大禹再分九州、定五服,然后,夏启建立“家天下”的历代历史故事之间,有什么联系呢?

    这个联系就是:

    虽然君王通过进贡体制,造成了相对各个贵族的实力优势,又通过“家天下”的世袭制,保证了王位传承的稳定有序。但是,贵族豪强们,并没有因此而削弱自己独立自主的主体地位,他们还可以通过相互攻伐与兼并,一方面壮大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又减少君王的贡地之范围,蚕食君王的利益,削弱君王的实力。

    所以,“周初大封建”,就是要堵住这个漏洞,就是要通过削弱贵族诸侯的主体地位,进一步地完善以“君主专制”为表现特征的中央集权体制。

    那么,这个漏洞,真的存在吗?它在历史上,有过什么表现吗?

    如果这个漏洞在历史上没有表现,没有造成足以引以为戒的后果,为什么周朝一建立,就要采取措施,制定制度,以堵住这个漏洞呢?

    那么,这个漏洞,在历史上是怎样表现的呢?

    我们再看一看商汤灭夏这个历史事件中的各种硬核:

    【自夏傑的祖上孔甲在位以来,诸侯就有很多叛离了夏朝】。

    【帝桀用武力对付各个诸侯部落,各个诸侯部落都对他不满】。

    【帝桀把商汤召来,囚禁在夏台,后来又把他放了】。

    【商汤征讨诸侯,以邻近的葛伯不祭祀鬼神为由,去攻打】。

    【成汤对葛伯说:“你们不能敬顺天命,我就要重重地惩罚你们,概不宽赦”】。

    【商汤亲自指挥讨伐昆吾,接着讨伐夏桀】。

    【商汤说:“不是我敢于兴兵作乱,是因为夏桀有罪。你们众人说,我们的国君不体恤我们,抛开我们的农事不管而去争权夺利。那么,你们说,夏桀有罪,该怎么办?你们如果和我一起去执行上天降下的惩罚,我就会重重地奖赏你们。你们不要怀疑,我绝不会食言而肥。如果你们违抗我的誓言,我就要惩罚你们,概不宽赦”】!

    【商汤灭夏之后,想废掉夏的社祀,不行,于是写了《夏社》】。

    在太史公司马迁的叙事中,是因为夏傑的祖上孔甲有错,才导致很多诸侯叛离了夏朝。

    那么,我们可不可以理解为,成王败寇,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是因为夏傑和他的祖上孔甲失败了,所以,他们的敌人,就将一切的污水恶名,都强加到他们的头上。

    真实的历史应该是,由于贵族阶级的一步步蚕食,到孔甲这个时候,夏朝,已经没有实力去制止贵族豪强对于弱小部落的兼并,孔甲只好借助于鬼神,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对现实采取鸵鸟政策。

    这就被那些贵族豪强抓住把柄,作为孔甲荒淫糜烂的证据。

    到了夏傑这个时候,形势已经十分危急,夏傑不得不采取措施以自救。

    他试图实行先易后难,通过先消灭外族之中,比较孤立的势力,来慢慢培植自己之实力的策略,来一步一步地打下反抗贵族豪强之威胁的基础。

    不料,他的这一举动,引起贵族集团的警觉,所以,他刚想对不属于夏氏集团成员的商汤部落下手,就遭到夏氏集团中贵族豪强们的制止。

    他不得不在囚禁商汤之后,又把商汤放走。

    而商汤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之所以被夏傑选中为率先打击的对象,也是因为,他在外族之中,是一个实力和智谋都比较强悍的对手。所以,夏傑想率先除掉他,以绝后患。

    而当夏傑将他放虎归山之后,他也就知道,夏氏集团有隙可乘。于是,他就乘势发起了反击,一个一个地消灭忠于夏傑的部落,从而壮大自己的实力。

    夏氏集团中,那些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贵族豪强们,只是两眼盯着夏傑,害怕夏傑恢复朝廷实力对他们不利,不料,商汤通过消灭忠于夏傑的那些部落,一步一步地壮大起来。

    于是,为了自保,夏氏贵族豪强们,就纷纷地投靠商汤。

    商汤灭夏之后,本想废掉夏族的社祀。

    可是,这释放了他对夏族所有成员都不放过的信号,引起那些投降于他的夏族成员的反弹,于是,商汤只好作罢。

    由于商族文化远远落后于夏族文化,商汤灭夏之后,历史的叙事权,还是掌握在夏氏贵族的手中。

    夏氏贵族们为了推卸自己的历史责任,就只能把夏傑,一个劲地往坏里写,把一件必然性的历史事件,描绘成一个由“昏君”、“暴君”造成的偶然性事件。

    但是,谎言掩盖不了真相。

    由于商朝是在招降纳叛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投降于她的各路诸侯,都具有强大的实力,她就不可能吸取夏朝的教训,实行旨在堵住体制漏洞的制度改革。

    于是,商朝的末代之王商纣,就也会必然地落到和夏傑一样的局面。

    这就不能不让周朝的开拓者们,来认真地总结历史,吸取教训,从而不失时机地实行“周初大封建”的政治制度改革,以从政治法理上,削弱各个诸侯国的主体地位。

    这样,商汤灭夏,就只是一个历史的小曲折,她让中华民族的历史,停顿了554年,然后,继续向前推进。

    寻走中华路(40)“烽火戏诸侯”“流芳千古”

    “烽火戏诸侯”的故事,也是见于太史公司马迁的《史记·周本纪》:

    【宣王崩,子幽王宫湦立。幽王二年,西周三川皆震。伯阳甫曰:“周将亡矣。夫天地之气,不失其序,若过其序,民乱之也。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能蒸,于是有地震。今三川实震,是阳失其所而填阴也。阳失而在阴,原必塞。原塞,国必亡。夫水土演而民用也。土无所演,民乏财用,不亡何待!昔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今周德若二代之季矣,其川原又塞,塞必竭。夫国必依山川,山崩川竭,亡国之征也。川竭必山崩。若国亡不过十年,数之纪也。天之所弃,不过其纪”。是岁也,三川竭,岐山崩。

    【三年,幽王嬖爱褒姒,褒姒生子伯服,幽王欲废太子。太子母申侯女,而为后。后幽王得褒姒,爱之,欲废申后,并去太子宜臼,以褒姒为后,以伯服为太子。周太史伯阳读史记曰:“周亡矣”。昔自夏后氏之衰也,有二神龙止于夏帝庭而言曰:“余,褒之二君”。夏帝卜杀之与去之与止之,莫吉。卜请其漦而藏之,乃吉。于是布币而策告之,龙亡而漦在,椟而去。夏亡,传此器殷。殷亡,又传此器周。比,莫敢发之。至厉王之末,发而观之。漦流于庭,不可除。厉王使妇人裸而噪之。漦化为玄鼋,以入王后宫。后宫之童妾既龀而遭之,既笄而孕,无夫而生子,惧而去之。宣王之时童女谣曰:“檿弧箕服,实亡周国”。于是宣王闻之,有夫妇卖是器者,宣王使执而戮之。逃于道,而见乡者后宫童妾所弃妖子出于路者,闻其夜啼,哀而收之,夫妇遂亡,奔于褒。褒人有罪,请入童妾所弃女子者于王以赎罪。弃女子出于褒,是为褒姒。当幽王三年,王之后宫见而爱之,生子伯服,竟废申后及太子,以褒姒为后,伯服为太子。太史伯阳曰:“祸成矣,无可奈何”!

    【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万方,故不笑。幽王为烽燧大鼓,有寇至则举烽火。诸侯悉至,至而无寇,褒姒乃大笑。幽王说之,为数举烽火。其后不信,诸侯益亦不至。

    【幽王以虢石父为卿,用事,国人皆怨。石父为人佞巧善谀好利,王用之。又废申后,去太子也。申侯怒,与缯、西夷犬戎攻幽王。幽王举烽火征兵,兵莫至。遂杀幽王骊山下,虏褒姒,尽取周赂而去。于是诸侯乃即申侯而共立故幽王太子宜臼,是为平王,以奉周祀。

    【平王立,东迁于雒邑,辟戎寇。平王之时,周室衰微,诸侯强并弱,齐、楚、秦、晋始大,政由方伯。】

    将这篇文字翻译一下,大意就是:

    【宣王逝世,他的儿子,幽王宫湦继位。幽王二年,西周都城和附近泾水、渭水、洛水三条河的地区都发生了地震。伯阳甫说:“周快要灭亡啦。天地间的阴阳之气,不应该没有秩序;如果打乱了秩序,那也是有人使它乱的。阳气沉伏在下,不能出来,阴气压迫着它使它不能上升,所以就会有地震发生。如今三川地区发生地震,是因为阳气离开了它原来的位置,而被阴气压在下面了。阳气不在上面却处在阴气的下面,水源就必定受阻塞。水源受到阻塞,国家一定灭亡。水土通气才能供民众从事生产之用。土地得不到滋润,民众就会财用匮乏。如果到了这种地步,国家不灭亡还等待什么!从前,伊水、洛水干涸夏朝就灭亡了;黄河枯竭商朝就灭亡了。如今周的气数也像商、周两代末年一样了,河源的水流又被阻塞,水源被阻塞,河流必定要枯竭。一个国家的生存,一定要依赖于山川,高山崩塌,河川枯竭,这是亡国的征象。河川枯竭了,高山就一定崩塌。这样看来,国家的灭亡用不了十年了,因为十刚好是数字的一个循环。上天所要抛弃的,不会超过十年。”这一年,果然三川枯竭了,岐山崩塌了。

    【幽王三年,幽王宠爱褒姒。褒姒生的儿子叫伯服,幽王想废掉太子。太子的母亲是申侯的女儿,是幽王的王后。后来幽王得到褒姒,非常宠爱,就想废掉申后,并把太子宜臼也一块儿废掉,好让褒姒当王后,让伯服做太子。周太史伯阳诵读历史典籍,感慨道:“周朝就要灭亡啦。”从前还是夏后氏衰落时候,有两条神龙降落在夏帝的宫廷,说:“我们是褒国的两个先君。”夏帝不知道是该杀掉它们,还是赶跑他们,还是留住他们,就进行占卜,结果都不吉利。又卜占要他们的唾液藏起来,结果才吉利。于是摆设出币帛祭物,书写简策,向二龙祷告,两条龙不见了,留下了唾液。夏王让人拿来木匣子把龙的唾液收藏起来。夏朝灭亡之后,这个匣子传到了殷朝。殷朝灭亡之后,又传到了周朝。连着三代,从来没有人敢把匣子打开。但到周厉王末年,周厉王打开匣子看了。龙的唾液就流在殿堂上,怎么也清扫不掉。周厉王命令一群女人,赤身裸体对着唾液大声呼叫。那唾液就变成了一只黑色的大蜥蜴,爬进了厉王的后宫。后宫有一个小宫女,六、七岁,刚刚换牙,碰上了那只大蜥蜴,后到成年时竟然怀孕了,没有丈夫就生下孩子。她非常害怕,就把那孩子扔掉了。在周宣王的时代,小女孩们唱着这样的儿歌:“山桑弓,箕木袋,灭亡周国的祸害。”宣王听到了这首歌,正好有一对夫妻在卖山桑弓和箕木制的箭袋,宣王就命人去抓捕他们,想把他们杀掉。夫妇二人在逃亡的路上,发现了先前被小宫女扔掉的婴孩,就在乡下的路旁。听着婴孩在深更半夜里啼哭,非常怜悯,就收留了她。夫妇二人继续往前逃,逃到了褒国。后来褒国人得罪了周朝,就想把被小宫女扔掉的那个女孩献给厉王,以求赎罪。因为当初这个被扔掉的女孩是褒国献出,所以叫她褒姒。周幽王三年,幽王到后宫去,一见到这女子就非常喜爱,生下儿子伯服,最后竟把申后和太子都废掉了,让褒姒当了王后,伯服做了太子。太史伯阳感慨地说:“祸乱已经造成了,没有法子可想了!”

    褒姒不爱笑,幽王为了让她笑,用了各种办法,褒姒就是不笑。周幽王设置了烽火狼烟和大鼓,有敌人来侵犯就点燃烽火。周幽王为了让褒姒笑,点燃了烽火,诸侯见到烽火,全都赶来了。赶到之后,却不见有敌寇。褒姒看了果然哈哈大笑。幽王很高兴,因而又多次点燃烽火。后来诸侯们都不相信了,也就渐渐不来了。

    周幽王任用虢国石父做卿,在国中当政,国人都忿忿不平。石父为人奸诈乖巧,善于阿谀奉承,贪图财利,周幽王却重用他。幽王又废掉了申后和太子。申侯很气愤,联合缯国、犬戎一起攻打幽王。【幽王点燃烽火召集诸侯的救兵。诸侯们没有人再派救兵来。申侯就把幽王杀死在骊山脚下,俘虏了褒姒,把周的财宝都拿走才离去。于是诸侯都到申侯那里,共同立幽王从前的太子宜臼为王,这就是平王,由他来继承周朝的祭祀。

    【平王登位之后,把国都迁到东都洛邑,以躲避犬戎的侵扰。到平王这个时候,周王室就衰落了,各路诸侯以强并弱,齐国、楚国、秦国、晋国势力开始强大,一切政事都要经过各方诸侯的首领裁决】。

    这就是所谓的“烽火戏诸侯”的故事。

    那么,这个故事,是真的吗?

    首先,不用考虑,请大家直接回答:

    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龙?有没有龙涎?有没有龙涎可以化为大蜥蜴?有没有大蜥蜴可以让一个小女孩,数年后长大成人,而怀孕生子?

    由这样的神话,衍生出来的历史故事,其真实性,能有多大的可信度?

    其次,在神话之前,以阴阳之气附会地震之说,进而判断周朝要亡的那种神预测,有没有道理?

    再其次,我们可以稍微思考一下:

    就算周幽王时代,有烽火台;周幽王,也点着了烽火台,使诸侯们闻警而至;那又会,是怎样的一种闻警而至呢?

    不会是有小股部队先行紧急赶到,而后,大部队才会接连而至吗?

    这样的一种渐进过程,又怎么能够让素不爱笑的褒姒,就突然发笑?而且是见一次,笑一次?

    莫非,是褒姒知道,这样可以让周幽王亡国,所以,就有意地要让他亡国?

    当我们问过这几个浅显的问题之后,我们再来,问一个比较隐秘性的问题:

    为什么周平王登位之后,要把国都迁到东都洛邑,以躲避犬戎的侵扰?

    他的外公申候,不是和犬戎友好,联合犬戎打败了他的父亲周幽王,而将他拥立为王吗?

    为什么到平王这个时候,周王室就衰落了,各路诸侯以强并弱,一切政事都要经过各方诸侯的首领裁决?

    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大家都要向周家天子进贡,都要服从周家天子的命令吗?

    怎么周平王会管不住各路诸侯,而竟让他们以强并弱,甚至于一切政事,都要经过各方诸侯的首领裁决?

    其实,虽然,周族实行了大封建;虽然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然而,由于当时生产力的发展,并没有达到农奴制的小生产,可以完全地取代奴隶制的大生产的地步,这就导致生产劳动,仍然必须是具有强制性;使得土地的经营者,必须要保留自己的武装,以强迫奴隶们劳动。

    而当土地经营者,不得不为生产,而保留自己的武装时,他们所拥有的武装,就同时也具有与帝王、或者与其他土地经营者的武装,相抗衡的可能。

    这样,帝王,就事实上是没有绝对的权力,完全彻底地实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之法理,帝王与各路诸侯之间的关系,就在很大程度上,是仍然需要通过“礼乐制度”来维持。

    《尚书·洛诰篇》记载:

    公曰:“已!汝惟冲子,惟终。汝其敬识百辟享,亦识其有不享。享多仪,仪不及物,惟曰不享。惟不役志于享,凡民惟曰不享,惟事其爽侮。乃惟孺子颁,朕不暇听”。

    这段话,以老曹的水平,还翻译不过来,这里,只好借用网络上其他网友的翻译:

    周公说:“唉!您虽然是个年轻人,但是,你也该考虑完成先王未竟的功业。您应该认真考察诸侯的享礼,也要考察其中也有不享的。享礼注重礼节,假如礼节赶不上礼物,应该叫做不享。因为诸侯对享礼不诚心,老百姓就会认为可以不享。这样,政事将会错乱怠慢。我急想您来分担政务,我没有闲暇管理这么多啊”!

    这里,就透露出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周家天子,对各路诸侯,是从一开始,就没有绝对的控制力。诸侯向天子进贡,没有规定的数额,而是全凭其自愿。他可以进贡,也可以不进贡。天子,主要是通过其进贡的情况,来考察其对天子的忠诚度。

    这就是说,天子与诸侯的关系,还是以礼乐为主的,当礼乐不在时,才会考虑使用权威,甚至于,使用武力。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在天子封给诸侯以土地和臣民之后,土地与臣民,名义上,仍然是属于天子,属于王土王臣;可事实上,得到了受土受民的各路诸侯,却不会那么想,在他们的潜意识里,他们,就认为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私有的东西了。

    《大雅·瞻卬篇》记载:“人有土田,汝反有之;人有民人,汝覆夺之。”

    “人家有田土,你周幽王要夺取;人家有农奴与奴隶,你也要夺取”。

    这种明显是诸侯对于周幽王相诘难的口气,充分地说明,天子与诸侯两方,对于分封制的理解,是不一样的。

    天子理解为,即使是分封了,这些土地和臣民,仍然是我朝廷的,我有收回的权利;而诸侯们则理解为,分封给我们的土地与民人,就是属于我们的,你做天子的,就不能无故侵犯。

    那么,造成诸侯们这种想法的心理基础是什么呢?

    当然就是诸侯们有自己的武装,有自己的硬核性的实力。他们在潜意识中,有独立自主的主体地位,有与不合他们意的天子帝王,硬杠一场的勇气。

    2012年,北京与清华大学,在整理获赠的战国竹简(清华简)时,发现竹简上的记述,与《史记》中“烽火戏诸侯”的故事,有所不同。

    清华简记载,是周幽王主动进攻原来的申后娘家——申国。申侯,于是联络戎族,打败了周幽王。西周因而灭亡。

    清华简上,并没有"烽火戏诸侯"这个梗。

    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教授刘国忠称,史学界对“烽火戏诸侯”曾有过质疑,认为《史记》中所载只是“小说家言”,清华简的内容,一定程度上支持这种质疑,从而部分推翻《史记》的记载。

    刘国忠认为,史学界就此可以得出结论:西周灭亡不是因为“烽火戏诸侯”,该故事甚至并不存在。

    钱穆在《国史大纲》中,对《史记》记载“烽火戏诸侯”之事提出疑义:“此委巷小人之谈。诸侯并不能见烽同至,至而闻无寇,亦必休兵信宿而去,此有何可笑?举烽传警,乃汉人备匈奴事耳。骊山一役,由幽王举兵讨申,更无需举烽”。

    “烽火戏诸侯”一事,是明显经不起推敲。

    然而,值得推敲的是,周幽王进攻申国,为什么是自己亲自出马进剿,而不是召集其他诸侯国,去共同讨伐?

    以他的天子之威,竟然没有其他诸侯一同前往参战,这,到底是显示他的无德,而导致诸侯背叛呢?还是显示他的无能,而调遣不动天下诸侯呢?

    如果是他无德,那么,后来东周的所有周家天子,都无德吗?

    为什么后来的所有周家天子,都没有办法,调遣各路诸侯,重振周家天子的天威呢?

    根本的问题,怕还是在于,“礼乐文明”是假的,周家天子失去了足以威慑各路诸侯的硬实力,才会被各路诸侯所忽视,也才会让各路诸侯,丧失“礼乐文明”。

    至于历史的记述者们,为什么会以“烽火戏诸侯”的故事,来解释周幽王讨伐申国的失败?

    这大概是因为,其中的真相,会令这场战争的胜利者及其同道们,无法“流芳千古”吧。

    胜利者及其同道们不能“流芳千古”,那就只好,让失败者“遗臭万年”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