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滔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资江河水 - 何滔首页
合肥市首创居民自治拆迁模式
2019-03-01
字号:
    面对城市拆迁工作难的问题,合肥市蜀山区也在创新社会管理中积极探索新方法。在城市老旧小区整治征迁、小区管理等城市管理中,2013 年创造性地推出“居民自治拆迁”模式。小区改造,到底是整治,还是征迁,由居民民主投票表决;怎么征迁,如何管理,也由居民主导;政府不再冲到拆迁第一线,而是变身为协调员,变“领导”为“指导”,为居民自治拆迁、自治管理提供服务、政策等方面的支撑。

    原合肥元件五厂生活区,虽是老旧小区,但由于位于合肥主干道长江西路,居民对拆迁补偿的期望值很高。随着小区四周的开发建设,该小区成了被居民戏称的“被压迫的死角”。但该小区在蜀山区又不是最老旧的,很难进入老旧小区改造的盘子,于是一些小区居民开始上访,要求将该小区列入旧城改造。这为当时首创性地提出并检验居民自治拆迁的模式提供了机会,是该模式成功试水的第一个项目。

    经过与居民广泛沟通协商,取得认同,蜀山区决定对原合肥元件五厂生活区实行居民自治拆迁。在征迁过程中,蜀山区政府只是提供服务、政策支持,帮助居民设计民主自治平台,指导开展征收拆迁工作,征迁工作的决定权全部交给居民,进行民主决定。由街道、居委会协助小区居民们通过联名推荐、联户推荐、提名推荐、群众自荐等多种方法从每个单元中选出两名业主作代表,成立征迁自治小组。在安置方案商讨、补偿规定协商、入户征求意见、搬迁时间约定、选房方式确定、套内建筑面积测绘、附属物登记丈量等诸多细节问题,均采取民主方式讨论决定,由自治小组先讨论调整优化,并与居民和居民代表具体沟通落实,房屋所有权人完全自由自主自愿。

    由于自治代表发挥了主体作用,正确引导和带动居民合理表达诉求,以合作的态度和方式理性地维护正当的权益,少数存在观望、犹豫的居民看到绝大多数居民都愿意按照自治决定实施拆迁,自己的行为会影响到其他居民的利益,就少数服从多数地同意了自治拆迁方案。具体工作中,依靠善良的理性的群众去做态度犹豫的和非理性的群众工作并发动群众,即在方案优化到能被大多数人接受后,依靠多数群众去做少数群众工作。而且生活区的居民彼此都是一个单位的老同事,起生活了几十年, 知根知底,做工作沟通起来比较方便:所以最后签订拆迁协议时,居民同意率很快就达到了100%。这基层民主自治拆迁模式有效促进政府和居民沟通,有效地从根源上化解进而规避了房屋拆迁中复杂而又尖锐的矛盾。

    在自治拆迁中居民的利益与整个拆迁进行利益捆绑,最后户居民交了钥匙(验收),才能拿到拆迁奖励等:还有自治代表的利益也实行分片包干奖励,必需分片完成拆迁协议任务时,他们的工作奖励才能兑现,有小区块出现拖后腿的拆迁户,自治代表们就主动上门做工作,而且是三番五次地耐心细致地讲道理做工作,直到把工作做通才收场。至此,实行自治拆迁的小区没有出现拆迁工作中通常容易出现的极端尖锐的“钉子户”。

    为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体现进而真正切实地实现公平正义,合肥市在拆迁中让所有程序以公开的方式在“阳光”下运行,确保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首创“三榜公示”的做法:即通过对被拆迁人的姓名、房屋面积、人口等信息进行全方位多层面公示,接受社会监督,做到实事求是、程序严谨,实现阳光拆迁、阳光安置、阳光补偿,从而有效破解拆迁难的问题。具体操作上,每一个环节都进行公示,把尺子 量到底。为严控操作过程中的暗箱操作、少拆多补等不公平现象,把先前在“大拆违”中积累的“三榜公示”的经验应用到房屋拆迁中。第一榜是将拆迁户的房屋证照、常住人口与挂户人口等信息在所属社居委(村民组)进行张榜公示,同时公布举报电话、设置举报箱;第二榜是在街道(乡镇)、工业园区对经“一榜”公示后的情况进行再公开上榜,并设立现场办公室,接待居民来访;第三榜是将前两榜公示的结果汇总至建委、规划、土地、财政、房产、公安、监察等7部门组成的市房屋证照认定审核办公室进行确认后,在当地媒体上公示,接受社会监督。在公开中,让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得到充分实现。后来,在一些城中村改造项目中,在“三榜公示”基础上又发展增加了“四议两公开”,每个环节均让群众知情、参与和监督。

    2013年初蜀山区开始实行居民自治拆迁模式以来,当年共实施10个拆迁项目,除省市大建设工程和违法建设多的城中村改造项目外,有5个项目通过居民自治拆迁模式完成征迁,涉及近900户居民,没有出现一个“钉子户”;其中蜀山区在合肥元件五厂首创居民自治拆迁模式,创造了62天完成征迁工作的纪录。2013年6月6日合肥市启动合肥化机厂部分宿舍区(328户,8幢楼,2.18万平方米)征迁工作,仅56天全部完成,再次刷新快速签约的工作记录。

    在蜀山区井岗镇的城中村改造项目中,政府将所有拆迁安置费用进行合理评估,先由政府向群众掏钱“埋单”,完成拆迁;然后“净地”上市拍卖,开发商向市场要地。这就充分体现并实践了《宪法》、《物权法》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中在“为公共利益需要”的情况下征收公民房屋的基本要求。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1年生于湖南省邵阳市,1992年毕业于邵阳高等工业专科学校(现邵阳学院)建筑系,1992年至邵阳市人民政府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工作。喜欢阅读和思考,业余从事社会科学理论研究和发明创造。
我的所有文章,包括哲学、文化理论研究文章,都摘自拙著《纽带论》,35万字,正寻求出版帮助。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