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寻走中华路(1) 秦安—成纪,中华之大源
2019-02-01
字号:
    山梁、沟壑、河谷。

    天巉公路、靖天公路、泾甘公路、叶莲公路、蔡莲公路,不论你从哪里进入,你都会看到,黄土高原西部的梁峁沟壑,山多川少。王铺梁、中山梁、千户岭、云山,各大山梁,地势起伏,纷纷趋向秦安县城所在的兴国盆地。

    当然,尽管山多川少,然而,山水总相依。纵贯南北的葫芦河、散渡河,携带着清水河、南小河、显亲河、西小河等支流细水,似树枝网状般地聚集,流向北方的渭河。

    虽然原始森林尽被破坏,但是,还是有着广泛的天然乔木和人工乔木,构成植被的主体,保护着这一方水土。紫荆、刺玫、枸杞、五加等众多的天然或栽培灌木,也是一边为人们的经济生产作着贡献,一边协力保护着人类的这一片古老家园。

    鸢、雉鸡、雀鹰、苍鹰和石貂,还有一些留鸟与候鸟,不时地跃入人们的眼帘,告诉人们,这里,并不只有人类。

    我们的目标,是位于秦安县东北部的五营张邵店村—大地湾文化遗址。

    她分布于清水河与阎家沟河水之交汇处的一片台地上。台地分为一、二、三级。

    据考古工作者介绍,大地湾文化遗址分为多层:第1至3文化层,形成于距今60000至20000年前,地层中,有石英砸击技术产品,如石英石片、碎片等;第4文化层,距今20000至13000年,细石器技术产品和大地湾一期陶片开始出现;第5文化层,距今13000——7000年,以细石器和大地湾一期陶片为主;第6文化层,距今7000——5000年,主要文化遗物为半坡和仰韶文化晚期陶片。

    专家们认为,人类在距今6万年前,就进入到大地湾地区,成功地度过了寒冷的末次盛冰期并延续下来。使用先进细石器技术的狩猎与采撷生产的人们,可能随着末次盛冰期的来临,向南迁徙到这一地区。

    然而,最早进入到这一地区的人们,是否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呢?

    许多文化遗址的发掘告诉我们,在狩猎与采集生产和农业生产之间,人类,还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渔猎生产。如:距今34000年至16000年左右的北京山顶洞文化遗址里,就发现了鲩鱼、鲤鱼的骨化石,说明山顶洞人已能猎获水生动物,把生产范围扩大至水域。

    研究人员说,在距今44000年至28000年之间,地球上出现了一个较为温暖的亚间冰期,而距今30000年,则是这段亚间冰期的最高温期。这段时间的雨水较多,导致湖泊很多,从而给人类的渔猎生产,创造了条件。

    而这个历史特点的发现,就为我们解读过去很难理解的历史古籍,增添了新的思路。

    许多史籍记载,伏羲氏“结网罟以教佃渔,故曰宓犧氏”。这是伏羲氏从事过渔猎生产的文字证据。

    而这个证据,就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史籍中的另一个难解之谜——华胥氏“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犧于成纪”。

    “大人”,不应该是指雷神,而应该是指历史这个“巨人”。“雷泽”,也不应该是一个地名,而应该是指一个雷雨与水泽繁多的年代。“成纪”,就是成就了一段以结绳记事的历史,使一段结绳记事得以完整的意思。

    “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犧于成纪”,整个意思就应该是:“华胥氏随着历史的脚步,进入到了一个雷雨与水泽众多的渔猎时代,由于定居一处,不再随着季节迁徙,所以,他们就努力地探索农业生产,从而完成了一段由渔猎生产过渡到农业生产的历史,而历史的起点,就是华胥氏,终点,就是庖犠氏”。

    “华胥”之“华”,是指华胥氏的宗教信仰。他们崇拜植物花果的光华。这也就表明他们在努力地探索农业生产。“华胥”之“胥”,字典解释为,1:蟹酱;2:片刻,一会儿 ;3:古代官府中的小吏

    ;4:乡里小吏;5:有才智的人 ;6:古代乐官 ;7、姓氏。这也就显示,“华胥”之“胥”,有介绍其官职、能力、历史、功劳与性格的意思,总的来说,是地位不高,历史不长、功劳不大,但是很乐观,很有才智,做了很多基本性的工作,为后人的成功,打下了基础。

    “华胥氏”这个名号,应该是后来的黄帝部族,给他们的历代祖先所取的谥号之一。

    除了这个谥号外,还有宓犧氏、庖犧氏、伏犧氏,都是谥号。而这些谥号,其根底,都在一个“羲”字。

    “羲”,上面一个羊,羊下有禾,禾下有丂(天上挂着一条龙),与禾、丂左右并列的,是一个戈。整个字形,就透露出一个牧羊、种地、以龙为图腾、尚武好战的民族特征。这不就是赵宝沟文化的特征吗?

    所以,黄帝部族所最熟悉的近祖,就是生活在今天东北地区的赵宝沟文化遗址的主人。

    那么,赵宝沟文化遗址的主人,与甘肃天水秦安县(成纪)这个地方,又有什么联系呢?

    “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犧于成纪”;“结网罟以教佃渔。故曰宓犧氏”;“养犧牲以庖厨,故曰庖犧”。

    综合这些古籍记载来看,华胥氏最初的渔猎生产,不是捕鱼,而是摸螺捞蚌。及至到他们发展出了渔网,并且靠售卖渔网来获利之后,他们的名号,就不能再叫“华胥”了,而应该叫“宓犧”。

    因为,他们这时候的宗教信仰,已经改变。大概这时候,他们的图腾,就是蛇。因为,“犧”字的字形表明,他们以肉类作为祭祀时的供奉。而花不吃肉,蛇才吃肉。“宓”,是宁静清闲的意思,表明这时候,他们有时间从事手工业生产。

    而宓犧氏,又是怎么变成庖犧氏的呢?

    因为,这时候他们开始养殖大型牲畜,并且可以从中选择上品牲畜,来作为祭祀时的供奉了。

    那么,这时候,庖犠氏应该在哪里呢?还是在这沟壑纵横的秦安(成纪)地区吗?不,这时候,他们就已经到了那茫茫的草原,已经在草原上放牧了。

    所以,宓犧氏,就是黄帝部族在秦安(成纪)地区的祖先;而庖犠氏,就是黄帝部族在茫茫草原上的祖先。包括赵宝沟文化遗址的主人,也是属于庖犠氏。

    那么,伏犠氏又是怎么回事呢?

    伏犠氏,就是庖犠氏南下,在中原打了败仗,被迫逃亡到湖南的黄帝部族的近祖。“伏”,是以伏击战的方式摆脱敌人的追击;“羲”,与“兮”同音,也就有同义,表示气喘吁吁,累得不行。

    了解了黄帝部族的来源脉络,我们再来看炎帝神农氏部族的来源脉络。

    史籍记载,“太皞庖犧氏,风姓”;“女娲氏亦风姓”;伏羲氏是“蛇身人首”,而女娲氏也是“蛇身人首”。这说明,这两个部族,确实是同出一脉。

    那么,他们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分道扬镳的呢?

    史籍记载,女娲氏“代宓犧立,号曰女希氏”。那么,女娲氏就是在宓犧氏之后了。而宓犧氏之后,黄帝部族的祖先就变成了庖犠氏,到草原上去了。那么,女娲氏“代宓犧立”,实际上就是原地顶了宓犧氏的门户,传承了宓犧氏的法统。女娲氏,才是华胥氏和宓犧氏血统纯正的正宗传人。

    女娲氏“号曰女希氏”,这应该也是黄帝部族给他们取的谥号。“希”“羲”同音不同形,表明黄帝部族,承认女娲氏和他们的祖先有亲缘关系,但是,却不承认,女娲氏也是他们的祖先。因为,女娲氏伙同外族,打败了他们的祖先。这个仇,他们记下了。“女希氏”之“女”,表明女娲氏在性情上,和黄帝部族的祖先伏羲氏也有很大的差别,伏羲氏性情阳刚,女娲氏性情阴柔。

    我们再看女娲氏之“娲”。“娲”中之“呙”,是陶器。而能够以陶器作为名号,表明他们就是陶器的发明人之一,是最早使用陶器的人。

    陶器是农业生产探索过程中,能够保全农作物种子的唯一工具,却不是人们赖以做饭的唯一工具。这一点,决定了陶器制作的动因,是为了农业生产,而不是为了做饭。而有陶器必有农业生产,有农业生产就必有陶器,这个考古发现的规律,也可以佐证这一点。

    所以,宓犧氏之所以更名为女娲氏,其原因之一,就是宓犧氏还处在渔猎和手工业生产阶段,而女娲氏,则进入到了农业生产阶段。

    另外,“娲”“蛙”同音,表明女娲氏的宗教信仰,也相对宓犧氏发生了改变。女娲氏的图腾不再是蛇,而是蛙。因为,他们这时候有条件进行人口扩张,所以,他们就产生了生殖崇拜。而蛙,是一种看来很有生殖能力的动物。

    女娲氏崇拜蛙,就表明他们是仰韶文化的主人。因为,仰韶文化中,就有很多蛙的形象,表明仰韶文化的主人具有蛙崇拜,也就是生殖崇拜的信仰。

    而大地湾文化遗址的第6文化层,距今7000—5000年,就主要是出土仰韶文化的陶片。

    关键是大地湾文化遗址的第4文化层,距今20000至13000年,细石器技术产品和大地湾一期陶片开始出现;第5文化层,距今13000—7000年,以细石器和大地湾一期陶片为主。这个考古发现,表明黄河农业文明,与长江农业文明是同步进行的,都是在距今20000至13000年之间。

    而黄河农业文明的开创者,就是仰韶文化的主人,就是女娲氏。因为,遗址中的文化发展,是连续的,并没有中间的断裂。表明是仰韶文化的主人女娲氏部族以及他们的祖先,一直在这里生活与发展。

    回头我们再来看看,为什么这个地方,能够发展出农业生产呢?

    因为,这个地方,在狩猎与采撷生产时代,可能是个好地方,但是,到了渔猎生产时代,她就不是那么好了。所有的能够最先产生出农业生产的地方,其渔猎生产的条件,都不是很好。

    这里的地势,产生不了许多湖泊。而以最初的渔猎生产能力,没有湖泊,渔猎生产的收获,就是不可能很大的。所以,华胥氏当时生活在这个地方,应该是很困顿的。

    正是因为穷则思变,所以,华胥氏才在渔猎生产与狩猎生产、采撷生产之外,还要另谋出路,这才发展出了手工业与农业生产。

    我们再从华胥氏到宓犧氏的信仰变化,推测他们的性情变化:华胥氏的性情是平和、乐观的,所以,他们才会崇拜花;而宓犧氏的性情则阴森、强悍,所以,他们才会崇拜蛇。

    而性情的变化,也显示出他们实力的变化。华胥氏是由于实力不足,被其它部落排挤、驱赶,才辗转流浪到这个与渔猎生产并不融洽之地的。而宓犧氏时代,他们的实力显然是有了很大的增长,所以,他们才会脾气见涨。

    但是,比起那些开阔之地的部落来,他们的实力,显然还是不足。所以,他们才会崇拜蛇的盘曲据守、能屈能伸。

    而正是由于宓犧氏的两面性,才孕育出女娲氏和伏羲氏这两个同源,却不同性格的部族来;也因此在后来的中华民族的形成过程中,四大部族中,他们华胥氏与宓犧氏的后裔,就分领了两大部族,使之成为中华民族的大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当自我约定的文字,在一定的社会范围内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之后,它就一定会向更大的社会范围里扩展。然而,在更大的社会范围内,人们又能够怎样进行相互约定呢?这就导致文字的创作者,再也不能随意创作,而必须要充分理解社会大众共同的生活环境与共同的心理习惯。于是,象形文字,就产生了。
    由于象形文字写起来麻烦,所以,进一步的,她必然会在读书人越来越多、使用者越来越多的过程中,逐步地被简化。
    第三,半坡遗址出土的鱼纹,显示出进入农业社会的女娲氏部族,主要是以鱼为图腾。这是一种仰慕与感恩崇拜,是仰慕大自然的力量,感谢大自然的赠予,显示出女娲氏部族顺从环境变化、与环境和谐相处的精神特质。这与伏羲氏部族崇拜力量,斗天斗地斗敌人的精神特质,是恰恰相反的。
    第四,半坡文化遗址出土的人面鱼纹,与《山海经》中的“珥蛇”,具有不同的宗教形式,却是相同的宗教内涵,都是具有阴阳相互对立统一的哲学思想。这种思想,与《太极图》的思想也是相通的。只是,她们一个包含在宗教形式之中,一个抛却了宗教形式,上升为一种纯粹的哲学。
    第五,由半坡文化遗址中的鱼纹鱼图腾,到今天流传的“鲤鱼跳龙门”,以及“鱼化龙”的传说,显示出女娲氏部族阴柔文化,向伏羲氏部族阳刚文化的折服。这也是后来,龙图腾成为中华民族之唯一图腾的原因之一。
    第六,半坡类型文化,向东扩展到临潼姜寨文化遗址止步;随后,庙底沟类型文化大行其道。这表明,半坡文化属于女娲时代,而庙底沟文化属于神龙时代。女娲时代,仰韶文化是属于地方性的文化,而神龙时代,仰韶文化则是借着神龙氏的天下盟主之位,以天下主流文化的地位,向四方扩展。
    2019/2/4 4:26:58
  • 半坡文化属于仰韶文化,也就表明其主人属于女娲氏部族。女娲氏部族是一个性情平和、阴柔的部族,是不大会主动去侵犯别人的。但是,这不等于他们不会防止别人对他们的侵犯。就像今天的中国,不会主动去侵犯他国,但是,这不等于我们不会加强国防,时刻准备反侵略。
    第二,半坡遗址出土有二三十种刻划符号,被学者们判断为中国原始文字的起源。老曹也深以为是。
    然而,这种符号与我们常见的象形文字又有很大的区别,是属于一般人看不懂的一种。这也正好与老曹的一种观点相吻合。
    老曹以为,文字的发展,经历了自我约定、社会约定、发展简化三个阶段。
    自我约定阶段,文字不是用来进行社会交流的,而是用来进行自我交流的,是用来进行这一时间的我,与下一时间的我进行交流的。也就是为了帮助自己加强记忆,防止需要牢记的信息被忘记。
    由于是自我约定,所以,这种文字就不需要顾及旁人理不理解,只要自己能够理解就行了,所以,这种文字的产生就比较随意。
    然而,即便是很随意的创作,她也是跟从自己的心理习惯而来的,也是要由自己的生活环境与生活经所历决定的。这就导致,虽然自己没有准备让别人理解自己的创作,但是,一些与自己有着相同的生活环境、相同的生活经历的人,还是能够理解自己的创作。
    老曹曾经有一段贩烟的经历。有人从云南将云烟贩回家乡,然后,我们又从家乡贩到武汉去卖。利润很大,可风险也很大。不仅烟草局查到了没收,交警、工商局、派出所、车匪路霸,所有的白道黑道,都可以让你碰到了就痛不欲生。因此,搞这一行的人,都不说白话,都像《智取威虎山》里面的土匪一样,黑话连篇。然而,这些黑话,并没有谁教你,也没有人向你解释,只要你进入了这一行,你就自然而然地会听、会说。因为,你和别人有着相同的环境压力,有着相同的心理习惯。
    这就是自我约定。
    2019/2/4 4:25:44
  • 出土文物陈列,由第一展室和第二展室组成,主要展出半坡遗址和姜寨遗址出土的原始先民使用过的生产工具、生活用具和艺术品等,包括石斧、石铲、石刀、刮削器、敲砸器、 箭头、磨盘、纺纶、骨锥、骨刀、骨针、鱼钩、鱼叉、陶钵、陶盆、陶碗、陶罐、陶甑以 及尖底瓶等,此外还有陶哨、人头、鸟头、兽头等艺术品和一些装饰品。在半坡遗址出土的二十二种刻划符号也展示在陈列室中;遗址大厅,是就地发现、原貌保存的半坡先民居住过的一部分,面积约3000平方米,包括半坡先民居住过的房屋,使用过的窖穴、陶窑、墓葬等先民遗迹,生动而具体地展现了我们祖先开拓史前文明的艰难足迹;辅助陈列,有第三、第四两个展室,主要举办一些与史前学相关的专题性展览。
    这些融知识性、趣味性和艺术性为一体的展览,受到了中外游客的广泛称赞和欢迎。
    对于半坡文化遗址,老曹也有几句话想说。
    第一,半坡文化遗址围绕着居住区的一条深宽各约5-6米的围沟,是做什么用的?
    有学者认为,是防止野兽侵袭的。
    然而,半坡氏族已有家畜饲养,能够驯养狗和猪。有狗这种人类的忠实卫士预警,人类,还会害怕野兽的侵袭吗?
    老曹以为,围沟是用来防止其他部族或部落,前来对他们进行掠夺与攻击的。
    2019/2/4 4:24:44
  • 在村落中心,有一座规模很大的长方形房屋,当是氏族成员共同活动的场所。其他较小型房屋环置周围,应是氏族成员的住处。在居住区内,还发现200多个窖穴和房屋交错在一起,它们是用来储藏食物和用具的。
    居住区北部靠近围沟的地方,还有两座饲养家畜的围栏遗迹。根据出土的猪、狗等动物骨骼来看,半坡氏族已有家畜饲养,至少已经能够驯养狗和猪。
    半坡遗址的墓葬,共发现有250座。成人墓,多坐落在围沟北部的氏族公共墓地;小孩,则埋在居住房屋的近旁,其中,绝大多数是瓮棺葬(用两个陶瓮扣在一起,以为葬具)。
    墓葬中发现有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子,和四个年龄相仿的女子,分别合葬在一起的墓穴。在一个年龄只有三四岁的女孩墓中,还发现了丰富而精美的随葬品。
    这些现象,直接或间接地表现了母系氏族社会的特点。
    半坡遗址中,出土的遗物有近万件,其中,有农业生产工具,包括石斧、石锛、石铲、石刀、碾磨器等;渔猎工具,包括石、角制的矛头、箭头、骨鱼叉、骨鱼钩、石网坠等;手工业工具,包括石和陶制纺轮、骨针、骨凿等,表明农业畜牧业是半坡氏族的主要生产事业,同时,渔猎和手工业,在当时人们的生活中也占有重要的位置。
    出土的遗物中,还有大量的陶器,仅完整和能够复原的陶器就有近千件。这些陶器的品类很多,有钵、碗、盆、壶、杯、盘、罐、缸、釜、瓮等,其地红色,上面大多绘有丰富美丽的动物、人形和几何花纹等图案。有的陶钵口沿刻有符号,约二三十种,应为中国原始文字的起源。
    半坡氏族公社,现在已经完好保存。遗址上建立了半坡博物馆,供人们参观。
    半坡博物馆陈列展览面积约4500平方米,分出土文物陈列、遗址大厅,和辅助陈列三部分。
    2019/2/4 4:23:16
  • 另外,随着灞桥遗址出土的,还有隋唐时期的土瓦、琉璃瓦、宋、金、元瓷片,以及北宋维修桥身时利用的唐碑等。
    2004年国庆节期间,一场大水过后,又冲出隋代桥墩10座,残长约100米。这是中国迄今发现时代最早、规模最大的多孔石拱桥。
    隋唐灞桥,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楚汉相争前期,“刘邦军霸上”,大有阻止项羽军队入主咸阳之势,于是,项羽大怒说:“旦日飨士卒,为击破沛公军”,从而引出了一段流传千古的《鸿门宴》。
    灞桥在唐朝时,设有驿站,凡送别亲人与好友东去,多在这里分手,有的还折柳相赠。因此,此桥也曾叫做“销魂桥”,流传着“年年伤别,灞桥风雪”的词句。
    “灞桥风雪”,从此成了长安胜景之一 。
    然而,灞桥虽古,却还不是此处的最古。
    就在如今的灞桥区半坡村,考古工作者们,发现并发掘出了一处典型的仰韶文化遗址,距今6700-5600年,命名为半坡文化遗址。
    该遗址略呈南北较长、东西较窄之不规则的椭圆形,总面积5万平方米(发掘面积1万平方米左右)。遗址中的房屋和窖穴、饲养家畜的圈栏,集中分布在村落的中心,约占3万平方米。围绕着居住区,还有一条深宽各约5-6米的围沟。遗址北部,是氏族公共墓地;东部,则是制陶窑场。居住区和墓地、窑场明显分开。
    遗址中,发现了房屋遗迹46座。房屋的形式,有圆形和方形两种,其建筑结构有半穴居和地面木架建筑两类。
    2019/2/4 1:42:00
  • 寻走中华路(4)半坡文化

    渭河平原,是由地带断层陷落,经渭河及其支流泾河、洛河等冲积而形成的一个冲积平原,因为处在东面潼关(函谷关)和西面大散关,以及南面武关和西北萧关之间,又称关中平原,或曰:八百里秦川。
    陕西省省会西安市,就北濒渭河,南依秦岭,坐落在这八百里秦川的中部。
    西安古称长安,有着3100多年的建城史、1100多年的建都史,周、秦、汉、莽、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唐等十多个朝代,都曾在这里建都,是中国四大古都之一。
    这么彪悍的历史,其值得留连观瞻的去处,当然是会很多的。
    而灞桥,就在其中出类拔萃。
    春秋时期,秦穆公称霸西戎,将滋水改为灞水,并修“灞桥”。王莽地皇三年(22年),灞桥水灾,王莽认为不是吉兆,便将桥名改为长存桥。隋开皇三年(503年),灞桥重建于早期灞桥的下游300米处,唐至宋代沿用。
    明、清时代,灞桥先后几次废毁。到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陕西巡抚毕沅重建灞桥,但已非过去规模。直到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巡抚杨公恢才按旧制又加建造。桥长380米,宽7米,旁设石栏,桥下有72孔,每孔跨度为4米至7米不等,桥柱408个。
    1949年后,为加固灞桥,对桥进行了扩建,将原来的石板桥改为钢筋混凝土桥。现在桥宽10米,两旁还各留宽1.5米的人行道,从而大大地改善了公路交通运输。
    1994年,当地人在灞河取沙时,意外地发现隋唐灞桥遗址。
    遗址之桥身长约400米,桥墩4座、残券拱3孔。桥墩呈船形,长9.25-9.52米,宽2.4-2.53米,残高2.68米。墩距5.14-5.76米。墩下以石条铺成长方形底座,石板长达17米,其下布满木桩构成的桥基。桥墩两端设分水尖和吸水兽。
    2019/2/4 1:40:25
  • 最好把古中华文明史整理出一个比较简单、易描述、好教育的论述,从小学开始授课,让大家有一个统一的认识。
    2019/2/1 10:23:2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